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3日

地点:殖民地卫星集群SIDE 2

激烈的战况导致的现实结界崩坏,让点对点的折跃进行得极为困难,前往宇宙的十六夜咲夜,帕秋莉和爱丽丝三人用尽全力也只能将自己送到SIDE 2的其中一个殖民卫星的内部,不过,是半空中。

巨大的圆筒形结构,通过自身旋转来模拟地球的重力,而在和本体保持相对静止的半空,则是无重力的状态,中央主轴带动整个圆筒进行旋转,而驱动它的,是许多连接主轴和圆筒地面的支架。

“嗯,至少没有送到土星里面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就算是月之都的结界稳定器,现在也不经用了。”

现实结界的紊乱,让十六夜咲夜手中的坐标计算器仅仅工作了一次就完全失去电力,这种月之民的单人携带折跃计算设备,可以自动输入两个位于现实中的位置,随后建立起一个稳定的通道,算是高阶月之都居民出行的必备工具。

“宇佐见莲子……大概是堇子的后代吧,明明约了我们来SIDE2商讨新人类的事情,结果现在居然自己跑到月球去了,也不晓得她在想什么……”

帕秋莉仔细审视着下方卷曲成圆筒形的地面,如果将其展开的话,应该有差不多几百平方公里大小,河流,树林,山丘,城市,农场一应俱全,通过太阳能发电,就可以模拟出能够满足几十万人需求的环境,鸟船空间站只是几十年前的开始,经过大量的改进和优化之后,殖民地集群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让帕秋莉感兴趣的是,这些巨型结构并非是天人的造物,而是来自于新人类的全部设计和企业生产,也就是说目前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人类的原创产品,他们正在逐步摆脱天人的控制,获得属于他们的自由,现在,SIDE 2 相比宇佐见莲子的SIDE 3虽然没有那么多的新人类和灵能技术,但是仍然是规模仅次于它的聚居地,更何况,先前莲子在地球上面进行合作的各国政要也将这里作为了避难所,通过他们的支持,可以让非人类返回现实的工作事半功倍。

“人类的发展速度要远比我想的快……太快了,这几个SIDE的发展速度都超出了我的计算模型的预测值。”

“提供政治避难,或许也是这些小国家唯一可以做的吧……”

十六夜咲夜带着帕秋莉和爱丽丝向旋转的地面降落,纵使尽可能低调,但还是吸引了很多目光,城市居民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这三位穿着复古的魔法使和月之民,这些装束,只留在他们当做童话故事的古老历史。

新人类聚集地和学校就在此处,但是在殖民地的另一个部分,出于对一般人类和新人类之间爆发冲突的担忧,殖民地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现在定位受损,也不可能直接穿过厚达一米的殖民地隔板前往下一个舱段。

自从SIDE2把部分舱段分给新人类之后,殖民地居民的抗议就未曾停止,在他们眼里,新人类是被梦“诅咒”的灾祸,甚至还有几次针对新人类的破坏行动,所幸都被该地的治安管理组织及时阻拦。

“是新人类吗?”

“只有可能是他们吧……不然呢?”

“别靠太近,不然也和他们一样整天看到幻觉和被腐蚀……”

周边的议论声音让十六夜咲夜倍感不安,和月之都的战争抽调走了大量的兵力,给殖民地犯罪提供了环境,哪怕自己有时间停止的能力,也只能是在注意到之后发动进行防御,一旦出现一个类似于精神病枪手的情况,那么流血将不可避免,更何况在这片嘈杂的都市中,是藏匿罪犯的良好机会,之前从茨木华扇那里得知,外界的妖怪,魔法使经常会受到一个叫做十字军的组织的攻击,他们并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有着可以抵抗灵能的武器,类似于天人的存在,在整个21世纪里,非人类受到的攻击多达数千次。

“蕾米莉亚这会应该已经建立好幻想乡在外界的哨站了……也不知这一去,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长时间的沉默不利于释放压力,所以爱丽丝还是将话题转到了红魔馆上,通过这个在外界的据点,幻想乡里面的非人类就可以通过一个稳定的通道回到外界,用于和联盟军的合作,现在,按照事先计划,地灵殿一家,以及包括玉造魅须丸在内的几个神明应该也已经回到了现实。

“你在担心我们回不去吗?”咲夜转过身问。

“不,是我们回不去了,这个时代将会使得一切被遗忘和隐藏之物公布在外界的眼光下,魔法,神话,传说,这些曾经被科学排挤的事物会被动地出现在人类的眼前,非人类所拥有的神秘土壤也将会变为虚无,到时候,幻想乡也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庇护之地了。”

“将假设的前提条件设置在人类是凶恶的动物这一点上,我觉得不够理性,爱丽丝。”

帕秋莉的身体并不适合长距离移动,所以选择使用魔法悬浮跟随二人穿梭在人潮涌动的城市中,因为考虑到环境对宽松的衣服并不友好,所以选择了一套外界常用的贴身制服,只是,需要翻书的时候仍然是直接凭空召唤,完全不把周围的人类放在眼里。

“我知道新人类和人类不能一概而论,然而你看到了吗?帕秋莉?”爱丽丝朝周围的人群指去,“没有人能够理解我们,更不会接受我们的存在,无论是五百年前的魔女审判也好,近现代的文化革新运动也罢,人类永远都不会理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就算是新人类,他们的存在恐怕也只是昙花一现,除非我们有谁能够主动跨过这个界限让他们明白,但是八云紫的规定,我们都是知道的。”

“八云紫也说过,结界终归也不是完美的吧?幻想乡就和地狱还有月之里一样,本质上都是无法永久存续的梦中世界……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躲在里面的。”

和秘封社事先约定的地点就在前方,这里是一个对于殖民卫星来说也十分广阔的喷泉广场,不仅有在这里休息的人,甚至还专门放了一些广场必不可少的鸽子,而建筑物本身也在细节上下了很多功夫,各种大理石雕塑和铁质纪念雕像林立在旁边的绿地里。

“帕秋莉,这个,是不是……”

十六夜咲夜在这些多数为老者的雕塑群中,见到了一个十分年轻的女性形象,看上去甚至只有十五六岁,这里是各种人类科学家先驱的纪念公园,而面前的这个少女的雕塑,则刻有宇佐见堇子的名字。标志性的浮夸披风,以及大圆礼帽,还有格子衬衫,没有任何的差错。

“明明是通过二重身进入到幻想乡的宇佐见堇子,原来在外界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成就吗?我还以为只有莲子是这样伟大的人。”

十六夜咲夜还在对现实的历程感叹,堇子就真的出现在了三人旁边,纵使岁月流逝,也未见衰老。

“莲子是个伟大的人,只是她没有我的创造力和决心,社会的磨砺让她的棱角消失了,结果忘记了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

“你是?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人类,你身上表现出来的灵能特征太活跃了,更何况,堇子的二重身已经无法使用。”

“不愧是不动的大图书馆,这都被你发现了……没错,我就是宇佐见堇子的二重身,被梦境的魔神哆来咪·苏伊特设计,被境界贤者八云紫创造,随后被当做垃圾一样被随便丢在了时空的夹缝里。”

梦中堇子看着面前自己的雕塑,此刻百感交集,本来只是作为堇子,现在是莲子的第二个身体受到支配,却没想到在某一天获得了自由,虽然自己继承了堇子的外观和人格,但是从根本上说,她和莲子已经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但是,无论如何都只能作为宇佐见莲子的过去存在。

“那你来此有何贵干呢?”爱丽丝问。

“因为我和莲子之间的关系,所以被她束缚,不过,正好也可以起到帮她传达消息的作用,毕竟在现实之外,我可以随意活动……她让你们先去新人类学校里找校长,会谈会在那里进行。”

“那么,我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一个夺走了堇子身体的梦境生物呢?这副皮囊之下,是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十六夜咲夜作为月之民,见过当初槐安通道建设时大大小小的各种事物,盘踞在梦境界里的生物不时就会从网道的某个节点突破,并且损坏周围的有理环境,这种时候就需要月兔和月之民合作将其剿灭,月之都不知道有多少月兔就死在它们手里。

“那我的同胞们在吞噬月之民和月面殖民地人类的灵魂的时候,我又在这里做什么呢?”梦中堇子带着一副诡异的笑容回答,“如果我只是在欺骗的话,我有必要做这种对我们没有好处的事情吗?”

爱丽丝的身后传来了飞行器的鸣笛声,接头的人已经到了,此刻也不要再逗留,就在三人转过头的片刻,梦中堇子再次消失无踪,或许就和她自己所说的一样,梦境界的生物可以在现实的任何地方留下自己的投影。

“爱丽丝,帕秋莉,你们可算来了啊!”

“搞什么?”

让三人再一次震惊的是,从飞行器里出现的人影不是联合军的士兵,也不是贪得无厌的高官,而是地灵殿里的两个宠物,灵乌路空和火焰猫燐,这里的执政官是怎么放心把飞行器的驾驶交给她们的?

“啊?就是觉大人拜托我们来接你们的啊?纵使是鸟脑袋都能开的动这玩意呢。”

灵乌路空的第三足就放在驾驶座位的边上,不接在身上到还好,这要是在手上怕不是能直接把殖民卫星烧个窟窿,在咲夜等人登船后,便立刻加速离开,毕竟当她们向下看去,地上已经满是围观的人群。

如果说地球上的国家边界规定的是民族和政治集团的分界,那么SIDE 2殖民卫星这个厚重的屏障所隔离的,则是现实与梦,以及科学和魔法的时空的区别,在穿过闸门之后,这三位已经算得上经验深厚的魔法使也为眼前的景象难以置信,明明隔壁是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构成的都市,而这边却是大量仿中国古代传统建筑风格的木质结构,甚至比月之都更甚,大量交错的亭台楼阁,使用的都是清一色的绿瓦,配合上传统的纸质灯笼,若不是卷曲成圆筒形的地面和地球实在差距过大,甚至会让十六夜咲夜误以为自己是在一千多年前正处于盛世的大唐国都。

这里完全没有受到现代文化的侵蚀,得到了创作自由的新人类们,可以在此处随意施展自己的灵能,下方架空的桥廊里,透过飞行器的显示屏幕,帕秋莉甚至看到那些在这里生活的新人类正穿着唐代样式的汉服,正与朋友们一起奏乐起舞,不仅是外表还原了古时的风采,更是将当时的一切悉数还原。或许这就是宇佐见莲子所期望的,将被遗忘的故事通过自己的眼睛和双手归复现实吧。

“早已经被大火焚毁的长安城如果是这样,那么也算是了结我的一个心愿了……”

“是吗?只可惜我去现实修行的时候,唐帝国已经没了,据说它有着不下于拜占庭的雄伟大气,只可惜啊,现在这两个城市,在地球上的遗留也只剩下一堆断壁残垣了。”

对于两位魔法使而言,从已经消失的过去里复原的景色毫无疑问令人陶醉,但是对于十六夜咲夜来说,担忧更胜于惊喜,能够在缺乏物质资源以及现实参考的情况下凭空创造出这样一片还原的建筑群,说明新人类的意识已经深入梦境界,紧密连接的两个维度,或许会通过他们的存在进一步腐蚀现实,让他们留在这里真的是好处吗?

在这片全部是传统东方风格的建筑群里,唯独有一座西洋风格的宅邸耸立,毫无疑问是仿造地灵殿的风格修建的,八云紫看来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让蕾米莉亚负责地球,一方面让古明地觉负责宇宙。

不过话说回来,让觉妖怪打通彼此难以建立信任的人类的心灵,不得不说是一记妙招,人类因为无法理解彼此的感受和逻辑,产生了不计其数的死伤,一旦迈过这个难关,剩下的就只是让这个联系向外扩大而已,当十六夜咲夜踏出舱门时,面前不论人种民族国籍,彼此之间融洽交谈的新人类们便是如此,在建筑面前的空地上,正在展示自己领悟到的灵能力,无论是在强度还是创造力来说,都比魔理沙,爱丽丝之类的魔法使都更胜一筹。

“欢迎,让你们远道而来,实在不好意思。”

“是阿空她们回来了!”

看到灵乌路空等人回来,还在自由活动的新人类们便立刻围了上去,地灵殿在这里的新人类中间建立起了良好的社会关系,尤其是两个宠物更是他们当中的明星,看到人和妖怪如此融洽的相处,咲夜心中的不安也终于放下。

“我还真没想到,八云紫会让你来负责SIDE 2啊,看起来是我对于妖怪的认识该有所改变了。”

古明地觉还是那副老样子,衣服和发型,乃至觉妖怪身体特有的第三眼都没有变化,充其量只是把室内穿的拖鞋换成了外界常见的皮鞋,相比于以往在旧地狱里的高压工作,她现在的精神明显改善,若是没有那窥视人心的眼睛的话,恐怕连身份都不一定能够分辨。

“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来源于认知的缺乏和力量的不足,当它们的知识和力量都足够支撑面对这些的时候,恐惧就会变成探索的欲望,愚昧的伤害也会随之被取代,在地灵殿我一直想要证明这一点,八云紫的幻想乡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现在,我想要证明的是,如果没有八云紫的认知障碍,人类能否跨过这个心智的壁垒。”

“这个恐怕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去证明,但是,我们很显然没有那么多……”

“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先随我来。”

让咲夜难以相信的是,古明地觉不仅在这里建立起了和平的关系,甚至她还是新人类培训学校的校长,其他在这里工作的教师基本上也都是旧地狱的人选,甚至还请了旧地狱的鬼族用来当做安保,也怪不得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恶性事件。

而且,古明地觉在这里的时间要比她预计的更久,早在去年五月就已经建成了这个聚居地,而她已经在这个殖民卫星快有半年,宇宙环境目前没有对妖怪的灵体造成任何破坏,同样,在她的指挥下,非人类在这里逐渐找到了和新人类一起生活的方式,就在走廊两侧的墙壁上,随时都可以看到古明地觉和这里的居民相处融洽的画面。

“那么,你的妹妹古明地恋呢?要是放任她在这里活动的话,大概还会是会引起麻烦的吧?”爱丽丝问。

“哦,恋恋啊,其实不需要太担心,她的屏蔽感官能力在新人类面前不那么有效,如果保持注意力的话是会被发现的,更何况,她现在也不会做出太多危险的事情。”

就在谈话间,古明地恋就如风一样从走廊中漂过,如果不是那疯癫的声音实在是过于刺耳,即使是她姐姐都不一定能发现。

“听起来哪里像是不需要担心的样子……”帕秋莉说。

说起来,SIDE 2虽然不在月之都的主要攻击方向上,但是这里的大量新人类活动还是很容易成为打击的目标,就在战争开始的这一周内,许多殖民卫星群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这里同样被攻击也只是时间问题,反正自己又不是受到邀请的对象,不如在外面休息一会。

说起来,既然是通过自旋产生模拟重力,那么这里的晴天,阴天和下雨又是怎么模拟出来的呢?因为当咲夜向上方看去,一朵朵薄云也是按照地面的设计,平行着流动,而在正常情况下,它们本应该是按照惯性撞上地面的,或许是地面时刻都比空中热,所以产生的热空气膨胀让云朵保持和地面一样的运行吗?这个问题不由得让咲夜深思,在不知不觉间,从巨大的透光玻璃出传来了声响,和玻璃同样大小的遮光罩逐渐覆盖了引入阳光的部分,让整个殖民地进入到黑暗中,原来这就是模拟昼夜交替的方式啊。

十六夜咲夜落座在古明地宅邸的屋顶上,思索着这个神奇的殖民地到底还有多少自己未知的部分,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进入到了深夜,下面还在玩闹的年轻人也都逐渐离去,难得的安宁,让她总算可以暂时放松神经。

“咲夜,快醒来,快没有时间了。”

“辉夜公主?”

原本只是想趁着短暂的空闲小憩,却没想到进入了梦中,她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银色的沙漠里,天空中虽然烈日当空,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反而是冰冷刺骨,天空也比往常暗淡许多,甚至银河清晰可见,看上去就不像是地球的景观,但是,辉夜就坐在她的前方。

“你大概是在月之都吧?我不会再拖延了,现在只是因为出了点问题耽搁了,我马上就……”

辉夜并没有说话,只是朝两人的正上方指去,顺着对方的手,咲夜看到了自己所在的殖民卫星,被一颗小行星直接撞断,剧烈的火光,伴随着猝不及防跌进宇宙,窒息而死的人类的惨叫声扑面而来,随即,咲夜听到了宇佐见莲子的声音。

“SIDE 2,SIDE 2能听见吗?小行星月神一号已经被变轨朝你们所在的位置运动,请立刻组织就行拦截!”

“莲子?”

十六夜咲夜猛然从梦中惊醒,划过天空的明亮火光,让她本能地迅速起身,那是月之都的机动战士,竟然直接通过折跃到达了殖民地内部,难不成是想要从内部控制殖民地运动,造成更严重的破坏吗?

光束步枪的开火正好停止在了咲夜停止时间的一瞬间,炙热的等离子电浆才刚刚从枪膛里发射,虽然按常理根本来不及躲避,但是在时间静止的情况下,咲夜有充足的空当去救出里面的新人类。

“差点就来不及了……本以为月之都还会按照常规方式进攻,但是现在看来我还是低估了……现在的城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十六夜咲夜一脚踹开了房屋的大门,果不其然,那些被猛然惊醒的新人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乎就是被巨响惊醒后摔倒在地,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们只会化为灰烬,咲夜在清点了房间里的人数后,开始逐个将其向外侧转移。

“只派一个机动战士过来是不是有点……等会,时间,开始流动了吗?”

或许是因为靠近那台机动战士,自己的能力受到干扰的缘故,当咲夜带上最后两个新人类,想要从正门离开时,原本静止的时间重新开始缓慢地流动,周围的一切都在以慢放的状态缓慢向前,她注意到了外面那发出可怕红光的等离子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房间,前端缓慢撑开了窗户玻璃,随后是里面的一些工艺品装饰,直到咲夜拼劲全力进入安全距离后,已经松动的时间无法控制,重新回复正常,巨大的爆炸气浪直接将她掀翻。

因为精神感应框架的关系,十六夜咲夜从这台机体的驾驶员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不是清兰吗?但是很显然,被月之都的服务器远程控制了。

从机体身上拔出的巨大光束剑,在她能够发动下一次时间停止之前就将她击飞,用尽全力用飞刀弹幕阻挡,也只是勉强不然自己的身体被烧成粉末,她已经接不了下一次了,所幸在她马上要被光束烧焦之前,爱丽丝召唤出的巨大人偶“歌莉娅”及时前来,这款巨型人偶经过大量的现代化改装,已经拥有了和月之都比较的实力。

“爱丽丝?不会吧,毛线做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

“别小看我了,月之民!”

歌莉娅臃肿的身形并不代表她的机动性和火力逊色,在架开了对面的光束军刀后,爱丽丝立刻控制机体朝驾驶舱挥下一记重拳,在对方失衡的短暂空隙里,用手中的刺剑将其稳稳地扎在了地上。

“咲夜,动作快!”

十六夜咲夜迅速通过强制手段打开了驾驶舱,果不其然,那个月兔就在里面,歌莉娅人偶的那一击恰好破坏了月兔思维控制的遥控模块,所以现在她正处于昏迷不醒的情况,并且,其余的系统都保存完好,随时可以重新启动。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们了,爱丽丝,帕秋莉,还有古明地觉……我还有个约会要赶……”

在将清兰转移出驾驶舱后,咲夜立刻坐上了驾驶位置,先前在永远亭的秘密培训就是为了当前的时刻,熟练地启动机体重新站立之后,便启动了折跃程序,这一次,她一定要回到自己曾经千方百计想要逃离的地方,只是因为只身前往月之都的辉夜,现在正处于危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