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他爹从那天开始就心神不宁的,而且行为很奇怪。饭菜没怎么动就把筷子撂下把自己关房间里了。睡觉前问他他也闭口不言,但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不睡。第二天大清早悄悄起来,我问他去哪,他说去博丽神社,大冷天的,还这么早,生了什么病么。

我没工夫太顾及他,家里和孩子还需要照顾,能给我省点心就不错了。

就那天,他从神社回来之后又去了寺里,怪得很。正好在午后,孩子睡了,碗筷也收拾了,我干脆去听下出了什么事。

寺庙那边挤了许多人,我逮住一个问了下。

“哎,你们都在这干嘛?”

“哟,太太,你还没听说吗,世界末日要来啦,大家伙儿都在传呢。”

“怎么就,要世界末日了?”

“我听说是最快年底弥勒之世就要来了,到时候世界都会变成泥海,所以大家在找命莲寺想办法啊。”

原……原来这样,怪不得能怕成这样。

那天晚饭后,他把我叫到房里。

“老婆,我还是觉得得告诉你。我听说了……”

“最快年底就会世界末日对吧?”

他表情亮了点。我握住他的手。

“孩他爹啊,这种事你应该告诉我的,总能想到办法。想不到,你也不是一个人面对的。”

此刻无言,我们数年来罕见地相拥一次。

开门声,然后是孩子的声音。

“妈,门外有个药商……”

再是关门声。大概不是什么要紧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