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0日

位置:地球联合军旗舰阿伽马,月球低轨道

   

    因为中国在新世纪的影响,哪怕是在美国出生的我,在那时的大背景下也听说过来源于中国的一些神话传说,纵使在中资企业作为一名雇佣兵,就和在日本的玛丽贝尔和宇佐见莲子一样,作为新人类的我没有臣服于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而是将目光聚焦到了月亮上,并且是地球上永远看不到的另一面。

地球对于月球殖民地的开发早在2080年就开始了,并且,通过改良的航天器运输了上百万的人口前往月面,以期望在这片当时我们认为的不毛之地建设处不亚于地球的城市文明,随后,严重污染环境的重工业生产设施便开始迁移,直到十五年前,来自月之都的第一次攻击让我们从星际殖民的美梦中猛然惊醒。

月球上存在着一个古老而且极度危险的文明的事实,让我陷入了惶恐,因为古老的月之民和地上生命的战争,几乎每一次都是毁天灭地级别的,战争只会给世界带来伤痛,更不用说,我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遇到了一群随时准备进行种族灭绝行为的疯子。

月球正在月之都的控制下逐渐向地球陨落,我们除了强行撕开结界夺取控制以外没有任何办法……这个世界正如宇佐见莲子所说,是被一群心怀鬼胎的贤者支配的秩序,我们这些普通人所能做出的抵抗,或许也只是他们为了争夺权力下的棋子而已。


并非只是地球上拥有大量的新人类,与之相反,在更接近月之都的灵能缺口的地方,也就是月面殖民地上有更多这些具有天赋的存在,早在宇佐见莲子脱离阿纳海姆之前,对于月面殖民地新人类的疏散工作就已经提前进行了,这里没有地球上的政治斗争,相比受到压迫的文化环境也更加自由,但是,由于莲子优先转移的是新人类,因此早就在此时和天人结下了梁子。

月之都的全面进攻,丝毫没有偏离天人先前给出的预测时间,月之都结界附近的时空开始出现极其剧烈的变化,而月面殖民地的疏散工作却没有完成,或者说,因为一系列复杂因素的存在,导致原本的疏散工作变成了持续不断的混乱的开始。

宇佐见莲子此刻,依然记得彼时自己号召在月球的新人类往殖民地格拉纳达集中,并且登船撤离的场面,对于不理解自己的普通人,完全把未雨绸缪的行动看做毫无意义的作秀和政治行为,而只有那些新人类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愿意登船离去,在行动进行到一半时,甚至还遭到了敌视新人类的团伙的阻挠,明明早就看到灵能的花朵在他们身上绽放,然而,源于本能的恐惧却演变成了仇恨,或是因为自己未能进化的不甘,或者是单纯出于异己的排除,无辜的生命在其中消逝。

即使是几个月前,新人类就已经变成了受到诅咒的恶魔,受到恐惧和压迫,而现在,当莲子驾驶着钢弹站立在城市中时,那种令她窒息的情绪,不仅没有消退,甚至变成了更加实际的行为,以及可以直接看到的事物,在那些原本用来安置准备撤离的新人类的居所上,被画上了包含恶意的侮辱性图案和标语,同时,里面来不及带走的大型物品也早就被焚烧,以至于整个建筑物本身就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想要重新使用以容纳需要转移的平民已经不可能。

为何人类的心中永远会敌视异己?难道是这与生俱来的思维没能够被意志力所克服吗?莲子并不知道,她的专长是量子物理学,至于精神和心理方面则是梅莉负责的,现在,她只是作为秘封社和联盟军的中间人,回到这里负责所有平民的疏散工作,无线电里充斥着各种复杂的声音,有尽力维持秩序,引导平民上船离开的士兵,也有奋战在最前线,抵抗从异象里出现的月之都军队的战斗,但是更让她感到恐慌的,是将频段调整到只有阿伽马能使用的位置时,从背景里一直在不断循环的类似于某种生物低沉的吼叫,这并不是月之都或者任何妖怪的声音,更像是处于战争中的现实结界发生破裂,里面的生物早就对现实垂涎三尺。

“你也听到了吗?那种来自梦境界里的,某种存在正在觊觎我们灵魂的声音……”

距离上次见面还是在东京湾的海上,转眼间,几个月的时间就早已流逝,约翰并没有忘记这个拥有伟大抱负的女人,此刻内心中的矛盾和苦恼,曾经因为上级的命令对秘封社进行多次抓捕行动,然而都无功而返,新人类之间的感应太过强烈,以至于可以凭借直觉察觉到其他人的想法,或许这样的冲突,其实本该避免的。

先前拿到手的月神已经交给博丽灵梦了,所以自己此时驾驶的是名曰“惩戒”的钢弹,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巫女,在八云紫的手下经过训练,已经对于新人类的战斗记忆炉火纯青,只是相对于她年轻的外观来说,经历过的事情,以至于说话的口气,却更像是经历过百年时光的老者,难免让他忍不住去思考,幻想乡这样一个地方,是否真的按一些资料所说的,困在了一个叫做海螺小姐时空的循环状态里。

机体身上从打开的外甲里暴露出来,散发出异样光芒的精神感应骨架,让这台机体即使是看到都会让人类的心智完全屈服,先驱者为何要故意把这恐怖的技术保留给后世?是他们愿意相信人类可以驾驭这份力量,还是说通过战争本身得到共识,发生进化的安排?

“你应该还没有听过我和八云紫她们的过往吧?约翰?”

“如果你指的是你在幻想乡里面和那些非人类的历史,还有被结界本身一分为二,产生出两个身体的话,那些我都知道了,八云紫告诉过我。”

“不,是关于我叫做莲子之后的故事。”

“那不就是现在的你吗?”

对于这个“最初的新人类”,现在也已经有三十五岁的宇佐见莲子,约翰对她的认知也只是在去京都读大学之后,常年的战事,让他很难找到机会能够平心静气去思考关于这个世界本质之类深奥的内容,不像处于研发部门的莲子和玛丽贝尔,有充足的闲暇时间在一起,利用梦境去探寻现实结界背后的秘密。

现在,玛丽贝尔已经失踪了,替代了她陪伴在莲子身边,漫步于本应该属于她们二人的月面都市,实在是尴尬,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自己或许还能看着她们两个人过幸福日子呢,总觉得有一种夺去了属于莲子的幸福的歉意。

“约翰,你在想什么?”

“啊……不,没什么,或许是月之都的原因吧,我可能有些分神。”

“梅莉的事,不是你的错。”

这个女人读取内心的能力也太强了吧,不过,倒也合理,仿造钢弹设计的基于新人类驾驶员的神经信号的操作系统,就是莲子的设计,对于精神和物质的交互这方面,全人类范围内也不存在比她更优秀的存在,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和自己同类的钢弹机体,正在依据联盟军的命令对城市进行巡逻。

撤离计划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按照当前的速度,还需要五个小时才能完全转移这个城市的居民,而这样规模的月面殖民地,并非只有此处,在正对地球的静海上,还有十个,记录在册的月面居民多达千万。

城市附近总体而言还算是安全的,难民船的起航也十分顺利,但是约翰能够感觉到,有什么正在结界的背后蓄势待发,是一种可以让一切生命消逝的能量,作用范围之大,以至于整个月球表面都难逃一劫。

街道上空无一人,甚至平民的车辆也全部被强行拖走确保疏散的进行,不过,约翰在路面上还是发现了不少血迹和械斗的痕迹,那多半是不理解士兵命令,发生冲突的现场,只不过,现在就连引发事端的人也早已不见踪影,先前在公用频道里收听友军动向的时候,似乎是听到了一群自称为更优秀的宇宙人,叫做什么吉翁共和国的,不接受现在的政府统治想要获得自由……

“不……我在想什么呢?”约翰尴尬得笑出了声,“我是因为不能看到你们你们在一起感到遗憾啊,你们这样的新人类,本应该有童话一般的完美结局,至少能够白头偕老离开地球才是,或许……这才是所谓受到了各种规则限制的现实的残酷吗?”

莲子并没有回答,短暂的寂静,让约翰也只好将目光转移到稍微远处的事物,比如一毛不拔的月面荒漠,中国的神话传说里,月球是和地球一般拥有茂密的植被和复杂的生态环境的地方,也不知道多久,殖民工程才能将它真的改造成这副天堂般的样子。

“我留给梅莉的东西,早就被你看到了吧。”

莲子突然提到了关于搜查房屋的事情,让约翰显然猝不及防,这肯定只有可能是通过互相沟通的思维察觉的,因为与此同时,约翰也体会到了莲子此时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侵犯隐私而不满,相反的,则是该传达的信息发送出去的满足。

“你怎么一点生气都没有……”他有些忐忑地问。

“因为我没有这个必要,你不是那种天人控制下的仆从,只会听他们的话,将他们说的话当做真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新人类既然在不可避免的觉醒,难道不应该引导他们去让地球延续下去吗?”

“约翰,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是你以后会的。”

又是这样粗暴的搪塞,所以,她到底为何要脱离阿纳海姆?算了,恐怕现在也没法明白,因为远处若隐若现的一道彩虹光辉,让两人原本稍微放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阿伽马正在轨道上,恐怕他们应该也注意到了。


“这里是你们的居住舱,我已经提前通知联盟军把房间装修成你们熟悉的风格了,耗费了不少关系才做到的。”

八云蓝所言不假,也不知道八云紫究竟用了多少的人情,才让自己派出的驾驶员拥有这么多特权,在这个资源紧迫,战争肆虐的时代,大多数平民想要喝一口干净的水都是奢望,因为核战而大面积荒漠化的耕地和草原导致粮食出现了更大的紧缺,其他生活必需品物价更是直接起飞,根本难以负担,但是,在这艘战舰内部的居住舱里,竟然根据传统的神社风格重新装修,用实木和干草等完全还原的材料搭建出了日本传统的室内装修以及家具,并且纵使在缺乏重力的环境里,细小的物件,例如茶杯等仍然能够确保不会在失重下出现哪怕一丁点的脱离表面漂浮的情况。

这样的改动,在阿伽马的内部随处可见,因为八云紫隙间能力的影响,外观上看去只有数百米大小的战舰,实际上拥有远大于目测的内部空间,可以说除了外观还是正常的,内部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而这一切的关键,都来自于安装在引擎上面的一个先驱者遗物,它就和月之都一样,拥有可以扭曲时空的能力。

本来预计军队的配置不可能会好多少,但是当灵梦看到眼前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房间时,一种说不出的矛盾莫名让她有点难受,明明窗外就是宇宙,结果室内却按照仿古式装修,地铺和被炉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这怎么是去战斗呢?更像是一个在宇宙中的家。

魔理沙和魂魄妖梦是在优秀的家庭条件里长大的孩子,所以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参观和测试床铺是否柔软的工作,只有藤原妹红和博丽灵梦还停在原地,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条件可能太好了,虽然确实可以还原在地球上的生活环境,但是对于战争来说,太多不必要的装修反而是一种浪费。

“蓝,其实没必要做成这样……我们不是来旅游的。”博丽灵梦回答。

“灵梦你在说什么啊!你不会是想睡那种铁架子搭的睡袋吧?”

显然,魔理沙就是不清楚形式的重要性,她没有经历过目睹人类被妖怪拖出自己的房子吃掉的画面,也没有体会过那种想要保护的人因为自己实力不够,没有能够兑现承诺的遗憾,所有这些经历,让博丽灵梦时刻铭记切勿沉溺于现在。

“得了吧,等你们真的看到不像是以前那种被打倒就投降,而是真的会血肉横飞的场面的时候,会不会吓哭都难说呢,一个富家千金,和一个从小就在冥界里长大,从来就只见过灵魂,没见过尸体的半人,没经过现实的锤炼,是不会变得坚强的。”

藤原妹红习惯性地拿出了一根烟想要点燃,然后猛然意识到船舰里必须要到专门的吸烟区才能抽烟,只好将其放回去,为了避免封闭的太空战舰不会内部发生火灾,任何会用到明火的行为都会被严格管制,哪怕只是点烟。

“我们也都是打过月之民的啊!”

两人的抱怨,让藤原妹红忍不住发笑,并不是他们的力量太弱,而是对于战争的残酷性的无知。

“你们得了吧!真的见过月之民对地上人做过的事情吗?”她大声斥责,“什么月兔,都只是最低级,最普通,毫无价值,可以随便丢弃和杀害的炮灰,每一个月之民都是敌视地上人,而且将自身锤炼到极致的存在,她们就和绵月姐妹一样,拥有可以将一整支军队团灭的能力,更何况,她们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机动战士,稍不注意,你们就会如同苍蝇一样被直接拍死!”

“算了吧,妹红,她们需要自己去看到才会明白的,说了没有用……”博丽灵梦拉着藤原妹红的肩膀,提醒她不要在这里动怒。

“算了,就是啊,人类就是这样,道理讲得太多,不被现实敲打是不会醒悟的,我没有什么意见,八云蓝,只是无重力的环境我可能要多花点时间去适应。”

“我明白了,灵梦,你先和妹红一起去熟悉这艘船的各个地方吧,对你们来说,应该不会太难。”八云蓝让开了舱门通道。


“魔理沙,妖梦,你们是在优秀的环境里长大的,没有见过现实的残酷,但是这里不一样,没有八云紫和符卡规则的约束,人性里恶的一面会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而幻想乡之所以叫做梦之世界,也是因为它舍弃了许多现实里令人绝望和难以承受的部分。”

八云蓝带着魔理沙和魂魄妖梦,行走在上下不分,极易迷失方向的走廊中,在无重力的环境里,狐妖怪的巨大尾巴不会受到重力的约束,所以自然地膨胀成了一个硕大的毛球,看上去还真容易让人产生抱上去的想法。

她自己心理也清楚,光靠话语是无法说服这两个从小养尊处优的驾驶员的,需要在足够强烈的冲击下醒悟,才能够明白自己此时的处境,所以,面前的门后方的房间里,就是八云蓝特意准备好给他们的“惊喜”。

漆黑的房间中,有一些类似于储藏柜的事物在发着暗淡的光,八云蓝在走之前把灯关上了,所以在照明回复之前要等一会。

“你们应该没有见过一个非人类被彻底摧毁的样子吧?无论是幽幽子也好,守矢神社的神也罢,都只是被打败了,而不是从概念上完全消失。”

“你到底想让我们看什么?”魔理沙问。

“在一千年前的月面战争里死去的妖怪,或者应该说他们剩下的遗体。”

重新启动的灯光,让魔理沙和魂魄妖梦能够看清这些容器里,保存的是什么,而当他们注意到这些容纳在防腐液体里的遗骸时,才发现这全都是残缺不全的妖怪身躯,在灵能的作用下,这些身体无论来源于什么生命形式,或者就算是非生命的物件,都已经扭曲成了一种人形,但是难以描述的空壳,妖怪能够在人类面前保持人形,是因为灵能的维持,而当灵体毁灭,被强行重塑的肉身就会因为物质结构的空缺而崩塌,失去了人形的同时,也无法回到进化之前的动物模样,处于一种尴尬的中间境地。

不同的遗体缺损程度,以及伤口都各自不同,但是从身上生长出来的玻璃化晶体都在告诉二人,这就是月之都对地上生命犯下的罪孽,自然演化出的生命形式在他们眼里没有任何的价值,只有作为必须要被清理掉的垃圾的存在,无论在生前如何努力地伪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有死无全尸的下场。

现在,哪怕再对战争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也应该要收敛了,同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魔理沙和魂魄妖梦都产生了这样的共识,不, 不只是自己,地上人也绝对不能再遭受这样的痛苦。

“许多人都说,非人类一旦死去,就会像妖精一样直接消散,原来这是假的吗?”

“从来就不是,想要抛弃自己的肉身成为纯粹的灵体,是几乎所有生命努力修行的方向,但是从来就没有人达到过,就连月之民看到了这个可能性,但是也无功而返。”

这些残破的尸体中,又不少是八云蓝熟悉的朋友,自己在中国的时候,现实里还有很多妖怪作为某个人类部落的领袖,受到崇拜和信仰,但是现在,早已经离自己远去,留在这里的只是没有意义的空壳。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八云紫让你们来到外界战斗,是为了什么了。”她重新关上了房间的灯。

“然而我不理解,月之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上次见到还是有理性的……”魔理沙继续追问。

“月之都连接着现实和梦境界,恐怕从其中获得知识和力量的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八云蓝回答。


“舰长,格拉纳达东南128公里处发现正在急剧升高的霍金辐射,推测是灵能波动!”

“放到大屏幕上面。”

月面居民的撤离成功与否将会关系到月之民能够转化多少人类为自己所用,人类灵对于月之都是完美的傀儡,因为大批量生产的替身能够直接作为战争工具所用,而人类灵魂就是完美的驱动,只要将记忆修改,他们就会变成比月兔更加致命而且坚韧的战士。

茨木华扇的面前,就是出于卫星监视下,月面部分区域的扫描结果,在过去的12小时里,月面共计出现了数千个打开现实结界的通道,以及上万个月之都的进攻敌情,但是,这一切都是联盟军早已准备好的,这样的攻击烈度对于它来说实在太单薄,但是,主力到哪里去了?她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纵使拖动画面四处搜寻,都只是普通程度的战斗。

月之民会从打开的结界裂口里出现,然后攻击任何的地球生物,这样会伴随着明显的灵能波动,很轻易就可以被仪器检测,目前所有的裂缝,也只是传送门等级的事件,真要能够引起天灾程度的还差得很远。

“格拉纳达,莲子和约翰还在那下面吧……现在裂缝的情况呢?”她落座于舰长的席位上,舰桥的空间有限,随处走动,可能会因为突然变化的加速度撞上墙壁。

让一名贤者担任阿伽马的舰长,恐怕是不能再明智的决定,隔离了上千年,幻想乡和现实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认知和文化隔阂,这时候能让一个具有足够身份地位的贤者作为调停,就能够让双方达成妥协,更何况,对于月之都作战的经验,茨木华扇也是当之无愧。

“等级3,目前正在缓慢上升中。”

现实和梦境界的连接程度,构成了用于衡量结界裂缝的等级体制,从低到高各自代表灵能强度和危险性,最高的五级可以轻松摧毁方圆上百公里内的一切事物,没有上限。

“保持关注,格拉纳达现在还有几十万人没来得及上船,决不能允许任何疏漏!”

“看起来状态还挺好啊,茨木华扇。”

非战时状态下,舰桥处于升起状态,因此浩瀚的宇宙和下方的月面可以一览无余,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还是四十年前自己和早苗咲夜她们去讨伐纯狐的时候,只是月面已经不再是荒凉的景象,表面上延绵的高速铁路和人类殖民地依稀可见,甚至还能看到匆忙进入宇宙的撤离船只。

藤原妹红直接去机动战士格纳库调整参数了,对于月之都的憎恨,她一直都毫不掩饰,难得在腥风血雨开始之前能够短暂休息,能够前来找茨木华扇说几句话也好。

“灵梦……应该回忆起宇宙环境了吧?接下来的日子恐怕都没法回到地上了。”

“或者说从来就不陌生,正是因为你的教导,我一直前往许多不同的环境锻炼自己……许多个已经变得冰冷黑暗的现实。”

“看起来还挺自觉,那是我多虑了。”博丽灵梦站在了强化玻璃的前方,凝视着战舰下方的一切,“但是,辉夜怎么不在这?她难道不是留在这里吗?”

“辉夜已经去月之都了。”

“什么?”

茨木华扇的话让博丽灵梦无法相信,一个为了拒绝月之都,甚至杀了接应使者的公主,为何如今要返回?无论是什么逻辑都无法说得通。

“要问原因,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法阻止,她在劝说莲子进行援助之后就消失了,走之前便是如此说的。”

“可恶……这下麻烦了……”

“舰长,发现敌情,左前方偏下位置出现月之都机动战士编队!”

没想到这么快就上门了,不过,一千年前的记忆并未衰退,对付月之民不需要任何的怜悯或者人道,因为他们自己就已经抛弃了作为人的根本。

“全员,进入第一战备等级!舰桥下降,炮台和机动战士部队准备迎击!”

“月之都还真的要上吗……”

“没时间犹豫了,博丽灵梦。”

“知道了。”

只需要简单地看过一遍,复杂的舰内环境就已经让博丽灵梦记得滚瓜烂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到达了格纳库,随后跳进了钢弹机体里。

“看起来还很熟练嘛,不愧是专门杀妖怪的巫女啊。”

藤原妹红早已经就位,并且走上了发射台,阿伽马的位置正好面对着阿纳海姆,此时应该还没有天亮。

“魔理沙和妖梦,实在是太慢……算了不管了。”

由于魔理沙和妖梦没有第一时间赶到,所以一次性同时可弹射两个机体的位置就让博丽灵梦和藤原妹红使用,厚重的舱门在两人面前打开,然而,迎接她们的不是一片漆黑,而是极其明亮,散发出五彩的光。

“搞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茨木华扇?”

“裂缝突然增大……月面环境不稳定……小心……”

严重的电磁干扰让通信都变得困难,博丽灵梦注意到了机体身上的辐射监测器,每秒钟高达几千万伦琴的强度,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妹红?”她朝藤原妹红问。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启动边缘显示辅助看看!”

这是一种可以帮助驾驶员在严重光污染环境里捕捉物体的功能,在启用之后,形体的轮廓确实清晰许多,同时,机体的摄像头也逐渐适应了爆发的强光,伴随着逐渐清晰的视野,博丽灵梦发现此时的月面竟然覆盖上了一层液态的物质,看上去就像……自己当初在月之都结界里的静海上,追击纯狐时看到的那片闪烁的大海。

“这下可好了!月面上可都是流动的灵能啊!难不成结界本身出问题了吗?”藤原妹红感叹。

“不,可能是更加严重的问题,等会,这个位置距离格拉纳达好像不远……”

“那我们得赶快了!”

“确实。”

博丽灵梦注意到了格拉纳达的位置,就在迅速扩散的海洋的前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解决掉敌机之前,马上去救援下面的城市。

“博丽灵梦,藤原妹红,出动!”

足以重塑现实的灵能散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光辉,在脱离母舰没多久,从阿伽马上就无法再看到那两台机体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