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幻想の宵闇鸦天狗

倾盆的大雨如幕布般盖住了整个城市,黄豆大的雨点重重地拍打着玻璃上。
透过窗户,繁华的商业中心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所有的光线都被十步以外的大雨吞噬。

黑暗弥漫在屋子中,唯有淡淡雨水折射的暗红色光洒在墙壁上。
文独自躺在床上,紧紧地抱着枕头,蜷缩在被子之中,修长的睫毛在微微地颤抖着。
此刻文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和椛在一起的日常,
逗她开心的样子,
专注认真的样子,
撒娇卖萌的样子,
执拗傲娇的样子...
她不禁抱紧了枕头。

暴雨的声音逐渐掩盖了指针转动的时间与文的呼吸声,屋内瞬间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椛——?”她闭着眼睛小声嘀咕了出来。
她期待此时会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等待着她,于是便翻过身随意摸了摸。
然而迎来的确实冷冰冰的触觉令她立刻缩会了手臂。
“椛...”微弱的声音被大雨所掩盖,消失了夜色中。

该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
会不会被淋湿啊...
会不会迷路啊...
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啊...

文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眼角的一股热流也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她勉强挪动着身子,一把将身边椛的被子揽了过来,抱紧在了怀里。
熟悉而温暖的气味暂时抵御了冰冷的刺痛与内心的不安,
文趴在椛的被子上睡着了。

不知何时,文恍恍惚惚地睁开了眼睛。
她望着深黑色的天空而开始担忧起来,继而是惶恐。
她伸手握住了挂在台灯上的吊坠,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好运可永远是会眷顾于努力的人的”
文仿佛听到了椛的声音。

文想起了许久许久以前的夜晚,在报社与椛初次见面的时候。
那注定是月色静美,风平浪静的夜晚。在昏暗的烛光下,椛对文讲了很多有关于自己的故事。文开始以崇拜的目光对待椛,因为椛填补了文内心中缺失的一部分,也是她最渴望的一部分。
那就是情感,超越上下级的情感。

文显然已经分不清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了。但是她只知道,与自己一同生活了近几十年的好友已经不再是好友,而是其他什么的。

曾经高傲自大的文,在此刻也束手无策,这是以自己的能力无论怎么样努力也无法达到的目标。她把脸埋在椛的杯子里,试图再次来寻找曾经的熟悉感。然而无论怎么样呼吸,却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她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叫无力感。


一向对于情感迟钝的文在此刻尝试着逼迫自己哭出来,却丝毫没有任何地效果。
她无奈地望着肆虐的暴雨,躺在了空床铺上。

此刻,门推开了。
椛明显一怔,然后走了过来。
“你这家伙,这是闹哪样啊?”
文抬起头,久久地盯着眼前陪伴了自己几十余年的老友,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干...干什么那样盯着我啊”
文紧紧地抱住了椛,只是无言地流着眼泪。

“好啦好啦,乖哦乖哦”椛轻轻抚摸着文的头,擦拭着她的泪水。
抱得越紧,文脸上的泪水越多。
“看我买来了什么呢?”椛笑了笑,举起了藏在背后的花束。
那是文最喜爱的浪漫玫瑰花。
椛轻轻撩起文的发梢,递到了文的面前。
沁人心脾的花香在问的面前绽放着,文终于安心地趴在了椛的怀里。

“看来今天只不过是平常的一天啊”文这样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带着笑容在椛的怀里打起了呼噜。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等我”
文梦呓般地说道。


“这不怪你的,不要太在意,这只不过是平常的一天罢了。”
我关掉了仪器,拍了拍身边的护士,略带遗憾地说道。
她停下了手中推着的病床,雨点般吵闹的噪音戛然而止。

1473病房里有一个空床铺,
上面放上了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玫瑰,
玫瑰上还带着一些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