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都还未完工。稀神探女身居高阁,认为接下来尽在掌握;大致的月都已然成型。

一开始就动手是不对的,这种事并不可能所谓的“去干”喊一声便可以的,首先要有个发起人,然后是一群——甚至是数以十万计的一群精通建筑、政治——是的——与计算的人;这些人甚至有上下级关系;——要知道如果要维持如此庞大的建筑群,每一小队的队长都至少是对所以计划、策划、企划案谙熟于心的人,才能防止溃于蚁穴——他们要开始在一张、几张、几百万张图纸、草图、草稿纸上用笔、用心、用尽自己的毕生关于上述的能力且真心实意地用在上面,写来写去。这么做后的结果就是最终来视察进度的人——事实上、一般来说;等他们&他来时都是全部完成后——会对此欣慰无比: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宫殿,——然而月球、月都如此之大,宫殿不过会是一个大圆点;对于月球更是不值一提。——那宫殿是如此的辉煌与气派,同时它也竭尽之繁华与庞杂。

但月都的意义是什么呢?或许我是个——如果还有的话——月球的普通居民,为什么会在乎一张图纸的一个点呢?

何况它是如此的困难,廊腰缦回,勾心斗角;它将会是不止几年长久的持续建造。

毫无疑问那个过去看那些能工巧匠所设计一半的图纸的设计的人,对这些十分喜欢;于是等到真在建筑看出形来时,“那位”可能会大发慈悲,坐在宫殿正中的位子上向下传达条好消息&奖赏。

然后一个普通的月之民以一种“折煞于我”的心情在祂的面前接受了此旨意,一个迈步下了托着大殿龙椅的第一阶台阶;然后又走了几十步到了圣殿圣门,接下来的道路左右尽是繁华的宝贝;再往下是通往下层的台阶,为了“万岁”而设计的一万阶台阶;等到了好不容易走完时眼前便是会议庭,大臣们会在这里商议、聆听圣讯、上报左论;由于人数众多,管理为了方面所以这地方也是十分的宽广;到了门口;下面是“九千岁”的九千阶台阶;再然后是御膳房、台阶;养心殿、台阶;书房、台阶;后宫三千与闺阁庭院、台阶;终于等出了这些地方后便是出了第一大层,接着是第二大层的宫阙,——直到出了最后最外的宫门,——然而这还不算全部。

出了宫门你还只是出了紫禁城罢了,你还仍在“北平”,只是出了一个点的里面的一个点而已;你还要出城,出城前你也仍需要穿过熙攘的人群,大街小巷以及无数的当官的房子,还需要去送个礼……

最终你也没走出这里,传达这条消息。人们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上面怎么样了;于是建筑工们只能继续建造、继续建造,直至建筑覆盖了整个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