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诗津莉

     虽然说自己是人类。

     但是我身处于妖怪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最近听说妖怪山的河童办了一场商品展,我当即就买下了一张展票。

     会场上人山人海。啊不,或者说是“人山妖海”更加合适一点。

     夏季这么多人真的是热的不行。

     一些妖怪熟络地和河童砍着价,而人类们则惊叹于河童妖怪所研发的超出想象的,为“科学”而创造的谜之产品。

     眼前的景象真的教人难以想象曾经的幻想乡里会有妖怪吃人的事件发生。

     虽然现在偶尔也会有这样的事,被吃的大多是外界人。但对我们这类凡夫俗子来讲,只要不是自己被吃就无所谓啦。

     妖怪和人类都活的好好的。

     每个人都以自己希望的方式活的好好的。

     真的教人难以想象啊。

     本来打算看两眼就回去的。但是……

     出口被严严实实地堵住了。

     人好多。我出不去。

     当我百感无奈地叹息时,我已被人群推动。

     我被人潮拥挤着,被迫地向一个河童的摊位挤去。

     糟糕!再往前就是……

     我大喊着“停下!停下!”,根本没有人听。

     当我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摊位前。

     河童开口了。

     “啊,要买什么商品吗?”

     “不,不是这样的……”

     “这里推荐买这个口径8mm穿甲步枪哦。”

     根本没在听。话说回来步枪又是什么东西?好长,是富有装饰的棍子吗?

     这时,我注意到,眼前的河童是个扎了双马尾的蓝发女孩,胸口还挂着显眼的钥匙。

     又不免去想,幻想乡诞生初就是这样可爱的妖怪在吃人吗?真是令人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

     “那个——”我慌张地避开河童的眼神,随便指了一个戴着斗笠,像是晴天娃娃之类的东西。

     看来八成要把那个脏兮兮的晴天娃娃买回家了。

     河童妖怪看了看我,然后微笑着回应我说:

    “啊,这个是不卖的。十分抱歉。”

     ——为什么?

    “如果您想听的话倒是可以告诉您。”

    “啊,好。”

    “但是得买我们的产品哦。”

     果然中套了。

    

    

     这是我初来乍到时候的事啦……

     那个时候幻想乡里可是在上演着妖怪吃人的大型剧场哦。天天都有人在死那……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们河童从来没吃人啊小子。

     啊?拔掉尻子玉?也只拔有意冒犯的家伙的啊。要是我们天天都在拔人类尻子玉,哪来的时间发展我们的技术啊?安安静静听我讲。

    


     就在那种环境下……

     有个人类小孩子天天往我们玄武泽跑。

     跑来玄武泽为了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在每天都充斥着死亡的幻想乡。

     有人类的孩子前往妖怪的居所。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巫女都不会擅自进入妖怪的地盘找事。可那个小孩子却像是出入自己家一样,在玄武泽自由地来去。

     我们都束手无策。

     就算是妖怪,我们也有良心。

     我们不会杀儿童,跟别的妖怪不一样。

     人里间不是有河童跟孩子们玩耍的传说吗?

     那就是我们。是我们陪着孩子在玩。

     既是为了使自己的科技发展不被人打扰,也是为了让河童在人类心中留下好印象。

     毕竟以后的生意光有妖怪是不够的。

     可我讨厌人类。

     至少过去是这样。

     我的同事偶尔会和他玩耍,比比打水漂之类的,但即便如此,我依旧讨厌人类。

     人类是最下贱,最为低能的物种。

     和这种没有能力缔造科学真理的人类进行交流,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厌恶。

     某天,我的同事给我带来了一个破旧的小布偶,说是那小孩送的。

     很脏。

     脏兮兮的布偶看起来像晴天娃娃,但又少了那么一点晴天娃娃的神韵。

     一般的晴天娃娃都是可可爱爱的,笑着的小光头。

     这个布偶戴着斗笠,长相颇为滑稽古怪。说实话,说它是山里某个妖怪我都愿意信。

     最让我忘不了的一点在于——

     它在哭。

     布偶在哭。

     乍看之下是晴天娃娃,结果和晴天娃娃完全相反。是个哭泣着的,长相滑稽的,带着斗笠的娃娃。

     哭泣的布偶让我在深夜无法入眠。

     突然窜出来的一个念头让我不禁胆寒。

     作祟。

     那个孩子,没准是在作祟报复我们妖怪。

     这样的想法在日后越来越多,实在没办法挥去,最后我去找了本人。

     果不其然,他相当自由地进出着玄武泽。

     那时他坐在水边鼓捣着什么。

     我走上前去,嚷着:

     “喂!你在做什么!”

     那个孩子并没有回应。

     我又靠近他,却又后悔了。

     眼前的景象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全是那样的娃娃。

     他的手里,他的腿上,地上。

     全都是。

     全都是哭泣的斗笠娃娃。    

     我差点被这个人类小鬼吓出声。

     作祟。

     一定是作祟。

     “你小子!究竟想要做什么?!”

     那个孩子出奇地镇静。

     他依旧无声地制作着哭泣的“晴天娃娃”。

     “这是祈雨小僧哦。”

     充满稚气的声音在玄武泽发散开。

     祈……雨?

     “人都被妖怪带走了,就没有人照顾庄稼啦。”孩子自言自语地说着。“所以呀,我想到一个办法,你看!”

     他向我举起一只娃娃,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希望。

     就算再怎么讨厌人类也无法拒绝那种眼神。

     我接过那个娃娃,反复端详着。

     还是之前看到的。

     长相滑稽,戴着斗笠,正在哭泣的娃娃。

     “这就是祈雨小僧哦!”他兴奋地指了指布偶娃娃。“只要拜托给祈雨小僧,就能下雨啦!定期下雨的话,庄稼也能自然生长了!对吧,大姐姐?”

     在他眼里,我们是人类。

     和他没有两致的人类。

     我不禁对孩子产生了一种敬意。

     幻想乡里,人和妖怪永远势不两立。但这个孩子,该怎么讲呢。

     不一样。

     就是很不一样。

     但实话实说。

     他的梦想不可能实现。

     那一年,幻想乡大旱。

     没有雨,完全没有。整整半年没有下过一滴雨,因为干旱死的人甚至多于被妖怪吃掉的人。

     玄武泽算是当时少数有水的地方。但是没人敢来就是了。

     我忍不住可怜那个孩子了。我把手中的娃娃在脖子上做上了一点装饰——小石头,然后还给了他。

     把他打发走后,我思考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来到玄武泽前。

     我说服了我的一些同事们。

     我们站在玄武泽前,运用起了自己的能力。

     水柱。

     玄武泽的水喷涌而上。

     水滴从天上落下。

     滴洒到整个幻想乡里。

     换言之,算是人工降雨。

     ——下雨了!

     这样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人们欢呼地来到了户外,迎接着水的恩泽。

     严格来说,我并不是帮那个孩子。

     我只是为了给未来的生意造好口碑。

     用同事的话可以这么形容这次行为。

     幻想乡的干旱时代结束了。

     那个孩子也再也没有来过玄武泽。

     也许正在与家里人说着“祈雨小僧”的神奇之处吧。

     不多久后,我被派往人里视察。

     我们妖怪既然能知道化为人形,自然也就知道如何融入人群。

     偶然间听说了有人被妖怪带走了的传言。

     ——老生常谈。

     我去看了看热闹。

     事发现场还保留着原样。一名妇女依靠在一个男子的肩上,两个人在门口失声痛哭着,根本不会在意别人。事实上,很多看热闹的人已经进了房子。

     我相当轻松地进入了房子内。

     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

     只是一般的人类房子而已。   

     我走进一个房间。

     似乎是小孩的房间,四块榻榻米大小的房间,显得相当杂乱。地上也有些许血迹。

     玩具,奇石, 小人书。以及一条被子。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我掀开了被子。

     恐惧与迷惑顿时侵占了我的思维。

     ——是祈雨小僧哦。

     孩子的话在耳边响起。

     杂乱的房间里,有一个戴着斗笠,长相滑稽,哭泣着的娃娃。

     娃娃躺在被子下哭泣着。

     是祈雨小僧。

     是脖子上有小石头的祈雨小僧。

     外面开始下雨了。

     是无穷无尽的雨。

     这也许就是恩泽。

     来自妖怪的恩泽,最终也要报答给妖怪。

     雨下的很大。

     看热闹的人一个一个出了房子。

     是无尽的雨。

     我默默地收好了祈雨小僧。

     这是河童收回的恩泽。

     祈雨小僧就是河童之泽。



     “事情就是这样。”眼前的河童向那个娃娃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我也傻乎乎地跟着拜了一拜。

     下雨了。

     很大的雨。

     是……河童之泽吗?

     没带伞的人和妖怪一哄而散,会场顿时空旷了不少。

      “是祈雨小僧啊。”河童感慨道,然后望向我,“快点买一样回家吧。”

      最后买下了一个叫扫地机器人的东西。

      清凉的雨滴洒在我的脸上。炎热的气息顿时消散不少。

      身后响起了稚气十足的声音。

      “河童姐姐。这就是祈雨小僧的力量哦。”

      回过头来发现什么人也没有,只有收拾着摊位的河童们。

      幻听吗?

      是幻听吧。


      今日的幻想乡大雨连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