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瑚和清兰原本以为自己要面对的,是血肉横飞的战场,然而,实际上是比这个还要危险万倍的世界,即使是最为资深的月之民,也不曾敢随便涉足的现实宇宙之外的地方。

“探女大人为什么不让我们上战场,也要给我们这么好的装备呢……一般这种都是给有去无回的突击队用的。”

全身的抗灵能纤维骨架,以及一套完整的月兔尺寸带有护盾的动力装甲,再配合最新植入到各个器官当中的生物检测器,几乎是月之都能够在不进行身体改造的前提下能为月兔提供的最好的装备配给,对于一个可以批量制造并且消耗的炮灰生物来说,这样奢侈的配置在现实宇宙的作战中显然有些多余。

但是,清兰和玲瑚马上要前往的地方,是维系月之都的存在根本,也是月之都在梦境界的构造,槐安通道,那是一片地球生灵闻所未闻,但是在高等的月之民里烂熟于心的地方,月之都的能量来源于梦境界,自然也需要稳定的时空连接着两个领域,而槐安通道,就是用来维系其稳定的相对有序的区域,借助于先驱者遗留在其中的时空稳定器,常规的生命体得以在受到影响的范围中暂时不受影响的活动,同时,机器也可以按照现实宇宙的规律正常运转,受到稳定的灵能会被赋予物质形态,随后传输进入城市的供电网络,配合上梦境界本身无穷无尽的尺度,抽取其能量为己所用就是无限的能源。

同时,通过调整稳定器的输出范围,就可以将稳定下来的时空相互连接,就可以在特定的两个点之间建立稳定的联系,以超光速的效率传输人员和设备,在波涛汹涌的梦境界中建立起牢固的传输网络,月之都此前对于地球的侵略,便是借助了事先留下来的这些网道发动的奇袭。

但是,建设这些网道需要面对极大的困难,包括要在两个相隔万里的现实宇宙的点产生联系,然后还要在面对随时可能让一个月人置于死地的能量冲击下完成稳定器的假设和维护,这个过程就已经产生过无数的伤亡,更何况梦境界里的生物,随时都在对这些来之不易的网道造成威胁和破坏。

不过,月之都在得到了一位梦境界的魔神:哆来咪·苏伊特的帮助后,原本波涛汹涌难以控制的梦境界能量波动逐渐趋于平静,似乎在这种大型的精神实体面前,不受控制的灵能可以得到很好的缓和,但是,这样的恩惠并非是单方面的赠与,为了回报这位贪婪而且难以捉摸的魔神,月之都所有人的梦都必须成为她的食粮,美好或者恐怖,这些灵魂在睡梦中所产生的一切感情,最终都会以梦魂的形式被哆来咪所吞食。

不过,长达万年的时光过去,虽然所做的梦一直在被蚕食,但是月之都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哆来咪发生多大变化,稳定下来的槐安通道,使得长距离而且稳定的时空旅行成为可能,自从那名曰“梦现协议”的条约签署之后,月之都得以通过部署的网道前往许多曾经难以定位的梦中世界,甚至包括幻想乡也变成了其重要的目标之一,虽然在宇宙里的各处都没有发现新的智慧文明,但是月之都对于已经消逝的先驱者的研究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话说回来……”玲瑚将自己的日常衣物叠放整齐之后,放进了储物柜里,“槐安通道上一次被大规模攻击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吧?妖怪们借助网道突破了月之都的防御,还让辉夜的亲信跑了出去……”

“你是在为她们感到惋惜吗?”清兰带着一丝疑惑看向自己多年来的好友。

“怎么能叫做惋惜呢?我明明在意的是槐安通道原本应该万无一失,却会被八云紫那样的妖怪利用的事实。”

“因为,地上带有污秽的生物,本身也并不只存在于现实里啊。”

清兰走到了用于清洗武器的水池边上,月之都结界内部的重力非常稳定,以至于如果没有人为干扰,水面甚至看不到一丝波纹,地球上面早就习以为常的风,在月之都是无法感觉到的,以至于空气都比凝固的冰霜还要沉闷。

平整如镜的水面,可以清晰地倒影出清兰和玲瑚的影子,虽然确确实实是源自于她们的成像,但是又不完全相同,在科学眼里,这只是经过翻转的光学现象,但是或许有可能,镜面里出现的就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位面里真实存在的事物呢?

“灵体在梦境界里的投影……我以前没少听八意大人讲灵魂方面的事情,但是或许是因为没有灵魂吧……实在是难以理解。”玲瑚说。

“具有灵体的事物,其自身的物质躯体,会因为灵体在梦境界里留下投影,从而同时存在于两个不同的维度,而且,灵能越强大的生物,它的投影和建立起的联系就会越强,这就是魔法的来源呢,实际上是沟通了两个维度,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转移到了这里,先驱者在意的一定是这个吧。”

还没等两个月兔发够牢骚,稀神探女就已经出现在了军火库的门前,外面还是战火连天,但是森严的堡垒内部,根本无法听到哪怕一丝交火的动静。先驱者城市的下方鲜少有人踏足,其中持续运行了超过万年的古老机械,时刻处于未得到有效监管的自动化运转。以至于相当大部分的区域仍然只有十分有限的认知。

“准备好了吗?时间可不会等人。”

没有人能比稀神探女更了解槐安通道,当初和哆来咪提出协议维持网道稳定便是她身先士卒,在其他月人还举棋不定的时候主动进行交流,这也让她在日后完全控制了这个城市最为关键的部分,哪怕是月之都在槐安通道里的安保,也是在探女的指导下进行。

对于拥有无可置疑权威的长官,玲瑚和清兰自然也不敢怠慢,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的了最后一些准备工作,随即以标准的站姿表示出准备完成的状态。

“是,一切就绪了,随时可以部署。”她们齐声回答。

“你们,是第一次走槐安通道吧,以前都是负责防卫工作的。”

“是……”

让缺乏经验的月兔进入网道,实在是无奈之举,梦境界的精神压力较大,哪怕是月兔也难免会有损失,梦境界对于物质的腐蚀是无法完全避免的,就算是没有灵魂的月兔亦然。稀神探女也只好硬着头皮让她们顶上空缺的岗位。

“那行吧,都跟我来。”

玲瑚和清兰在自己的人生中从未来过如此深入地下的部分,然而,稀神探女却带他们更进一步,熟悉的石质建材墙面替换为了陌生的能量管网,以及散发出浓厚的历史气息的风蚀墙面,按理说和外界环境的隔绝应该会让深处的城市结构保存完好,但是她们眼中看到的,却是一片遭到了严重扭曲和风化的景象,光滑而且坚固的表面上布满了大量的不规则裂痕,但是并不是凹陷下去,而是朝外突出,还有一些已经被破坏无法工作的古老机械,本应该四方规整的外壳似乎曾经被一种极强的外力强行扭成了麻花状,甚至在最坚硬的部位都像是先融化了然后再凝固。

稀神探女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些反现实的异象后,本来平静的脸上也难免有所波动,这都是在月之都里发生过的网道破损事件,全都是不堪回首的悲惨过去。

“这里发生了什么……”诡异的景象,让清兰忍不住发出疑问。

“现实结界的破损,导致城市中出现了因为灵能而产生的崩坏……”稀神探女打开了面前的大门,“月之都整座城市,就和所有灵能生物一样,同时处于现实和梦境界当中,因此许多地方实际上会被另一个维度的能量干扰,随后作用到现实中的区域……可能你们现在听不懂,简单来说,就是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区域发生了破坏性的物质扭曲现象,当生命受到波及,他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将难逃一劫。啊,就是这里了。”

清兰和玲瑚原本以为首先要穿过一个类似于传送门的结构,才会进入到梦境界中,然而,稀神探女的脚步却停留在了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她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一个类似于开关的设备。


“难道不是通过传送门之类的穿越维度什么的吗……”

还没有等玲瑚说完,交错在一起的两个维度,就在三人的面前迅速延展,原本应该是被大量的古老结构围绕的房间,在墙壁分开后,露出了一片她从未见过的天空,不计其数发光的能量束,在淡紫色的天穹中无边无际地延展,可以在能量束的相交处隐约可见正八面体的时空稳定器的轮廓,而在这些巨大的网格中间,还能够看见许多稍纵即逝的图案,有飞鸟,也有人类和禽兽,甚至偶尔还能够看到恒星与行星银河的投影,在化作残影消逝前,有规律地在这片领域中活动。

原本做好了精神准备,但是当月兔们进入其中后,并没有预期的感觉到很大的精神压力,只是相对于枯燥的现实,此刻她们经过编程的思维中,确实出现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想法,例如大喊大叫,或者是手舞足蹈之类不符合月之都规章制度的冲动。

展开的墙壁失去了现实中的精密排列,在槐安通道中肆意延展,形成了一个彼此相互嵌套的环形结构,虽然受到了梦境界灵能的支配,但是由于稳定器的作用,得以束缚在特定的形体不至于失去控制,这里类似于一个可以稳定站立的节点,事实上,先驱者虽然对梦境界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开发,但是这些难以捉摸的网道本身,可能源自于更古老的文明。

“清兰,你的神经活动指数有些偏高,你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吗?

稀神探女及时打断了两个月兔高涨的情绪,接下来的任务实在过于重要,不能让她们因为一时疏忽前功尽弃。

“不……没有,只是感觉有点紧张,毕竟第一次来。”清兰回答,“槐安通道是四通八达的可以通往现实各处的网道,那么,为什么没有利用它来寻找辉夜和八意大人呢?”

“这就是你们的任务了,建设网道需要同时确定精准的起点和终点坐标,但是幻想乡是完全独立于现实中的梦中世界,我们没有办法像在地球上那样通过派遣特工的方式建立传送坐标……”稀神探女说,“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直接在梦境界上开出一条能够连接到幻想乡的道路,通过多次有导引的折跃逐渐缩小传送偏移值,来找到一个近似的目的地。”

“等会……这不就是盲跳……”

玲瑚的回答让稀神探女略显尴尬,月兔本来不应该知道这么多知识的,作为一种消耗性的生物兵器,他们通常只会知道关于战斗的部分,不过,一些在战场上积累了许多经验和功劳的,就可以获得额外的待遇,这并不是指单次月兔的生命周期,而是这个独立的数据人格在多次轮回之后的总体积累。这些无论是经验还是影响力都较高的月兔,有时候就会得到上层月之民的赏识,赋予他们很多额外的感知和思考能力,叛逃的铃仙曾经也是受到肯定,才会被八意永琳选为自己的“宠物”。

“嗯,也没有错,但是并非真正完全随机大海捞针式的搜索,你们非常幸运,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的月兔帮你们铺好了垫脚石,接下来要确认的几个坐标,无论是危险性还是准确程度都无需担忧,估计三到五次折跃就可以产生出足够的参考值了,铃仙前往幻想乡使用的参数虽然已经被抹去,但是她在梦境界里留下的痕迹是不可能消失的。”

“原来铃仙也是使用槐安通道逃去了地上……也怪不得当时怎样都找不到痕迹。”

铃仙曾是清兰和玲瑚的好友,同样负责月之都的防卫工作,但是在半个月之前神秘的失踪了,如果不考虑通过八云紫之类的第三者,那么只有可能使用了能够跨越时空的槐安通道前往幻想乡,开辟出一条临时线路的权限,只有最高职阶的月之民拥有,八意永琳和辉夜虽然已经逃离,但是她们留在先驱者服务器里的授权方式仍然保留,这个理论确实有一定的可靠性。

“那么,就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路线前进吧,我会在这里监控你们的状态,不用担心。”

脚下的地板在稀神探女的控制下再次发生变化,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管状结构,大量的圆环围绕在一个相同的主轴周围,逐渐开始旋转,在清兰和玲瑚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们发射了出去。

清兰和玲瑚并不明白这个复杂的网道的工作原理,甚至感觉不到是自己在移动,还是周围的空间离她们快速远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看似不变的背景也开始出现一些从未看到过的事物,比如在暗淡的背景里游动的巨龙,或者是一颗垂死恒星突出的巨大日珥之类,槐安通道的极限到底在何方?这个问题,稀神探女自己也没有准确的答案,但是在月兔们的眼中,能够看到他们能够想象的一切,加上连自己的头脑也无法构思出来的事物。

看似规整地平行分布的能量束,其实也没有完全按照直线运动,似乎会根据自身的移动发生形变,但是如果产生了“难道不是支线吗?”的想法,他们又会看起来没有任何一点弯曲,清兰和玲瑚能够在这些交错的光束间看到一些还在运作的维修无人机,从这些神奇的机器于远古时代安放于此,就一直在不间断的地进行工作。

“再次提醒一下,千万别把头盔摘下来破坏抗灵能框架的完整性,需要前往的现实中地点的环境差异巨大……”

稀神探女并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提醒,月兔们就已经到达了第一个站点,原本以为月之都的通讯能力可以穿越维度,看起来还是想太多,在维度切换的瞬间,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即使是厚重的防护服,也并不能完全抵消折跃带来的副作用,两个月兔的身体短暂地瘫痪,不过很快就重新恢复控制,设计这套衣服的月之民生成可以完全避免进行梦现折跃带来的永久性副作用,也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设计是有多自信。

“清兰……不是我说,这真的是探女大人觉得合理的位置吗?”

超次元的坐标判定确实不能遵循现实中的物理法则,由于梦境界的影响,有时一个更加遥远的位置,在梦境界里的距离反而可以距离目标更近,但是这一个目的地很显然,已经不只是“必要的距离”能够说明白的了,因为头顶上的太阳甚至都不是黄色,而是呈现出了刺眼的蓝色,原本熟悉的各个恒星,也以一种完全陌生的方式排列。周围地上的植物,更是类似于珊瑚的透明且柔软的样子。

“或许更应该问这是何处……”

身体感觉十分沉重,甚至比地球更能感觉到引力的存在,从任何一个地方看到的太阳都不可能是蓝色的,除非……清兰谨慎地在附近的土地上四处翻找,却在一个被腐烂的有机质覆盖的地方看到了熟悉的人工石质建筑的表面。

是先驱者,但又不完全符合,先驱者的建筑工艺要比他们有更多的曲线和光滑平面,但是这里则是几乎没有任何过渡的多边形,几米大小的圆形高台,正对着因为折射透出紫色的云朵,而在更高处,是绿色的天空,以及三颗月亮。

“这里甚至都已经不是太阳系了吧?就算是所谓误差,也不可能这么大……”对于这个戏剧性的事实,清兰忍不住吐槽。

“不过,好像也挺好的,毕竟一下子就变成了距离地球最远的月兔了呢。”玲瑚选择用幽默来化解现在的困局。

“如果不是孤单的被丢到这里的话,那还挺好。”

也不知道下一次折跃还要多久,因此清兰和玲瑚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圆盘的范围附近使用身上携带的各种传感器获取尽可能多的环境信息,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这个看上去已经有千万年历史的遗迹仍然在工作,而且,特征十分接近记录在案的一个叫做“伊邪纳岐”的古老种族的造物。

这里或许是他们在游历银河时暂时停留的一个前哨站,此刻,早已经掩埋在时间的洪流里,也许在属于他们的时代里,正是借助于假设在星辰之间的网道,他们才有能够跨越数千光年的距离前往银河的每一个地方的可能,没有人见过那些古老种族的真面目,但是他们留下的技术直到现在,仍然影响着这两个月兔所知的一切文明。

“真想知道,那些古老的伊邪纳岐人究竟是如何在梦境界里开出通道的……如果真的按照传说中的那样,抛弃自身的躯体进行巡游的话……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呢?”

“你觉得先驱者的话可信吗?”玲瑚在结束了手中的工作后,来到了清兰身边,“关于他们一直在重复的什么打破预言之类的说法。”

“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吧,玲瑚,月之都本身就是先驱者的手笔,这之后在发现什么出人意料的科技都是有可能的……”

正当她们还在对着古老的文明发散想象力时,周围缓慢流动的雾气里突然出现了大量的人形魅影,缓慢靠近,玲瑚和清兰并不能看清其具体的形态,因为这似乎是雾气本身的颗粒有规律地聚集后产生的形体,哪怕将自己的枪口对准开火射击,在弹头爆炸后的气流里,那些魅影依然保持完整,完全不受阻碍的朝她们逼近。

“这下可好……”

“别开玩笑,我们总不会死在距离家里可能几百光年的地方吧?”

眼看魅影愈来愈近,在梦境界里的稀神探女终于及时定位了玲瑚和清兰,在马上要被四分五裂之前启动了折跃,或许是由于准备匆忙,她们被胡乱设定的槐安通道在现实和梦境界中横冲直撞,有时被送入了暗无天日的气态行星,有时则是马上就要引爆的超新星边缘,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如同走马灯一般在她们的眼前飞过,直到熟悉的一轮明月重新出现在已经筋疲力尽的两人的视野正中。

“结束了吗?那么……”

玲瑚并不知道她们费劲千难万险最终到达的目的地是何处,因为除开皎洁的月光以外,还有遮天蔽日的茂密竹林,在寒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幻想乡在月之都的认知中并没有这个区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自己的朋友,铃仙就在附近。

盘踞在这里的妖怪,看起来要比地球普通环境的还要凶狠,哪怕是刚刚抵达此处,产生的动静就已经让他们察觉,在急忙设置传送信标的几分钟后,那令人胆寒的嚎叫就已经逼近,只要能够帮月之都建立槐安通道联系就好,哪怕在这里死了,也无所谓,带着这样的信念,玲瑚和清兰举起了手中的爆弹枪,在看到前方的黑暗里出现的火光后,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带着制导功能的微型飞弹从枪口飞出,灵活的避开了竹节的阻碍之后爆炸,在远处传来了一连串的巨响,原以为可以解决威胁,但是在重新装填的空档里,还是有不少的狼妖突破了火网,直接将她们掀翻在地,尖牙和利爪很快就撕开了注重灵能防御,而不是物理损伤的防护服,恐怕这一次生命,也只能交代在这里,不如干脆闭上眼睛,等待着备份在服务器里的意识重新给自己分配身体。

然而,原本掉落在旁边的爆弹枪,不知为何重新开火,将原本胜券在握的妖怪们尽数驱散,冲天的明亮火光从开火的方向传来,然而,并非是竹子被点燃的火焰,而是源自于一个白发,穿着背带裤的少女。

“该死的月之都,居然又派人来了吗?这次是想怎样?为了一千年前的事情想要抓走辉夜吗?”

在藤原妹红眼里,任何来自月之都的事物都是令人厌恶的,但是这个封闭的世界里,为何如今还能够出现月兔,就难免让她有些好奇,这样的好奇,也暂时超过了杀戮的欲望。

“最好老实交代怎么过来的,不然的话,别想活着离开。”

身上冒火的从直觉上就知道是个狠角色,更何况,手里还有着爆弹枪,现在的藤原妹红是玲瑚和清兰完全不敢招惹的存在,也只能暂时妥协。

“受月之民稀神探女所托,前来幻想乡寻找一名叫做铃仙的月兔。”

原本以为一部分的事实就已经足以让藤原妹红满足,然而,这反而让她更加恼火。

“如果只是为了她的话,又有何必要为此大动干戈?我还不知道吗?你们不就是为了辉夜来的?那个死东西毁了我的家庭,这仇都没有报,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坏了我计划好的事情?”

藤原妹红手里的爆弹枪一动不动地对着面前的月兔,她想要尽力控制自己别擅自杀人,但是凡是跟辉夜扯上关系的,都会让她发自内心地难受。

“你提到了辉夜公主……难道她就在附近吗?”清兰小心翼翼地避免接触到藤原妹红的底线。

“一直都在呢,但是你们想要找到她,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这就是你们的目的的话,我宁愿暂时帮她们把你们解决掉。”

信标已经准备就绪,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可以将两人送回月之都,清兰趁着藤原妹红想要点烟的功夫,迅速向身边的信标一脚踢下,撕开的网道入口迅速将她们吸了进去,只剩下猝不及防的藤原妹红,想要立刻跟上,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后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