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上官龙杰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依姬大人,已经到点了哦。”非常正常的一个早上,门外也一如既往地传来了月兔佣人的声音。“该起床啦,今天是去训练营的日子呢。”

我的职业,是月之使者。自从我的老师,八意永琳叛逃之后,我和姐姐丰姬,便接替了她的职责,负责训练月兔和监视地面上的人类。

“明白了,我马上就来。”正如同每个清晨一样,从睡梦中醒来的我,日常的洗漱,日常的穿戴,然后在镜子面前整理我的仪容。

“今天的依姬小姐也是一样的美丽呢~”月兔佣人看着镜子中的我,脸上洋溢着羡慕的神情:“如果我也能像依姬小姐一样美丽该多好啊~”

“也许吧,只要努力,你也可以像我一样美丽呢~”我摸了摸她的头,柔滑的头发和松软的耳朵非常的舒适,再加上可爱的面容,我的手仿佛黏在了她的头上一样。

“嘛依姬大人能不能别摸了...时间就快到了,再磨蹭的话就要被亲王们责备了...”

“没办法嘛。”摸着她那温暖而又稚嫩的头发,就觉得自己的内心仿佛被什么治愈了一般:“谁让你如此的惹人怜爱呢~”

“真是的,依姬大人就知道寻我开心...”月兔挣脱了我的手别过头去,仿佛在生我的闷气一般。

“嘛嘛~别生气啦,今晚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带你最爱吃的萝卜年糕哦~”

“真的么?!谢谢依姬大人!”就像小孩子一般的她,刚刚还在生我的气,现在却又兴奋的围着我又蹦又跳,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萝卜年糕,到底她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萝卜年糕呢?算了,这种问题,不想也罢。

“真希望你能永远待在我们家呢...嘛,毕竟月之都是永恒之都嘛~”

“当然啦~我要一辈子都服侍依姬大人,绝对不会离开~”

“唉...我看你只是打算一辈子服侍萝卜年糕吧~”

“不不不才不是呢~我是真的...”还没等她说完,门外的卫士便走了进来:“依姬大人,时间到了。”

“好了好了,晚上回来再说吧~我还要赶去月兔训练营呢,晚上见咯~”这么说着,我向着大门走了过去,身后也传来了她的道别声。

“依姬大人再见~一路顺风~”

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小东西呢。我一边迈出门槛一边想着。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继续服侍依姬大人了。”

我是人类,但没有身体,我只是一副魂魄状的灵体,仅此而已,为了某项任务,我来到了月之都,而现在,几个月人在我面前,拦下了一只瑟瑟发抖的月兔,但我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为,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么?”月兔颤抖着看着眼前的三个壮实的月人,他们穿戴着整齐的盔甲,手中拿着武器,似乎是战士一类的人。

“现在人类的军力和频繁的动作已经威胁到了月之都的安危,亲王们决定要抽调一批月兔去加强月之都的防御实力,至于你的工作位置,会有待业的月之民来替补的。好了,快跟我们走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不,这不可能,我明明还要继续服侍依姬大人,我明明还要继续服侍她一辈子...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对,一定是在开玩笑...”咣当一声,月兔手中的洗衣篮坠落在地,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之事的她,抱着头,颤抖着,一丝一丝的沿着墙根滑落下去,一边呢喃着:“这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好了,快走吧。我们可没有时间陪你干耗,还有好多家等着我们去呢。”

“对了,对了,依姬大人,依姬大人一定不会骗我。”月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胡乱抓起了地上的几件衣服,向着街口跑去:“去找依姬大人,她一定会保护我的,对,她一定会保护我的...”但她没有注意到,她捡起的几件衣物中,正好有一件月之使者的羽衣。

“羽衣?!亲王议会的命令,任何试图叛逃月之都者立刻就地枪决!快开枪!”一声令下,消声步枪射出的子弹在空中划出一条赤色的线,而这线从月兔单薄的身体中穿过,在另一侧带出了一朵美丽而又可怕的血之花。

“依姬大人...依...姬....大人...”月兔倒在了地上,从她的身下,一股鲜红色的滚烫液流染红了她手中的那条羽衣,而在街口,一架绘着绵月家家纹的牛车缓缓的驶过,不过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小巷子里发生的事情,消声步枪真是一件优秀的发明。

“又损失一只月兔,这是今天打算叛逃的第几只了?”

“第三只了吧。这些月兔真是没用,一点都没有我们月之民的高傲气息。算了,还是赶快送到月桂树那里埋掉吧。

我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到了人类的过去一般,但这里不是曾经的深宫,这里是洁净的,没有一丝污秽的月之都,有的只有高傲而纯洁的月之民,和那些似乎一文不值的月兔。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依姬大人,训练营到了。”卫士替我拉开了牛车的门帘,我从牛车上走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我平时经常造访的地方,月兔训练基地。宏伟的建筑之内,捍卫月之都的重要力量,月兔卫队就在这里训练,虽然月之民中拔擢出来的精锐卫士可以做到以一敌百,但地上的污秽越来越严重的现在,我们也必须为防范他们随时可能到来的入侵做好准备。

“依姬大人,这边请。”迎接我的,是月都卫士团中的第二卫队长,而他,也正是负责协助我们月之使者训练月兔的人。

“如何?今天的训练?”

“正在顺利的训练着 。”进入设施之后,众多的月兔正在其中进行制式训练。巨大的操场上,有的月兔正在使用月之民的次时代武器,消声制导步枪。有的月兔正在进行体能训练,整个训练场中热火朝天,几乎没有偷懒的月兔。“而且,根据您的教导方法,月兔的叛逃率已经下降到了1%,可以说几乎没有月兔再试图逃走了。”

“这才对嘛。”走进指挥部内,我拉开了一张椅子在桌边坐了下来。:“如果不对她们进行了解和对话,而只是一昧的强调高强度训练,她们自然容易打退堂鼓,这样不仅对我们月之都是损失,更是对敌人的帮助。”

“那么,零式计划是不是就这么停止呢?”

“确实,在对零式计划进行有效的改造之前,必须要停止了。”看着墙上那些曾经的零式计划详案,高强度的训练和大量的改造虽然可以有效提升月兔的战斗力,但对月兔的身心也是极其严重的摧残,因为巨大的副作用,迄今为止训练出来的零式计划完成品不是因为过度狂暴而被控制,便是遭受严重刺激叛逃月之都...

“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完美的改造零式计划,这一计划一定会为我们创造更多更有效率的月兔士兵,那些从地上来的污秽,一定不会侵入我们月之都的。”

“嗯,我也这么认为,依姬大人,不过因为没有执行零式计划而造成的月兔士兵增员减速...”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不过,目前敌人的军事行动还没有太过激烈,也许,我们还有时间也说不定...”

“依姬大人!”此时,屋外进来了一位穿着月都禁卫军制服的士兵,高声喊着我的名字:“亲王大人请您立刻到军事会议上去,而且他要求现在就立刻前往,请您跟我来。”

亲王传唤我...到底是什么事呢...

“依姬大人,也许是有重要的军情吧。这边并没有什么问题出现,我们就先不叨扰您了。”

“好吧,那我就先去亲王那里了,训练的事,还请您多帮衬了。”

“明白,一切为了月之都。”

推开了指挥部的大门,我望向了操场上那些正在努力训练着的月兔们,她们的脸上似乎洋溢着幸福的色彩,全无零式计划成品的那种暴戾气息和胆怯的气息。

也许...零式计划...才是错误的?算了,现在,还是先去亲王那里报道好了...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什么?重启零式计划?”一个穿着似乎是高级指挥官服装的卫士,在试图询问另一个穿着文官服的人,就好像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有什么错误一样。

“是的,亲王议会的命令,重启零式计划,尽快训练出一批足够强大的月兔来抵抗敌人。毕竟,再不组织防御的话,人类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要对我们出手了。”

“可是,可是依姬大人已经明令禁止不准再继续使用零式计划...”

“你觉得是月之使者的命令重要还是亲王议会的命令重要?”着文官服的人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着指挥官服装的人,寒冷的眼睛似乎要冻杀什么一般。

“可是,零式计划的成品都因为严重的精神问题而遭到控制或者叛逃,即使按照这个方法训练也没办法制造出有足够实力的战力...”

“呵呵,你多虑了,卫队长先生。”两人一边谈着,一边走到了一处地下室的门前,而这地下室,就连依姬都不清楚它的存在。“亲王早就想好一切了。”一边说着,文官一边打开了地下室的门,而映入我眼前的,是一只只被捆在拘束椅上的月兔....

“亲王早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文官指着那些在拘束椅上,被洗脑着的月兔们,那些月兔的身上遍布着猩红的鞭痕和触目惊心的手术痕迹,而长时间的洗脑,令她们连控制嘴角的流涎都无法做到....“精神问题?那都不是问题,月都技术部门发明的这些洗脑设备,可以轻松的让她们忘记那些精神创伤,成为抛却污秽,拥有骄傲的月之战士。而且,这些洗脑仪器并不会对她们的战斗技能产生一丝一毫的损伤,甚至还能让她们更上一层楼呢。”说到这里,文官甚至还笑了起来。

“但,但这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人道?为什么要和一群兔子讲人道?如果再不启用这个方案,月之都恐怕就要被污秽淹没了,我相信,你也不会想看到这一幕的吧...”

“可,可是....”

“别忘了。”文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出了地下室:“一切为了月之都。”

“....是,我明白了......”

我看着其中一只刚刚被从椅子上放下来的月兔,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嘴角的流涎都没有管,便被两名月都士兵拖出了地下室,带向了其他地方...

我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到了人类的过去一般,但这里不是曾经的军队秘密实验室,这里是洁净的,没有一丝污秽的月之都,有的只有高傲而纯洁的月之民,和那些似乎一文不值的人性。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伏宫久左见亲王,我来了。”敲了敲会议室的门,吱呀一声,厚重的木门便被打开,伏宫久左见亲王正坐在里面。

“终于到了么,依姬。”亲王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便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我坐下。“如何?最近的准备情况?”亲王扶了扶眼镜,看着我问道:“我记得我已经跟你说了吧,人类似乎马上就要对我们展开行动了。”

“亲王大人,准备虽然还没有全部完成,但大部分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完了...”亲王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桌上的公文。

“算了,没有做好就没有做好吧,量那些人类也没法抵抗我们的力量。”亲王想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笑:“就像当年那些愚蠢的妖怪一样,以为自己能打败我们?哼,还不是被我们打的屁滚尿流。”

“但我总觉得我们似乎不应该掉以轻心...”

“有警惕心是好事,依姬。”亲王站了起来,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而他的眼睛,则看着亲王殿窗外那繁华的月之都:“但我们月之民还需要担心什么么?人类不过是在地上污秽中挣扎着的走兽而已,而我们的月之都,如此的繁华,如此的美丽,我们用我们勤劳的双手建立起了这美丽的都市,而我们也一定会用我们坚定的信念,保护住我们的城市。”

“嗯,一定会的。不过,我听说最近稻叶计划又被提上了日程...”

“放心,那些留言蜚语只不过是其他亲王酒后的戏言吧~”亲王温暖而粗大的手掌,传递着令人安心的气息:“地上的污秽,一定不会进入我们月之都的。”

“那么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

“是要去巡视月海防线么?祝你一路顺风。”

“多谢您的吉言,请亲王保重。”

是啊,月之都的繁华,一定会由我们的双手,紧紧地保卫住的。这美丽的月之都,也会永远成为星空中明亮的一颗星吧...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月之海畔,温暖的沙滩上,涛声不断的从海的那一边传来。

海的一侧,郁郁葱葱的桃林茂盛的生长着,硕大的鲜桃如同一盏盏小灯笼一般在林间点缀着,仿佛一片星海。

而我,徐步走在沙滩之上,看着远处的天空,那颗美丽的蓝色星球。

“几百年么…呵呵,数百年前,那个没有希望的世界,还真是仅差一步,就要坠入毁灭的边缘了呢。”沙滩上,浪涛冲刷着我的脚印,就仿佛我从未到来过一般。“被掩盖的真相,和那些无止境的贪婪,这些试图吞噬人类的巨兽,在这完全无垢的月之都里,究竟存在不存在呢…真是有趣啊,逃避着污秽的他们,自以为已经完全的离开了污秽,可以和地面上的那些傻瓜们划清界限,但其实,到最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

屈膝半跪了下来,我腰间的信号器开始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而月之海的另一侧,明显的能量波动在不断的震荡着,显然,是根本没有确定结界位置,而进行的徒劳尝试。

“根本没有甩脱,那可怕的诅咒…”

背后,一根一根的铁链飞涌出来,开始向着那幽绿色的结界飞奔而去,铁链接触到结界的一刻,仿佛刺痛了它一般,发出着痛苦的震颤声。但这股声音仿佛没有被我听到一般,更多的铁链在不断的穿刺着这巨大的结界,完整的结界逐渐出现了裂缝,龟裂,甚至是开始渐渐破碎…

“哈…差不多了。”看着眼前不断粉碎的结界,拍了拍手,我收起了所有的铁链:“剩下的事情,他们来办也是一样的吧。接下来,也许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呢…”回过头来,远处那高大的城墙,在我眼前清晰可见,而稍后,也一定会在他们眼前清晰可见吧。

“看着这一幕,就仿佛看到了人类的过去一般,但这里不是曾经的那个年代,这里是洁净的,没有一丝污秽的月之都,有的只有高傲而纯洁的月之民,那些抛却了生和欲,和自己生长根基的月之民。”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结,结界...破碎了。”城墙上,几乎所有的月都士兵都在看着月海那里正在不断破碎的结界,而结界的另一边,不断涌过来的人类士兵和他们的装甲战车,正在浩浩荡荡的试图通过月海之畔的森林。而他们好像发现了我们一般,一部分战车已经停下开始朝着我们进行炮击,其中的一颗炮弹命中了我们的城墙,剧烈的爆炸甚至已经在坚固的月之都城墙上凿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不用惧怕!”卫士长对周围惊慌无措的士兵们喊道:“所有在列的士兵!别忘了我们是月之都的战士!月之民的骄傲和科技的力量在我们一方!那些愚钝的人类绝对不会打败我们,启动结界盾装置!把那些污秽统统都挡在月之都外!”随着一声令下,一扇扇巨大的月之盾在城墙上不断启动。刚刚还足以撼动城墙的炮弹,如今在月之盾的保卫下不过只是一颗颗巨大的礼花而已。“看到了么!再给那些人类几十年几百年,也无法超越我们月之都的科技力量!”

“是啊,那些污秽缠身的人类,怎么可能会突破月之贤者研发出来的这些月之盾呢!”立于月之盾之后的士兵们,开始使用着手中的自动制导武器对正在试图靠近月之防线的人类们还击着,他们依然相信着,这月之都永远不会被污秽所侵犯,也永远不会有一丝污秽。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突然感觉到,平时那些坚定的月之都士兵们,此时却开始颤抖着,平日里勇敢的战士们,此时却在发抖,莫名的发抖。是敌人的炮弹对城墙的攻击让他们开始不由自主的跟着城墙在颤抖?还是...

不,应该是错觉吧。

月之都,也一定会像往日一般,被我们永远的守护下去。

这么想着的下一秒,我跃出了城墙,向着结界破碎处而去。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熊”式自行火炮阵地的一旁,跑队的指挥官从车上下来,拿着望远镜跑到了我的身边:“先生,敌人的防线上突然增加了新的结界。我们的常规火炮已经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威胁,接下来要如何是好?”

“那些结界,是曾经阻隔了那个八云紫的结界。”我指着远处,城墙上的那些蓝色结界说道:“人类的力量并不比妖怪强,我们只不过是一介蝼蚁。所以,你们认为,我们应该退却么?如果由你们来抉择,又会选择什么呢?”

“自然是继续战斗了,先生。”炮队指挥官的脸上,全然没有任何恐惧,而在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纵使那结界再坚固,我们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既然已经到来了这里,就已经做好了觉悟!纵使失败,也要在这结界上,刻下帝国炮兵部队那骄傲的印章!”

“很好,这份觉悟。”看着前方的结界盾,就仿佛看到了人类的过去。“我记得...我们应该是有带那些反魔导弹药的吧...去试试吧。”

“是,先生。”言毕,炮队的指挥官一边用无线通讯器向着周围所有的战车队下达命令,一边又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而我看着远处从城墙上跃下飞来的那位少女,心中又想起了总理大人的那句话。

“曾经,那充斥着虚假之善的邪恶,曾令我们一步步步向毁灭的深渊。”从背后拔出了我的长剑,我也向着战线的最前端而去。“但现在,我在人类的面前摆下了那粉饰着恶的真实。逃避邪恶是没有办法战胜邪恶的,而战胜它的唯一办法,就是停止逃避,转过身来面对它,将那恐惧收为我有,化作探知真实的觉悟。而有了觉悟...”

“所心所行,便再无一丝阴霾。”言尽,我的面前,出现的是...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看着脚下那些不断被我们击倒,但却没有一丝退意的人类,那一瞬间,我开始怀疑我所遭遇到的到底是人类,还是曾经的月之民。但那怀疑不过是一瞬间的错觉,我所遭遇的,不过是那些地上前来的,充斥着污秽的人类而已。

“入侵者们啊,从现在开始,开始为你们的行为忏悔吧!无垢的月之都,绝对不会成为你们为所欲为的场所!火雷神啊!此时此刻,化为地狱的修罗,降临于此!将所有侵犯月之都的污秽,化作随风而去的灰烬吧!”随着我的号令,天空中降下了猛烈的暴雨,而在暴雨当中,凄厉的雷电从天空飞舞而降,化作无数只七首的炎龙。那些刚刚抵达月之森林中央的士兵,首当其冲的成为了火焰的牺牲品。烈火当中,就连他们手中的枪支都化作了灰烬,那些看上去高大的战车,也如同蜡烛一般,融化成了一滩滩金属液体...

但,有一件事令我意外。

没有任何一位士兵因为眼前的景象而退却,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在有秩序的散开在丛林中,即使七首炎龙的力量再强大,如此稀疏的敌阵也没有办法快速的清理干净。而在这个档口,那些人类士兵从背后拿出了能够喷涌出寒冰之气的装置,靠近过来的七首炎龙,都在这可怕的冻气之下,渐渐地化作了巨大的冰雕...

不过,即使是有组织的抵抗,依然只是延缓了那些七首炎龙将他们吞噬的速度,无数的士兵依然在成为那些七首炎龙们的食物。但即便如此,仍然没有任何士兵试图放弃抵抗向着后方退却而去,这顽强的意志,仿佛让我想起了...

不,这并不一样,他们只是被污秽所控制,为污秽所统治,终被污秽所消灭的人类而已。

我也将尽我的全力,将这无垢的月之都,继续保护下去。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月人当中居然还能有像你这样依然试图抵抗的人,真是令我惊讶。”我翻查着手中的调查报告,从其中的一页上得知了眼前少女的名字:“绵月依姬,绵月家的二公主,有一个同样担任月之使者的姐姐丰姬。”

“你们这些污秽,绝对无法进入月之都半步!火雷神!吞噬他!”在她试图使用神明攻击我之前,我的手中便飞速的多出了一张卡片:“呵,不过是凭依神明的小把戏而已。而我将要带来的,是真正的天之力!恋土【大地之本·国之常立神】!”一声令下,符卡向着大地飞去,地面上,从大地中涌出的金属流,和被闪电和火焰所融化的金属,顷刻之间聚集在一起,化成了一位高大异常的巨人,而巨人的面容处,则渐渐显露出,那尊名为,国之常立神的尊容。

“这...这种感觉...不可能,不可能,这种真实的来自高天原的感觉...你,你真的是人类么!”

“你,知道莲花么?”无视着她那惊诧无比的表情,我提出了一个问题。

“莲...莲花?”也许是过度的惊讶,她并没有得知此时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意义。

“没错,莲花。”国之常立神的身形已经逐渐凝聚完成,而那高大的,散发着金属和土壤光泽的神明,仅仅一挥手,依姬几乎尽全力构筑出来的巨大雨云便消散不见。“一直以来,我并不理解,为什么月之都上的月之民,会离开大地。而最近的见闻,令我了解,你们也许,就像那美丽的莲花一般。莲,出淤泥而不染也,曾经的你们也是一样。在大地的污秽当中成长,绽放出了美丽的月之民文明。可是,你们却开始厌恶,厌恶那些你们生长着的泥土,认为那些泥土玷污着你们,和你们那美丽的文明所冲突,所以,你们放弃了淤泥,来到了这纯粹的,毫无污秽的月亮上。”国之常立神的身上,开始凝聚起坚固的要石铠甲,而火雷神的攻击,已经弱化了许多。

“可是,莲花离开了淤泥,移入纯水之后,便无法继续生长,因为纯水当中,根本没有任何能够让莲花生长的养分,所以莲花开始停滞,只是每天不断地吸取水分,让自己变得更加水嫩,却殊不知,在原来的淤泥当中,已经长出了更加美丽的莲花。”

“而那崭新的莲花没有厌恶自身的污秽,更没有逃避。”看着她那怀疑的脸,便让我想起了过去的人类。“而是承认了淤泥,确实的明白没有淤泥,便没有成长。但它并没有因此而与淤泥化为一体,而是利用淤泥,生长的更为旺盛,在那名为地球的淤泥中,诞生出了名为人类的华丽诗篇。”

“而你们,抛弃了淤泥的养分,夏天般的对生命的热情,逃避着一定会到来的末日,却不曾想,自己认为已经远远地躲开了的末日,已经在门前用力的叩响着你的大门。”

“不,这不可能,月之都是永远无垢的世界,你们才是真正的污秽...”

“徒劳无用的抵抗,斑驳无力的辩解。”几乎所有的火雷神之云,都已经在国之常立神的攻击之下,消灭殆尽,而此时,我举起了手中的刀刃,向着眼前的少女疾行而去:“终末终将到来,而你们却选择了徒劳的逃避。”锋利的鲨齿刃接触在少女之刃之时,我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少女的刀刃,寒冷的冻气一瞬间在刀身上蔓延开来,本应坚硬的刀刃在鲨齿的扭断之下清脆的断裂开来:“本来,我们也会这样。但那道光,为我们带来了觉悟的力量。有了那股力量,这神明的来源高天原,以至于帮助我探索了那条轨道的红魔一族所在的幻想乡,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而只有有了面对污秽的觉悟,才能真正的,永远的和污秽告别。”银光一闪,刀刃向着少女的脖颈而去...


“不...不...不要!”

一身冷汗的我,正坐在自己的床上。

我的名字,是绵月依姬。

原来...都是一场梦么...

只有有了面对污秽的觉悟...才能真正的和污秽告别么...

月之都的未来,到底会不会像他说的那样,招来破坏呢...

我在我的床上,看着天空中那颗熊熊燃烧着的太阳,开始了自己的思考。


我的名字,是欧阳晓杰。

“依姬大人?时间已经到了哦~”门外,是月人佣人的声音。“昨晚上您打翻在客厅的萝卜年糕,我们已经打扫干净了,还请您尽快更衣,今天还有紧急的军事会议,要商讨昨晚人类在月之海防线的军事行动所造成的损失...”

我,看着那个望向太阳,自顾自思考着未来的少女,摇了摇头。

也许...在一切彻底徒劳无功之前...还有一丝希望...?

大概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