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秋莉诺雷姬近日正在痴迷于一座新魔法阵的研究,目前每日蹲在红魔馆主新为她准备的空房地板之上测量、绘画、删改并重复着这些乏味的步骤。

  “帕秋莉大人!你有客人哦!是森林里的人偶使小姐来见你啦!”巨大声响随着空气流入帕秋莉的密室,计算进行到 一半的帕秋莉险些捏断手中的笔。她曾经多次告诫过那看门的别再靠吼的来传话了,尽管对方所谓以气传声这一招用的十分熟练,但帕秋莉不喜欢,粗鲁,缺乏智慧的美感。

  “帕秋莉大人,爱丽丝小姐来了,在图书馆门口等您呢”小恶魔推开空房间的门,探出脑袋对着头也不抬刻画着法阵的自家主人说道。

  “让她再等我一会,最多五个,不,八个小时后我会出来见她的。”回话间发现一处的符文刻画出了偏差,帕秋莉不得不推到了之前数小时的计算结果。

  无须生气,也不觉得烦躁,魔法使探寻真理的过程不往往一直是如此艰难而无法预料吗?帕秋莉抬起手,召唤出一团新的光球,取代已经有些暗淡的光源。挥手甩动衣袖,面前的字符如秋来枯草烧了个干净。

  门再一次响起,这次帕秋莉没有任何抬头的想法,当前第二十六轮的回路只差最后几个字符就能完成——这次的计算绝对没有问题,只要完成绘制就能成功,就算是红魔馆叫人给炸了也没法停下她的动作。

  微弱的魔力波动在最后一笔落下之后在环形之中流动,虽然流动的速度如同笨手笨脚的妖精在泥地里艰涩地爬行一般,帕秋莉也难以掩饰自己满意的微笑。

  “咳咳,帕琪很是在意这次的研究呢”站在一旁许久的管事人蕾米莉亚觉得可以张口询问了,帕秋莉抬起眼睛望向自己这位密友,她不确定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但既然是有客人会来的时候应该是她的睡觉时间。

  “帕琪,你身体没事吧?几天都不出来一下,如果不是小恶魔给我保平安我还真以为你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地方打算长眠呢。”威严的吸血鬼在女仆不知何时搬来的椅子上坐下,顺手接过红茶轻抿一口,“你的客人可是走了哦,白白把人家晾在图书馆十几个小时可真有你的啊。”

  十几个小时吗?帕秋莉不满于自己的缓慢进度,思考起如何在保证准确度的情况下加快绘画速度。

  “喂!喂!帕琪帕琪你在听吗?帕琪!”身体上传来的摇晃唤回了帕秋莉的思绪,蕾米莉亚那鲜红 双眼正紧紧盯着她,表情看上去很是不满,她有什么不满的?

  “你这家伙,再怎么说爱丽丝来见你你也应该和她碰个面说两句吧?你真是看书看傻了,那可是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啊,你怎么......”

  哦!对啊!是爱丽丝,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那位穿着蓝色长裙的金发美人!自己明明还打算要和她说些重要的话,怎么人家找上门来自己还能忘了呢!

  “我......咳咳咳”

  刚刚从魔法与知识的世界回到世俗的幻想乡,我们较弱的魔法使可能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不等她发表自己观点就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你也不想想你多久没说过话了”蕾米莉亚结果女仆端来的另一杯红茶递了过去,“她说她明天早上会再来的,你现在应该好好休养一下,明天早上拿出更好的精神去见她。”

  “嗯嗯,好,我会的。”随意把喝空的杯子置与地面,帕秋莉为了抓住转瞬即逝的灵感立即开始了第二十七轮回路的数值计算。

  “咲夜想不想和我赌她今晚睡不睡觉?我赌她不睡,如果我赢了明晚的甜点加倍怎么样?”

  “您又在说笑了,因为您今晚懒床,明天一天的甜点早就没有了......”

  那对争执了半天的主仆什么时候走了?帕秋莉对此毫无关心,她只是有些后悔刚刚没让咲夜早早把自己新需要的参考书带进来——第二十七轮所需要的魔力灌注方式似乎有些不同,安全起见还是需要看看资料,现在又得自己出声喊小恶魔。

  “小恶魔!E-47区4层的一到五全给我拿过来,马上就要!”

  如同知道帕秋莉的心意一般,五本书排着队飞到了帕秋莉的面前。接过书来,书下一只娇小的人偶正举着胳膊抬着头。

  帕秋莉猛然抬起头,空房的门口站着一位带着红发箍的金发人儿。

  是她!帕秋莉感觉自己又要开始咳嗽,明明自己还不能告诉她那件事,为什么该死的小恶魔放她进来了?帕秋莉浑身抖着忍住咳嗽的欲望,那位人偶使已经靠近走近来了。

  顾不得正确与否了,顾不得了!现在就要完成它!

  帕秋莉伸出手指开始对第二十七轮法阵注入魔力,同一时间另一只手被已经走到面前的爱丽丝捉去了。

  “爱丽丝小姐,”帕秋莉匆匆转过头看了一眼那如同人偶一般完美的脸庞,“抱歉我还需要几分钟,但或许,或许我已经等不了这几分钟了。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帕琪?说什么呢?”

  “不,不,我这边还没有完成,如你所见,这个二十七环的魔法阵马上就可以充能完备投入使用了,这个可以为你的歌莉娅人偶提供足够的能量,至少能让它自主循环能量运行。”

  “爱丽丝你表现的如此平淡一定是因为还没有看见它完成的模样,它完成之后我就有资格向你告白了,我可爱的爱丽丝,对不起你我已经难以等待这几分钟了,我现在就要同你告白,我爱你!即便我的礼物还没有完成。拜托了,请你答应我吧,我所有的愿望都在完成这座魔法阵和你的爱之上了!”

  “你在说什么啊!帕琪?”爱丽丝拽过她的手,整个人贴了上去几乎快要吓到帕秋莉断开魔力供应,“歌莉娅人偶,你不是已经用刻了十四个连环供能法阵的七曜石做了动能吗?就是你上周当着全红魔馆的面向我表白那次送我的礼物。”

  帕秋莉先是停下了颤抖,眼睛里涌出泪水,立马泪水又被幸福的笑容止住,整个人碰倒了周围几个人偶,撞进爱丽丝的怀抱里。

  “帕琪,我的好帕琪,你在想什么呢?真是吓到我了。你真应该多出去走走,即便是魔女,魔女也和人偶一样,不出门也会生锈呢。”

       “或许我们应该去野餐,拜托红魔馆的女仆小姐为我们准备些点心......”爱丽丝还在说着,怀中的人已经呼着气睡着了。

  身后充满了魔力的二十七轮魔法阵,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散发着淡淡的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