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诗津莉

        蜘蛛和我说话了。

        不,应该是蜘蛛身上的妖怪和我说话了。

        我完全不记得它对我说了什么话。因为在我意识到蜘蛛在我面前时,我下意识地想到了比这件事本身更加恐怖的事。

        ——死。

        我会被吃掉。

        大脑里是一片空白。身体更是动弹不得,四肢躯干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我感觉躯体在它的网上。

        但是,眼睛——

        我发现蜘蛛的眼睛在看着我。

        它是在观赏吗?

        那眼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很让人羡慕。

        蜘蛛的眼睛美丽到令我一介男子也为之动容。

        眼睛看到的都是真实的,现在我被蜘蛛的眼睛所迷上了。但是最终,求生的欲望胜过了一切。

        我奋进全力挣脱了那张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出那阴暗的洞谷。

        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待在洞谷里。

        我一直奔跑着。一直奔跑着。一直奔跑着。

        没有尽头,没有尽头,还是没有尽头啊!

        是漫长的洞谷之路。

        出于一种未知的恐惧,我转过头。

        我回头时。

        蜘蛛在看我。

        就是直勾勾地凝视着我。

        好安静。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四下里……只有蜘蛛和我。我依旧奋力奔跑着。

        蜘蛛在看我。

        我和蜘蛛——

        四目相对了。



         “所以说,是八只。一定是八只。”

        村上学长一副“肯定是这样”的表情,用着大叔式的口气肯定着。

        “错误!六只啦,听我说,是、六、只。”

        一旁的中田学长也毫不示弱地回击着。

        这两个人从刚刚就在谈论蜘蛛的眼睛数量。

        有什么好讨论的?

        “明明就是两——”我开口了。

        两个人吃了一惊地望向我。

        “啊,抱歉。”“对不住啊,木下。”

        ——咱们不该在你面前谈这个的。

        这是两位学长的回答。

        我不是很明白,也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抱歉。

        可能是因为我怕蜘蛛。

        我的确很怕蜘蛛。即便日常生活中基本见不到蜘蛛,但是一旦见到了,我可能会眼前发黑或者歇斯底里。

        不对,是一定会。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害怕蜘蛛了。大概是很早很早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记得自己躺在人里的街道上不省人事。

        还有另一件事。

        我不清楚我看到的蜘蛛究竟是什么。

        有时候是在地上,有时候是在桌上,有时也会在屋檐的黑暗角落里看到。

        晚上,也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感觉有蜘蛛在自己的身上。

        但是不寻常的一点就在这里。

        我看到的。

        应该说是我用双眼真真切切看到的。

        全都不是蜘蛛。

        因为那些地方根本没有蜘蛛。

        知道这件事之后自然会觉得慨然,觉得不过虚惊一场。然后——

        就开始然疑。

        明明眼睛看到的都是真实的。

        当我去找人里的医生时,医生也摇头苦叹。

        ——你没有什么问题啊,是单纯的幻觉吧?  

        真的是幻觉吗?

        我知道蜘蛛有多少眼睛。六只或八只,这样的蜘蛛都有的。

        但从常理而言,绝对不会有两只眼睛的蜘蛛。

        那不是蜘蛛。

        如果有人觉得蜘蛛有两只眼睛,那他认为是蜘蛛的事物也不是蜘蛛了。

        是妖怪。

        不会有傻子一本正经地宣称说“听我的,蜘蛛有两只眼睛!因为我见到了!”

        人们只会觉得他疯了。更糟的事——

        说不定巫女会找麻烦,觉得他在散播恐慌。

        我有常识。我智商健全,我知道,我清楚。

        这世界上没有两只眼睛的蜘蛛。

        绝对没有。

        但是我就是觉得蜘蛛就应该有两只眼睛。

        要说为什么的话——

        我看见了。

        我用我的双眼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那时,它盯着我看着。

        我害怕极了。双眼里的恐惧完全溢出来了。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躺在人里了。

        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但我清楚地看见了。

        我看见那个蜘蛛了。

        蜘蛛有两个眼睛。

        ——没有有两只眼睛的蜘蛛。

        ——是妖怪。

        总而言之,我觉得我总是在看到蜘蛛。而且应该是同一只蜘蛛。

        那只蜘蛛总是看着我。

        我和蜘蛛总是时不时地四目相对。

        究竟是什么?

        我自己也在思考。


  

       

        从慧音老师那下课回家,有两里地的距离。

        我家在人里的边缘。据说离地底很近啊。

        黄昏之时乃逢魔之时。

        据说就在这个时候,人和妖怪的界限会变得无比接近。就好比人类的十字路口和妖怪的十字路口对接了一样。

        我没见过妖怪。

        这是真的。

        即便真的知道身边有妖怪活着,我也感受不到什么恐惧。

        因为我没有见过。

        我没有用我自己的双眼,真真切切地见过一个妖怪。 我只在奇怪的地方会看见两个眼睛的蜘蛛。

        不过我觉得那是假的,不是妖怪。

        即便我用双眼见过那种蜘蛛。

        因为即使见到了,我也碰不到。事后也没有什么蜘蛛在那里。

        蜘蛛是我的幻觉,我觉得这才是最佳答案。而且我已经被那只蜘蛛杀过千百次了。

        在我的幻觉里。

        既然是幻觉里才会出现的事物,那我又何必为其感到担心啊?所以我不觉得妖怪存在。

        因为我没见过。

        有人传言说慧音老师也是妖怪。

        我觉得根本是天方夜谭。

        无论怎么看都是个人,不是吗?

        所以我觉得啊。

        妖怪,不存在的。所谓妖怪,终究只是人的幻想不是吗?

        想着想着,已经到家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

        蜘蛛。

        是蜘蛛。

        蜘蛛的眼睛在看着我。

        那两只美丽的眼睛……

        多少有点让人羡慕。

        我和蜘蛛四目对视了。

        明明是假的……

        全都是幻觉。全都是幻觉。这里根本没有蜘蛛!根本没有蜘蛛!

        根本没有蜘蛛!!!!

        我再也不会害怕。

        可即便如此。

        躯体动弹不得。

        眼前没有蜘蛛吗?

        对,眼前没有蜘蛛。

        眼前是妖怪。

        是蜘蛛的妖怪。

        我动弹不得。

        蜘蛛在靠近我。但我却像是麻痹了一样动弹不得。

        它说话了。

        蜘蛛说话了。

        蜘蛛和我说话了。

        我不记得它对我说了什么话。

        我只听见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