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幻想の宵闇鸦天狗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空气中水汽因寒冷而无时不刻的向另一形式转变,一层又一层形成明显的花状,最终重量无法完全依托风力而拥抱了地心引力。冬季便在包括这永无休止的过程中搭过了秋季的手,以交谊舞的形式,轻巧且优雅的与其交换了位置。它将秋天同时熏出了暖意与悲戚的花草落叶掩埋于棉絮之下,为本以失去陪衬的树梢撒下了朴实的银白花朵。


这位少女,倒正如人们所描述出的冬季拟人化的实体代言,也好似家喻户晓的神话里的雪女。尽管着装使得整体看来圆润可爱,但却能很快在观察中得出第二种印象。衣物事实上更突出一种轻便感,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作用于御寒,衣物如旗帜般在风中摇曳,所以才有硕大的第一印象,但此时少女的举止配合这面宣告冬日的旗帜,尽显古典的优雅。


 


“是她的造访带来了冬日,还是冬日的降临带来了她”


正是因为她的出现总是与寒意的到来总是一致,才会导致这两种猜想在亲眼目睹她与听说过她的人群中都有一席之地。因其本人对人类漠不关心的态度和人类对妖怪的恐惧,也只能将猜想定格在这种程度,更有甚者曾因为试图接近她而被冻到浑身僵硬从而打消了其余勇敢者的念头。


只是远观,也没在她的行动中看出任何目的性,大多数时间她像是漫无目的的行步,当她停下时她会探出手掌接住雪降,雪花不会在她手中融化也不会堆积成团,她不厌其烦,最终能够在手掌收齐一大捧,待她觉得差不多时又会借助无处寻源的寒风将雪花们激起,在以她为中心的小范围内极其缓慢的下落、舞蹈。远观者不知是因为雪女的外貌还是这一系列行为的唯美感,回过神来都发现自己的身躯难以行动。


 


“她是妖精吗?就像雾之湖那边单纯为了作乐而随便朝别人丢冰块或者直接把人冻成冰块的妖精一样?”


言语所提的妖精在任何季节都会出现,此妖精表现出来的能力特征虽与人们体验到的雪女的能力特征相似,但因为有无翅膀这一点明显的区别使得提出这种问题的人遭到一阵嘲笑。


事实上如果雪女途径雾之湖,琪露诺会很开心的朝她的方向飞去,她一边不理不睬的朝自己的方向不断前行,琪露诺也会一边毫无顾忌的对她喋喋不休,内容会有自己的见闻和无意义的想法,也会有对她的疑问和评价。


“你明明会飞但很喜欢走这难走的雪地呢,前几天我看好几个人走路时没走一步都要迈出很大的步子,你稍微不同呢,难道你很轻吗?”


“你能在很大的范围内降雪呢,我控制不住力度,总是会在想下雪的时候下出冰雹,而且也没法在很大的范围内进行。”


“你平时待在那或者说住的地方在哪啊,每次你一到冬天结束就会变得无影无踪,第一次的时候我可找了你很长一段时间呢。我听他们说你会在别的季节睡觉?那这样岂不是很多事做不了啊!”


不仅是体型,还是表现。琪露诺完完全全就像是在跟母亲兴致勃勃聊天的小孩,雪女的沉默并不会打消她的热情,她不喜欢思考,所以很单纯的喜欢着这位跟自己能力相似的妖怪。直到离开雾之湖已经有了很远的距离,琪露诺才会匆忙与其道别。


 


“这个女的……她有没有什么喜欢的食物或东西啊?”


这是捕捉一般妖精的方法,类似于钓鱼。就算是在都否认了其妖精身份的情况下,有人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了这种问题。


“啊?怎么都这么关心那个妖怪啊?”这是人们第一次知道雪女的族群是妖怪“不过要说的话,蕾蒂很喜欢凑热闹来着,放烟花的时候也好,或者宴会也罢,基本都能见到她的身影呢,不过那些可都是妖怪们的场所,你们就别打什么奇怪的念头啦~”


“蕾蒂?”


“你们口中的,雪女的名字,蕾蒂·霍瓦特洛克。”


一次性分享出了三个情报的是幻想乡内记忆力最强的九代御阿礼之子稗田阿求,从祖辈中的记忆里,她其实还知道些关于这位普通妖怪的事情


 


    幻想乡的季节更替从来不是缓缓到来,而更像是在一夜之间换了光景,虽然在这之前也可以看出些兆头。历经漫漫长冬的蕾蒂依然享受着雪天带给她的愉悦,不知是否是因为偶然,她走到了一颗古树旁抬头望向光秃秃的树冠位置。很奇妙的是,这颗树上的枝干上方并未铺上太多的雪霜,见到此景的蕾蒂稍微眼睛睁大后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背靠树干滑下身子坐在了这儿,很明显这是愉悦表现,比整个冬天以来因为雪景带来的愉悦都更让她舒心。


“莉莉,找到你了,可以出来了哦。”


掩埋了古树下方的积雪些许动弹,随后一束黑色的身影便破土而出,身着宽松花白服装的妖精扇动轻薄的翅膀扑向了蕾蒂,连她头顶的帽子都飞到了一边。


“蕾蒂姐姐!春天来了哦!”


莉莉白·霍瓦特,她每年都会在春天来临前用捉迷藏的方式与蕾蒂见面,在单纯的她眼中,是蕾蒂带走了冬天,她相当的珍惜每年这仅有一次的会面,她喜欢向总对她报以微笑的蕾蒂分享春天的美好,也喜欢坐在树梢上听蕾蒂诉说她在冬日见到的一切美好。


每年的内容都重复很多呢,随有这样的感觉,但莉莉从来没有去深究过,也从来不会对她的描述感到厌烦。


 


蕾蒂根本没可能知道自己出现在冬天是为了做什么,因为多年来早就遗忘,她根本没可能明白自己离开后的意义,因为许久以来已经不在意。她来自自然,所以仅仅喜爱自然,她的高傲不过是源于她对此外事物的不关心、不在意。但她总明白,自己要经过那一潭散发寒气的湖面,要教训一切试图接近自己的人类,要在那冬意散失的树干旁,与报春的妖精攀谈。


要在秋日结束后出现,在春意显现后离开


冬日的遗忘之物与孤独之物,一季又一季,她会主动忘却先前冬日的经历,是为做到不对任何事物给予关切,只需享受这几个月所见的一切美好。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接下来的美好与祥和属于春天,接下来的欣喜应该由春天带给他人。与莉莉白会面的次日,万物开始展露生命的力量,冰雪褪去了自己在大地上覆盖的棉絮毯,雪女却不见了踪影。


活泼可爱的莉莉白,手捧一块银白的冰晶,在幻想乡间奔走告知所有人:春天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