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身之须臾,度宇宙之无穷,是人类存活于世上的终极愿望,每一个因为灵能的侵蚀,从原本的道路上脱离的生命,都在清醒过来之后意识到自身处境的卑微。

在我们之前的时代,在银河之间穿梭的伊奘诺人,还有先驱者都想要为一个问题找到答案:是否我们的存在本身永远到达不了永恒的真实,永远只能被现实所束缚,消亡在时间的洪流当中?无数的先驱不断踏入那流淌着混沌的梦境界,然而,虽然动辄粉身碎骨,灵魂消散,却从未有得到过一个准确的结果。

于是,来到了月亮上的月人,选择为了他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创造出一个能够克服时间本身的同类,利用禁忌的知识和技术,在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成功了,不会被时间所裹挟,可以永远保持不变的月之公主,能够在无数种可能性里找到能够改变命运的可能。

没错,我本就是作为一个让月之民真正成为不朽和纯粹的存在诞生的,然而却是我自己真正成为不朽之后,被他们背叛和处决,流放到了地上,月之都所能给予的无非是宁静和纯洁,地上纵使污秽,但是让我明白了被称为污秽的,并非如其名字一般令人厌恶,相反,这种对于生命的追求所产生的力量,才是我一直寻找的缺失的部分。

我们月之都,从一开始就错了,虽然我已经让一部分人醒悟过来,但是绵月依姬为首的另一部分,却拒绝我的父亲月夜见在梦境界里所见之物,甚至将月之都的核心嫦娥监禁,确保统治,在时间的作用下,他们非但没有悬崖勒马,反而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偏执和仇恨夺走了理智,直到现在无可调和的局面。

战争是不可能避免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不能就这样逃避自己的身份,战争的根源在月之都,如果我回到那里解决的话,这样的问题只会不断重演。


连续不断来自月之都的进攻,已经让这里的守军十分疲惫,几乎每当夜幕降临,城市内就会发现月兔的踪迹,为了确保当地居民的生命安全,城市中心在入夜后就进入戒严状态,同时,全城启动宵禁,原本人来人往的秋叶原,现在完全停止了一切活动,各种旧时代的招牌仿佛在这死寂里尽力向外传达出关于21世纪的记忆。

在黄昏的天空中,辉夜和铃仙驾驶着飞行器悄无声息地降临到了城市内,她们并不打算一离开幻想乡就前往月之都,而是先前往外界的东京,因为先前通过听取外界的电波,察觉到东京里现在有不同寻常的新人类势力活动,尤其是提到了一个叫做宇佐见莲子的新人类,在世界各地转移新人类的同时,破坏现有的研究机构和实验室,并且,一个叫做阿纳海姆的超级军工企业也让她很感兴趣,停留一段时间是来得及的。

优秀的伪装性能,可以消除几乎所有的反光和噪音,让辉夜和铃仙可以完全不被察觉地进入东京,纵使下方建筑物的楼顶上,随处可见严阵以待的防空武器设备,大部分建筑物的电源被紧急修改以确保功能,偶尔还能看到前来进行维护的士兵经过,只是完全没有察觉二人的动静。

“东京现在的情况如何?”辉夜看着从两边经过的建筑,有些忐忑。

“城市已经被联邦军封锁了,但是,城市内部的灵能活动,并非只是月之民身上发出的,在城市中心附近的阿纳海姆大厦也有许多……”

月之民的传感器可以捕捉任何值得注意的目标,无论是月兔还是新人类,就当二人还在讨论的功夫,高耸入云的阿纳海姆大楼就已经进入视野。对于铃仙来说,自己同类甚至要比外界人类要危险许多。

“宇佐见莲子在此前带领大部分新人类从阿纳海姆独立,并且在地球圈内各处进行袭击煽动独立运动……此刻她更有可能在宇宙里,而不是地面上。”

“这样吗……看起来如果不亲自进去一趟,是没法得到有用的信息的。”

下方的地面上有灵能灼烧过的痕迹,各种颜色的能量与坚硬的水泥石材相互结合,产生了波纹形状的扭曲,甚至还能在遭受破坏的区域内看到少量的残留,新人类和政府爆发过冲突吗?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感兴趣的宇佐见莲子和阿纳海姆,又是和天人处于何种立场?

略微思考了可能发生的情况后,辉夜直接不顾铃仙的控制,设定了一条前往阿纳海姆公司的航线,飞行器本身可以完美地隐蔽,只要能够混进大楼内部,就可以获得足够多的信息。

“公主殿下……”

“这个险我们不得不冒,铃仙。”辉夜走到了传送器旁边,“外界的新人类会对幻想乡,以及地狱的隔离状态产生威胁,如果在错误的认知下破坏了目前的体系,那么八云紫要保护的新人类就相当于无处可去了,我必须要确保外界的新人类目前只将目光聚集在月之都上。”

“但是……”

“别但是了,我们没得选,你到大楼对面的地方待命,如果我需要的话,会叫你的。”


外界人察觉不出灵体上的区别,再配合辉夜自身拥有的外观根本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况且,十几岁少女加上毫无特色的黑色长发,搭配外界常见的学生服装可以完美地融入到来访者当中,再配合自己能够控制时间空间的能力,破解复杂的安保不费吹灰之力。

公共区域是提供给新人类进行社团活动的地方,类似于在外界随处可见的各种集会所,只是因为有庞大公司的财力支持,所以设备和空间都能得到充足保障,阿纳海姆作为当前世界研究新人类的绝对权威,自然不会缺少支持。

在这里,可以无视政府的限制,在相对安全的环境里使用和探究灵能,所有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二十年前宇佐见莲子和玛丽贝尔·赫恩在合法化灵能研究,以及新人类平权运动上的巨大贡献,从京都开始,现实的限制被广泛认知,并且突破,许多颠覆现有科学的存在,结合形成了一门全新的学问,而科学本身,也必须要做出改变,才能够适应那个现实之外的维度。

随便一个走廊和活动房间的墙上,甚至是告示牌上都不会缺少这两位秘封组的画像,纵使赫恩已经失踪,莲子也走到了政府的对立面,其为世界留下的巨大贡献仍然无法磨灭,至今为止依然是被历史所铭记的先驱。

“反抗秩序的罪人,此刻终于不会重复历史的轮回了吗?还是说这个阿纳海姆……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呢?”

各种各样的“超能力”在安全的隔间里进行测试,有冰霜也有烈火,有闪电也有岩石,稍微精进一点的,会让自己的召唤物具有个性化的细节,比如说博丽灵梦所使用的卡片形状的弹幕,或者是可以准确追踪目标的激光等等,但是目前来说,这些力量都尚未得到足够多的训练和开发,处于强力但是不够专精的初级阶段,不过,阿纳海姆的培训还算专业,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如此全面对于灵能的知识的。

“最近没看到你,是新来的吗?”

旁边的一个新人类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因为每个地区的新人类经常共同活动,因此彼此都叫熟悉,辉夜这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陌生人的出现估计早就引起注意了,更不用说自己这如此朴素的外貌,在这一群穿着时髦的年轻人里是如此另类。

“啊……那不是当然吗?阿纳海姆可是目前世界上最为权威的新人类研究机构呢,吸引来自其他地方的新人类也很正常。”

辉夜急忙调整呼吸避免被识破,新人类或许不知道月人是什么,但是按照自己过往的经历,所思所想会在情绪激动时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你应该是日本人吧?听说过玛丽贝尔·赫恩和宇佐见莲子的故事吗?”

“我是从长野县来的,虽然知道京都出过很多人才,但是穷地方消息不畅,所以对于莲子确实不太熟悉……”

“这样吗,长野县以前也有过几次秘封社的活动,不过由于山火彻底摧毁了诹访神社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去祭拜了。”

长野县本来就是辉夜在转生后出生的地方,因为对那里最熟所以搪塞的答案,不过,并没有被怀疑。

“政府被控制了,根本不打算修复那里的神社,那里我也待不下去了,才找过来的,觉得人多一点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孤单……”

公共区域是不受安全管制的地方,而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是在时刻戒备的公司档案库,要是能够通过外部网络进入内部,或许就可以找到宇佐见莲子现在的位置,还有关于新人类的研究记录。

“如果想知道关于初创秘封组的信息,可以直接到楼下的档案馆,那里有阿纳海姆向外界公开的许多信息。”

电梯就在自己右手边,非常完美,之前已经看过了,整个上层建筑物都是用了透明的玻璃幕墙,铃仙可以从附近直接看到自己的位置,一旦出现任何意外,就可以提供支援。

“谢谢了。”

辉夜在得到指引之后,便立刻动身,也不管早就聚集在旁边的其他新人类,停留的时间越长,对自己造成的麻烦就越多。

“对了,那个,今晚有空的话……”刚才的新人类似乎是发出了约会的邀请。

“不要再重复以前犯过的错误,地上人。”

在丢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回答后,辉夜就凭空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任凭他们如何寻找,都不再能够发现自己的踪迹。


在静止的时间里,辉夜依然可以行动自如,所有严密看守的关口,各种各样复杂的监控和安保机制在她的面前都毫无意义,她直接从中间穿了过去,也不会有哪怕一个人出来阻挠,直到穿过了服务器机房的大门,随后将其从内侧关上。

“我进去了铃仙,确保外面没有人能够造成干扰。”

人类的加密技术在月之都面前形同虚设,对于月兔的处理能力来说,监视这一层楼的动向不是问题,但是由于机房处于建筑物内部,铃仙没法获得所有的视野,没法直接确保辉夜安全的她还是没法放心。

“真烦啊……难道非得这样吗?”

铃仙虽然嘴上抱怨,但是毕竟是命令,她也无法放开手里的狙击枪,要是自己一时疏忽导致出现问题,那么如此机会就会失去,所以哪怕此刻打在她身上的雨水如此冰冷,将她的头发全部淋湿,也不敢有任何懈怠。

“充分了解新人类,是我们在面对阿纳海姆时拥有的筹码,或许我以前没和你说过,但是,阿纳海姆真正的幕后主使,实际上是一个本被认为灭绝的先驱者。”辉夜回答。

“月之都真正的主人吗?”

“是我们目前所知的一切的知识和力量的来源,如果没有他们的开发,地球到现在仍然是一片没有文明的蛮荒世界。我们所熟悉的历史,人类发展成现在的情况,皆是有他操纵的成分。”

“听上去就挺吓人……”

让铃仙负责监视外侧,辉夜就可以在其中寻找需要的资料,玛丽贝尔·赫恩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一个外界人类竟然可以直接打开现实和幻想乡的结界,要是纵容这样的力量,那八云紫的隔离政策就会过早地被破坏。

玛丽贝尔·赫恩曾经是阿纳海姆最为著名的精神病学专家,其在人类大脑神经元活动和外界物质交互方面提出了许多划时代的创新理论,并且最终被证实可信,但是能够直接和梦境界交互才是她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在辉夜至今为止的记忆里,唯一能够控制结界本身的只有妖怪贤者八云紫,所以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吗?关于八云紫曾经将自己的人性分隔开,创造出了一个独立的灵魂的事迹……

有趣的是,时间点差不多在失踪前的几天,赫恩专门在这里留下了一段录像,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有人会前来。

“前来此处的新人类啊,这段录像是专门留给你们的,是一段包含着天人拒绝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只愿意自身苟活的罪状。”

机房是完美隔绝声音的,所以内部无论开多大声,外面都不会有一个人听见,辉夜走到了机房的正中,利用大屏幕以更加清晰地方式观看。

“科学世纪是天人控制历史,让人类遗忘灵能,并且在神化的科学下封印思想的结果,因为新人类终将要按照预言出现,所以惧怕自身的存在无法延续,刻意拖延了这一天的到来,明明我们出现过无数次前进的火花,但是都被这些腐败的官僚所熄灭,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天人试图利用月之都的入侵来消灭地上的人类,并且将新人类当做武器驾驶机动战士上战场,然后他们自己就可以独善其身免于灾难,这毫无疑问是对生命的践踏,和对自由的敌视,新人类有权选择自己的命运,无论是作为打开现实和梦的通道的先驱也好,让人类放下自身的成见,寻找能够抗衡预言的共识也罢,他们绝对不应该作为战争的消耗品,毫无意义地死在宇宙里。”

“对现实感到不满的新人类们,如果愿意寻找一个接近梦想的地方,就请追随莲子的脚步,一同前往秘封社吧。”

明明之后自己就消失了,但是一切却安排得如此妥当,秘封社的位置,并不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而是在宇宙里,对于月球和地球都足够远的地方……那是一颗之前经过开发,内部掏空作为殖民地的小行星,经过建设后,已经和鸟船空间站连接到一起,作为一个庞大殖民地群的根基。

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辉夜,也对于莲子能够获得如此多的资源和声望感到震惊,这还只是一个从一无所有发展出来的情况,一旦这个势力继续壮大下去,或许有一天能对外界的局势产生根本性的变化也难说。

就在她打算进行撤离时,整个建筑物内突然警报大作,自己的潜入理应是完美无缺的,总不能是月之都的袭击又来了。自动触发的安全机制反锁了大门,就连辉夜都难以方便打开。

“铃仙?能不能帮个忙?”

“明白了,请稍微让开些,公主殿下。”

灼热的光束直接烧穿了厚重的铁门,顺带着后面大量的服务器阵列,信息已经到手,别的已经不重要了,在上面画了一个圈后,被切割开的部分应声倒下。

然而,外面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不知为何,月之都的机器和月兔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建筑内部,措手不及的联盟军士兵顿时陷入了苦战,待辉夜走出门时,早已是满地尸骸,一片狼藉。

“发生什么事了?”她果断使用传送器回到了飞行器上。

“月之都似乎是不打算夺取东京了,而是针对这栋建筑物发起了自杀式攻击……等等,我好像发现了类似于月光蝶发射装置的东西……”

当铃仙发现马上要降临的威胁时,一切已经太晚,如同彩虹般绚丽的光芒已经从天而降,玻璃化了里面的一切,但是,并没有向外蔓延,因为被辉夜的能力所束缚,限制在了这栋建筑以内。

“啧……真是服了,差点没赶上,我们还有多少时间?”辉夜看着远处落下的流星问。

“差不多两天,我们走了吗?”铃仙已经设置好了前往下一个目标的航线。

“走吧,希望八云紫和永琳他们能够处理好幻想乡的事情……”

“回到月之都,只会是九死一生啊公主殿下。”

“我知道……但是没有别的办法。”


“宇宙,很美呢。”

“是啊,只有那些内心不被重力束缚的人类,才能够欣赏到这样的美景。”

“然而,那些尚未能醒过来的人类,仍然沉睡在被刻意编织的帷幕中,无论是主观上拒绝,还是客观条件的限制,他们没有办法和我们一样,看透头上的天空,看穿现实的结界。”

“要想让他们认清事实,恐怕不能够只依靠等待……”

“月之民迟早会击垮天人,就算最后抵抗获得胜利了,也无非是他们看着自己所建立的谎言破败,直至化为废墟。”

“你永远是那样乐观积极呢,但是在真正到了实际操作上却从来遮遮掩掩,梅莉……”

这到底只是自己内心中凝聚成形体的思念,还是梅莉真的陪伴在自己身边呢?宇佐见莲子现在也已经分不清了,她明明就坐在自己的对面,还能看到从远处的宇宙里射入的阳光洒在她脸上的痕迹,但是,当莲子起身的同时,梅莉也随之消散,别人没有办法看到她的存在,自己的手下也无数次劝谏不要沉迷在往日的记忆中,但是无论如何,都好像无法放手,仿佛两个人的灵魂结合在了一起。

自从秘封社殖民地群建立后,就一直受到各个势力的侵扰,月之民也好,地球联盟军也罢,甚至还有不知天高地厚,随便带着破烂就敢擅自闯入的海盗,就在前不久,又有一批小规模的舰队闯入了空域,而等待他们的,是毫不留情的重型粒子炮的齐射,几百人的生命根本还没有向前踏出一步,就消失在了宇宙里。

残骸的回收,差不多也应该完成了,联盟军目前没有做出任何的进攻举动,只是在相近的轨道上面盘踞,所以,莲子现在也完全不能放松警惕,殖民地集群现在拥有数百万想要逃离战争的新人类和普通人,稍有疏忽,就是让梅莉托付给自己的未来化作尘埃。

鸟船空间在在重新修复后,在生态圈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先前出现的失控经过自己手下的生物学家证实,来自于宇宙空间里的高能辐射催生了变异,导致生物的行为偏离了原本的模型,但是当宇佐见莲子不知从何处导入了一个接近完美的预测方程之后,这样的情况就再也没有出现,并且,内部的居住空间经过扩建和优化,可以进一步降低生态失控的概率,距离可以在宇宙中真正实现自给自足仅仅一步之遥。

“话说回来,负责搬运小行星的部门现在怎么样了?”

远处一个不祥的黑色影子,正好遮挡住了太阳,自己的秘封社现在已经有能力发射无人控制的舰船,从小行星带里抓取小行星回收资源,同时也可以作为新的殖民地使用,这是父母留给宇佐见莲子的遗产之一,深知地上危险的他们,早就在月球和宇宙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现在自己所拥有的殖民地,以及机动战士,大多数都是父母的积累,然而,由于工作繁忙,他们离世时自己甚至没法去奔丧,因为夺取他们的生命的,正是降落到地上的月之民,一发引爆月光蝶的弹头直接砸进了阿纳海姆公司大楼,将里面的所有人都变成了玻璃。

所有的这一切,莲子都绝不会原谅,现在,无论是伤害地球生命也好,杀害双亲的家仇也罢,秘封社都必须要加入到抗击月球的队伍,虽然这代表着需要暂时违背自己独立于天人的原则,但是至少可以让自己和所有的新人类更好过。

“刚刚运送到位,正在进行连接工作。”

若不是秘封社本部距离地球上百万公里,恐怕月之都会优先处理自己而不是天人,这些被搬运到此处的小行星各个都有几公里大小,最大的甚至直径有二十多公里,任何一个失控坠落了,后果都是灾难性的。

最大的小行星名曰阿克西斯,在自动化安装上了核脉冲引擎之后被转移到了这里,上面蕴含的资源至少够秘封社开发几十年了,其他的小行星之后都会连接在它上面,用于扩展殖民地的功能和居住地,不过现在,单单一个鸟船就已经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这个距离上的地球和月球,如果是在比较差的位置上几乎是不可见的,从巨大的强化玻璃面板上看去,所能见到的只有一白一蓝两个不起眼的亮点,似乎一切的矛盾,自己本来就可以带领所有人就这样远去。

圆筒形状的空间站内部是依靠自旋提供人工重力的,每一个都有几公里宽,可以清楚地从一头看到另一头,通过使用无人机改变空气的温湿度,还有播撒可以自动降解的凝结核,就可以模拟出地球上的各种 天气,同时,正对玻璃的巨大阳光反射镜也可以提供充足的照明,利用遮挡板的开关就可以实现昼夜循环,所以还能够保证正常的作息。

不过,如此优秀的内部装修,却不能让莲子有多少时间放松,因为就当她才刚刚离开办公桌不久,刺耳的敌情警报又让她必须紧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她立刻朝相关部门问。

“防空识别区里发现了联盟军的踪迹!是……是旗舰阿伽马!”

“搞什么……”

虽然是猝不及防地闯入,但是在马上要到达开火警告线之前却停住了,并且,发送了想要进行谈判的信号,专门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究竟有何目的?宇佐见莲子带着疑惑,还是选择亲自前往,等到她到达舰桥后,熟悉的身影让她颇感意外,这不是月兔玲瑚,铃仙和月之公主辉夜吗?

“月之民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不……一定是联邦军把你们带到这里的吧!”她颤抖着压制不安,走上前去。


“好久不见啊,宇佐见堇子,哦对了,现在是改名叫莲子了……”辉夜朝莲子伸出了手,“这次过来的原因,其实你也知道的吧,为了阻止月之都,我前来寻求你们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