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1日

地点:月面殖民城市格拉纳达

在梅莉离开之前的晚上,在她的怀里,我做过一个梦,原本发誓要传承先驱者的遗愿,守护新人类直至能够接替责任的天人和妖怪们突然背信弃义,因为担心自己的存在会被抹去,向未来的现实掩盖我们的存在,以让权力可以永久地传承下去,人性的贪欲,最终也未能战胜肩负起整个宇宙的延续责任。

其实我早就知道分别终将到来,就算不是在我熟睡的时候给我最后一个吻,然后悄悄离开,也会用一种最不会伤害我的方式去实现她想要的未来,只是,当时我并不愿意去相信那是真的,虽然出身并不完美,但是新人类没有理由去将之前产生的一切,普通人也好,非人类也罢,认为他们都是低等的存在,当做垃圾去隔离和抛弃。

但是,当我亲眼看到新人类在大学里进行示威抗议,然后被天人操纵的政府军队逮捕,随后训练成机动战士驾驶员的时候,曾经坚定的信念也终于动摇了,难道旧时代的生物就不能接受自己存在的本质,将一切交付于我们吗?还是说,就和占卜师认为的一样,不完美的生物,终究不会拥有我们这样的心智呢?

逐渐累积的不解,是我脱离地球联盟军和阿纳海姆的原因,新人类没有理由去作为战争的消耗品,毫无意义的死在宇宙中,他们有资格去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一个能够真正探索当初预言中提到的力量的可能性,月之都已经因为梦境而陷入疯狂,地球也因为天人的政治斗争而腐朽,唯一能够让新人类能够安心的,只有前往宇宙深处,一片不会受到任何人打扰的地方。

许多人可能会指责我,说我在地球和宇宙殖民地做的事情是新时代的纳粹,对此我不会反驳什么,因为本质上已经属于两个物种之间的思维隔阂,是没有办法通过言语来消除的,与其耗费大量精力去讨来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为什么不干脆就承认了,随他们怎么七嘴八舌呢?

我本可以就这样彻底远离地球,带着新人类前往太阳系外,但是月之都的存在危及到了现实本身,那么纵使我再如何厌恶天人,也没有理由去将过去的恩怨强加在现在的战争上。


“阿伽马,能听到吗?格拉纳达东南方向看到了疑似月光蝶的现象……”

“阿伽马?请回答。怪了,看起来通信是被干扰……”

“莲子你应该有一年没来月球上面了,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说说看。”

强烈的电磁干扰似乎直接阻断了莲子和阿伽马的联系,虽然目前的命令依然是保护撤离的运输船,但是,远处地平线那五彩的极光根本无法让约翰和莲子忽视,他们都见过这样绚丽但是危险的光辉意味着什么,要是到达了城市,那么尚未撤离的十几万人就会变成没有生命的玻璃,他们的灵魂,大概也会变成月之都的魔偶。

“现实的结界崩塌引发了很多以前根本想不到的事情,比如一栋大楼突然产生了自己的镜像,包括复制了里面的一切内饰和生命,就连人也产生了自己的镜像,凭空产生在附近空旷的位置,又或者是原本笔直的轨道突然发生了螺旋状的扭曲,甚至本应该能够抵抗电磁炮的钛合金板,都产生了许多奇特的圆弧和尖刺……”

约翰在描述这些让他刻骨铭心的异象时,仍然有些惊魂未定,但是莲子的语气里却没有任何一点不安,她大概早就见得多了。

“这样吗?那有没有见到过一些看上去像人,但是又不是的生物?”

“你猜怎么着?我见过,身边是新人类的也都见过,但是相机没法记录,然后普通人似乎也看不到他们,但是我确实见到过……”

约翰利用驾驶舱的面板简单地画了几笔,勾勒出自己印象里的样貌,绘画在合成技术强大的现在,早已经和传统艺术一样被视为旧时代的糟粕,用人工智能自动产生的图像,无论是精细度还是光影和透视的还原度都超越了一切人类,但是唯独那种刻意失真的风格,永远无法替代。

“天使?不,只是长得像吧……就和我想的一样。”

“你见过?”

“你知道鸟船空间站曾经发生的生态崩溃吗?”

约翰没有理由不知道,那是整个人类航天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灾难,因为电磁辐射导致电路损坏,直接使生物变异攻击人类,在宇佐见家接手之前一直都是无人管理的状态。

“怎么可能不懂呢?”他回答。

“我和梅莉去那里的时候,就见过那些东西,空间站的失控,并不是偶然,而是一次蓄意的破坏。”

“什么?”

“之前也和你说过了,梦境界不光只有能量,实际上也有生命存在,我不知道现实被月之都捅出这么多裂缝之后,里面的事物是否只会坐看这一切发生……”

就随便几句闲聊的功夫,远处的极光就已经迅速逼近,不,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能够看到被强烈的灵能风暴吞噬的边缘。或许是因为电磁场的活动产生了短暂的空隙,莲子和约翰重新联系上了其他的联盟军,但是从附近的嘈杂里传来的,却是更加让人绝望的嘶吼。

“天啊,那是什么……”

“离那里远点!”

“天啊,太多了……怎么会……”

视频画面里只看到无数瘦长的身影,伴随着席卷的灵能风暴一齐朝友军的机体扑来,几乎是瞬间就将它们,以及驾驶员本身撕成了碎片,那些身影似乎是月之都的月兔,但是又缺乏稳定的物质形体,总之,从这些混乱的信息里,两人已经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阿伽马?能听见吗?灵能风暴正在朝格拉纳达前进,我们可能需要支援!”

“早就来了,真是祸不单行啊……”

天空中出现的两个白点,在接近后逐渐分辨出是月神和胜利钢弹,迅速降落到了附近的地面上,是博丽灵梦和藤原妹红。

“灵梦?你们难道不应该去保护阿伽马……”莲子问。

“是这里的人类更加需要吧!轨道上面的敌人,让魔理沙和妖梦去处理了。”

“话说回来,幻想乡派出的都是这么小的女孩子吗?”

约翰的疑问让莲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同样,也让博丽灵梦和藤原妹红倍感尴尬。

“她们每一个,都比我活的时间要长……”

“啊是吗?看起来是我见识短浅了……”

“别浪费时间了,快到港口那边去!”

博丽灵梦的催促,才让约翰意识到灵能风暴已经近在咫尺,估计用不了多久,整个城市就会被完全吞没,这里面创造出来的一切,建筑也好,发电设施和工厂也罢,都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看起来你并没有告诉我关于结界内部的全部,八意永琳。”

苍白的月面,在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已经完全被发光的海洋所笼罩,虽然性质上接近液体,但是茨木华扇很清楚,这些能够在真空环境里也散发出如此明亮的光辉的物质,只有可能是尚未稳定下来的灵能,以最原始和纯粹的形态直接被倾倒在了月球表面上,因为月面缺乏生命进行转化,单纯和岩石之类的无机物交互需要很长时间,也就是说,任何留在月面上的生命会在被吞噬的同时立刻就被分解,包括他们的灵魂本身。

博丽灵梦在从月之都回来之后,确实提到过在结界的内部存在这样的一片大海,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月之都的造物,还是纯狐为了进攻,将大量的生命力倾倒在这里,作为日后再度行动的准备工作,毕竟根据自己的记忆,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就连地狱所掌控的生命力,说白了也只是在赫卡提亚的设计下,产生了一个合理的分配方式而已。

“是吗?那么,月之都的安保措施看起来就连他们自己,都只有少数人真正明白其作用的原理本质。”

按照常识,地球人的思维通常会觉得月之都的结界是一道防御性的壁垒,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此前没有任何其他人踏足,处于保证安全的目的,实际上结界所覆盖的真正范围是整个月球,只是最重要的发生器处于月之都周围,八意永琳在设计之初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就是为了避免这一天过早到来。

“结界并非是单纯的将现实分割开的工具,它也是一种作为提供独立的有理空间的基底的存在,所以我们看到的大小,并非它真实的样貌和尺寸,位于月球背面的这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积,也只是一个沟通两者的通道罢了,就和古老的伊奘诺人在地球内部开出的结界一样。”

“那么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就是隐藏在结界里的另一个月球……”

茨木华扇隐约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她正打算想要下令让阿伽马准备下降帮助城市撤离,却被八意永琳阻止。

“比那还要严重,你现在所看到的,是处于两个时空中的月球的叠加,彼此独立演化的历史会相互融合,并且将无法兼容的部分取而代之,下面的平民已经没救了。”

“你是在告诉我,下面还没能够撤离的两千万人已经等于死了吗?!”

茨木华扇用力挣脱了八意永琳的手,无论如何,这样的结果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

“我是在劝你,别浪费时间和精力在你做不到的事情上,尤其是现在辉夜不知所踪……”

八意永琳还没能够说完话,就被突然产生的引力扰动掀翻,情况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严重,灵能的存在已经对附近的引力环境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当她看到舰桥上的其他人时,除了早就绑好安全带的,其他人也是猝不及防地和一些零碎杂物东倒西歪。

“报告,月球的轨道似乎停止下降了。”

“这算是,一件好事吗?”

这确实应该算,自从月之都方向出现了引力波动,导致月球轨道开始持续下降朝地球坠落的时候,阻止或者摧毁月之都就成了最紧迫的任务,按照原有的速度,在六个月之后月球就会和地球碰撞,带来的结果毫无疑问是灾难性的,所有的地球上的生命都会消失,但是现在,似乎命运决定稍微宽限贤者们几天。

月球出现这样等级的灵能风暴事件不像是月之都故意为之,并且,虽然里之月和现实发生了交叠,但是月之都并没有卸下伪装,看起来更像是月之都的结界范围被更改了,所以导致原本分离开的现实造成重叠的结果。就在她的正前方,八意永琳看到了魔理沙和魂魄妖梦驾驶的钢弹的影子。

“别大意了,魔理沙!”

月之都仿造的机动战士拥有近似于钢弹的防护能力,但是在某些外界的接缝处暴露出来的关节尤为脆弱,对于魂魄妖梦驾驶的异端来说就是足以一击致命的目标,她看到了一个想要偷袭无暇顾及后方的魔理沙的敌机,迅速跟上,先是用实体太刀斩断手脚,随后毫不犹豫地换上光束剑从背后捅穿了驾驶舱,自己一直以来专精的是擅长劈斩的刀,对于这种突刺威力更大的光束剑,还是有些生疏。

很显然,这只是月之都的一小部分前来骚扰的部队,在联盟军新人类驾驶员的协助下很快就被全数消灭,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纵使遭到了严重破坏,也没见到有放弃抵抗和撤离的,月之民的意志要远比预期的坚强。

“谢谢……但是,这明明是现实的月面,怎么也会变成这种样子……”

即使在距离表面还有两百公里的轨道上,强烈的风暴依然能够让魔理沙和妖梦明显地感觉到机体正在剧烈晃动,进入到现实里的灵能正在因为人类的思维产生形态,就和地球二十万年前发生的一样。

“寻思着如果月面真的按你说的那样,才有问题吧……”

真正到达过月面的地上人,到现在也只是少数,更何况在先前为了确保作战效率,进行紧急知识科普的魂魄妖梦,对于月球的认知还十分有限。

“若不是因为月球本身就是一片荒漠,月之民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而且,他们从来都没有打算想要改变什么,除了继续在那条路上越走越远,就是在伤害我们熟悉的一切啊。”

魔理沙再次检查周围,附近已经没有任何残余的月之民势力,但是灵梦她们现在还在下面,如果真的按照茨木华扇所说的,那么得需要马上把她们召回。

“附近已经安全了,华扇,请求下去支援灵梦她们……”

“不行,你们先回来。”

“可是……”

“她们会没事的,”茨木华扇说,“需要担心的不是钢弹。”


风暴扩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机体下方经过的城市,在几分钟后就已经被逼近的彩虹光辉吞噬,至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也不愿意思考,不过,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就算是那些带有对新人类仇恨的标语,也只会被风化磨损消失。

“虽然面对新人类带有仇恨,但是在死亡面前还是选择向生而行,这就是月之都口中的污秽吗?”

“毕竟是作为生物的本能啊,哪怕知道挣扎也不能改变什么。”

随着他们逐渐接近港口,拥挤的人群还是出现在了面前,因为每个疏散船只运力有限,因此只能执行严格的人数控制,现在,剩下尚未撤离的十几万人全部聚集在关卡外围,即使相隔还有上百米,嘈杂的人声就已经听得清楚。

就算没有真正接触过月之民的约翰,现在也明白了所谓污秽的意思,就是那种在绝望中,自己原本坚守的理性和道德准则崩塌,只会不顾一切地求生的内心中的欲望,但是,这怎么能是恶心的部分呢?如果没有这样的本能,人类根本连现在的一切都不会拥有,少许的犹豫,直到被博丽灵梦提醒才重新清醒。

“我们救不了他们了,快回来吧。”

只有现在已经能上船的,才有活下来的可能,利用新人类和钢弹机体的共鸣产生的立场,可以稍微拖住风暴一会,虽然并不愿意,但是约翰也只好跟随其他人一同退到了围墙上,事先准备好的掩体可以减少损伤。

下方就是因为无法撤离而绝望哭号的人类们,此刻,原本社会中的贵贱都形同虚设,联盟军执行了绝对的平等政策,就算是生前的名门也只能和所有人一样去挤撤离的船,毕竟,真正有实力的,早就已经未雨绸缪,前往远地殖民地了。那些用金钱伪装出来的华丽外表,在生存的危机面前反而变成了碍事的垃圾。

远处的风暴已经近在咫尺,恐怕已经不能继续开门接收难民,为了保证安全,联盟军也只好选择关上太空港的大门。原本就焦躁的人群,此刻也似乎意识到了问题,但是当他们听到那尖锐的警报声时,一切早已经太晚,纵使如何敲打那厚达一米的钛合金板,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回应,就连阳台上面的士兵也早就全数撤回室内,只剩下机动战士因为能够抵抗,所以还在外面。

“怎么回事?”

“求求你了,不要放弃我们!”

“我还有孩子啊!我对之前对新人类说的话道歉都不行吗?”

“新人类难道不应该是愿意破坏规则的人吗?”

事到如今,原本在大街上四处搜寻新人类加以迫害的歹徒,以如此卑贱的态度求饶,就连博丽灵梦都有些难忍,如果这就是莲子所说的因为尚未进化,尚未摆脱的本能,那么她如此迫切的想要让人类进化的想法,现在也可以理解了,正所谓不见棺材不落泪,总是要到了无法改变的结果面前,人类才会接受属于自己的命运。

“看看他们,先前迫害你们有多狠,现在就有多可怜,”藤原妹红将机体停留在原处,自身用主监视器的放大功能仔细审视着这些被抛弃的人类,她看到了许多衣着光鲜,身上还有很多名贵皮毛的女人,也有家财万贯,到现在都不愿意放开钱箱的富豪,这些人就和当初被辉夜洗脑诱惑的自己家附近的村民一样,丑恶和懦弱,或许联盟军也并不只按照数量分配名额,可能在他们的眼中,对于善恶的评价,早就自有论断。

“钢弹们,我们还有一些船没来得及起飞,能帮我们争取一些时间吗?大概只要个十分钟。”

友军的控制塔台发来了请求,十分钟对于这四个人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剩下无法撤离的人类,这就是自己最后的生命,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要面对的死亡,有些人已经放弃了抵抗,宁愿被人群践踏致死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灵魂被吞噬,但是更多的人类,却还是朝高达十几米的大门和围墙拼尽全力冲撞,哪怕因为内伤被挤出血迹,却仍然还要尝试,这种徒劳的挣扎,像极了一堆逐渐被火烧焦的蛆虫,聚集在已经封闭的逃生通道边缘。

“十分钟……啊,我知道了,各位,启动力场。”

没时间去管下面的人类到底会怎样,在风暴马上到达之前,博丽灵梦还是带领其他人开启了束缚力场,这种精神感应骨架所特有的能力可以加速灵能变为有理物质的速度,稳定现实环境,而在这里,则是产生了一道上百米的高墙,将面前的灵能凝聚为了透明的玻璃形状。

那些被风暴吞噬的人类,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破坏性的瞬间失压就已经抽走了空气,至于它们变成了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只是在最开始的撞击后,面前的墙壁后方也陷入了沉寂,不再有因为恐慌而叫喊的平民,也没有无差别攻击的月之都军队,甚至连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只能看到累积堆叠的光辉在墙壁的后方,仍然闪烁着那令人恐慌的流动的五彩。

在这死寂里如果不说些什么,大概就会真的失去理智,所幸这是机体本身的功能,不需要驾驶员精神专注,此刻,在鸟船空间站的遭遇,再一次浮现在莲子的眼前,那些看起来像是融合了许多生物器官或者外表的生物,就是灵能的作用下发生的异象之一,而梅莉在被那些怪物刺伤后,也只是暂时恢复了,身体上的治愈并不能干涉到精神的创伤,自从自己重新在信州见到梅莉起,她就开始表现出一种难以缓解的焦虑,但是梅莉始终拒绝和自己分享任何有关它的烦恼。

所以,是早就遇见了今天吗?那么为什么要逃避?恐怕这个问题只能让八云紫来回答,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问出个结果。

“话说回来,八云紫说过是要让其他非人类也回到现实中吗?”

不知道为什么,八云紫和这个新人类之间交流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这种涉及到结界本身安危的信息为什么会透露给约翰?莲子百思不得其解。

“那个老东西,在当初建立结界的时候就说了幻想乡不是永久的,所以哪天让妖怪返回现实也是肯定,没有人喜欢永远装睡而不寻求变通的。”藤原妹红纵使是应了八云紫的邀请前来,也没有打算给她任何面子。

“好像是明天就会送蕾米和咲夜她们出来,不过,她们大概是适应不了宇宙的,所以应该会在地球上吧。”博丽灵梦附和。

“如今的时代,还能让她们存在吗?当初可是为了逃避现实才建立的幻想乡……”莲子说。

“一个人类和非人类能够相互理解的世界,如果真的可以达到的话,或许贤者们才会往这个方向不懈努力呢。”

“然而,贤者都只是为自己的利益思考的生物罢了,约翰,谁都不会帮我们。”

“钢弹们,我们这边完事了准备撤离,你们也快走吧。”

这有十分钟吗?或者是因为灵能的存在导致时间错乱,总之,既然如此,那就当它们完事吧,不过,正当四人准备离开,从厚重的墙壁的另一侧,突然传来了某些声音,听上去像是之前来不及撤离的人类的喊叫,但却被严重地侵蚀了。

“听到了吗?”博丽灵梦警觉地转过身。

“那外面应该不可能存在生命了,大概只是作用在意识上的幻觉吧……”

确实,在那一阵吼声后,一切又回复到了平静,或许确实是自己想太多了,博丽灵梦安慰着自己,重新向后方前进,后方的整个城市已经被吞没,她们脚下的月面也是,没法久留。

“回到阿伽马去吧,月球恐怕……”

伴随着一把形状如同镰刀的金属肢体从墙中突出,又是一声令所有人都刻骨铭心的嘶吼,凝聚成的厚重墙体似乎是被强行砸开的,仅仅只有这一只手,从上面流线型的金属表面就可以看出,这绝不是现实中存在的生物,并且周围的裂缝还在迅速扩大,无论是什么能够破坏这个墙壁,来者都不可能是善茬。

“这家伙……”

“不要恋战,所有人赶快撤退!”

在博丽灵梦的再三催促下,四台钢弹还是紧急起飞,脱离月面朝阿伽马飞去,在最终崩塌的墙体下方,在真空里仍然能够发出咆哮的灵能海中,没有人知道那个恐怖的存在是什么,但是很肯定的,这座城市本身在被转化之后,只会变成远比月之都还要恐怖的存在的孕育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