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1月25日

地点: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质量加速器发射系统

很多事情本身,和它们本应该成为的对象往往是不符合的。

我曾经以为,当能够看穿科学的帷幕的新人类出现之后,迎接我们的会是其他人羡慕,但是追求的眼光,然而,我错了,和梅莉在全世界进行活动,努力争取资金,舆论,乃至安保支援,结果得来的,大多数时候都是恐惧和敌视,有几次我和梅莉刚从会址出来,就遭到过不明真相的热血青年的刺杀,所幸在真的造成伤害之前,我和梅莉就已经察觉到了想法进行阻止。

这个世界,所有普通人早已经变成了天人的傀儡,变成了他们手下的政治游戏的工具,分割开世界的两大同盟亦是如此,此刻,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梅莉要来日本,作为一个政治中立的非军事化国家,日本的言论自由以及文化环境,还有物质条件理所应当是目前最好的,反对科学的声音可以在这里流传,却不会遭到军队的镇压,或者是警察的通缉。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远离政治纠纷的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是用于进行全球性新人类联系的理想场所,无论是服务器,还是研究设施都可以安置在此处,利用宇佐见家的资本,让他们在一个独立的专属网络中运行并不是难事。

然而,最后,日本也没能够逃离被天人控制和奴役的结局,许多新人类都被夺走,培训成为联盟军的驾驶员,阿纳海姆曾经允诺过让他们有自由选择的机会,也直接当做耳边风,只字未提,我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背叛,宁愿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疯子,种族主义者,我也必须要保证新人类的自由。

我确实参与了炸毁联盟军的军事设施,劫走转移新人类的运输船,以及破坏洗脑设施之类的行为,但是在控诉我,宇佐见莲子之前,请你们好好想想,如果你们真的是为了新人类的福祉着想,又何必诉诸暴力,让无意义的死伤出现在你们所珍视的地球?

月球的下降,对整个地球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剧烈增大的潮汐力,将地球像是一颗橡皮糖一样在赤道上面拉长,地震和海啸此起彼伏,哪怕是中国设计的,理论可以抵抗9级地震的质量加速器轨道,都在摇摇欲坠的地基上嘎吱作响,虽说整体结构是安全的,但是这个长达50公里的巨大钢结构但凡有一点问题,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动辄几百人死亡的灾难。

但是说真的,几百人的性命,在这个世界上甚至已经产生不了多大的波澜了,区域性的核战争,以及之后的辐射污染,还有各种极端气候在重要城市引发的破坏,又或者是不稳定的社会里,因为种族歧视引发的分裂,这些事件里死去的人远比一个航天器的坠毁多得多。

和月之都的战争,是天人要思考的事情,那些根本没有能力进入宇宙,或者是在关键时刻被当做垃圾一样丢掉的公司职员,早已经对未来绝望,在乘坐飞行器前往发射中心的时候,宇佐见莲子就能够看到那些已经失去信心的人,因为不愿等来必死无疑的结局,主动从高楼上面一跃而下,选择提前结束这悲惨的人生

地球的新人类在半个月前已经全数转移,现在,要上宇宙的只有自己了,抛弃了一切去追寻梅莉,但是现在,她还是如同梦中的泡影一样,虽然能够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但还是无法触及,她的身体,她的内心还有从她眼里看到的万千梦境,现在都已经全都被时间抹去。

“你看这个世界啊,大概是已经没救了吧。”

自己旁边的座位明明是空缺的,除了乘务人员,这就是自己的专机,但是确实有一个听起来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莲子转过头去,却发现自己,或者说当时还叫做宇佐见堇子的自己,就坐在旁边,身上的格子裙,还有背后闪烁的符文披风,褐色的短发还有眼镜,丝毫不差。

“你……难道是因为灵能波动导致现实发生重叠了吗?”

自己此前处理的在现实中的异变,就有因为结界异常导致各个时期的事物或者人错误的交叠到了一起的现象,如果自己的过去出现在了飞机上面,那也是正常的。

“世界正因为战火而绝望,但是,统治这一切的天人却不能给予他们保护,反而是先一步逃离,让人类等死。”

自己过去究竟是怎样的人,宇佐见莲子已经无法回忆了,她只记得在被妖怪狸猫骗进幻想乡后,被八云紫复制了记忆制作了现实彼岸的二重身,然而,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二重身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使用,那么,自己面前的,可以确认不是幻想而是实际存在,并且有物质躯体的堇子,究竟是从何处来的呢?

莲子的犹豫让堇子十分不满,竟然直接抓住了自己的双手,紧紧按在了飞机舱壁上,力量上的悬殊差距,才让莲子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是那样意气风发,无所畏惧,二十多年的时光不仅磨灭了她的斗志,同时也变的圆滑,容易妥协。

“我和你一起经过了这么多,为何会变成这样?我们明明是在追寻那个未来啊!那个非人类不会再被迫害,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方,不再需要恐惧和压迫的未来啊!你怎么会忘了呢?”

“不……我怎么会忘了呢?梅莉明明就是因为它……因为它才会离开的!”

没有人,就算是自己也不能否认过去,突然燃起的愤怒,让莲子重新具备了力量,已经遗忘了许久的,当初让自己引以为豪的超能力重新回到手里,被念力驱动的附近的金属餐具和容器,击飞了面前的堇子,直到撞上了客舱的另一头。

“社长,出了什么事吗?”

刺耳的碰撞声音很快引来了前面待命的乘务的注意,他们对于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看到莲子在一片狼藉当中,正在不停胡言乱语。

“社长!您没事吧!”

直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莲子才从恍惚中苏醒,而将自己逼到绝境的过去也立刻就消失了,或许只是幻觉吧,莲子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没事……估计是因为没来得及吃药,所以……”

莲子注意到了就放在旁边桌上的药品,长期的精神压力还有出入地球复杂环境的活动,让她日渐感到认知混乱,只有在吃药之后才能稳定,但是,吃药也会抑制自己的能力,从而在精神活动上和常人没有区别。

“请一定要记得按时,社长,这是对您的健康的……”

“我知道了!你们手上还有活吧!”

莲子将每日的量含在了嘴里,手下的干部才愿意放心离开,不过,这一次,莲子并没有咽下去,而是找到了旁边的垃圾桶,将其吐在了里面,她没有理由再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未来总要去面对,不可能依靠药物来麻醉自己,既然要寻求改变,那就要做的彻底。

还有半小时就到达了,趁现在为数不多的时间,最好多看一眼只有在地球上能够见到的夕阳,此后的时间,大概只会在宇宙中度过。

赤道地区的国家,是少数不受天人控制的地区之一,临近赤道可以给航天发射节省最多的燃料,自然也在之后成为了社会各界的焦点,同样,这些原本的落后地区,因为周围自然环境的作用产生了大量的新人类,不过和日本不同的是,因为远离地缘威胁,所以新人类在这里的一切活动都得到了极大的支持,在莲子创立秘封社之初,也是这些国家首先伸出援手。

但是,日本已经成了受到支配的傀儡,那么这里又能坚持多久呢?在停机坪上,莲子就已经可以从下方的人流中感应到正在缓慢扩散的恐慌气氛,亚非拉第三世界的国家,曾经在新人类的帮助下迅速脱离了贫困,莲子目光所及之处的高楼大厦,以及各种基础设施建设,都少不了自己的帮助,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结束。各国元首和政要已经转移,留下的只是一群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的平民罢了。

秘封社在自己到来之前,已经提前开始了装货,再过半小时就可以进行发射,这里本应该属于绝对中立的区域,但是沿着航空港向太空发射区转移的走廊前行,在传送带上等待时,莲子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色影子,出现在了她面前的轨道上,那不是联盟军的旗舰阿伽马吗?作为大气层和宇宙通用的飞行器,想必是花费了极高的价钱才拿到的资格。

“所有货物都已经装载完成,等待发射了,社长,我们是在下一班。”

“知道了。”

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负责转移新人类的工作,身体倒是越来越差,或许到了宇宙上面后会好点,话说回来,这里的贵宾厅,是在秘封社的主导下装修成了东方风格,木地板,纸窗屏风以及床榻一应俱全,要不是时间不多,或许还能够在这里睡一觉,空气中点燃的熏香,也是自己和莲子在挑选之后决定的紫罗兰。

按照规定,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在没有自己的命令时,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房间,看着头顶上逐渐没入夜色的天空,黄昏和黑夜的边界线能够清晰辨认,上一次看到还是和梅莉在东京附近的海边上,那是在一个空气污染几乎为零的秋天。

“想必愿意逃离现实之人,会在殖民地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吧。”

堇子又出现在了莲子的面前,只是相比先前,不再有攻击性,似乎也是理解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不是在逃离现实,我是在给予被迫害的新人类一个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地方……哪怕是耗尽我的一切资源。”

先前还以为面前的堇子只是过去的幻觉,但是现在,她直接拿起了面前的茶杯,甚至原本滚烫的茶水,也全都消失在口中,她是实在的,只不过,看起来是和自己绑定在了一起。

“我不是傻子,相同的人跨越时间的相遇,不是这样的,”莲子朝自己面前的堇子追问,“你到底是谁?能知道我的过去的人,才能够伪装成这样。”

莲子仔细地审视着对方,但是,竟然没法察觉到半点伪装的破绽,她的每一处都是真实的,而且内心的经历也经过了与自己同等长度的时间,与其说是过去的自己的投影,更像是一个永远停留在了高中生模样的复制体。

所有的推测都失败了,这不是妖怪,也不是哪个神能够产生如此完美的伪装,她就是自己的复制品,但是具有相似且独立的意识,还会跟随自己行动,既然这样,难道说……

“还在猜测吗?我就是你啊,那个你现实中抛弃了,但是在梦里继续生活的自己。”

二重身?怎么会呢?当初和她打架的时候明明已经制伏,让哆来咪控制住了,结果现在,又失去控制了吗?莲子的思维快速思考着,直到组织出语言,才发现自己拿着手机的手,已经全是冷汗。

“嗯?怎么会?!”

“可怜的家伙啊,就和八云紫对自己做的事情一样,被境界切成了两半,一部分是向现实妥协的自己,一部分,是那个天真无邪,但是无人可以阻止的自己,难道你不觉得,梅莉和八云紫之间,也有着某些关联吗?”

无论是任何人,只要谈论到了梅莉都会让莲子心如刀割,就算是在幻想乡的二重身如今愿意相互理解,她也无法原谅,直接抄起旁边的桌子用力砸出,但是,能力完全相同的两个人,自然无法真正伤害对方,同样拥有念动能力的梦中堇子直接将桌子停止在了半空,谁也无法改变这个局势。

“我说,我们不要这样子,好吗?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在对方的再三劝阻下,莲子才逐渐放下情绪,的确,作为一个不受控制的二重身,她理应可以得到自己无法获取的信息。至少对找到梅莉有帮助。

“所以,你提到了梅莉和八云紫?”

“境界不仅会分开人类的身体和灵魂,在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分离人类的理性和感性,就像是一层有选择的渗透膜一样,为何不去找八云紫询问呢?”

“也没错……”

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思路,但是,是否应该信任,莲子还无法确定,但是在远处突然传来的明亮火光,将整个房间吞没时,梦中堇子却再一次消失了。是阿伽马发射的火光,巨大的电磁轨道加速装置产生了巨大的电流,使得这艘飞船以高速前进滑跃进入空中,产生的热量因为需要立刻排出,所以在发射后不久,大量用于冷却的水蒸气凝结成雾,覆盖住了远处的一切。

“社长,太空梭已经准备好了,下一班就到我们。”

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啊……这个二重身,虽然继承了自己的记忆和人格,但是从概念上来首已经是完全不同的生命了,简单提了一嘴八云紫,却不知道梅莉和她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不过,现在也来不及了,手下们还等在外面。

“联合国那边的态度是什么?”莲子朝他们问。

“联合国……没能达成一个共识,只有这些。”

“真是服了他们了。”

被还在拖延的人类再次激怒的莲子,一脚踢翻了旁边的垃圾桶,随即带上自己的随从们朝登机口走去。

博丽灵梦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噩梦,自从进入外界以来,关于一个月之民在死寂的宇宙中变成干尸的梦就没有结束过,从外貌和衣着上看,可能跟辉夜有关,但仅此而已,他理应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某种说法,但是没有能够活着回去。

现实就和梦里一样糟糕,在月球被灵能风暴吞噬的这一天,根据统计大约有三千万人直接死亡,而因为月之民攻击造成的死伤,不比这个数字小,即使是当前最为先进的阿伽马,船上现在也已经有了不少的伤患。

刚刚从钢弹上面下来的时候,博丽灵梦就看到了那些被月之民的等离子光束烧伤的士兵,他们很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不幸的,则是被击中的部分此刻已经永久地玻璃化,尚未完全转化的组织则是和碳结晶缠绕在一起,就算是最为轻微的移动都会导致撕心裂肺的痛苦。

那些悲惨的士兵除了直接手术切除病变肢体,还有生长在肉里面的结晶以外,还需要面对在高能辐射下癌变的风险,虽然阿伽马的医疗设施足够治愈,但是谁又能确保这些人在以后还能具有战斗力呢?

“啊啊……灵梦!”

魔理沙看起来也是遇上了类似的噩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当博丽灵梦还在思考,魔理沙就已经在睡梦中压到了自己的身上,惊慌失措的神情,很明显就是没能从中清醒。

“魔理沙……魔理沙你醒醒!”博丽灵梦赶紧抱住了对方,“我就在这里呢。”

或许是因为精神过度紧张的原因,两个人身体上都有一种难以忍受的燥热,如果这里是博丽神社……不,这里不是,即使紧贴着的博丽灵梦和魔理沙,若想要放纵一回,简直正好,但是在军舰上还是别干这种事情为益。

魔理沙还是逐渐恢复清醒,没有和那些在月面上精神崩溃的士兵一样,丢失自我,究竟还有多少次能这样幸运,博丽灵梦自己也没有数,不过,她没事就好。

“灵梦?对不起,我……”

倚靠在灵梦怀中的魔理沙,没有了往日的争强好胜,而是一个少女更加常见的娇弱,自从离家出走以后,残酷的环境让她成为了一个外表坚强,但是内心脆弱的女孩,博丽灵梦对这一切早已经烂熟于心,没有人能比自己更懂她。

“大概又是噩梦吧?”

“被你说中了呢。”

“是那个月之民的梦吗?”

“不,是比那个还要可怕许多的……”

能离开家人独自一人在危机四伏的魔法森林中生活的雾雨魔理沙,眼角却挂着泪珠,博丽灵梦也是现在才发现,她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说说也无妨。”博丽灵梦轻抚着魔理沙的后脑勺,平时自己都是这样安慰她的。

“你会讨厌的吧?我可不想……”

“梦里的事情并不只是虚伪的幻象,魔理沙,你知道的。”

“好吧……”

正因为不是虚伪的幻象,而是真实发生的历史,所以魔理沙才会这样纠结,如果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呢?纠结再三,她还是选择说出来。

“我梦到你死了,灵梦……被月之民杀害了。”

原本以为博丽灵梦会因为这件事而激动,但是与之相反,她表现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冷静,仿佛这样悲惨的未来是命中注定一般。

“就这样吗?”她回答。

“我还以为,你会感到害怕或什么……”

还没有等魔理沙反应,博丽灵梦突然凑近吻住了她,猝不及防的爱,倒确实是能够消除过多的疑虑的良药。

“未来是靠我们自己去决定的,魔理沙,就算是梦,那也只是无数多的可能性之一,如果不去起码拼一下,怎么会知道那是否是命定之死呢?”

“灵梦……我……”

“这小两口真是,差不多得了……”

亲昵的耳语,即使不通过声波,也可以在宇佐见莲子的内心中清晰地回荡,年轻人的爱情就是这样,可以不顾现实的阻挠去投入一切,只可惜,自己大概永远无法在找回那种感觉了,不过,现实的残酷,恐怕也会很快对她们的感情提出考验吧。

灵能风暴彻底封锁了任何驻留在月球低轨道的想法,强烈的电磁干扰足以破坏现有的人类航电系统,最安全的距离,也至少需要距离月球五千公里左右,阿伽马已经跟随大部队撤退到了安全位置,等候新命令中,装备的损失需要补充,人员也需要更新替换,繁忙的起飞甲板上,时刻都是来往的运输舰队。

透过舰桥的强化玻璃,宇佐见莲子看到了视野正前方的月球,已经完全被风暴吞没,上面的殖民地还有环形山之类,已经无法在看到,月球此刻就是一个散发出五颜六色光辉的海洋,只是对于现实里的任何生物来说,都是彻底的禁区。

“一百年前人类对幻想乡的描述里,确实提到过十分常见的女同性恋的记录……难道这不是一厢情愿的粉丝创作吗?”约翰依靠在舱体的墙壁上,用终端补习着关于幻想乡的各种知识。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外界对于幻想乡的理解也就这样了,都22世纪了,你不会觉得……”

“什么?哦,那当然不会,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谁的权利,歧视少数群体这种荒谬的事情,也就只有天主教会才会做得出来吧,一群几百年前的老顽固……”

“为了人类的繁衍去拒绝这种自由,一看就是天人的爪牙……”

要说各种把持地球命脉的军工产业是天人的附属没有问题,但是说天主教会是天人的附属,就显得有些强词夺理了,至少以约翰童年时的记忆,一群盲目崇拜上帝的疯子是绝对不可能和掌握先驱者遗产的天人有关系的。

“不是,咱们好歹讲点常识,一个不成气候的天主教会,怎么可能和天人有关系?”约翰怎么都想不明白,“最强盛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几百年了。”

“最强的时候,曾经控制了半个世界和几亿人口,而你知道,那些崇拜所谓上帝的信仰到何处去了吗?都变成了我们现在所用的精神感应框架的一部分。”

“这根本就是在扯淡。”

“信不信由你。”

自从完全从月球撤退后,月之都就突然像失去了指挥一样,不再有任何的动作,各处防线并未在汇报敌情,月之都的头领,绵月姐妹和稀神探女也不知去向,但是,没有人敢放松下来,因为或许不知何时,就会从意想不到的位置进行突袭,直到现在,阿伽马仍然处于二级战备状态。

“实在是太安静了……怎么回事呢?”

茨木华扇即使要求操作员再次检查,也没有任何发现,不过,就在这时,从殖民地集群SIDE 2的长波通讯里,却传来了一些难以捉摸的信号,只是因为干扰太严重,需要提取。

除开月球以外,地球在太空里面还有很多类似于鸟船的太空殖民地,根据处于不同的引力平衡点,各自命名为SIDE1到5,如果月之都想要毁灭地球生命,那么殖民地集群是首当其冲的,这其中,SIDE 3已经在宇佐见莲子的指挥下脱离了地月系。

“月之都到底为什么非要毁灭人类呢?他们是在害怕所谓的预言吗?还是说……”约翰即使看完了关于月之都的所有资料,也没有办法理解这些古老生物的动机。

“依我看,更像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不够纯粹的事实,所以要干脆毁灭自己得不到的事物吧……你能指望那群整天就吃团子,合着纯化工合成的酒的法西斯理解我们吗?”

藤原妹红伴随着火气的步伐,已经足够让这里的每一个人,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清楚记得,她最痛恨的就是将自己变成无法死去的蓬莱人的辉夜,还有背后的月之都,既然自己承受了永生的诅咒,那么现在就必须阻止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茨木华扇,现在还不能定位槐安通道的入口吗?我们现在晚任何一秒钟,都会让月之都的阴谋前进一大步。”

“月球都已经被灵能吞噬了,我们现在除了依靠玲瑚带有的定位芯片进行追踪,别无他法,只要我们能找到清兰的话,就可以建立起一个稳定的折跃通道……”

“舰长,间谍卫星的光学探测器发现了一颗危险极大的小行星!”

“放到大屏幕上面。”

茨木华扇所认知的地月系里,并没有任何不受管控的小行星,但是就在距离SIDE 2不远处的宇宙里,确实出现了一颗十几公里大小的小行星,经过轨迹和来源地分析后,这才发现是一颗早已经认为废弃的殖民地,月神一号。

根据运动速度推算出来的轨道,正朝着SIDE2而去,但是专研物理学的宇佐见莲子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个速度很显然和目前的轨道不相匹配,甚至似乎还在不断加速当中。

“检查一下它附近的电磁波特征,茨木华扇。”

果不其然,就在小行星的后方,出现了几个明显的热源信号,这是用于给小行星变轨的发动机工作的迹象,一定是被月之民窃取了,用于进攻SIDE 2之用。

“预计撞击时间还有五天左右……我们应该能够赶到。”茨木华扇回答。

“我们现在就得走!没时间去请示了!”约翰提醒。

“确实……全员立刻回到岗位上,并且做好高G力应付准备,本舰即将启动最大航速进行拦截月神一号的作战!”

茨木华扇在一边下达指令的同时,也注意到了显示器上定位芯片的反应,清兰或许就在那,要是能进行捕获的话,或许前往月之都的道路就可以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