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盛之樱》


  引子:
  深夜,西行寺邸的后院中,一位身穿丧服的少女正在布置着一座法阵。
  落满樱花的法阵中心上是一座刚立起不久的墓碑,这座立于西行樱之下的墓冢是属于已经圆寂的西行歌圣。
  最后一根招魂幡被少女插在法阵的边缘,这座用于释放反魂术的法阵已经完成待命。
  青月从云中显现,照耀着盛开的西行樱。
  少女默默的发动反魂术,近百个亡魂从她身后显现,化作黑蝶群围绕着作为阵眼的西行樱飞舞。为了这一刻,少女清扫了那个盘踞着众多妖魔的山头,手刃了那个重伤西行歌圣的大妖怪,并将它们的亡魂拘束到此。
  因为,生与死在动态的循环中形成永恒的平衡,反魂术只是在此框架下的等价交换而已。
  以生换死,以死换生。
  随着黑蝶的飞舞,西行樱迅速凋零。樱花染上黑色后如雨般落下枝头,将地面上的法阵覆上一层黑布。
  数息后,西行樱完全凋零,光秃的树冠在青月的月光下格外突兀。
  黑蝶群渐渐消失,反魂术释放完毕。
  但,除了西行樱凋零枯萎以外,无事发生。
  少女目光呆滞的盯着眼前的墓碑,墓碑上盖满了飘落的墨色樱花。
  这些樱花和西行歌圣圆寂时化作的墨染樱一模一样。
  少女跪倒在地上痛哭,她不明白为什么反魂术会失效,而且她用于交换的筹码是那么多。
  周围的樱树和花草在不知不觉中瞬间枯萎,一只乌鸦在空中发出凄厉的怪叫,笔直的坠落到地。
  现在,少女的能力已经不受控制的完全解放。
  而经历了反魂术的西行樱,在未来的某一天,终将会完全盛开。

——————————————

  当「反魂蝶-八分咲」的最后一次红蝶弹的爆发散去后,席卷整个幻想乡的春雪异变结束了。
  清晨的阳光穿过西行妖的树冠,照射在躺在鸟居下的西行寺幽幽子身上。尽管现在的西行妖已然是棵枯树,但在几个小时之前,那近乎全盛的西行妖恐怕是全幻想乡最美的樱花树。
  “幽幽子大人?幽幽子大人?……”
  “……妖梦,西行妖开满了吗?”幽幽子睁开双眼,看着将她抱起的魂魄妖梦。
  “幽幽子大人……抱歉,我尽力了……”
  “妖梦,没关系的,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幽幽子望向西行妖的树底,似乎在寻找什么,“博丽的巫女现在去哪里了?”
  “……博丽灵梦就在我们后面,幽幽子大人……”妖梦回头看去,但灵梦早已不见踪影。“人呢?刚才明明还在的。”
  “啊啦啊啦~既然那只红白的蝴蝶已经离开了。”幽幽子从妖梦的怀中起身,摸着妖梦的脑袋。“那还不快点去做早饭,不然我拿你的半灵当麻薯吃掉咯~”
  “幽幽子大人,不要!我这就去做早饭!”妖梦红着脸跑开了,同时还把自己的半灵给抱得紧紧的。
  幽幽子笑看着跑远的妖梦,待妖梦离开视野后,她缓缓走向西行妖,并顺手从旁边的樱树上摘下一枝开满樱花的树枝。
  西行妖树底的那庞大的根落的间隙中,树立着两座墓碑,一座有字,一座无字。
 “さくら,さくら ,狂い咲け……”①
  幽幽子走到无字墓碑前,将樱花枝条放下。
 “墨で染めて 舞い上がれ!——” ②

  冥界平静的日子似乎过得飞快。
  “妖梦,去拿那瓶清酒来。对,就是上次你去人里买的那瓶。”
  此时的幽幽子正和八云紫坐在白玉楼庭院中的一处亭台中。这处亭台位于后院的大人工湖湖畔,其位置正好能仰视整棵西行妖。
  “……看来你已经发现西行妖封印的秘密了”八云紫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幽幽子说到。
  “是的……没想到是我封印着西行妖啊……”幽幽子迷茫地仰望着西行妖。西行妖那巨大的树冠如同数十支干枯的手臂,向天空伸去。
  八云紫知道,幽幽子对她自己的死,从来都是不放在心上的,可现在却已经截然相反。
  当然,八云紫也知道,在那个被火光和鲜血映红的夜晚,曾经的西行寺家庭院发生了什么。但她并不想让幽幽子知道这一切。
  “……已经逝去的往事,就无需挂念……”八云紫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对了,幽明结界已经检查过了,结界变稀薄是不可逆的过程,所以我无法修复结界”
  “那冥界岂不是会在未来和幻想乡融合?”
  “不,幽明结界最终会维持在一定程度,并不会完全消失。”八云紫打开一个隙间,从中取出一瓶清酒和酒具,为幽幽子和自己倒上一杯。
  “但是我感觉这次结界的变化,似乎和我让西行妖开花有关。”幽幽子看向墓碑所在的西行妖树根处“在我收集春度之前,结界只是在慢慢消散。但是我让西行妖开花之后,结界便消散了许多。”
  “也许是大量的春度影响了结界?”八云紫品了一口清酒“说实话这结界我都琢磨不透,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哪怕幽明结界正在消散,这个结界的力量是远在我之上的,甚至要比博丽大结界要强上数分。”
  “比博丽大结界还强?”幽幽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八云紫。“这结界早就开始漏出幽灵怨灵之类的东西到外界去了。”
  “因为幽明结界维持着生与死的边界,所以要比维持虚与实的结界强。至于漏出亡灵……我感觉这是结界的意志……”
  “幽幽子大人!”妖梦突然慌慌张张地跑来“那瓶酒不见了……诶?这不是……”
  “啊啦啊啦~紫已经帮你拿来了”幽幽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下次快点哟~妖梦。”

  “手のひらでは抑えきれない涙……”③
  青月当空,两位少女在半盛的西行妖下的鸟居前翩翩起舞。远处的西行寺邸灯火通明。
  一位金发少女身着华丽的紫色西洋礼服,如同一位神秘的贵妇。
  而她的舞伴,一位粉发少女,手持着两把折扇,身着传统的橙黄色和服,黑色束带后那巨大的黑色蝴蝶结让她如同一只镰仓蝶一般,在飘落的樱花中飞舞。
  两人的舞姿优美,配合天衣无缝,让人觉得她们似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最愛であり唯一の理解者!……”④
  舞毕,两位少女依靠在一起,躺在西行妖下仰望着苍穹上的青月。
  月光透过树冠上的樱花丛,洒在粉发少女的面颊上。微风拂过,西行樱飘落数朵,于空中渐渐落下。
  一朵西行樱飘落到粉发少女的头发上,金发少女笑着将落樱拂去。
  粉发少女微笑着看着被拂去的樱花继续被风吹起,在风中飞舞着,染上墨的颜色,最后落入满地的樱花花瓣中消失。
  “紫,好希望……现在能够永远下去……永远……”

  幽幽子从睡梦中醒来,她身边的八云紫仍在熟睡。
  幽幽子披上自己的蓝色和服,推开拉门。室外的景色已然是深夜。
  确认八云紫并没有被自己的动静惊醒后,幽幽子提上一盏人魂灯,离开了寝殿。
  寝殿前的笔直的石砖路通向西行妖,道路两旁是无数的盛开的樱树。
  深夜的白玉楼并没有幽灵亡魂在四处游荡,所以这时的人魂灯没有吸引什么灵体跟随。
  石砖路的尽头是那座屹立了千年的鸟居,鸟居后就是西行妖。西行妖那有力的根系早已将鸟居后的石板路顶开压碎。
  八根绑着两丈长白幡的长杆,围绕在西行妖的四周,像是镇守着谁。
  幽幽子站在鸟居之下直视着西行妖,千余年前,她也似乎是这样做着。
  这时,人魂灯那微弱的灯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这是灵体被吸引的标志。
  一个幽灵从上方飘下,围绕着幽幽子的人魂灯飘行。
  幽幽子抬头仰望西行妖,西行妖那距离地面五十多丈的树冠层中飘行着数个幽灵。这些幽灵在发现人魂灯之后,从树冠上飘下。
  但幽幽子并没有和这些幽灵废话,直接用自己的能力将它们驱离白玉楼。
  “这些幽灵怎么回事,现在白玉楼可不对外开放……这是什么……”
  石砖路上一道由西行妖树根顶出的裂缝延伸到鸟居外。
  “……西行妖,这是你干的吗?”幽幽子直视着西行妖。
  西行妖没有回应。
  “好吧……换石砖的费用只能记在宅邸的维护费上了……”
  幽幽子虽然知道西行妖的能力,但是她完全不知道在千余年前这棵枯树引发了什么,至少现在她还不清楚。
  当幽幽子回到寝殿时,八云紫已经醒来了。
  “幽幽子,那么晚就别出去了,小心着凉。”
  “紫……在我生前……我们是认识的吧……”
  “……”
  “在我解开西行妖的封印之后,我最近总是能梦到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似乎是我生前经历过的。”
  “当然,我梦到了你。”
  “我和你在半盛的西行妖之前起舞……好高兴……”幽幽子的眼眶湿濡了“……还有更早之前我和你在一起的一些零星片段……”
  “但是我……仍不知道我为何而亡……所以……”
   八云紫突然将幽幽子紧紧的抱住。
  “不要问了!……我不允许你知道这一切!……”八云紫哽咽到“至少不是现在……我不想再次失去你……答应我……答应我!!!……”
  在八云紫的记忆中,那次在西行妖前的共舞,是幽幽子生前最后一次与她共度的时光。

  翌日中午。
  “真是的……这些幽灵怎么回事?……”正在吃午饭的幽幽子看着一个穿堂而过的幽灵抱怨到。
  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许多幽灵进入白玉楼内的庭院中四处游荡。虽然八云紫在破晓前就已经离开了,但幽幽子不想让这些不速之客扰了清净。
  尽管妖梦已经在大门前放上了“暂不开放,禁止入内”的警告牌,但收效甚微。以至于妖梦不得不时不时的提着人魂灯将幽灵聚集后驱赶出去。
  “文文新闻……号外号外!……”看来又有一个令人讨厌的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妖梦,去把那只满嘴胡话的偷窥狂天狗赶出去。”
  “……唉唉唉,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我只是来发个号外而已……不是来偷拍某个千年亡……啊!!!……”
  射命丸文话音未落,一柄折扇就从主殿中射出,正中她的额头。接着,就是樱符「完全墨染的樱花 -开花-」暴雨般的弹幕轰杀到来。
  “啊啊啊!别打了我这就走!……”射命丸文狼狈地逃跑了,但她居然还不忘扔下一份报纸。
  已经飞出殿外的幽幽子飘上前去拾回她的折扇,同时瞟了一眼射命丸文扔下的报纸。
  “号外:人间之里数名村民暴毙,疑为摄魂术所杀”
  幽幽子将报纸捡起查看,上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在讲此事的发现、调查和推测。当然,不乏某天狗的夸大其词和无中生有。而且,博丽灵梦已经介入此事。
  幽幽子望向西行妖,这棵枯树一动不动。
  “真是邪乎……”幽幽子走回主殿,继续享用她的午餐。
  午餐过后,幽幽子返回寝殿,回忆最近发生的种种怪事。这些事看上去毫无关联,但她总觉得似乎在指向什么。
  也许是午餐过后的倦意,又或者是昨夜的未眠。幽幽子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大小姐,您要的物资已经准备好了。”一位身负双刀的白发武士递出一份清单。
  “退下吧,妖忌。”那位被称为大小姐的少女接过清单,确认后将其夹在一本厚书之中。
  “交出她!”
  “杀人偿命!”
  “把她捆在那棵妖树上烧死!”……
  不知何时,少女所在的大殿外传来喧闹声。
  少女走出殿外,外面满是愤怒的人群。妖忌正和一群家丁阻拦对方。
  人群见少女出现后,立刻沸腾了起来,高举手中的农具和武器,几乎冲破家丁的防线。
  “安静!”少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镇住了所有人。
  “我说过,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少女走向人群,家丁们自动散开,和少女保持一定距离,只有妖忌站在少女身边为她护卫。“你们要求的赔偿我会全部答应,以西行寺家家主的名义!”
  “赔偿?你和妖树已经杀了我们五十多人了!赔偿有个屁用!我们就是要你现在偿命!”领头的人怒喝。
  “要我偿命也不是不可……至少等我处理完西行妖之后……”
  “你不是说偿命吗?!直接把你和妖树一起烧成灰就没那么多破事了!”
  “西行妖的力量你们无法抗衡……”
  “少废话那么多!直接上!杀了她!”领头人拔出长刀,向少女冲去。
  “别靠近我!”少女急忙退身,妖忌同时出刀试图格挡击退对方。
   但还是晚了。
   领头人在接近少女一丈的距离后,全身上下便开始发黑坏死,就连他的长刀和衣物也开始崩解。在数息内这个倒霉的人就完全化作一堆齑粉倒在少女面前。
  这就是这份无法控制的力量护主的结果。
  人群顷刻间爆发,纷纷向少女杀去。

   “啊!!!……”
  幽幽子从噩梦中惊醒,大量生前的记忆如同落潮时的礁石般浮现。但是,关于那件事的记忆,仍然支离破碎。

  “幽幽子大人!出什么事了?那只天狗又回来了?”妖梦冲进寝殿,楼观剑和白楼剑已经出鞘。
  “妖梦,和我去书房!我要找一本书!”
  “……书?”妖梦不解地看着幽幽子。
  “就是书,赶紧!不然你的半灵就是我今天的晚饭!”
   
   圆日西斜。
  “就是这本!”幽幽子从一个上锁的箱子中取出一本书页已经严重发黄的旧书。
  但是整个书房几乎被她们翻了个底朝天,这个箱子的锁也是被妖梦用刀劈开的。
  因为幽幽子根本不知道自家书房里面会有这样一个箱子……
  “阴阳之道”
  “生与死的平衡”
  “西行妖”
  “镇压法阵”
  “材料清单”
  ……
  这本书上的内容和夹进去的纸片完整的描绘了一座专门用于镇压西行妖的结界,从理论到设计图和各种要点。而书页上娟秀的字体表明了它的作者——西行寺幽幽子
  “鸟居代表结界的边界,一旦西行妖突破鸟居,务必对结界加固。”
  “结界几乎不会被外力破坏,但如果内部的生死平衡被打破,哪怕是暂时的,都会导致结界瓦解,但是……”
  这段文字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因为之后的书页被泡在血水之中过,字迹已无法分辨。
  “……内部的生死平衡被打破……我复活我自己不就是了吗?!我干了什么!”幽幽子惊道。
  “现在幻想乡已经有几个村民死于非命了,但是西行妖摄取的亡魂远不止这个数量……难道是外界的?……怪不得幽明结界会消散,原来是被西行妖影响了,方便亡魂偷渡啊!”
  “妖梦!赶紧照着这份清单准备材料,准备完毕了我们就加固封印结界!”
  “希望时间还来得及……”幽幽子看着书页上的法阵结构图低语道。
  
  夜已入深,但是法阵材料却还没有收集完毕。因为这些材料有一部分是些稀奇古怪的物件,一时间内难以搜集。
  幽幽子站在主殿的后门望着西行妖。事到如今,这棵枯树也不演下去了,开始直接向外界摄魂。大量的灵体从四面八方飘来,聚集在西行妖周边。
  尽管幽幽子已经不停地用自己的能力驱离亡魂,但是依旧杯水车薪。
  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疲惫下,幽幽子倚靠着门板睡着了。

  火光染红了半个夜空。
  而鲜血染红了西行寺邸的地面。
  妖忌挡在前往西行妖的石砖路上,击退任何企图前往西行妖的人。而西行寺家的家丁除他以外,全部战死。
  愤怒的村民见无法绕过妖忌,便开始纵火焚烧建筑。
  青月照耀着近乎全盛的西行妖,树下,少女正用一把黑色太刀在地上刻画着一座法阵。而在她附近,遍地都是尸骸。
  这棵妖树杀死的人远比村民们所见到的多。
  “西行妖啊……”少女将法阵刻画完成,站在那座朱红色的鸟居之下。随后,她将黑色太刀架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今宵,就在这青月之下凋零吧!”
    无数的红蝶和黑蝶凭空出现,将西行妖团团包围。
  “那是什么?!”村民们看到了西行妖的异变。“快!快把她杀了!不然我们都得死!”
  妖忌陆续被十几位村民围攻,同时还有许多村民绕过妖忌冲向西行妖。
  虽然魂魄妖忌乃一代二天一流大师,但也扛不住这群莽夫的围殴。
  “一群无礼之徒!你们都干了什么!”一个愤怒的女音从西行寺邸大门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村民的哀嚎声。
  八云紫提着一柄太刀,周身散发着恐怖的妖力,闯入了混乱中的西行寺邸。她冲过已经倒地的妖忌身边,一路碾压斩杀着这些围攻西行寺邸的村民。
  当八云紫屠杀到西行妖之下时,那些漫天飞舞的红蝶和黑蝶已经散去,西行妖已经枯萎,无数墨色的樱花花瓣飘落。
  少女右手握着那把黑色太刀,面向西行妖,定定地站在鸟居之下。
  她面色苍白,脸颊上的泪痕尚未干涸。而黑色太刀的刀刃上沾着一条长长的血迹。
  “幽幽子?……”
  黑色太刀掉落在地上,溅起一滩血花。随后少女仰面倒下,躺在了她身下的那片漂满墨色樱花的血泊中。
  “幽幽子!!!……”
  
  “幽幽子大人!幽幽子大人!……”
  “……嗯……”幽幽子被妖梦摇醒“……妖梦,发生什么事了?”
  “幽幽子大人,西行妖开花了!”
  “什么?!这……”幽幽子立即从地上起身,向西行妖的方向望去。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这棵枯树已经重新焕发生机,盛开过半。
  “妖梦,马上和我去布置法阵,没时间耗下去了!”幽幽子拉起妖梦就往西行妖下跑去。
  “幽幽子大人,可是材料还没有备齐……”
  “……”
    幽幽子停下脚步,看着妖梦,妖梦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妖梦……我不怪你,现在也没什么好责怪的了……
  你现在马上去博丽神社找到博丽灵梦,让她带八云紫来……
  对了,妖梦……如果我哪一天不在了……白玉楼就是你的……家……”
  “幽幽子大人!请不要那么说!……”妖梦哭了出来“我们……会挺过去的……”
  “啊啦啊啦~”幽幽子将妖梦抱住,抚摸着妖梦的头发“妖梦不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发挥你的幻想乡地面最速的能力……妖梦,去吧……我等着你回来。”
  “是!!!幽幽子大人!”妖梦抹开泪水,离开幽幽子的怀抱,向着白玉楼大门前那万阶石梯冲去。
  幽幽子目视着妖梦冲出白玉楼,随后,她转身向西行妖走去。
  妖梦之前收集的物资已经摆放在西行妖下,将法阵刻画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即使材料不足或者缺失,法阵仍然能强行发动,只不过后续要及时加固结界。
  但是幽幽子并没有将此告诉妖梦。

 “失算了啊……” 
  半个小时后,已经将法阵刻画完成的幽幽子叹息道。
  因为幽幽子早已成为亡灵,她不可能有血液来发动法阵。
  此时的西行妖已达八分咲,力量接近全盛时期。无数的灵体环绕在这棵巨大樱树的树冠周围。
  “……本来想给我们留个全尸的……看来做不到啊……”幽幽子走到西行妖之下的那两座墓碑前,轻抚着那座无字墓碑。“……你说是不是啊,西行妖?”
  西行妖没有任何回应。
  “啊啦啊啦~不回答就算了。”无字墓碑在幽幽子的能力影响下,部分石料迅速崩解“反正都有一死,不是吗?”
  “……也许在这之后……我会和我父亲一样进入轮回转生吧……”幽幽子看向旁边那座有字墓碑“当然,也有可能我会直接湮灭消失……”
  “……呵呵,谁知道呢?”幽幽子将墓碑蚀刻完毕,头也不回地离开西行妖“……反正今夜你休想复苏!……”
  蚀刻在墓碑上的字是:西行寺 幽々子。
  幽幽子返回白玉楼的主殿,主殿会客室的正中挂着绘有西行寺家家纹的绸缎。
  而在这五瓣墨染樱花的家纹之下,是那把架在刀挂台上的刀身墨黑、刃面樱粉的太刀。
  散华剑「墨染之樱」,西行寺家的家传宝刀。
  “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用上这把刀啊……”幽幽子取下太刀和刀鞘,并把刀收入鞘中“虽然之前也用过……但这真是痛苦的回忆……”
  幽幽子将太刀挂在束带上,离开主殿,站在通向西行妖的石板路上,直视西行妖。
  青月从云中浮现,照耀在冥界的大地上。九分咲的西行妖,静静地矗立在白玉楼的庭院中。
  “西行妖啊……” 幽幽子从地面飘起,巨大的扇面在她身后展开“今宵,就这这青月之下再次凋零吧!”
 符卡释放,弹幕蔽空。

  “灵梦!灵梦!”狂飙的妖梦绕过博丽神社门前的赛钱箱,冲进神社的主殿内。
  “呃……你这急性子,发生什么事了?”正在被八云紫逼着训练的灵梦直勾勾的盯着妖梦“……大晚上的……”
  “妖梦,别急,冷静下来。”在一旁坐着喝茶的八云紫放下茶杯,看着急冲冲的妖梦。
  “八云紫大人,西行妖突破封印了!”
  “你说什么?!现在幽幽子在哪?!”八云紫惊愕地站起“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幽幽子大人现在在白玉楼中,但是幽幽子大人没有告诉我她要干什么。”
  “真是的!她怎么这样!……”八云紫试图打开一个隙间“灵梦、妖梦,马上和我去白玉……我怎么打不开这个隙间?”
  八云紫面前的空间纹丝未动。
  “妖梦!到底发生了什么!白玉楼现在已经被结界完全封锁了!”
  “啊!……我离开白玉楼的时候西行妖已经六分咲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冥界大门后面还没有被封锁。”八云紫摸索着打开一个隙间“希望我们还来得及……”
  八云紫一行人进入隙间,抵达冥界,向白玉楼方向冲去。
  在她们抵近白玉楼之时,夜空中密集而又华丽的弹幕警告着前方正在进行一场弹幕大战。
  “这是……一座小的幽明结界?!”八云紫一行抵达了白玉楼的大门,但是被这座结界挡住了去路。
  幽幽子飘在空中,正和西行妖进行着华丽的弹幕对决。而她的扇面背景已经布满裂纹。
  “灵梦,妖梦,和我合力轰开结界!快!”
  就在这时,白玉楼的空中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光爆,那是幽幽子的扇面背景破裂时产生的。
  “幽幽子!!!……”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樱符「完全墨染的樱花 -开花-」!”
  幽幽子已经记不清她是第几次释放符卡了,但少说也有十余次,因为她已经几乎将自己所有掌握的符卡释放出去,攻击西行妖。
  而西行妖同样也以弹幕回击,不过这棵妖树并没有符卡,只是向幽幽子的方向倾泻巨量的弹幕。
  幽幽子早已将散华剑出鞘持在右手,用来格挡无法闪避的弹幕。而左手则是持着折扇,进行非符攻击。
  魂魄妖忌作为幽幽子的第一代庭师和剑术指导,早已将二天一流教授给幽幽子。而幽幽子在此基础上,演化出适合自己使用的刀法。
  西行妖几乎全部吃下了幽幽子释放的十几张符卡的弹幕,但是却纹丝未动,反倒将幽幽子压制得不停闪避。
  樱符「完全墨染的樱花 -开花-」的弹幕即将耗尽。
  在幽幽子所有的符卡中,除去无法主动释放的「反魂蝶 - 八分咲」,就只剩下最后一张符卡可用了。
  而西行妖在妖梦离开白玉楼后,暗中升起一座小型的幽明结界,包围白玉楼。
  这注定是一场死战。
  “看来符卡规则没必要遵守了呢……”幽幽子将折扇收起“毕竟我们这种强度的人物,遵守符卡规则反倒会拖累自己……”
  散华剑收刀入鞘。幽幽子身后的扇面已经几近破碎。
  这时,八云紫一行已经到达白玉楼大门,被结界阻挡在外。
  “紫,妖梦,很抱歉……我食言了……”
  幽幽子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按在刀柄上。
  “……来世再见吧,紫……”
  樱符「完全墨染的樱花 -开花-」的弹幕耗尽,扇面背景破碎化作光爆,清散了西行妖所有的弹幕。
  就在光爆产生的瞬间,一片巨大的黑色蝶形刀光飞出,斩向西行妖。
  死蝶「华胥的永眠」,一张与「反魂蝶 - 八分咲」效果截然相反的符卡。此时,以标准的拔刀斩的方式释放。
  这已经不是任何形式的弹幕了,而是实实在在的刀技。
  西行妖自知死路一条,停止了弹幕压制。
  蝶形刀光命中西行妖那直径十余米的主干,将西行妖斩成两截。被斩落的上半截在刀光的效果下化作齑粉消失。
  幽幽子立于空中,看着西行妖被自己斩落。
  “さくら,さくら ,狂い咲け……”⑤
  散华剑「墨染之樱」自空中坠落,笔直的插穿坚实的石砖路路面。
  幽幽子渐渐解体,化作墨色的樱花花瓣。因为这一击她耗尽并透支了自己所有的灵力,而作为封印核心之一的西行妖也已经凋零。
  不出数息,幽幽子完全化作墨染的樱花,飘散在白玉楼的空中。
“墨で染めて 舞い上がれ!……”⑥

  “幽幽子……”八云紫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那飘落的樱花,眼眶中满是泪水。
  妖梦跪在地上捂着脸号啕大哭,而灵梦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然而,异变突生。
  飘落的墨染樱像是被西行妖的残桩吸引一般,径直飘向那半截树干。
  八云紫这才回过神来,眼前的结界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十分稀薄。
  “不要!!!……”八云紫怒吼着用隙间撕开空间,就要向白玉楼内冲去。
  “紫!不要进去!”站在一旁的灵梦反手拽住八云紫“你先看清结界中是什么!”
  结界内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幽幽子消散后溢出的“死”的力量充满了整个结界。也就是说,结界内生与死的平衡已经完全失去。
  如果刚才灵梦没有拦着八云紫,那么八云紫现在就已经被“死”的力量所杀。
  而结界,禁锢着这些“死”的力量。
  八云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行妖将飘落的墨染樱全部吸收。
  吸收了墨染樱的西行妖重新焕发生机,被斩断湮灭的部分迅速生长出来。
  一分咲,五分咲,八分咲,这棵妖树上的樱花花苞爆发似的绽开,转眼间西行妖的树冠已是一片盛开的樱花。
  十分咲,不到三分钟内,西行妖全盛。
  突然,以鸟居为中心,浮现出一座红黑的阴阳鱼法阵。而西行妖,正位于阳仪的眼上。
  无数的红蝶和黑蝶从法阵中飞出,围绕着西行妖飞舞。
  西行妖上盛开的樱花纷纷飘落,似乎是由那些蝴蝶引起的。而西行妖的树枝在颤抖着,像是在抗拒这一切。
  飘散的西行樱在阴仪眼之上汇聚,形成一个漩涡,不断的吸收着西行妖散落的樱花。
  还是不到三分钟,西行妖完全凋零。
  阴仪眼上,飘落的西行樱压缩成一个光球。
  一张符卡爆发。
 「反魂蝶 -八分咲-」
  “你……回来了吗?……”八云紫看着反魂蝶那华丽的弹幕,泪流满面。

  「反魂蝶 -八分咲」的弹幕散去后,笼罩在白玉楼的小幽明结界也一同散去,内部的生与死平衡已经恢复。
  八云紫一行冲入白玉楼,寻找幽幽子。
  通向西行妖的樱花道旁,西行寺幽幽子倚靠着一棵盛开的樱树,似乎是睡着了。
  “幽幽子?……”八云紫轻手轻脚地靠近她,生怕将她惊醒。
  “……嗯?……”幽幽子慢慢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八云紫“……紫?是你吗?……”
  “……是的,是我……”八云紫蹲下将幽幽子抱住“……八云紫,你挚爱的知己……”
  “紫……西行妖怎么样了?……”幽幽子看着将她抱住的八云紫“我成功了吗?……”
  “是的,你成功了……”八云紫抹开泪水,将幽幽子搀扶起来。“西行妖已经被重新封印,而你也没有因此消散……你看……”
  西斜青月的月光透过西行妖那光秃的树冠,照耀着那座朱红色的鸟居。鸟居前的石砖路上,一对少女相互拥抱着,看着面前那高大的枯树。
  幽幽子似乎看到了,在鸟居之下,一位身着橙黄色和服,腰系黑色束带的粉发少女,正对着她微笑。

  翌日上午。
  吃完早餐的西行寺幽幽子和八云紫坐在白玉楼主殿的会客室中。
  散华剑「墨染之樱」已经被妖梦拾回,重新挂回刀挂台上。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把太刀不会再被幽幽子使用了。
  “紫,你能让这本书上的血迹消失吗?”幽幽子拿出那本书,递给八云紫。
  “没问题……”八云紫接过书,然后迟疑了一下“你已经找到这本书了?”
  “啊啦~昨天下午刚找到的。”幽幽子笑了笑“不过之前我都不知道我有写过这么一本书。可是这本书不是应该焚毁在西行寺邸中或者埋在西行妖之下吗?为什么却出现在白玉楼的书房里面?”
  “因为这是我放的……而且放在白玉楼很久了。”八云紫看着幽幽子“不过这和你死后的一些事有关……”
  “请讲,但说无妨。”
  “唉……在你自尽后,我和妖忌埋葬你时,在你身上发现了这本书。
  当时我看了一下,觉得是你留下的心血,而且这本书可能还会有一些作用,所以就保留了下来。
  为了防止村民报复,我和妖忌只为你立了一座无字墓碑,就离开了西行寺邸。
  可是一年后当我和妖忌去祭拜你时,却发现西行妖不翼而飞,就只剩下西行寺邸荒凉的废墟。
  之后的几年,我和妖忌一直在寻找西行妖的下落,毕竟这棵妖树不能放着不管。
  最后,我们从幽灵口中得知,在冥界中有一座优美的庭院,里面有着一棵巨大的樱花树。
  于是我们就在冥界找到了西行妖,以及成为亡灵、失去大部分记忆的你……”八云紫擦去溢出的眼泪“后面的事情你也记得吧……书便是那之后偷偷放到的白玉楼。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我真的不想让你知道你生前的痛苦……”
  “谢谢,我理解你……”幽幽子凑上身去,将八云紫搂住。
  血迹在操控境界的能力影响下消失,原本被污损的字重新出现。 虽然大部分都已经模糊,但是勉强能够看懂。
  西行妖是无法以任何手段杀死的,只能将其封印压制。
  而封印结界,虽然会因为内部的生死平衡打破而消散,但是并不会彻底解体。所以说结界一旦发动,西行妖就会被永久封印。
  至于结界消散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西行妖复苏。在西行妖全盛后,其力量会被结界强制吸收,用于压制西行妖和重置幽幽子的灵体。以保证结界稳定。
  所以说,西行妖与西行寺幽幽子,就像阴阳鱼之中的阳仪与阴仪。在结界的框架内,相互影响,形成生与死的平衡。
  因为,这座结界,是以西行寺幽幽子的鲜血为引,灵魂为中枢,忘却轮回转生为代价构建的。

  幽幽子放下书本,微笑着看着八云紫,而八云紫也回以微笑。
  “啊啦啊啦~看来我以后不用操心这棵枯树了……所以,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END                                                                            By:无烬-Wang 

原作:东方project(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本文中一切内容均为二设/二创

附:①、②、③、④、⑤、⑥为引用歌词,其中①、②、⑤、⑥出自《色は匂へど散りぬるを》(さゆり);③、④出自《彷徨いの冥》(Risa Yuzuki)。歌曲信息来自网易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