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途風行

明月依旧,似水波澜。

月亮的清辉,似水一样在田野里流淌。

薄薄的轻雾,如纱般在幽邃的竹林里漂浮起来。

四周朦朦胧胧的,让人仿佛走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一位黑发长裙少女缓缓走来。“难得一见的景色啊。”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他们调皮地眨着眼睛,和月亮一起偷窥着人世间的秘密。

偶尔有流星划过夜空,为那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力。

“真美啊。”黑发少女不禁感叹到。“话说,你这家伙还想躲到什么时候?与其躲躲藏藏还不如和我一起看这景色。”

“居然被你发现了......看来下次得要好好向慧音请教一下如何隐藏好自己。”话音刚落,一位穿着白色衬衫和像工作服一样的裤子的白发少女从竹林阴影出走了出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不给我面子啊,永远亭的大小姐。”

“永琳跟我说过不用和野蛮人讲道理。”

“罢了,迟到是我的问题我向你道歉。”

“那么你干什么去了呢,藤原妹红小姐?”

“我在路上的时候发现一个误入竹林的外界人,然后我花了点时间把她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不过说来也怪,那个外界人无论是长相还是穿着都和那位妖怪贤者很像。”

“没想到你一个老大粗会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损人的话就别说了,今天我可不是来和你吵架的,蓬莱山辉夜小姐。”

“好好好,那我们就快进入正题吧。”

皎洁月,似有照耀星空之意。

“那你打算分享什么故事呢?”辉夜问妹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二位不老不死的人类开始放下以前的偏见,不再互相敌视,最近甚至开始互相分享自己的见闻,真让其他人大呼时代变了。

“那我就分享一下我以前的一位朋友的故事吧。”妹红说道。

“哦?你以前有朋友吗?”辉夜不禁好奇起来。

“我又不像你一样是家里蹲,再说活了这么久没几个朋友也未免太孤独了吧?”妹红回应道。

“那你开始说吧。”

“好。”


我那位朋友,是一个妖怪。

她自称为东梅姬,是一位喜欢收集别人眼球的妖怪。(“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啊。”)

我已经忘了其他人是怎么称呼她的,反正我一直称呼她为东梅姬。

说来也好笑,那时候的妖怪都喜欢给自己取个好听的名字。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头黑发,白紫相间的衣服,身上到处都是眼睛,一般人甚至一些修行不够的小妖怪看到绝对受不了。(“你这么一说我还挺想看啊。”)

她以为我只是一介普通人,想从我身上取走眼睛。“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能借我用一下吗?”

不过说实话她展开自己那些眼睛的样子真是漂亮,就像孔雀一样。如果条件允许我真想多看看。

然后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她发现我并不是一般人,而是比妖怪更加可怕的存在,随即放弃从我这里取走眼睛的想法。“你是谁?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在想什么?”(那个妖怪也会读心术吗?)

是的。具她所说,她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到他人在想什么。不过我直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看到别人的想法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呢,或许之后我应该去问问永琳。”)

那家伙大概是不会去想这么无聊的问题。

回到正题。我向她透露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情,当然我并没有告诉她我是那个大人的女儿。(“你还是挺聪明的啊。”)

听完后她感到很震惊,因为她从来没看到过有这回事。

“你不知道的事情其实挺多的。”我对东梅姬说。

东梅姬见状赶快过来问我关于我的所见所闻。“能不能告诉我?我......我只是想知道你所看到的风景......”

“我现在累了,下次再和你说吧。下次记得打扮好看点再来,你现在这样太吓人了。我会等你的。”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我也不想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反正就是有一天她在一处密林里找到我。“嗨,还记得我吗妹红桑?我是东梅姬啊!”

我抬头一看,这熟悉的感觉,是她无疑了。

不过她的变化也太大了。白色长发,橘色长裙,原先浑身都是的眼睛现在被衣服上的花纹所取代。虽然那作为妖怪的气息还是很浓烈,不过就外貌而言可以见人了。

“话说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我问东梅姬。

“差不多快20年了吧。”

“没想到这么快就20年了,果然寿命长就对时间失去了概念。”那时我不禁感叹道。(“没想到你也会发出如此感叹。”)

“也不能这么说,妹红桑。”东梅姬安慰我。“这20年来我看到了很多,同时也经历了很多。”

说罢,东梅姬开始为我讲述她的所见所闻。

由于过的太久了,我已经忘了差不多了,就不说了。(“什么嘛,我还是很想听的,真没用。”)

“话说你为什么换成这种打扮?”我问东梅姬。

“你不知道妖怪是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外貌吗?”东梅姬觉得我的问题有些好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哈哈哈。”)“因为遇到了一些事情我决定不再随意夺走他人的眼睛,而是改为收集那些即将流离失所的眼睛。”

“收集那些逝去之人的眼睛吗?果然20年了你的嗜好还是这么怪。不过我喜欢。”

“原来妹红桑也喜欢收集眼睛吗?”

“那不是。我对眼睛什么的不感兴趣,不要误解我。”

“话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收集眼睛吗?”东梅姬突然问道。

“不知道。”

“真是直白的回答,不愧是我所认识的妹红桑。”(“哈哈哈哈。”)

你这家伙别笑了行不行?

当时我略微有些震惊。收集眼睛还有什么理由吗?(“你管人家干什么。”)

烦死了。听我讲就是了。

“最开始我和你一样也是一位人类。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我就喜欢收集东西——不同的东西会带给我不同的感觉,我喜欢这些感觉。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人类开始称呼我为‘妖怪’,我想也无所谓,就继续开始收集。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收集别人的眼睛——比起物品眼睛会更快让我‘知道’。开始是直接夺走别人的眼睛,后来就变成收集那些逝去之人的眼睛,虽然方式变了但目的还是如此。因为这种原因我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疏远,我也习惯这种情况了。”

“那你孤独吗?”我问东梅姬。

“不,我并不孤独。”东梅姬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否定我的作法,你就是其中一位,妹红桑。而且我收集了那么多眼睛,我知道了很多。看过无数人眼中的花开叶落,所以我能感觉刹那与永恒;我看过无数人眼中的日升月落,所以我能查阅过去与未来;我看过无数人眼中的春夏秋冬,所以以我能理解忧愁与喜庆。”

说道这里,我感到这个叫东梅姬的妖怪很不简单。(“废话。能说出这种话的妖怪能有不简单的吗?”)

行了,你就别像鹦鹉学舌那样附和了。(“后来她怎么样了?”)

后来?那天我和她聊了很长时间后她就走了,说是想要看到更多。

自那之后,我就又有想当长的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了。(“什么嘛,这么懒的吗?连找她的想法都没有。”)

虽然我无所谓,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再见他一次。

然后在一次庆典上我又见到了她。

那次她穿着一件粉色和服,头发又换回了最开始的黑色长发,手上拿着一个灯笼,全身散发着温馨的气息。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某个名门的大小姐出来逛街呢。(“变化真大啊。”)

她很快就看到了我并向我走了过来。“啊,是妹红桑啊,好久不见。你也要来参加庆典吗?”

“我只是感到无聊来看看而已。”我回答道。“话说你最近怎么样了?”

“上次见面后我经历了一些事情,最终找到了归属并得到了我一直想要的东西。那之后我就一直跟着那位大人,不过我还是会趁机收集眼睛——喜好如此。这次庆典是那位大人要我来参加了,还说什么‘好好放松一下’‘最近辛苦了’之类的话。我寻思我也没做什么,也就在那位大人出本办事的时候处理了一些事情接见了几位来自京都的阴阳师而已。不过那位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根据那位大人的教导我换上了人类的服饰来参加庆典。不得不说这身真的很有少女感。”

“经历了这么多啊,有一个家挺好。”我说道。(“原来你一直没家啊,真惨。”)

要你管。

“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东梅姬说道。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样?”我问道。

“我会继续收集眼睛,毕竟我只是‘暂居’在那位大人那里而已。”

“这么久了还在坚持你的喜好吗?”

“确实。毕竟其他人在听说我的事迹后都感到很诡异呢,我喜欢他们的眼睛里那种恐惧感。”(“不过我喜欢。”)

“这样的吗?”

“话说你知道吗?这次庆典来的人可真多。”

“确实,很久没见过有这么多人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不愧是我认识的妹红桑,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直白。”(“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所以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的庆典之所以这么出名是因为这所神社供奉的神明会亲自现身为信徒起舞祝福的哦。”

“居然有如此亲近的神明,我以前从未听说过。”(“我也是。”)

“确实。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总之,这是真的。”

“有机会要好好会会那个神明。”

“希望如你所愿吧。时间差不多了,那个还在还在等着我,就先告辞了。”

“好。”

“我们有缘再见。”



“故事讲完了。”妹红说道。

“讲完了?”辉夜有些不满。“我还没听够啊!”

“没听够也就这样了。”妹红对辉夜说。“那次庆典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东梅姬了。我曾也试图去寻找她,但也没有着落。在我来到幻想乡后我就彻底放弃这种想法了。”妹红有些失落。“不过换个角度来想,那可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一般的妖怪如果修为到位就可以成为佛,东梅姬也和我说过她想成为佛因为那样可以看到更多。说不定她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呢?”

“到头来也只是一个奇特妖怪的故事吗?不过挺有趣的。”

“也亏我过了这么久还能记起这种事。”妹红感叹到。

一朵薄得像轻纱一样的浮云飘过来,慢慢地把月亮给遮住了。可在浮云的后面,月亮美轮美奂的轮廓和迷迷蒙蒙的月光依然楚楚动人,仿佛是一位醉倒众人的女子。

“所以你怎么看这个故事?”妹红问道。

“让我好好想想嘛,妹红桑~”

“你别这样,你这样搞我真的害怕。”

“好好好,就不学那个什么东梅姬了。”辉夜显得意犹未尽。“说起来东梅姬真是一个幸运的妖怪,换成一般妖怪早就被阴阳师退治了。”

“我记得她跟我说过被阴阳师退治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侥幸逃出来。”

“果然是幸运的孩子。”

“‘月有阴晴圆缺,你无需为永远。’有一次她这么对我说。‘月亮看起来很完美,但我所看到的月亮却是有百般面孔,每种都不一样。你也没必要对现在的生活失望。’”

“无需为永远吗......我怎么感觉这话好像在说某位来着。”辉夜略有所思地说道。

“说不定她是知道你的故事呢。”

“?我才不信那个妖怪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也不要小瞧人家。你之前不是因为小瞧了那个黑白和缝布的而落败吗?”

“那只是意外,你别提了好吗?”

“哎呀,永远亭大小姐也有这时候,叫你在我讲故事的时候笑话我。”

“行了行了,我让铃仙请你去人间之里吃顿东西当是我对你的答谢好吗?”

“就等你这句话!”妹红显得很开心,似乎就是为了这个时刻

“你这个家伙,真拿你没办法”。辉夜摇头道。“那我走了,记得下次别迟到了。”

“好。”


“今天听到什么故事了吗?”一位身材高挑留着白色长发的少女问辉夜。

“今天啊,今天听到了一个关于叫东梅姬的妖怪的故事。”辉夜回答道。

“东梅姬?我从未听说过有叫这个名字的妖怪,或许是那个妖怪的别称吧。”

“不过总的来说挺有趣的。‘月有阴晴圆缺,你无需为永远。’吗......”

“公主大人......”

“不用担心我,永琳。”辉夜说道。“早在那时我就明白这个道理了,只不过再次听到这句话略有感触罢了。”

“那就好。”

“明天麻烦你叫铃仙准备点东西去人间之里好好招待一下那家伙,算是我对她的感谢。”

“为什么不是你亲自去?”白发少女有些疑惑。

“这个嘛,你懂的。”说完辉夜踏上回程的道路。

那清辉,柔和似絮,伴随轻均如绢的浮云,簇拥着盈盈的皓月冉冉上升。清辉把周围映成一轮彩色的光圈,有深而浅,若有若无,不像晚霞那样浓艳,因而清辉更显得素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