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什么?要我翻译一下?可算了吧,实在是太丢猫的脸面了。这风驰电掣地一趟下来,我还正头晕眼花呢,就被燐姐从车厢里提溜了出来,毫不留情地放到了地上,紧接着就是一段从我耳边飘到天边的嘱咐:



“我已经把你带到门口了,剩下的就由你自己解决——你就当这也是面试的一部分吧。熟悉这里的环境,找到主人之前不要惹麻烦,明白了吗?尤其是那只黑乎乎的乌鸦!不想变成烤全猫的话就不要走她面前晃悠!主人不会为难你的……”



再往后,她的声音就变得一点都听不见了。我伸出左前爪敲敲脑袋整理了一下思路——



懂了!这不就是人类常说的“潜行”吗?在不被任何成员发现的情况下摸到主人身边!这可难不倒我。要知道,前些日子我还摸到一只据说是本地最机灵的什么雀背后,一爪子把它拍个正着呢!一旁围观的几个熟识的可都在夸我——说的这个我就来气,谁能想到那傻鸟居然还是什么妖怪的后代,害得我为这个躲了半天!



算了,不提这些陈年往事了。让我们回过头来,讲讲燐姐刚把我带到主人家门口时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我正考虑着是从梁上走还是正大光明地从正门潜入呢,想着想着,正到关键时刻,突然就感到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



那些人类的幼崽也是经常这样抓着我的后爪把我提起来的!



我心想这下可惨了:被人类幼崽抓住的时候,我没能安生过一回,不是被扔到池子里就是被迫用两只前爪走路;为了避免陷入这样的困局,我还专门练就了一身无法被人从身后接近的本领,这两年来屡试不爽,怎么这次就栽跟头了?



看不清抓我那人的模样,我只听到一个声音。



“是猫啊~”



是猫!怎么,没见过我这么漂亮的猫吗?!有什么稀奇的?快把我放下来!



“没见过的样子……是新来的宠物吗?”



“喵!”



我又不会说你们的话!快放开我!可恶!



“……再乱动的话,就把你吃掉!”



——瞬间,一股恶寒涌上,炸开了我脊背上的毛。



若是她再问一句“感动吗?”,那我的回答绝对是“不敢动!”。该死,我怎么忘记了,这里是旧地狱妖怪的居住地!他们吃人都毫不犹豫,更何况自己这只小小的猫呢?



又联想到自己应聘的这家势力的内部人员——我的心霎时凉了半截。这里住的可是读心妖怪!那岂不是说,我之前的想法都已经被看了个通透?后……不,我怎么会后悔呢?你说是吧哈哈哈哈哈哈主人……那个,主人……



然而她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留我一个在心里唱独角戏,转而将我翻了个身,开始揉起我的肚子来。托这个视角的福,我这才看清楚抓住我的妖怪长什么模样。



——什么嘛,这不是和人类没什么两样吗?四个肢体、乱糟糟的毛发,还有稀奇古怪的装饰物……也就是在身体的侧面多了一个与肢体相连的圆球状器官——我还以为会怪异成什么样呢!



既然与人类相似,这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毕竟人类我可是打交道打的多了,应对的方法也是数不胜数。所以——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等,等她对我不感兴趣了,就自然能放我离开了。相信我,人类幼崽的新鲜感溜得很快。嗯,没错,就是这样——翻身——对!好,现在已经摸完一遍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我之所以能在心中如此放肆地思考这些,也是因为我猜到了现在正抱着我的这个家伙并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不然她早该有反应了。



“我喜欢交朋友。”



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得我心脏病都快犯了。不过,心脏病是什么?



“我知道你也喜欢。”



她牢牢地握住——然后举起我的前爪,眼睛闪闪发光,让我移不开视线。



行、行,我喜欢,可以放我走让我去交朋友了吧?我一定会和你们的老大成为好朋友的!诶!你在往哪边走?快停下!



看着视野里越来越小的大门,我的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无力感——不是这边啊混蛋!你要到哪里交朋友啊!燐姐,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待!主人……不,谁都行!快让我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似曾相识的叫声呢,是谁在叫啊?



“——阿空,我带新朋友来看你啦!”



啊,放弃啦,谁管阿空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黑色的乌鸦?!



“咕?”



看见那只转过头一脸茫然胸前还嵌着一枚红宝石的乌鸦,我的表情和思维一起僵住了——几分钟前,燐姐离开的时候对我说过什么来着?



……什么来着?黑色的……



“是乌鸦!是乌鸦啊!我才不要变成烤全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