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十一

爱丽丝是昨天去的。
魔理沙面无表情的来到了爱丽丝的家,那是隐藏于魔法森林中,红顶白墙,如同童话一般的洋馆。
爱丽丝的葬礼已经办过了,在灵梦宣读完爱丽丝的遗嘱之后,爱丽丝就下葬了。而遗嘱上唯一的内容,就是让魔理沙继承这森林深处的人偶洋馆和洋馆里的一切物品。
洋馆的地面有些杂乱,魔理沙想起了爱丽丝还在时候的样子,一切都被人偶们打扫的井井有条,可现在,线团,布料却摊了一地。大概是爱丽丝生命的最后一刻,哪怕已经站不起来了,也要趴在地上,用尽全力将这些东西从柜子里用手扒了出来。这些东西,展示出来,就是为了给自己看么~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啊~若是能用这些力气,在遗嘱上多写几句话。即使是在结尾加上——给我最最喜欢的魔理沙,也要比这样没头没尾的让自己继承房子好啊。
魔理沙弯下身去,将所有的线团放在一起,所有的布料放在一起,用袋子分门别类的装好,重新塞进柜子里,最后,再用平时一直拿着,装饰性的扫帚扫干净了,地面上的灰尘。
以后人偶洋馆就是魔理沙的家了,洋馆内,一切生活所需要的东西都有,也包括了魔法研究的仪器,和作为魔法实验材料的种类繁多的蘑菇。魔理沙甚至不需要从魔法店那里搬任何的东西,就可以直接住下。
爱丽丝所有的人偶被带进了棺材里,毕竟幻想乡里,除了爱丽丝,再没有任何人能操控这些小巧,却异常复杂的人偶了,在爱丽丝走后,这些人偶的使命,便是追随着她们的主人,一起离开吧。不过,在洋馆中,却还是有半成品没有被带走。有一件人偶的小衣,做了一大半,还有一道侧缝没有缝好,还有一个半成品的人偶,靠着人偶头上那顶特色鲜明的黑色巫师帽,便能认出,这做的是魔理沙模样的人偶。在魔理沙家,这样的人偶还有好几个,散落在杂物堆里。这些半成品的人偶,魔理沙也整理好,平平的摊在了爱丽丝的书桌上。
在打扫好了一切之后,魔理沙洗好澡,换上了爱丽丝的衣服,来到了爱丽丝的卧室,钻进爱丽丝的床上,盖上了爱丽丝的被子。魔理沙就这样沉沉睡去。
爱丽丝走的很突然,魔理沙只知道,爱丽丝是被外界的人杀死的,这一点,受到了灵梦和紫的证实。爱丽丝走时,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也不曾流出任何鲜血,面部表情也并未显现出任何痛苦或者狰狞,走的很平静,甚至有时间立下了遗嘱。
在梦中,魔理沙回到了爱丽丝走的那一刻,朦胧中的身影不曾出手,却步步紧逼,无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刚开始还勉强能站住,可越离那道身影越近,就越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压力,好像要将浑身的经脉骨骼压碎,将大脑压成一片糨糊。
魔理沙双腿已经跪下,那压力却变得更重了,魔理沙狠狠地抓住了身边的一扇柜子门,想要借个力,柜子门却耐不住着手劲,铁锁振断,柜子门一下子被打开了,柜子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喉头一甜,一股腥味上涌的嗓子眼,在卧室外走廊的地面上,被被子裹的像粽子一样的魔理沙缓缓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八卦炉,巫师帽和扫帚,被摆在了自己眼前。


“爱丽丝,爱丽丝!”敲门声响起。
“谁啊?”魔理沙起身开门,定睛一看,来者正是红魔馆的魔法使,帕秋莉。
“哎,爱丽丝你还在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情了呢。”帕秋莉拍了拍胸口。
“我……”魔理沙刚要说认错人了,可突然想起,自己正穿着爱丽丝的那套洋装,本来身材就和爱丽丝接近,发色也是一样,认成爱丽丝也是很正常的吧?
而且,眼前的人和自己有些过节……要是说出自己是魔理沙的话,会很尴尬吧,所以,魔理沙决定,暂时先充当一会爱丽丝。
此时已经是魔理沙入住这里的第三天了,对偌大一个洋馆已经完全了解了,虽然没有人偶,但是魔理沙还是坚持每天将家里打扫干净,想起邋遢的雾雨魔法店,魔理沙已经完全对那里没有一点点回去的欲望了。
虽然没有人偶,魔理沙还是热情地欢迎帕秋莉,还专门找到了大吉岭红茶,学着记忆中爱丽丝给自己泡茶的样子,给帕秋莉泡上。爱丽丝虽然各项杂物都是人偶在干,但是,唯独泡茶这件事,一定是亲力亲为。爱丽丝好像曾经讲过茶道什么的,不过魔理沙对这样的文化却是有些嗤之以鼻。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偶供她指使,自己泡茶反而是唯一的办法。
在之前,整理书柜的时候,魔理沙找到了关于魔法人偶的书籍,有些是前人所著,也有些,是爱丽丝自己所写下的厚厚笔记。魔理沙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开始,学习人偶制作的技术,魔理沙一直很羡慕爱丽丝的人偶,能轻松地完成各种劳动任务,而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大好的时机了。
帕秋莉是来讨论魔法的,一个下午的时间,两人在一起讨论了关于魔力节点构建中的,双螺旋模型的实际应用。魔理沙的魔法知识很丰富,轻轻松松就回答了帕秋莉完成了这个系列的问题。
魔理沙开门,送别,帕秋莉这才反应过来。
“爱丽丝,你今天怎么有点怪,你的人偶呢?”
“我是魔理沙,只是穿着爱丽丝衣服罢了~”
“啊?那爱丽丝呢?”
魔理沙不吭声,低下头,右脚踮起,用鞋尖磕了两下地面。
帕秋莉也沉默了,凝视了好一会,魔理沙低下去的头,便沉默地掉头走了。

青烟扶摇而上,一直升到了视野尽头,消散于那距天三尺的地方。
今天是魔理沙入住的第六天,也是爱丽丝走的第七天,
黑白的魔法使变成了纯黑的魔法使,站在青烟的底端,对着一方石碑,抬着头,仰望着青烟消散之处。
红白的巫女也变成了黑色的巫女,和魔法使并排站着,头微微垂下。
在四周,雏菊在空寂的风中摇晃着,偶尔沾上了些从青烟里洒出来的黑色碎屑,花蕊微颤,花瓣就变得哀伤起来。空寂和孤独将青烟包裹,虚空中青烟摇曳的身姿仿佛便是在尽力摆脱这施加在身上的一切。
“这大结界就像一座金字塔将我们笼罩,而我们,只是这结界运转的供料罢了……”
莫名的,魔理沙回想起爱丽丝说过的这句话,虽然不明白,金字塔是何物,但是,魔理沙知道,大结界,就悬挂在那距天三尺的地方。
帕秋莉自那以后就没有来过,灵梦倒是偶尔来过几次,以解决异变为由,想拉着魔理沙一起,可是一听异变名字,却全都是诸如“妖精复读症异变”之类的玩意,魔理沙便全都推掉了。
魔理沙仍然坚持着对人偶魔法的研究,自学习开始,在每个午夜梦回之际,爱丽丝的身影总是忽的闪现出来,于朦胧中,讲解着人偶魔法的各种技巧。
魔理沙也曾问过,为何爱丽丝能够解答她的各种问题。爱丽丝却只是指了指天幕之下,那距天三尺的地方。

谨以此文纪念某位手作娘,和即将成为手作娘的某位。
202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