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月

那一年的卡纳维拉尔一片萧条…
喧哗与吵闹消失了,马路变得空旷,街道上的人流变得稀疏。人们眼中的希望与热情,仿佛在一夜间消失,只留下失落、痛苦,甚至绝望。
夜晚,雨从天降…
雨水冲刷着城市的每个角落,并让大街小巷昏暗的灯光变得模糊。雾雨中朦胧的灯火如繁星,伸向四方,渲染哀伤,模糊了这座萧条都市的每一处。
一切,如梦幻一般…
美好,而转瞬即逝…
朦胧灯火的边缘,伴随短暂繁华消逝的地方,坐落着一座废弃的洋馆。那里只剩下断壁残垣。废墟里堆满了断瓦、残柱,与被雨水浸烂的破灯。曾经被无数人投以羡慕目光的杰作,如今几乎被彻底遗忘。
雨与断壁的交界处,时隐时现的身影在废墟中,搜索着废墟中的瓦砾,并不断在各处游走——那是旧洋馆的骚灵,卡娜•安娜贝拉尔。
几只浑身沾满水的白鸽卧在废墟的避雨口中,静静地看着废墟中的卡娜。
卡娜握着手里的一块瓦片,在废墟中不断寻找着,尝试在断壁残垣中,找到一块能安放这块瓦片的地方。石柱,石墙,或是堆在一起的石块中,反复寻找,却始终没有一处地方,能勉强安下这块碎片。
废墟经不起暴雨的摧残。一阵雷电闪过,高墙上的石块忽然落下,砸在了卡娜身边。卡娜手里的瓦片被震飞,撞在石块上裂开。卡娜慌忙地捡起瓦片,但只发现了带着裂痕的一半,翻开瓦片的另一面,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卡娜•安娜贝拉尔”,虽然,也只剩下一半了。
卡娜握着手里的瓦片,看了许久,然后把它揣进口袋里。废墟的灰尘沾满她的全身,衣服则在倒塌和搜寻中被割开一道道划痕。
风与雨之中,狼狈的少女望着还在逐渐崩塌的废墟,默默地从口袋里拿起几张塑封的相片。相片上,是一幅幅繁华的景象,有奢华的晚宴,和宁静的花园,还有站满鸽子的阳台,和站在一旁抱着鸽子的卡娜。
雨和风交织,让寒冷占据卡娜全身,但是这里早已没有可以避风挡雨的地方。
雨水沾在塑封的相片上,试图模糊上面那似乎未曾存在过的梦幻与美好,但划过塑封的包装后,相片上的景象丝毫未动。
卡娜摘下帽子,按在胸口,望着废墟,脸颊上划过的水滴不知是泪还是雨水。她无力挽救一切,所剩下能做的,便只有哀悼。
太阳再度升起时,暴雨已经褪去。卡纳维拉尔在雨水与大风一夜的洗涤后,又多了一些空白,那些被洗去的染料,不知流向何方。
那片废墟里,那几只白鸽在晒干了翅膀后,向远方飞去,去寻找更合适的栖息之所。而昨夜还在废墟上徘徊的狼狈少女,那个旧洋馆的骚灵——卡娜•安娜贝拉尔早已不见踪影。
或许,她已带着那最后一点梦幻的记忆,在鸽子之前先一步去向远方。又或许,她也在那场大雨里被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