时间:2120年2月14日

地点:殖民地卫星群SIDE 2,殖民卫星长安

SIDE 2的古明地宅邸采用了和幻想乡里一样的建筑风格和内部结构,只是在装修时加入了外界许多必要的电气设备和家具,作为幻想乡和新人类的联络人,古明地觉并没有对新人类感到害怕,因为彼此相通的心灵免去了太多的麻烦。

同样,即使是要面对出现在面前的各个中立国家的首脑,她也不再像一切那样忐忑,人类是具有认知和接受科学以外事物的能力的,在这个基础上,接受妖怪的存在也只是时间问题,地灵殿的大厅已经被阿空他们清理打扫完毕,座位和圆桌也已经就绪,虽然对于一个需要几十人的会议厅来说有些狭小,但是所有的功能都可以正常运行。

用于装饰墙壁的挂画,也更换成了先进的电子屏幕,用来显示一些次要的信息,妖怪能否在接下来的时代里找到和外界人类共存的方法,就取决于这一次重要的会面。

看着依次落座的各界代表,爱丽丝和帕秋莉也只能收起以往玩世不恭的态度,幻想乡里或许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世界,但是现实中已经见惯不怪的权力斗争和政治把戏,即使是通过坐在她们旁边的权贵就能看出来。那些在自己身上植入改造义体并不是为了替换病变的器官,而是单纯为了审美的,以及在正式开始前的闲聊里,从零碎的语言中透露出的资本味道。

不过,除去这些政治家以外,毕竟是事关重要,所以身为贤者的八意永琳代表月之都剩下的月之民也出席了会议,当然,占卜师也是必不可少的,全部由合金构成的身体于木质椅子的碰撞声,在坐下的时候直接压制住了在场内所有人的话头。

“古明地觉小姐,该开始了吧。”

虽然听上去确实是占卜师那先驱者那独有的深入内心的声音,也同样是这个诡异的面具和仿生义体,但是说话态度和占卜师的冷漠完全不同,这世界上还有别的先驱者活着吗?这个人并不在自己的邀请名单里,但是八意永琳却数次强调会有一位前来。

“都到齐了吗?那么,就别浪费时间了。”

古明地觉朝等候在旁边的火焰猫燐和灵乌路空示意,在高度的默契下同时拉下了会议室的开关,厚实的防弹钢板迅速覆盖了房间里所有的窗户,遮挡住了一切有可能透露情报的空隙,随后在一片黑暗中,古明地觉打开了全息投影的灯光。

“那么,就接着前面说的,现在天人政权对新人类能力的滥用已经导致许多殖民地都出现了恐慌,同样,非人类重返现实也势必会导致社会出现不稳定的因素,那么请在座的各位陈述你们目前提出的各项计划的成果吧。”

古明地觉的读心能力可以揭露在座所有人的内心想法,所以,任何形式的伪装都是无用的,前几天就有人尝试蒙混过关,但是在古明地觉在一口气里把他打算挪用多少资金变成自己的财产,以及那天晚上准备和谁过夜之类的秘密都说出来后,没有人再敢无视面前的这个觉妖怪。

“SIDE 2对新人类的研究和培训设施建设已经完成了45%,以及,对于先驱者技术的精神感应骨架的全套生产线已经完成,”利用暂时没有开发的殖民卫星,SIDE 2可以再增加大约五百万人口,可以吸引更多想要逃避战争的难民……

“瓦伦汀先生,可别忘了捕获的小行星矿,每一个对于殖民地的建设都是无价之宝。”

就和帕秋莉和爱丽丝所预料的一样,长篇大论里各种都是散发着恶臭的利益分配,没有人想要真的击败月之都,就算是迅速规划和建设的新人类相关设施,也只是出于自身利益的关于金钱的讨论,逐渐积累的不满,让两位魔女最终无法忍受。

“我受够了!明明所有人都在生死的界限上挣扎,而你们却还是把战争当做赚钱的牟利方式?”爱丽丝直接从位置上起身,双手拍在木桌上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或许我们还是太乐观了吧……无论是人性也好,还是人类本身也罢……果然就不应该相信他们,能把自己国家的平民留在地球上等死的人有什么价值呢?”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能够真的威胁到自己的财产安全……不过,就以人类现在还是依赖电磁波进行观测的水平来说,也不能指望他们好到哪去……”

旁边的各国政要们纵然对这种公开的侮辱愤怒,但是也不敢抱怨,毕竟正是八意永琳和幻想乡给予了他们能够独立于天人的资本,没有人会在自己的赞助者面前说坏话,这是最基础的做人道理。

然而,无论是身为魔法使的爱丽丝也好,出身于月人的八意永琳也罢,都是源自于人类的生物,即便非人类对于未来有自己不同于人类的想法,但是在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先驱者的眼里,这样的争论并没有什么区别,人类和非人类之间也只是按照自己应有的形式生活罢了,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原地,只是想要等待一个结果。

“你们从天人那里得到了不朽的生命,但是知道代价是什么吗?”古明地觉再一次刺入这些人类的内心深处,“是让你们彻底失去对于未来的一切,沦为他们的爪牙,传达他们的理念和统治,想想那些离开你们的人,还有在你面前死去的人,你愿意在无尽的时间里看到那些悲伤吗?”

无所遁形的事实,让整个房间一度陷入了沉默,哪怕是最后一点尝试在非人类面前装模作样的想法也成为了泡影,但是,那个叫瓦伦汀的元首突然想起了某些让他十分恐慌的事情,某些他早应该说的事情,咬牙切齿的神情,早就被旁边的帕秋莉察觉。

“话说回来,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跨过月之都的结界呢?现在现实的结界出现紊乱,槐安通道也已经无法使用,两个世界在没有稳定的通信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进行折跃的,”爱丽丝将自己的上海和蓬莱人偶放到了桌上,用于充当自己的眼睛,围绕着圆桌一圈圈地巡视着,“我们现在相当于完全处于被动的局面,纵使能够抵挡住月之都的进攻,但是拖得越久,以他们的技术水平,就会造成越严重的破坏……”

“作为一批业余的考古学家来说,月之民暂且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标准。”

沉默许久的先驱者终于发出了声音,虽然和占卜师一样,难以感知任何的精神和情绪变化,但是这样如同坚冰的平静里,是实在的数十万年的记忆。

“导师……”

原本以为无所不知的月之贤者八意永琳,竟然还认了一个先驱者作为自己的导师?也怪不得她能够对这些失传的技术有如此清晰的认识,正是因为那浩如烟海的知识,从几千万年前的伊奘诺古神,到如今的月之都槐安通道都包括在内,才让她在无论任何地方都有着绝对的权威。只是作为一个已经沉寂许久的种族来说,这或许太过突然。

“导师?”帕秋莉也对这种微妙的关系感到震惊,至少对于月之都来说。

“没错,他是我的导师,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公开罢了……”

古明地觉和爱丽丝等人再次仔细打量了这个神秘的先驱者,这一次,她们确实看到了一些不同于占卜师的地方,无论是义肢上的花纹还是面具的线条都有所不同,尤其是眼睛的位置要更大,似乎是在强调观测。

“向你们揭露关于月之民的真相可能有些晚了,所以我不打算再有拖延。我叫领航员,是和占卜师一样,为了延续掌握梦境界,还有现实结界的力量而存活下来的先驱者。”

精密的金属身躯,在每一个关节活动时都会发出渗人的咔哒声,但仍然和血肉构成的一样,可以自然地展现出肢体的线条,领航员缓慢地向前面的桌子倾斜,直到在一声清脆的哐当声中,双手交叉放在了桌上。

“我和占卜师在黑雾事件后,对于人类的未来究竟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出现了分歧,占卜师认为人类的意志要在严格的秩序下被约束,才能不会在混沌的世界里密室自我,而我的主张,则是确保人类去想象和创作的自由不被干涉,免得他们变成了随遇而安,不思进取的物种。这也是月之民和天人的分歧的由来。”

领航员的说法倒是符合帕秋莉的认知里,大多数对于月之都的描述,唯独关于生命的污秽这一点,并不能够很好地匹配。

“那么污秽呢?”帕秋莉问,“虽说生命力的变化确实会在自然界留下痕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把它们定义成某一种独立于灵能,或者是某种灵能和物质相结合的形式。”

“污秽其实本质上并不是一个负面的事物,只是用来形容灵体和物质身体相互作用,所产生的的依赖关系的名词,但是,八意永琳和月之都的创始人,月夜见歪曲了我的观点,将其用于自己的政治宣传,作为吸引其他厌恶地球生命的借口。”

如此反常识的言论,哪怕是从一个先驱者的口中说出来都显得过于离谱,哪怕是古明地觉也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早已经司空见惯的名词竟然有这样的含义。但是,现在的主题,还是月之都本身。

“那么月之都……我们到底该怎么进去?”爱丽丝打算直奔自己来此的目的。

“你们口中的月之都,是一个同时建设在两个维度上的城市,现实和梦境界的纠缠状态让它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灵能,它曾是我们用于殖民太阳系的重要部件,直到被月之民夺占。”

“虽然我知道这不礼貌……但是别浪费时间了,八意永琳,还有,你……”

就连帕秋莉也已经有些不耐烦,前几天废弃的小行星矿山月神一号失踪的信息就已经让她感到不安,随后,又在失踪位置附近的空域检测到了用于推动巨型殖民地的核脉冲引擎的电磁信号,虽然至今没有在附近检测到它,但是如果月之都真的要选择撞毁殖民地的疯狂行为,那只会是又一次生灵涂炭。

“月之都的结界能够扩大到整个月球,并且产生出一个类似于幻想乡的现实副本,那个梦中世界被称为月之里侧,通常情况下,只有月之都的机动战士能够进行准确的折跃……但是,仅限于本身,并没有开启传送门允许其他事物通过的能力,除非在内部向外界主动建立起连接……”

八意永琳对着面前的全息图像沉思了许久,目前唯一可以办到的,就只有铃仙和十六夜咲夜,但是一旦进入月之都,就会和现实完全失联,无论在里面发生什么,就只能依靠她们二人了。

“报告,在SIDE 2附近发现了月神一号的踪迹,正在迅速接近中!”

突如其来的敌情报告让所有人都直冒冷汗,殖民地和小行星的相撞,只代表着数以万计的死伤,而且,当目光聚集在更新了情报的全息投影时,这个直径二十多公里的小行星距离碰撞只有不到五个小时。

“SIDE 2,这里是阿伽马,能听到吗?”

联盟军的旗舰阿伽马,那不是博丽灵梦她们在的地方吗?追击月之都到此,恐怕事态要比这更严重。

“华扇?你们为什么……”八意永琳思索着,“难不成月神一号……”

“月神一号正在朝和殖民地集群撞击的轨迹新进,请立刻组织进行规避疏散工……”

还没有等八意永琳能够听清楚茨木华扇的话,通讯再次受到严重的干扰,而伴随着屋外传来的巨大响声,整个建筑都开始剧烈摇晃。

“SIDE 2有反应吗?”

“干扰太严重了,这附近的静光粒子几乎完全阻隔了通信。”

“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就算是月之都,也不可能在一个小行星上面使用结界发生器……”

月神一号呈现出了极低的反射率特征,若不是在进入SIDE 2附近空域时再次启动了核脉冲引擎进行加速,说不定就连阿伽马都无法捕捉到它,说它是上面裹了一层煤粉都有些不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阻止,或者摧毁这颗失控的小行星。

作战的准备工作,经过茨木华扇发出的命令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谁都不愿意看到类似几年前发生在首尔的事情重复,对于一个成员构成极其复杂,包括了非人类在内的联盟军旗舰来说,这样的工作效率已经算是默契无间。

“有看到月之都的部队活动吗?”藤原妹红问。

“目前为止也没有,但是无论有没有阻挠,我们都必须进入其中夺回月神一号的控制权,我们至少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来救场……”茨木华扇习惯性的想要从身边拿酒壶,但是摸到的并非陶瓷的器具,而是装茶的塑料瓶子,这是妖怪专用的提神饮料,同样,也不能简单用茶来简单概括其成分。

“月之都就算疯狂,也没有理由去推石头撞毁殖民地……起码我熟悉的绵月姐妹是干不出来这种事情的。”

“你快去飞行甲板吧,距离预定出击时间不多了。”

再次踏上了飞行甲板后,藤原妹红注意到,自己的机体和以往有所不同,不仅额外增添了装甲提高防护能力,还多了几门长距离的压缩光束炮,而这全都是人类才刚开发出来不久的技术,就已经能和古老的先驱者技术兼容了吗?

在改装完成的钢弹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深紫色头发加上可以折射出现实结界的六片翅膀,那不是自己千年以前在幻想乡里遇到过的神绮吗?作为贤者之一,看起来这次事件确实引起了重视。

彼时的藤原妹红还不为人所知,若不是在神绮的手下工作过,大概只会被当做妖怪的口粮,连复仇的可能性都没有,自从幻想乡大结界启动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她正打算上去打招呼,神绮也注意到了自己。

“噢,是你啊,我早就知道,八云紫会选择你这个和月之都苦大仇深的蓬莱人作为讨伐的主角之一了。”

“而你也是一如既往的,为了达到获得人类灵魂的目的不择手段呢……”

旧识的相见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成分,毕竟在神绮手下的工作,更多的是剿灭妖怪,退治越界的人类这种治安管理,纵使让自己学到了一身功夫,但是,杀人本不是藤原妹红愿意做的,如果不是被下了这永恒的诅咒,她恐怕也早已经在不知多少次的轮回里享受不同的人生。真要说,不受支配的生活倒是挺好。

“不得不说,虽然他们的道德水平就是一坨屎,但是做出来的东西挺好的……”神绮再次打量了一番配送过来的,名曰“突击-强袭配件”的装备,“完美符合了我的要求,或许只要他们的精神能够完全进化,就能够确实配得上掌握灵能的能力。”

“八云紫不会就是想要避免人类灭绝,才圈养了一批在幻想乡……”

“完全不是这个原因。”

神绮并不能指望藤原妹红理解贤者们所做的决定,对于一名战士来说,藤原妹红是不二之选,或许不应该就这样把慧音留在幻想乡里,不过,既然是八云紫的决定,神绮也无法干涉,因为很快,其他三名“自机”也到达了飞行甲板上,而同样的人再次出现在面前,让神绮有些难以理解。

“灵梦?魔理沙?你们不是早就……”

“时间,对于经历过生死轮回的人来说大概没有意义吧?”

“梦里见到过的……神绮?!”

“看起来你们还是亲密无间啊,”神绮撇开了藤原妹红,朝她们走来,“让我想想,上次见到的时候,好像是在考虑在神社结婚?应该是。”

突如其来的敏感话题让灵梦和魔理沙都有些不知所措,挡着别人面去公开秘密,就连藤原妹红都看不下去。

“神绮,您好歹收敛点吧……”

“八云紫的设计果然精妙,不过,我不应该拖延你们的时间了,再会。”

周围的静光粒子浓度实在太高,四机编队才刚脱离阿伽马没多久,就已经完全听不到那边的消息,这种灵能在真空环境里自然冷却并且有理化的结果会屏蔽一切的电磁波,不仅是让雷达和红外检测失效,甚至有时还会影响视觉,而当她们抵达月神一号的表面时,才发现整个小行星是被刻意的涂黑来提高在宇宙中的伪装能力,无论是岩石也好,还是人类遗留的建筑也罢,都被刷上了一层几乎完全吸光的材料,也怪不得之前一直都没能发现。

这里安静得可怕,月神一号虽然已经基本枯竭,但是在失踪之前仍然有人员驻守,但是现在,哪怕都已经站在上面了,还是听不到里面的半点声音,不妙的预感,同时出现在四人的心中。

“里面是没有活人了吗?我什么都听不见……”博丽灵梦说。

“大概吧……太安静了呢……”

魔理沙释放出了机体上的浮游炮,指望能够找到任何隐藏的敌人,不过就在博丽灵梦利用外部的紧急把手强行打开舱门之后,从SIDE 2殖民地的方向就突然投射来了大量的炮火。

“什么情况?!不会又是月之民……”

魂魄妖梦急忙向下推动机体,将它整个撞到了小行星的一处撞击坑中,才避免中弹,不过,这一轮攻击看上去是自动触发的,因为当众人从阴影里重新朝殖民地的方向看去,利用放大成像,才看到了那里正因为月之都的机动战士陷入苦战当中。

“一群不要脸的东西,推石头去砸殖民地还不够,非要自己去为了伟大事业杀人吗?”

“妹红,小心上面!”

月之都真正的主力其实一直都在月神一号的附近,带着跳动的火光,几十台敌机从各个方向一同合围上来,丝毫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

“这群小兔崽子……”妹红及时用光束盾抵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等离子炮,“灵梦,魔理沙,你们进去里面重新夺取殖民地的控制权,我和妖梦要好好处理它们……”

藤原妹红话音刚落,便和魂魄妖梦一起杀进了敌机群当中,之间各种颜色的弹幕和光束彼此相互交叉,在那密集的火网里很快看不到两台钢弹的移动。

“但是,SIDE 2不是有爱丽丝和帕秋莉在那里吗?”

“莲子会去处理的,魔理沙,我们这边是不能落下的啊!”

博丽灵梦及时拉住了犹豫不决的魔理沙,自从到外界以来,这个总是粗心大意的魔法使就没少给自己添麻烦。

“是,我明白了……”

一脚踏入死气沉沉的殖民地后,博丽灵梦只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反胃扑面而来,因为在监视器的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大量破碎,烧焦的人类尸体,故意堆积在可供机动战士行走的通道中,并且,相互纠缠,扭曲在一起。形成了某种带有特殊含义的符号,甚至原本不应该具备生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视野中扭动。

“这群混蛋……”她咬牙切齿道。

“总控室可以直接使用钢弹到达,但是要小心,我总觉得这里的黑暗中有既不是月之民,也不是地球人或者妖怪的东西……”

“我也感觉到了。”博丽灵梦回答魔理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