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

自己精心准备的计划,最终还是在地狱仓促准备的防御面前付之一炬,力量的差距,让稀神探女在认识到这个事实之后陷入了迷茫,况且,身体在接下这一击就已经无法动弹,成为了任人宰割的事物。

还是轻敌了,本来赫卡提亚作为梦境界的魔神就不应该轻视,现在,地狱正在让自己的生命逐渐消散,伟大的月之都,终究只能止步于此吗?

“总算是赶到了……看起来不用我出手了呢,赫卡提亚。”

“那道光……”

逐渐清晰的视野里,降下了熟悉的散发出红光的钢弹,等等……自己的座机怎么会落到了地狱手中?而且,从那个机体的精神感应骨架上传来的,是一股如此浓烈的杀气。经过机体的放大后,甚至能够将周围的地面融化。

“没想到地狱已经能够生产机动战士了……是我轻视敌人了吗?”

指挥部一旦被毁,剩下的月都军队也迅速崩溃瓦解,现在,稀神探女面临的,是自己失败的结果,以及整个地狱的仇恨。

“啊啊啊!”斯卡布兰德魁梧的身形,在纯狐的身边怒吼着落下,“就是这家伙吗?现在我就把她剁了!”

“慢着!”

赫卡提亚挡住了马上要落下的斧头,在这个距离,稀神探女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深深刻印的纹理,并非只是单纯的放血和装饰作用,地狱的武器是直接用灵魂炼成的,也就是说,刀剑也好,武器和战车也罢,都是活生生的灵魂驱动的事物,横在稀神探女面前的斧头,也是一个活物,以至于被封印在其中的恶人灵魂,从被锻造产生到现在,从未停止撕碎面前的受害者的想法。

“赫卡提亚大人……为什么?月之民根本就没有饶恕的必要啊!”

斯卡布兰德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无法拒绝赫卡提亚的命令,至少暂时退后。

“这个月之民能够获取的情报的价值,要远大于她的生命。”赫卡提亚重新恢复成了红发女子的模样,“你们追求抛弃污秽不是吗?那么,现在你是选择坚持纯洁,还是苟且偷生,告诉我来到这里的理由和方式呢?”

从黑云中延伸出的四条触手各自缠住了稀神探女的四肢,将她拉到了半空,只要地狱的女生下令,这个月之都的神明就会被直接扯断,代表她的一切都会在这里被地狱本身吞噬。

“怎么,不说话吗?”

纯狐已经脱离了机体,亲自来到了稀神探女的面前,月之都的一切,在她的心中要比月之都对于地球生命更加肮脏,痛恨,即使已经无法抵抗,她仍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掐住了对方的咽喉,手中灼烧的纯化之力,控制在了将稀神探女的头炸开的临界点边缘,钻心的痛苦,让她不停哀嚎。

“怎样?月之都的罪人?能够感觉到,当初你们对我,对于地上生灵造成的苦痛吗?”纯狐质问着,“当你们将原本拥有自己的意志和灵魂的生命烧成玻璃的时候,你们考虑过她们的感受吗?!你们从来都不关心!”

“纯狐,别弄死她!”

“就这样杀了她太可惜了。”

在稀神探女的身体无法维持自身之前,纯狐撤走了自己手中的魔法,这才将稀神探女从无边的折磨里暂时解开,为了不让地狱失去这一个宝贵的信息来源,担心自己再次失控的纯狐,所幸退到了赫卡提亚的身后,将一切交给了自己信任的朋友。

“你们……”

残破不堪的身体,正在向下滴血,以至于衣服和脸都被染红,但是还没有到达地面上,就已经被吸收了,纯狐对稀神探女的折磨让她难以思考,以至于组织语言都十分困难。但是,作为月之民的骄傲,她绝对不会屈服。

“你们这些剥削着生命力的歹徒……手里握着所有人的生死,就以为可以无所不能吗?”

“看起来是我低估你的意志力了。”

赫卡提亚再次示意纯狐,又是一轮毫无折扣的折磨,这一次,稀神探女已经接近崩坏的边缘,身体上随处可见发光的破洞,灵体最为直接的形态,失去了物质的保护,正在向外泄露。

“你的机会不多了,稀神探女,而且现在我还是能从你那不够纯粹的灵体上面看出来,无论如何,你们月之民也不可能改变被地狱支配的事实。”

“那你们……那么……”稀神探女朝地上咳出了一大口血,“不如直接杀了我吧……我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那也好……反正等你死了,我可以直接纯化你的记忆,将它们用实在的物质形态进行提取,你的生命,本来就没有用!”

纯狐捏紧拳头,将灵能集中在右手,随后怒吼着朝对方的心脏直刺,打算直接分解掉稀神探女,但是哆来咪的突然出现,让她不得不急忙收手。

“住手!”

“你干什么?这有什么阻止我的必要吗?!”

作为梦境界的魔神,纯狐并没有把握能够无视她的存在,虽说哆来咪·苏伊特大多数时候都只会在现实之外过着舒适的生活,但是直接穿过结界也没有困难。

“够了啊!难道非要杀死她不可吗!”

从哆来咪身上放出的光束直接破坏了束缚稀神探女的触手,随后,落到了哆来咪的怀里,掌握现实和梦境之力的她很快就开始对已经危急的探女进行治疗。

“月之都现在都是一群只想要灭杀和破坏的疯子,你救了她又有什么用!”赫卡提亚朝哆来咪的方向逼近,“她们已经没救了,而且,就是因为你一直在蚕食她们的理智,才会沦落到现在的样子,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明明是你愿意看到的结果,为什么现在半途而废?”

“月之都怎么样都好,我不能就这样让她死去!探女本就是地上的神明,受到蛊惑才会到这个地步,我会想办法的!”

“你现在送她回去,只会让现实更多的人因为你一个人死掉!”

纯狐快速上前想要抢过稀神探女,却被瞬间展开的结界所阻挡,还没有等她运功将其砸开,哆来咪和稀神探女就已经消失无踪。

“这时候讲什么感情啊!哆来咪!”

“算了,纯狐,如果她只是想要保住探女的话,我们还是有办法的。”赫卡提亚将纯狐抱在怀里,安抚对方的情绪。

“就跟诡秘贤者摩多罗手下的卡洛斯一样,全是一群朝三暮四信不过的骗子。”斯卡布兰德也抱怨。

“够了,斯卡布兰德!有这个时间抱怨,先去检查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确保清理掉所有的敌人!来吧,纯狐,接下来还有很多要讨论的。”赫卡提亚说。


“赫卡提亚?不,还有纯狐……为什么地狱政治的核心会到幻想乡来呢?”

“情况紧急,我就不多废话了,月之都现在正处于失控的边缘。”

“这样吗……那我需要比较全面的信息,跟我来吧。”

自从在月亮上惨败之后,八云紫就一直忍不住会看着那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正是因为月之都内部链接着梦境界,导致灵能源源不断地从月球内部,经过外界向地球输送,这就是为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地球一直都处于灵能活跃的状态,原本应该沉寂的现实里,一直在出现各种各样的非人类,由于过多活跃的数量,引起了人类对于原本进化方向的偏离,这才是新人类一直没有出现的原因。

但是,活跃的灵能也导致了许多类似于新人类的生物的出现,例如东风谷早苗那样的半人半神,魂魄妖梦那样的半人灵,还有帕秋莉·诺蕾姬之类的魔法使,都是人类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进化的证据。

月之都本身的存在一直在破坏着先驱者对于现实未来的预测模型,同时,持续活跃的灵能也已经腐化了月之民的心智,战争已不可避免,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八云紫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她绝对不愿意让幻想乡加入其中,但是现在,形势大概是不允许自己拒绝,并且独善其身的。

“原来是这样……看起来需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了。”

“月之都对于现在的地球来说还是太危险了,上面拥有的先驱者技术,可以对人类造成极为惨重的伤亡,哪怕现在全世界齐心协力,恐怕也不能成功抵抗。”

“那么,你的意见是什么呢?”

八云紫利用结界的弯曲,创造出了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靠的支撑,这几天幻想乡结界的波动,着实让自己有些疲劳。

“月之都打算让月球整个砸向地球,通过瞬间释放的巨大力量,启用月光蝶重塑一切,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必须在那个时间点之前阻止他们,但是单凭你的力量,也没有办法充当保险机制,去将整个月球吞噬并且控制在合理的位置上。”

“你们要将整个月球……移出现实吗?”

“恐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算事后要进行修补,也必须先将月之都压制下来,才可以确保现实安全。”

赫卡提亚提出如此疯狂的计划,八云紫还是头一次见,月之都的结界固若金汤,很难通过暴力直接破坏,但是如果从槐安通道潜入,又无法投送大量的部队进行迅速压制,上次让八意永琳找到办法进入月之都已经是很困难了。

“就算是幻想乡和地狱联手,恐怕也很难保证不出问题,月之都掌握着先驱者的遗产,哪怕我让天人调动军队防御,也只是在拖延时间。”

“那么,钢弹呢?凯尔已经对新人类和钢弹的兼容性进行过测试,效果非常好,你创造出来的博丽灵梦,还有那个叫做雾雨魔理沙的,她们也应该符合标准吧?”

“灵梦……你是要她们做驾驶员吗?”

“大概是没有办法的吧,外界现在符合标准的驾驶员,只有宇佐见堇子,而现在的幻想乡,就有至少好几个符合标准的人选。”

钢弹的真正力量需要人类灵才能发动,妖怪和神明这样的非人类,是没有办法启用精神感应骨架的,但是,外界明明已经产生了反科学运动和灵能研究,赫卡提亚此次前来,并非是单纯寻求支援,而是想让幻想乡参与到战争中去,将所有的贤者们都绑到一条船上。

“外界明明有更合适的吧!”八云紫提出了反对。

“说实话,你们没有选择。”纯狐指向了远处的妖怪之山,随后,又一路向下,直指地底深处,那里是地狱曾经控制的地方,如今的旧地狱和灼热地狱遗迹。

“什么?旧地狱自从你们和那里断绝之后,就没有什么新闻了。”

“有一台钢弹,就被放在那里,地底深处的岩石当中……第一次地月战争里受损的惩戒。”

赫卡提亚脸上的微笑,此刻仿佛灵梦的封魔针一样刺穿了八云紫的内心,幻想乡,从一开始就被赫卡提亚利用了,从大结界展开的一刻开始,命运就已经和地狱束缚捆绑,无法脱身。

“你这家伙……”八云紫不由得咬牙切齿。

“你再乱想什么?”赫卡提亚继续微笑着看着她,“如果我要吞并幻想乡的话,我早就这么做了,将它放置在你的世界里,就是因为我相信你创造的结界可以保证它不被月之都所察觉,而事实也证明我是对的,事实上,我也没有打算夺走它,而是将它的一切使用权利都交给你,随你处置。”

“八云紫,你自己想想吧,你现在带着逃避的态度对待月之都,又能够拖延到什么时候?月之都已经可以直接入侵幻想乡,真的有必要的话,他们会直接用大量的机动战士碾压你所创造的一切,到时候妖怪就真的无路可去了!”

“行了,我知道了!”

八云紫一把推开了纯狐和赫卡提亚,面对着前方的雾之湖,在风中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会找到合适的人选的,但是……”

八云紫将目前尚未分配的剩下几个机体的影像通过裂隙投射到了上方的空气当中,现在,他们都安全地处于天人的控制下。

“我还要另外的三台机体,以确保能够有足够的战力支援外界,并且在外界受到毁灭性打击的时候还可以保存实力,就天人现在的态度,我很难相信他们……”

“三台?这是所有我们所剩下的……”赫卡提亚反驳。

“你不是要我们参战吗?那就让凯尔拿出诚意来,就外界现在的情况,能指望堇子开发出什么有意义的成就吗?我不想将命运交给几个完全不明白自身存在价值的孩子。”

“算了,不应该在这种地方起矛盾的,我会和凯尔转告你的意见的,毕竟,我们没时间了,组织起战力越晚,我们抵抗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越低。”纯狐拉住了赫卡提亚,“不过前提是,你能证明你的人选足够符合标准。”

“怎么不能呢?”八云紫笑着回答,“幻想乡,就是为了不被科学所接纳的事物提供的一个避难所,也就是在此处,才能够找到拥有最高素质的新人类吧。”


“话说回来,月之都哪来的自信,觉得自身能够脱离生命力系统存在呢?本就是人类灵体的他们,如果不能放弃自己作为人的根本,成为纯粹的信仰构成的神明,只会一直浪费时间吧?”

“但是月之民肯定不能成为神明啊,一旦依赖信仰而存在,从一开始就用唯物思想的他们,会直接消失吧!”

“除非将自己的意识传到没有灵魂的机器上去,将自身彻底和梦境界切断联系,自此和人类一样,受困在纯粹由理性的物质所组成的身体里。”

动物灵身上散发出的恶臭,让埴安神袿姬难免眉头紧皱,但是她别无选择,黑帝斯是包容一切灵魂的地方,而月之民遗落的替身虽然已经全部停止工作,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灵魂都安全地撤离了,在这些堆积起来的冰冷金属当中,她能够感觉到人类灵魂的存在。

“袿姬?”

吉弔八千慧第一个从这些已经失去能源的废铁中起身,平日里,人类灵和鬼杰组,是水火不容的存在,各自拥有自己的地狱领域,而且时常爆发冲突,但是在黑帝斯这个中立的地方,她们也只能放下本来的敌对态度。

“哦?负责人类灵的神明来到这里,是为何呢?寻找被困在里面的灵魂吗?”

饕餮尤魔紧随其后,虽然平时就有想要吞噬事物的欲望,但是没有什么能比灵魂更加吸引她的存在,口中闪烁着金光的尖牙已经蠢蠢欲动。

“袿姬大人……”

埴轮士兵利用身上安装的喷射背包从天而降,经过烧炼表面已经足够坚硬,变成了陶瓷,妖怪对于这些人造士兵来说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更何况,经过一系列的改装升级,埴轮士兵已经拥有了类似于突击步枪和便携式火箭炮的重武器。

“不必担心,在这个地方,鬼杰组不会随意生事的,磨弓。”

作为造型神,埴安神袿姬永远不会停下创造身躯的双手,当一个合适的形态被确定之后,就可以大量生产这种型号的陶瓷躯体,用于放置灵魂驱动埴轮士兵,自己最喜欢的磨弓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没有人知道这些具有自主意识的植轮士兵是否继承了被夺取的灵魂的前世记忆,因为她们从来没有表现出反抗主人意愿的迹象。

袿姬摸了摸磨弓的头,植轮士兵们就开始在大量的废旧身躯中进行搜索,寻找被她认为具有回收价值的灵魂,经过精密调整的身躯既实惠又高效,很快就在大片的残骸里找到了几个合适的机体。

“饕餮啊你知道吗?月之民的灵魂为了确保自身的纯洁,剔除了很多的情感和欲望哦。”吉弔朝饕餮提醒。

“说是这么说,反而更加吸引人了呢……哎!”

已经按捺不住的饕餮尤魔被袿姬一把抓住,因为身躯小巧,没法比过对方的力量,硬生生被拖回去。

“吃错东西,小心走火入魔啊。”

“这不废话吗?我本来就是魔兽啊?”

“吃人这种事情,你已经几千年没做过了吧?”

“你到底要用这些灵魂做什么?满足你的恶趣味吗?”吉弔问。

“趣味?地狱都成这样了,我从他们身上提取出必要的信息是没问题的吧?”桂姬拿出了工具,开始进行拆解,“纵使力量再强,你们的脑子也处理不了先驱者的技术,月之都为何会陷入疯狂,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都是我必须弄明白的问题。”

“月之都,真的要发动全面战争吗?那群人再不要脸也不至于送命啊。”

“如果哆来咪不阻挠我们的话,本应该能够直接瓦解掉绵月姐妹的意志力的,但是现在……恐怕很难做到了,先前累积的一切,本事为了从内部瓦解月之都准备的,然而现在,对于净化世界的狂热已经让他们不择手段。”

在一番努力后,袿姬找到了自己的猎物,附着在骨架上的灵魂,现在还在发着绿色的光,这就是人类灵所拥有的特质,可以完全放弃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成为毫无关系的另外一个人,而动物灵终其一生,也只能够作为她们所生的动物而存在。

一个尚未注入灵魂的埴轮躯体是完美的容器,袿姬已经事先锁住了关节让它无法行动,这就可以作为审讯的工具。

“这样就可以让月之民招供吗?”吉弔问。

“纯狐和赫卡提亚,恐怕对情报更感兴趣,看起来我得去幻想乡一趟了。”

袿姬拿上了缩小的埴轮,随后就在三人的面前消失。


“啊!我还没……”

自己在地狱中的惨败,仿佛只是一场梦,因为当稀神探女惊醒时,窗外地球反射过来的蓝光正好照在自己的脸上,月之都的床铺是如此熟悉,而且,身上似乎还有某种熟悉的味道。

之前所受到的折磨,似乎也从未发生过,但是很明显,此时的身体虽然完整,但是有些虚弱,哪怕只是起身都要比以往更加费劲,也就在这时,她才注意到了在旁边守候的绵月依姬,因为同时还要处理繁杂的军事调动,所以正趴在旁边的桌上打盹。

“你太勉强自己了,探女,进攻地狱本就是冒险的计划,你本不应该这样冒进的。”

绵月丰姬端着刚做好的早饭前来,不过,舍弃了绝大多数生理需求的月人,每天吃的也就是一些月兔做出来的混合了各种要素的团子,根据添加物比例的不同,各自有味道的差异,而且,说是团子,但是由于月之都根本不种水稻这样的作物,所以对于这些食物的真实来源也无从得知。

“或许确实是我低估敌人了……”

绵月丰姬的双手脱离了托盘,但是木质盘子并没有因为重力下落,而是悬浮在半空,并且,也不会像无重力状态下那样到处乱漂,而是扎实地停留在原地,可以让坐在床上的稀神探女伸手就可以拿到。

“我原本不应该把这么危险的事情交给你的,这是真正的月人才能尝试的危险,是我太轻敌了……”

“地狱本身对人类灵还是太危险了。”

“探女,月之都终究只是庇护你的场所,当月人成功净化了地球之后,他们又会把目标放到谁身上呢?”

哆来咪在网道中对自己说的话,再次回响在稀神探女的耳边,原本自己并没有打算理会,但是现在,明明应该团结一致的自己和绵月姐妹之间,确实存在着一道隐形的隔阂,自己并非真正的月人,不具有人类灵的诸多特性,难道自己会在大功告成之后,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吗?

“算了……网道呢?”她伸手拿起了一个团子,直接送进嘴里。

“网道本身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而且,我们失去了和哆来咪·苏伊特的联系,在所有的设施里都找不到她了,梦境界本身的特性,又无法脱离网道本身寻找她,在把你送到这里之后,她就不见了。”

这一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不仅月之都本身失去了最重要的部署和入侵手段,同时,网道的破坏会导致灵能不受控制地涌入月之都,在物质层面上完全破坏月之都的运行和建筑结构,甚至危及整个现实。

“糟了……你们处理过网道那边的事情了吗?”稀神探女焦急问道。

“很抱歉,但是……我们目前也只能将其完全封闭,虽然灵能发电装置还能工作,但是突然增大的负荷,已经让城市的部分系统出现了故障,特别是结界发生器本身……由于平衡器的失灵,现在结界曲率正在向城市正上方进行叠加……”

确实,稀神探女在刚醒来的一刻,就感觉到重力的异常波动,灵能不单单会扭曲现实宇宙中的物质,也会对时空本身造成影响。

“等会,这样的话,不就是在推动月球……”

“那又何妨?只会让我们净化地球的进程势不可当吧!”

绵月依姬事先做好的宣传动员,正好播放到了这一振奋人心的话语,没错,哆来咪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只会渴求生命的地球污秽却在向宇宙里扩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没有停下来的道理。

“就算如此,我们也一定要完成月夜见大人的梦想,绝对不能半途而废。”绵月丰姬握住了稀神探女的手。

“那是当然。”稀神探女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