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到时候,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呢,灵梦。”

不知道是哪里,也不知道是几时,一个有些虚无的缥缈的空间之中,那个妖怪的大贤者闭着眼睛,微笑着说着什么。她言自语着,放松的悠闲的躺在没有形色的座椅上,静静的让动听的声音在那空间之中慢慢的死去,不留一丝挽回,也不必挽回不是吗?

该沉默的声音,就那么散去吧。

散去吧,永远的散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