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5日

地点:月之里侧

“咲夜,月之都现在损失惨重……已经没有办法向地球降下讨伐部队找回辉夜公主了,基于你的能力和对于月之都的贡献,我们现在任命你为月之都驻扎地球的特务,负责寻找辉夜公主这一重要使命,她的存在,关系到整个现实的生命的安全,切勿懈怠,以免让敌人找到可乘之机。”

“明白了。”

虽然在第三次地月战争里,是咲夜故意打开了结界发生器的缺口,导致支持辉夜的月之民成功出逃,然而控制时间的强大能力轻松地掩盖了一切罪证,就算是先进的监控系统,也没有办法在静止的时空里发挥作用。

因此,咲夜不仅没有被当做叛徒,反而因为刻意在战场上面进行的伪装,抗击妖怪入侵军团的功劳得到嘉奖,也正因为如此,她也得到了脱离月之都的机会,而现在,她面前的绵月依姬和绵月丰姬对自己的背叛仍然完全不知情。

“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辉夜公主对月之都的真正意义,并不是简单的作为公主这个头衔,以及精神领袖的意义存在的。”

“如果有我确实不曾听闻的,那么请不要拘束,把一切都告诉我吧……”

“辉夜是月之都的根基所在,”绵月丰姬说,“人类灵的精神活动可以让月之都的灵能环境趋于稳定,但是,月人就和天人一样,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身份,而辉夜公主的降生,就是为了作为一个完整人类的存在压制月之都的现实稳定,她脱离此处的时间越久,恐怕月之都就越危险。”

这倒是咲夜从未听闻的消息,哪怕是她这样位置的月之民,对于槐安通道还有各种灵能军备的权限毫无阻碍的身份,都很少知道关于月之都的创始人月夜见,或者是月之公主辉夜的身份,这对于整个月之都的政治核心来说,更是一个决不能透露的秘密。

“就以通俗的方式来讲吧,咲夜,月之都失去了辉夜,就像是一棵树失去了水源一样,会缓慢的枯萎凋零,你必须时刻铭记着自己的使命。”

“一定不会忘记的,我保证。”

绵月依姬将折跃定位装置交到了咲夜的手中,那是一个外形类似于怀表的银色挂坠,复杂的机械结构在内置电池的驱动下可以实现和普通钟表一样的功能,当然,除了计时器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可以定位跨越次元的位置。

“当你找到辉夜的位置之后,用这个发送给我们……到时候我们会安排人把你救出来的。”

实在是大方的待遇,然而,自己却早已不是忠于月之都,或者说这个虚伪的政治集团的月之民,只要离开了月之都,就不会再回来,毕竟,辉夜公主才是决定整个现实未来的关键。

月之里侧的结界破损要远比辉夜想象的严重,从周围破开的结界裂口里,汹涌的灵能正在无情地吞噬和扭曲周围的一切,并且,不计其数的梦境界的扭曲身形正顺着裂口侵入,掠夺周围的生命。

月兔们纵使有最先进的机器的协助,依然在这个绝望的环境下无法取得进展,他们现在就是完全的消耗品,被一个个往必死的战场上面送,纵使关闭了部分,但是这样造成的伤亡只会在不久后让这些精心设计的产品彻底沦为梦境界的傀儡。

“我快撑不住了!”

“所有人,退后!等等……”

“辉夜公主?”

伴随着月之公主的降临,周围还在撕开现实的裂口立刻就失去了活动,就连旁边还在工作的机器也是如此,铃仙的任务看起来已经取得了成就,面前的月兔已经不再听从月之都的控制。

“公主殿下,为何要回来?绵月依姬大人恐怕要……”

“她在哪里?”

“公主殿下……”

“回答我的问题!”

月之都已经因为灵能的影响完全失去理智,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就必须前往月之都的总控室彻底关闭灵能通道,虽然这代表着失去能源,并且将月之都自身所在的梦中世界回归现实,并且遭到现实中地球联合军的攻击,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们应该在中央塔哪里!”

“这不就好了吗……”

虽然控制月兔的服务器已经破坏,但是月之都的机甲还是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在捕捉到了辉夜的位置后投射来密集的炮火,只不过这点火力根本没法突破月之公主的防御,可以洞穿地球军战舰的钛合金装甲的高温等离子,直接停滞在了辉夜的身边,随后,就和那些机器一般,在时间的作用下腐朽消散,在地球的生活,让辉夜认识到了世界万物的轮回和发展,所谓的污秽,其实才是事物本应该有的面貌。

辉夜并没有打算任时间流逝,早已经乱作一团的月之都,随处可见结界裂缝导致的建筑物倒塌和异象,那些就像是水流一样,但是由金属组成的怪异形体正在缓慢转化这座先驱者的城市,自己所熟知的一切,正在从理性的物质结构朝纯粹的混沌梦境堕落。

父亲月夜见曾经说在梦中看到过这一天,原来这不是某个毫无意义的幻象,而是即将降临到所有人头上的命运吗?那么,父亲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呢?他到底在梦境界里看到了什么,才会对那个混沌的维度如此着迷?

总之,辉夜还是到达了中央塔的顶层,这里算是唯一一处没有被结界崩坏影响到的地方,当初先驱者的设计在这里留下了大量屏蔽灵能的材料,或许才给他提供了更强的抗性,但是现在,整座城市都在摇摇欲坠,而塔顶正是控制结界发生器的地方。果不其然,绵月姐妹就在此处,很显然因为现在的情况焦头烂额,不过,她们也早已预料到今日的相会,并非会以和解收场。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犯下沾染污秽之罪的辉夜……就算是现在我也不会忘记你的所作所为。”

“指的是放任你们这两个我父亲月夜见大人的亲信,亲手把他立志要修复的月之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月之民本身就具有极其强大的灵能力,而彼此的仇恨更是将威力上升到了难以衡量的地步,被解离成基本粒子程度,带有超高温度的夸克之类的“浓汤”在辉夜的四周围绕碰撞,但是也没有办法伤到辉夜一根毫毛,反而是这座塔被月之民后来添加的各种多余设计被烧了个精光,先驱者构造的本来面目,暴露在三人的面前。

“时至今日,还要做无意义的反抗吗?”辉夜怒斥道,“月夜见大人对你们是如此照顾,而你们就这样来回报他的赏识?!不好好守护自己的城市,却要毁灭一切的生命……你们和那些苟且偷生的人类有什么区别?”

“污秽……必须被……清除,不论代价,不论死伤!”

辉夜注意到了绵月姐妹双眼中的光,那是和梦境界一样,正在不停变化闪烁的障碍,蒙蔽了她们,以及整个月之都的认知,现在,甚至已经控制了她们的思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那你们就在永恒的瞬间里,好好的反思吧。”

在对方打算做出什么之前,辉夜就已经将它们送进了停滞的时间中,但是,长时间暴露在月之都的环境里的辉夜,原本打算动手关闭灵能输送来强行停止月之都的运转,然而,当她才刚刚把手放到控制台上,身后就响起了父亲月夜见的声音。

“我们距离真相已经如此接近了,难道你想要在现在半途而废吗?”

“父亲?”

没错,消失了千年的月之民的领袖,月夜见,就站在辉夜的身后,他看起来并没有和离去时有什么变化,但是眼睛里也是和绵月姐妹一样,散发出让人不安的彩虹光色,理智在提醒辉夜不要被蛊惑,但是离别了太久导致的思念,却让她忍不住向前迈步。

“为什么?为什么要现在才回来?月之都因为缺少理性的约束,正在向无序塌陷……我也不一定可以应付……”

“所有的等待,所有的牺牲,都是必要的,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无法发现我们所在世界的本质,竟然是如此简单透彻……”

在月夜见的身后,突然在辉夜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闪耀的白色龙神的形象,就和先前在月之都里挖掘出的龙神浮雕一致,不停流动燃烧的身体,呈现出纯白色,却又透露出无限的梦境彩虹的闪耀光辉,只是那明明是龙,却又有着人类的身形上,并没有黑色的理性的约束。

这只是其中的一半,辉夜猛然意识到,代表着纯粹的创造力和变化的一半龙神,原来竟然就是让月之都陷入疯狂的罪魁祸首,现在,他已经完全控制了自己的父亲,月之都的剩下所有人也正是如此。

“父亲,你发现的,并不是全部!父亲大人,能听见我吗?”

辉夜努力想要唤起月夜见心中的理智,然而,已经完全沦陷的月夜见现在也仅仅是作为梦境的容器存在,还没有等辉夜出手,辉夜就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也开始玻璃化,变成一个如同钻石一样坚硬的结晶,在完全丧失身体的控制权之前,她还是按下了自己身上应急信号发射器的按钮,随后,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无法活动的玻璃雕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救下被束缚的绵月姐妹,让她们将自己的理想落实到现实中去。

“师匠,你的病毒,一定要成功,我已经做到了该做的……”

依靠着八意永琳事先注入的记忆,铃仙避开了月之都表面上的重重包围,利用城市地下复杂的管道系统成功潜入到了月兔服务器的内部,月兔的身体和意识实际上分别储存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她们那近似人体,但是实际上大相径庭的身躯更像是被遥控的玩偶,真正的意识所在,是铃仙透过通风管道的格栅所看到的一排排储存在真空胶囊的晶体里,这就是月兔的灵魂。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或许因为月之都表面出现了严重的结界崩坏现象,所以服务器阵列里看不到任何的守卫,所以铃仙可以很轻松地顺着指引找到自己和玲瑚还有清兰的意识晶核,这样,就可以彻底不受到月之都的控制,只是她实在难以想象,除了灵魂,意识的载体竟然还可以如此之简单,她朝四周望去,除了监测设施安全的维修无人机以外,在她的身边,通过密集的线缆还连接着数以万计的月兔的意识晶核,她们现在全部都被绵月姐妹留下的封锁协议隔离,身体完全就是程序的皮囊。

铃仙将自己,还有清兰和玲瑚的晶核放进了自己头上打开的储存仓中,在永远亭接受了完全的改造,正好可以携带三个这种类型的晶核,同时,军用义体上钛合金支撑的骨骼,以及超高张力纤维,带有个人能量护盾的的皮肤可以将可能受到的伤害减轻到最低。

那么,现在就要上传病毒了,八意永琳说这个应该可以破除月之都的封锁协议,作为月之贤者,铃仙没有理由对自己的师匠产生任何疑虑,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个病毒真的有效,她从右臂中拔出了数据线,接到了旁边的终端上,就和预期一样,大量的数据流动让铃仙的意识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几乎无法移动,但是过程倒是十分顺利,服务器在一次短暂的断电重启之后重新回复了正常,作用在那些晶核上的封锁协议似乎也不再运行,当铃仙重新看向那些储存仓时,发现它们早已经全部失去了光彩,变成了一个个空白的石头。

这究竟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还是说,意识按照八意永琳所预测的,全部转移到了各自的身体中了呢?铃仙来不及思考这种问题,因为月之都现在的处境实在过于危险,她拿上了旁边的突击步枪,沿着大门通道就向外飞奔。

身后的灯光依次熄灭,随着铃仙在通道里走过的每一步陷入黑暗,她身上的传感器接收到了辉夜遇难的信息,但是现在,就连自己都自身难保,病毒成功打开了一条逃往地面的道路,但是,也同样让安保系统陷入到不分敌我攻击的混乱状态,到处都可以见到爆弹枪留下的痕迹,仅仅是一发,就可以将铃仙全副武装的义体的护盾破除,随后再来一发就可以将她大卸八块,而现在,她就需要穿过面前的这片致命的火网。

“师匠大人,如果你现在能看到的话,究竟会让我这么做?”

铃仙尝试通过自言自语分散心中的忐忑,纵使面前的交火几乎没有任何完好通过的可能,但是铃仙还是看准了一个机会,将动力全部集中于四肢向前飞扑,成功穿过了这道阻碍,月之都的义体提供的超高敏捷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直到地面的路程在此后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不过,当铃仙一脚踹开面前的厚重大门后,一台闪着金光的月之都机动战士就伫立在她的面前,大概是早有预料,铃仙此刻也没有办法从它的攻击死角逃离,无处可去的她,也只好站在原地,接受自己或许已经注定的死亡,不过此时,驾驶舱的门却打开了,而里面走出的驾驶员,竟然就是自己曾经的上级,稀神探女。

“铃仙啊,哪怕是见证到地上人的现状,都无法让你醒悟吗?”

稀神探女控制机体伸出右手,托举自己下降到对方方便看见的位置,平时华丽的服饰已经被具有防护作用的驾驶员航天服替换,同时,上面同样也安装了精神感应骨架,围绕在肢体上,散发出令铃仙不安的红色,就和铃仙自己那会使人发狂的眼睛一样,如火焰般炽热。

“不,正是因为八意大人让我看到了地上人的抗争,他们对于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命运的否定和不认同,才让我进一步确信他们生存的价值,也才让我明白,现在的月之都是错的有多离谱,探女大人……”

“我创造了你们月兔,不是为了在如今的关键时刻给我们帮倒忙……”

“而是被当做你们那疯狂的主张的炮灰去送死的吗?这就是你们想要的?”

语言劝阻是没有用的,铃仙在意识到之后立刻准备好了手中的武器,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无妨,自己本就是月之都的月兔,要是能让月之都重回正轨,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见到这个态度稀神探女也在叹气之后,回到了驾驶室内,既然自己的造物不听话,那就只有被摧毁的下场。

“你们月兔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现在的伟大理想,作为垫脚石出现的生物……现在,你们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稀神探女似乎是自愿参与到这场对地球的下降破坏行动的,因为铃仙从她的眼里并没有看到因为梦境界侵蚀导致的虹光,现在,这个十几米的巨大机器已经做好了准备,只需要一发身上的粒子炮弹,就可以将这个月兔化为灰尘,但是还没有让她来得及开火,另一台月之都的机动战士就突然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集束发射的灵能飞刀虽然未能击穿外部的装甲,但是也打断了对方的动作。

“事到如今,为何助纣为虐,稀神探女?”

“清兰?不是应该在SIDE 2吗?怎么会回来……”

在从猝不及防的进攻中缓过神后,稀神探女立刻调转机体,朝着这不速之客连续开火,然而,纵使是调整到了速射模式,在密集的弹幕下,这台月之都的改装机却不受时间的约束,能在每次被击中之前躲避,甚至是瞬移到下一个安全位置。

“被你们派出去搜捕辉夜殿下的月之民,现在回来了。”

“咲夜?”

“你明明是地球来到月之都的神明,却要死心塌地的去帮助绵月姐妹吗?得亏我和你原本还曾经是同事,想不到你现在竟然这样堕落了。”

利用自己速度的优势,十六夜咲夜每一次都成功化解了对面的进攻,利用完美的擦弹接近到了稀神探女的位置,但是在她想要用手中的光束剑击败对方,却未能奏效,因为连接在手上原本用于远程的粒子炮竟然直接变成了刀刃,格挡并且陷入了僵持。

“你就和以前一样,是个能够在时间的限制之外活动,并且杀人不眨眼的刺客……只可惜,你的高超技术本应该为月之都服务,而不是给辉夜那个只会逃避的公主。”

失去了速度上的劣势,稀神探女挥动手上的刀刃对着咲夜的机体就是一阵连砍,本就是用于潜入而不是正面作战的机体,很快就伤痕累累,正面硬刚无法奏效,咲夜也只能选择暂时撤退,不过在这之前,她顺道抓住了不知所措的铃仙。

“你们别指望能躲藏到哪里,叛徒,无论如何,月之都总会找到你们的。”稀神探女似乎也没有打算进行追击,甚至于站在原地放任她逃离。

“咲夜?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现在没时间废话了。”

就在转瞬之间,咲夜就抓着铃仙消失在了原地,稀神探女并没有打算要做什么,甚至就算她要从这里逃跑也无所谓,这其中的原因,只有她自己明白。

“对所有空闲单位下达命令,在整个月之里侧范围搜寻咲夜,切记必须要生擒。”

“所以,月之都之所以能够找到幻想乡的所在都是因为你吗?我真的不明白,明明大家都相处了这么久,结果……”

“没错,当初我只是单纯为了找到一个途径逃离月之都去寻找辉夜,却没想到,原本以为已经破解了定位装置,结果还是被月之都发现了幻想乡,现在,那层保护性质的结界已经失去作用,辉夜也自作主张的返回月之都,我没有别的选择。”

咲夜和铃仙大概也没能预料到会在月之都上相遇,再度重逢的她们,现在也只能躲藏在一栋偏远的建筑当中,这里是月之都巡逻的薄弱区域,几乎没有任何单位监视,所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咲夜也成功转移了一部分获得自由的月兔到此聚集,不过,对于形成足够强大的抵抗力量还是太过薄弱。

不过,作为一处独立于月之都的先驱者遗迹,堡垒里自带的光学迷彩可以进行接近完美的伪装,哪怕是光秃秃的月面也是如此,在月兔的组织下,起码能够进行自给自足的运作,暂时作为一个抵抗的据点不成问题。

“那么,和外面建立联系了吗?”铃仙问。

“恐怕做不到,现实里月面的灵能风暴几乎是将月球本身从现实里扣除了,任何形式的电波都没有办法传出去……梦境界本身的风暴也阻隔了量子通信的可能……我很抱歉。”

“那么,这台机动战士呢?”

铃仙转头看向那台原本属于清兰的机动战士,本来就缺少防护,现在更是严重破损,这个设施虽然有能够修复的一整套系统,但是在缺乏能源的情况下没办法运行,想要通过它折跃回到现实,也无法实现,这群挣脱了月之都的束缚的月兔,现在就被困在了两个世界的夹缝当中。

“要修好它大概得过一阵子了……不过,至少能告诉我,辉夜在和你分别之前有说什么吗?至少告诉我她想要做什么?”

“她说要让月之都失去控制的一切重回正轨,就这样……但是如果结界本身不被打破或者消除,博丽灵梦她们恐怕没有任何办法……”

“结界……”

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十六夜咲夜陷入了沉思,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名词通常和她所熟悉的另一个事物相互联系。

“有什么办法吗?”

“有了一个想法,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等待机会……至于那个机会什么时候到来,恐怕也只能寄希望于灵梦和妹红她们了吧……”咲夜在看了铃仙一眼后,也只能无奈地朝旁边的房间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