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K鼠王

清晨六点半的闹铃如约而至,伴随熹微晨光轻抚少女仍有困意的面容。搓揉朦胧的双眼,少女一边打着哈欠,回味上一秒的奇幻梦境,一边用足尖勾起拖鞋,不情愿地挪步卫生间。
清水被白皙的双手捧起,拍打在困倦逐渐消却的脸上,如此反复直至催促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平面镜映照出少女的半身像:姣好面容、吹弹可破的肌肤、可以称得上是婀娜的身材,还有……羡煞旁人的及腰翠绿秀发,像是高级面料般柔顺,青草嫩苗般仙绿。
少女整理仪容完毕,对着镜子露出微笑,然后伸着懒腰踱步下楼。母亲早已准备好早餐,令人垂涎欲滴的餐点整齐地摆放在餐桌上,就算今天是星期一,也能让少女食欲大开;父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浏览着报纸,偶尔侧目斜视大快朵颐的女儿,随后露出欣慰的笑容:“慢点吃,咱也不着急,等下要不要爸爸开车送你?”
“不……不用了!咕嘟,偶尔自己走走也蛮不错的!”
“哦?真少见呢,不过好心提醒你一下哦,现在已经七点咯。”
“欸!?只有半小时了!?呜哇啊啊啊……”
“书包和制服我放在沙发上了哦。”
“知道啦!谢谢妈妈!”
少女风驰电掣地解决掉盘中剩余的早餐,马不停蹄地换好学生制服,拎起背包提上鞋子,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还不忘向背后的父母摆摆手,充满元气地道别一声:
“我出发啦!”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晨光、鸟鸣、老奶奶遛狗散步、野猫趴在墙头打哈欠,少女快活地迈步前行,嘴里低声哼唱着昨晚熬夜看的机器人动画OP,就算是今天上午有数学随堂测试也毁不掉上学路的好心情!更何况理科本就是强项~
说来也怪,明明一路上都碰不到几个同学,临近校门口时却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冒出来,颇有一番“神隐”的意味。
如是想着,少女侥幸地赶在铃声响起前踏入校园,顺便和遇上的几个同班同学道声早安。
“我的人生要是一部漫画,分类一定是日常、青春系列的吧~”
美好的幻想在拉开教室门的瞬间破灭,少女寻到自己的座位,但映入眼帘的却是桌面上不堪入目的辱骂与脏话:
“去死吧!垃圾女!”
“阴暗的废物!别每天鼓捣蛇和青蛙了!”
“恶心!长那么好看是想勾引谁啊!”
“去死去死去死!东风谷早苗!”
“最好是被天狗神隐,永远别再回来!”
触目惊心的谩骂反复轰炸着少女的视网膜与思考神经,直至身边同学轻轻拍打她的肩膀才将她的灵魂唤回:
“依柒菓同学?你还好嘛?怎么呆站着啊?”
“啊……啊!没事!刚刚……刚刚想起昨晚看的动画来着!”
“欸欸?依柒菓同学居然也看动画吗!那咱们下课一起聊聊吧!我先回座咯!”
同学满心欢喜地回到座位,为能和班里公认的品学兼优美少女找到共同话题而欣喜不已。而依柒菓只是呆愣地放下书包,玉绿的眼眸凝望从正门而入的少女——棕灰色长发遮盖低沉下去的面庞,在她行进路线上的同学唯恐避之不及,一个接一个地冲她的背影竖中指,摆脏话口型,她的学生制服虽然干净整洁,却打满补丁,隐约能看出撕裂和烧灼的痕迹。
“东风谷!昨晚是不是抱着青蛙睡觉的啊?怎么一股……嗅嗅,一股酸臭味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你居然还敢凑上去闻,勇士啊!”
东风谷早苗并不理睬身后的嘲弄,只是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理都没理刻在桌面上恶毒的辱骂,就像事不关己,自己不是他们口中的“东风谷早苗”一样。
依柒菓依然凝视着早苗,这个两周前来到东深见高中的转校生,她与自己有不少相似点,称得上是丽质的外表、理科成绩名列前茅,但为什么……在班级的处境却天差地别……难道有自己独特的爱好就要被仇视孤立吗?
依柒菓深感不解,自己与早苗仅有一条过道的距离,却如隔万丈深渊。正当她胡思乱想之时,早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扭头竟与依柒菓打了个对眼。
依柒菓看到了,那是一对水灵却空洞的双目,深邃如黑洞,似乎要将周围一切光线尽数吞没一般,背后莫名升起的寒意令依柒菓打了个冷战,脑内构想无数个理由,最后化作一句结结巴巴的“早……早上好东风谷同学……”
早苗没有回答,她也在盯着依柒菓,直至凌寒的目光让依柒菓先偏移视线,不敢再望向这边。
铃声伴随老师轻快的脚步声回荡在教室里,上一秒还有说有笑的同学下一秒便迅速拿出课本,装作进入学习状态。仅有一人,仍沉浸在方才的回忆中。
“东风谷同学……趁打铃的时候……向我道早安了?”
“嗯?起风了?嗅嗅……好香,从东风谷同学身上传来股淡淡的清香欸……”

我决定和东风谷同学成为朋友。我依柒菓在这里发誓!
没错,不管他们是怎么看待东风谷同学的,我觉得她和大家别无二致!她不应该被孤立,被谩骂,她也和我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而已!

“东风谷同学!中午一起去吃饭吗?”
“……嗯?不了,我自己做了便当。”
“哈!?依柒菓同学你都不给面子!东风谷果然不识好歹!走走走依柒菓,咱们一起去买炒面面包!今天据说有隐藏菜单哦!”
“欸……欸……好吧……”
当我被同学又拉又拽地离开教室前,我回头望向独自一人坐在位子上的东风谷,我看到她从书包里掏出便当盒,打开盖子,里面除了半盒米饭几片海苔外,只有少得可怜的香肠和卷心菜沙拉……

“东风谷同学!放学后咱们一起走好不好?”
“我……还有点事,抱歉。”
“切,肯定是去田里抓青蛙!难怪每天都脏兮兮臭烘烘的!恶心!”
“走吧走吧,依柒菓酱!最近车站那边开了家可丽饼店哦!咱们一起去吃吧!”
她们为什么要诋毁东风谷同学呢……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衣服破烂是你们故意使坏的,而且东风谷同学一点也不脏,比你们吃完零食往衣服上擦的家伙好多了!

“东风谷同学,周末有时间嘛?要不要一起去逛街呀?”
“欸!依柒菓同学想去逛街吗!?正好我们也在组织周末去哪玩呢!”
“什么什么?依柒菓酱要来一起玩?太好了!呀吼!”
“不……不是……我还没决定好……”
我忙于应付闻声而凑过来的同学,却发现东风谷同学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离去,连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这次……又失败了吗……
没关系!这才过了半个月而已!我一定能和东风谷同学交上朋友的!

“依柒菓同学,以后麻烦你不要再和我说话了。”
“……欸?”
放学时间,同学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喧闹的教室顷刻间空无一人。作为数学课代表的我帮老师忙完活计,紧赶慢赶从办公室回到班级,却发现东风谷同学并未离去,似乎有意等我回来一样。
虽然预料到她可能会找我说些什么,但没想到第一句话直接把千言万语堵死在喉咙里。
“为……为什么……?”
我有点难以置信,声音也失态地颤抖起来,我看到东风谷同学从座位上缓缓起身,站在我眼前,我们两个的视线再一次交汇,但这次我没有闪躲。
“因为我不配。”
“你……什么?”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我一时间手足无措,我构想过无数种理由,讨厌我、觉得我做作、不想被同情、认为我和那些女生是一丘之貉……但万万没想到,得到的答案会是“我不配”。
“你品学兼优,善良大方,外貌也算得上亭亭玉立,身边都是好朋友,有着幸福的家庭。”
“你就像夜晚高悬于空的明月,无私地将光芒洒向大地。”
“但我和你不一样,我只是地上的蠕虫,已经习惯了白眼和欺辱,我已经不配被人关照,和你成为朋友,只会让我自我厌恶,只会让依柒菓同学也被人议论……”
东风谷同学的声音平缓而温柔,但愈发哽咽。我看到她白皙弹软的面颊微微发红发烫,翠绿如玉的双眸逐渐变得湿润,珍珠般大颗大颗的泪水蓄满眼眶,但没有落下来,她很坚强,她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
我该怎么办?我从没遇到过这种类型,我只是想成为她的朋友,想让她感受到友情……
我轻咬下唇,握紧拳头,然后……
我抱住了早苗,双臂环绕在她及腰的长发后,右手轻轻将她颤抖的脑袋揽向胸口,左手拍拍她的后背。我能感受到她的喘息,她的哽咽,她喷涌而出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
我也哭了,哭的很小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可能是被情绪渲染,也可能是两颗心脏的共鸣,或许我和早苗本就是一体,只不过老天的玩笑将灵魂一分为二。
“早苗……你是我的朋友,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呜……呜呜呜……”

自那个下午过后,早苗同学的形象似乎发生了一点转变。虽然大家还是不那么待见她,虽然仍然有人在她背后说坏话,但至少……
“早……依柒菓同学……”
“早啊,早苗同学!”
她现在能主动和我打招呼了!这是跨世纪级别的进步啊!
说不定未来就能打开心扉,尝试和其他同学打招呼,然后改变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最后和大家伙打成一片!呜哇……光是想想就开心!
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嗯……
“喂喂,那个变态女怎么敢和依柒菓同学打招呼啊?”
“太自大了吧?要不放学后偷偷把她的桌子扔掉吧!”
“或者往书桌里塞点虫子?不行不行,会被她带回家喂青蛙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紧张地偷偷瞟了眼早苗,还好……她对此早已习惯麻木,与其在乎他人的流言蜚语,还不如复习一下功课,免得被老师抽查,像那群不学无术的女生一样站起来不知所措。
唉,看来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依柒菓酱!等下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买午餐啊?”
“抱歉呢各位,今天咱自己带了便当哦~”
“欸——可惜,下次我也带,绝对要尝尝依柒菓酱的手艺!”
“嗯嗯,等下次再一起吧!”
我面带微笑目送同学们有说有笑地离开,确认周围没有他人后,从包里拿出和母亲一起做的便当,转身冲同时掏出便当盒早苗笑了笑。
早苗有些紧张,焦虑,或者说……羞涩,我耐心地等待着,似乎是感受到我鼓励的目光,早苗鼓起勇气打开盖子——塞满了纯手工制作的精致餐点,然后对着我结结巴巴地说:
“能……能和我一起换着吃吗?依柒菓同学……?”
“当然!乐意之至!”
早苗同学的手艺竟出人意料的高超,明明是最简单的食材,她却能调配出饭馆的味道,炸鸡块外酥里嫩、青菜脆生可口,就连米饭也粒粒分明、带着淡淡的稻米芳香!在这一方面,我的那些半加工成品反而有点相形见绌了。
不过……看着早苗眼含泪花地同我分享便当,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下次,请早苗去车站那边新开的可丽饼店吃点吧……

和早苗亲成为朋友已经快两个月了!虽然同学对早苗亲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爱搭不理,但相比三个月前已经算是天差地别,至少不会出现贴在背后的纸条,或是不翼而飞的作业本。早苗亲偶尔会和路过的同学打招呼,也许是看我的面子,那些同学也尴尬地应和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远。
还好,事态还是朝着稳中向好的方向行进的。
“呐呐!你们俩周末要不要来我家留宿啊!”
“好哇好哇!我回头和家里说一下!”
“欸~那我可得买一套好看的睡衣!等等,这算不算是睡衣派对啊!”
隔壁桌的女同学嘁嘁喳喳地讨论周末计划,满脸写着兴奋和期待。嗯……要不我也邀请早苗亲来我家玩?嘶——但她要是拒绝的话……
我借着书本的遮挡,悄悄瞥向早苗,没想到她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她们,眼神里满是羡慕。得了!这孩子真的很好懂啊……
“喂喂!早苗亲!早苗亲!”
“嗯!?依柒菓酱?”
“要不要和她们一样啊?”
“啊……?”
“周五晚上,要不要来我家留宿?”
“什……什么!?我……我怎么能……这,还是不要……我……”
“没关系啦!来嘛来嘛!我和家里人说一声就没问题的!早苗亲也和家里说一下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当我说到“家里人”的时候,早苗的双眼似乎闪过一丝悲哀,但随即被更大的期待所取代。
“好……谢谢你,依柒菓酱!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别人家里留宿……”
“那就说定咯!周五放学后等你!”

一切都是如此顺利,上课、午休、放学。周五转瞬即逝。当放学铃声响起,我牵着早苗的手,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有说有笑地一起离开教室。
本以为早苗会比较拘谨,但没想到她在我的父母面前如此利落大方,言语谈吐彬彬有礼,像是进修过礼仪课一样,甚至还准备了慰问品——自己亲手制作的蛇脂软膏。
如果我没看到早苗亲一直没停下颤抖的双腿的话。
晚饭过后,我拉着早苗上楼去我的房间一起做功课,不过因为我们二人学习都还不错,区区周末作业仅用了不到一小时便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
我伸了个懒腰,打算下楼去拿点甜品布丁,但看到早苗一脸幸福地躺在我的床上,似乎徜徉在幻想世界中,便不自觉地凑到她身边,陪她一起望着窗外的夜空。
“依柒菓酱……”
“嗯?早苗亲?”
“你说……会不会有一个世界,里面住着传说中的妖怪,神明、妖怪与人类共存……”
“应该会有吧……比如平行世界什么的?”
和早苗亲成为朋友这么久,我多少也了解她的一些爱好,除了养青蛙和蛇,早苗亲还对巨大机器人、灵异怪谈、古代传说妖怪什么的感兴趣,的确和一般的女子高中生不一样呢~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世界……我还真想亲眼去看看……”
“欸——?那我呢?早苗亲要把我丢下嘛!”
我故意嘟嘴,装作生气的样子。
“不,不会啦!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带着依柒菓酱一起去的!”
“问答无用!惩罚!”
我坏笑着一个翻身压在早苗身上,十根灵巧的手指上下快速搔弄她的腰肢和腋下。早苗没有丝毫防备,爆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但也不甘示弱地同时向我发起进攻。两个少女欢脱的笑声充满不大的卧室,就连空气都微微颤动。
短暂的玩闹过后,我和早苗衣冠不整,横七竖八地斜躺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贪婪地大口争夺空气中的氧分,嘴角还挂着涎水。
我和早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早苗又忍不住流下泪水,但她的唇角依然带着笑意。
早苗主动搂住了我,她说自己有幸能和我成为朋友,能和我相识,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事。
“依柒菓酱……下次,我能邀请你去一个地方吗?”
“嗯?是早苗亲的家吗?”
“不是……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地方。”
“这样啊……那就下周如何?我还能给早苗亲买个礼物什么的~”
“礼……礼物!?呜呜……谢谢依柒菓酱……”
“好啦好啦,明明是早苗亲抱着我,怎么你又哭起来啦~”
我从早苗亲的胸前探出脑袋,差点因为缺氧而昏厥过去,但……看着月光下闪着泪花的早苗,皎洁而圣白,竟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
我们二人就这样,相互拥抱着,在泪水与欢笑中睡去。
这是早苗第一次去别人家留宿,也是我第一次邀请别人来留宿。

“早……早苗亲……还有,呼——哈——还有多远啊?”
“依柒菓酱累了嘛?就差前面那个小树林了,其实在这里休息一下也可以的!”
“没……没问题!平时我也有在练习晨跑的!呼——继续走吧,早苗亲!”
星期六的清晨,我和早苗亲坐了将近一小时的新干线,被她带到城市边缘的一处深山下,虽然前一天被告知路途可能会有点长,但没想到居然会是登山这种体力活……
呜——早知道就拿一个登山杖来了……
不过……
我抬头望向一路蹦蹦哒哒的早苗——时不时还回头关切地看看我,似乎不知疲惫的样子。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有活力的早苗亲,看来这个地方对她而言真的很重要呢~
路程在我和早苗说说笑笑中被缩短,顺着早苗手指的方向,目的地近在眼前。
我大口喘着粗气,一手扶住树干挺直腰板,但眼前的景象却令我大气不敢出一个。
那是……一座神社?
立在破碎石板路上的鸟居因风吹雨淋而变得腐朽,勉强能分辨出“守矢”二字的挂牌破烂不堪,像是从没有人来打扫的大殿地板潮湿而缺损,注连绳变得发黑生霉,就连石灯笼也只剩下几乎分崩离析的一个,另一个不知所踪。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视野仿佛从眼前狭隘的神社穿透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双脚像是被固定住一般不能移动分毫,直至早苗拉住我的手腕才将我的魂灵唤回现实。
早苗亲从包里拿出几张旧报纸,垫在正殿的台阶上,示意我坐在她身边。
“抱歉啊依柒菓酱……为了满足我的任性,把你带到这么偏远破烂的地方……”
“没事没事!倒不如说……相比于百货商场和游戏厅,偶尔能来到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我冲早苗笑了笑,却惊异地发现她与往日的不同,不……倒不是说她变了个人,只是……气质,或是说气场?早苗的脸上褪去了羞涩、自卑、紧张、低落,转而被平静,安宁,一股难以描述的圣洁感所取代。
像大殿内部的神明一样。
“依柒菓酱……其实,我很羡慕你呢……”
“我羡慕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快乐的生活,身边的朋友……”
早苗望着被薄雾覆盖的云空,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表情同四周的古木高草般恬静。
我没有说话,只是作为聆听者。
“我呢,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父母不知所踪,但自从爷爷奶奶过世后,除了一笔遗产,以及一封相似度为0的亲子鉴定报告外,其他什么也没给我留下……”
“有时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独立于这个世界,根本不属于这里呢……”
“怀揣着一走了之的心情,又或者是被神明召唤一般,我找到了这里,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我躺在这里,感受微风拂过脸颊,感受虫鸣鸟鸣蛙鸣,感受神明轻轻抚摸我的胸膛……”
“然后……我遇到了你,依柒菓酱。”
早苗的唇角微微上扬,她看向我,对我露出了笑容。
我依然沉默不语,她将和我的相遇与被救赎放在同等地位……
任何安慰的话语都不足以表达我对早苗的怜爱,她很坚强,比我见到的任何同龄人都要坚强。但再坚强的人也会受伤,也有软肋,也渴望得到他人的关注。
于是我搂住了她,轻拍她的后背,早苗也环抱住我,感受心贴在一起发出的共鸣。
时间沙漏公正无私地流逝,我和早苗再度乘上回家的新干线,今天收获颇丰,在喧嚣的城市中难得感受到短暂的安宁,同时也对早苗又有了新的认识,还有……
我侧目斜视倚在我肩膀上打瞌睡的早苗——脖子上系着一个白色的盘蛇挂坠,夕阳透过车窗,殷红与鲜绿映衬,反射在头上多出来的青蛙发箍上。
微不足道的礼物,寄托我和早苗的真心诚意。
如果时光能停留在此刻,如果接下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最近早苗亲的状态有点不对劲……明明临近期末,上课却经常走神,似乎在张望些什么,就连老师点名都毫不理会,明明和我平齐的成绩,这几次小测验却差点不及格……
“早苗,早苗亲?”
“嗯……嗯?”
好奇怪……早苗亲的目光不大对劲,眼眸好像失去了高光,飘忽不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以为早苗可能是考前焦虑,或者心态出了一点问题,但情况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糟。
“依柒菓……”
“早苗,你最近到底发生什么了?感觉很不对——”
“能麻烦你,不要再和我搭话了吗?我不想和你扯上关系……”
嘎嘣——
有什么东西断掉了,或者是什么碎掉的声音。我呆愣在原地,早苗一言不发地拎起书包,从我身边走过,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令我感到恐惧,不寒而栗。
是什么碎了呢……
是我的心吗?
我不理解……
但我不会放弃!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我虽然不再和早苗亲说话,但一直在偷偷观察她,但情况似乎不容乐观。她已经从溜号走神,恶化到无意识地与空气对话。
班里的同学从孤立、嘲弄,变为恐慌、畏惧。起因是一个坏小子故意找茬早苗,但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三四只青蛙从他的嘴里、鼻孔里钻了出来。同学们大喊“闹鬼了!”然后一哄而散。我坐在一旁,亲眼看到早苗捧起的那几只青蛙,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底是怎么回事?早苗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查阅了无数资料,询问保健科的老师,但得到的结论无非是“臆想症”、“精神压力”等无用说辞。怎么可能!那种情况怎么可能是臆想症!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早苗亲是我的朋友!我绝不能坐视不管!就算被她讨厌,我也要问出个所以然!今天放学就去问!
“早苗同学!能请你告诉我……”
“依柒菓酱,你想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对吧?”
早苗先一步说出了我的问题,我被噎了一下。我看到早苗歪歪脑袋,嘴角小幅度上扬,我曾见过这个笑容,但与当时的感觉天差地别,我感受到一股寒意,像是被毒蛇缠住脖颈,猩红的蛇信子舔舐脊梁骨。
“时间快到了……如果依柒菓酱真的想知道一切,就在明天放学后,去那间神社会面吧。”
说完这句话,早苗又向我笑了笑,不知为何,我看到她眼角含着泪,和第一次与她相识一样,微妙的重合感。
好奇与关心压过了我的恐惧,我点点头,同意了早苗的邀请。

我的理智告诉我,前方是深渊,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一去,可能永远无法回头。
但我的感性驱使我去赴约,我不可能放弃早苗,我逐渐感受到她和我是那么相似,宛如同卵双胞胎,硬币的正反面。
“你……真的来了?”
“嗯,我来了。”
我稍作深呼吸,接过早苗递过来的手帕,一如既往的温柔。
“抱歉啊……让早苗亲久等了……”
我发誓,我放学后回家丢下书包就直奔新干线,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跑向这座深山,就连体育考试我都没拼成这样。
但早苗……她似乎在这里等了我许久,像是瞬间移动到这里一样。
“没关系的……就算等上一万年……”
早苗含糊不清地呢喃着什么,转瞬又换上笑颜,向我伸出手。
“走吧,依柒菓酱……”
我握住早苗的手,和往昔一样。
我看到她胸前的盘蛇挂坠,和上次比,颜色似乎深了许多
我隐约察觉到什么,那种超脱人类认知范围的事情……
“依柒菓酱……我找到了……”
“什么?早苗你说什么?你找到了什么?”
“那个世界……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神明,妖怪,与人类!共存的世界!”
早苗猛地转过身子,挥舞着双臂大声叫喊道,尖锐的声音回荡在神社中,又被放大数倍,最终消散在林子里。
“我听到了她们二人的呼唤!她们在这里!就在这里!”
“她们要把我带到那个世界!让我成为她们的代言人!”
“但是……但是……呜……”
方才还手舞足蹈的早苗,此刻却掩面哭泣,她冲我跪了下来,渴求原谅一般。
“求求你……依柒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还有机会,你还有更美好的人生!求求你……走吧,快走!”
“她们要祭品!你会成为祭品!我不想……我不想失去你!求求你……”
“但是……我没有机会了……我想离开这!我不想失去你!”
伴随着早苗的一声声哭诉与哀求,天空的颜色改变了,昏黄的夕阳变得血红,半分钟前还万里无云,此刻却被层层叠叠的乌云笼罩,降下万重看不见的屏障,将整个神社笼罩,只留下上空像是被打碎的玻璃罩一样的缺口,散发金光,令人作呕的神圣感。
“来不及了!我听到她们的召唤了!依柒菓!依柒菓酱!快跑!快走!”
早苗不顾一切地摇晃着我的双臂,使出全力想把我推走,但……
“我不会走的,早苗。”
我握住她的双手,就像当时一样,双瞳直视着她颤抖的目光。
“我是你的朋友,朋友之间,难道不应该共患难吗?”
我尽力挤出一个微笑,但我相信那个笑容一定很吓人,毕竟我只是一个女子高中生啊!遇到这种情况,不害怕才不对劲吧!
早苗愣住了,片刻后如大梦初醒般,给了我最后一个拥抱,她抱得很死,感觉要一辈子不放开似的。
我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一道金光冲天而来,我连一声都没喊出口,便被迎头的威压冲昏意识,早苗也如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瞬间无力地倒在一旁。
意识尚存之际,我隐隐约约听到两个声音,神圣而庄严,但令我毛骨悚然。
“kero!神奈子你怎么搞的!为什么被选中的风祝死掉了啦!”
“嘶——别聒噪!不应该啊……明明受了神选,也得到了祝福加持……”
“欸!kero!那个祭品好像还活着!噗噗,好稀奇!”
“嗯……祭品居然比风祝有资质?有趣……喂!那个绿头发的,你还能听见吧?算了,反正也没征求你的意见。”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叫做东风谷早苗,作为我们守矢神社的风祝!】
【你的记忆将被我们抹除,你只需要记住自己的姓名,以及被作为祭品的她的记忆!】
【现在,我们将带你前往幻想乡。】
我……要去哪?动不了……
金光愈发耀眼,两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想我逼近。我拼尽全力挪动目光,渴求再多看一眼这个世界。身边的早苗已经没了气息,对不起……早苗……我没能拯救你……
等等……你……脖子上的……盘蛇挂坠呢?
意识变得更加朦胧,在失去视野的最后一秒,我看到自己衣服口袋边,有一条挂坠绳子半露在外。
……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东风谷早苗……

呼——
随着一阵吹气,蜡烛微小的火苗颤抖两下后不甘心地熄灭。
早苗眨眨眼睛,笑着环顾四周:灵梦叼着仙贝不敢咬下去;魔理沙举到嘴边的茶水撒了一裙子;咲夜表面波澜不惊,但银白的头发像是立起来了一样。
“欸?怎么啦怎么啦?不是说纳凉大会讲恐怖故事吗?该你们了呀!”
“嘶——早苗小姐……你确定不是在讲亲身经历吗?”
“我明天得去找一下八云紫,问问我是不是也这么过来的……”
“好可怕……那两个家里蹲神明原来这么可怕吗daze……”
“等下!是故事啦!故事!大家不要当真啊!真是的,灵梦小姐怎么也这样!”
早苗娇嗔着拍打榻榻米,这才把三人唤了回来。
“呼……没想到乡里鬼故事王居然是早苗小姐,下次应该让大小姐也过来听一听,这样她就不会每天嚷嚷着要去外界玩了。”
“呵哈哈哈!我,我其实早就听出来了daze!稍等我一下,我去换条裙子daze!”
“外界好可怕……”
早苗尴尬地笑笑,其他三人决定去外面先透透风,缓和一下心情。
月光无私地洒在幻想乡的每一寸土地,染白了青草,照亮了早苗的含笑的面庞。
没有人看到,盘在早苗一侧头发的盘蛇,此刻正散发着点点深白色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