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雾雨魔理沙,这个雾雨家的孩子,究竟是为什么会对眼前的这间有些陌生了的屋子产生了怀念的感觉呢?宽阔而且华丽的屋子,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让人有些感到身陷迷宫一般的紧张。

而事实上,雾雨魔理沙确实在感到紧张。毕竟虽然是跟在森近霖之助的身后,但是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与那个传说中的自己的父亲相见。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多久以前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八卦炉也不会骑扫帚,父亲抱着自己来到了香霖的店里,然后香霖接过了自己,自此以后就再也没见过父亲的模样了。

自己没有回去过,父亲也没来找过,她有时候会想,父女情缘兴许就那么的渐渐地被时间的剪刀给剪断了也说不定。

但是如今父亲突然让香霖叫自己回家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紧张,忧虑,手足无措。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只好一边忐忑的走着一边想着见面时的话语。

她就那么低头想着,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这上面,以至于不知不觉之间,她竟然丢失了跟随的目标。在猛地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跟丢了霖之助之后,她也尝试着努力的找回原本的方向,但是再各种普通的尝试之后,她不得不认清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实。
“我就这么的,在自己家里迷路了……daze?”

如果是跟不知道详情的人说起的话,一定会笑趴在路边的吧,但是对于已经很多年不曾在这间宅子里生活的魔理沙来说,在这栋围城里,她找不到出路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

既然也找不到什么方向,那么就干脆随意的在家里逛起来了。这么大的宅子里,却没有什么人也是有些让人感到奇怪。照理说,总该有几个下人吧?不然这么大的宅子,那么多房间,那么长的走廊,那么宽阔的院子,到底该怎么打理呢?必要的人员还是要有的才对不是吗?

她一路上随意的打开不同屋子的门,摆弄着屋子里的各种难得一见的富贵人家才会用到奇怪玩意,甚至还翻一翻书架上的旧书籍。虽然精心的用着檀香木的气味来熏染过以防生蛀虫,但是却还是遮掩不住的潮气和尘埃在慢慢的侵袭着那脆弱的载体。

这屋子里的东西都好像未曾动过一般的安静的睡在那里,自从自己离开了以后,就在也没人碰过了。

魔理沙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就是有这样子的想法徘徊在脑海中。她感受到,这里有着自己的过往,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过,那深埋脑海里的触感,自己并没有忘记。

她现在只不过是回到了这里,可是,自己竟然有些感到害怕了。

她快步的离开的这间房间,像是在逃离着什么东西似的。

魔理沙接下的行迹都有些不在状态,心神不宁的她,在一番胡乱的瞎走的胡乱转悠下,竟然来到面向了一个空旷院子。

铺满了沙子,只在这沙海之中零星孤立着几方草皮和几簇岩石。那被铺成了水波一般的沙子,就好似宽广无际的大湖,而那些草与石就像是孤立无援的小舟在漫无目的的漂泊着。迷失方向又却无力冲破海浪,只得随波逐流的被围困在水的牢笼之中。

“枯山水?不,这可能得叫枯水牢了。”

看着那别具风格的院子,魔理沙有些被触动到了,其中的蕴意,她也多少能够领悟到些许。

“进入这宅院之中,又何尝不是踏入了另一方牢笼之中呢?”

一个声音,有些冷寂但是却又刚强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魔理沙的耳中。

魔理沙直到这才发觉,原来除了自己还有别人在这里观赏着这庭院的故事。她低头看去,一个女孩正安静的坐在那走廊的边缘上。这有着黑色短发的女孩,精致而柔美,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古典,高雅,静谧,身着的是与其年纪稍有些不服的过分成熟的深色的和服。那气质,那容貌,那身形,就像是最为精致的娃娃,完美的符合了一直以来的束缚所规定的形象。

让人惊叹,令人惊讶,使人惊惶、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孩儿啊!

这是会让所有大和文化滋养出来的人们惊叹的完美女孩,就像是被技术最为精湛的手艺先生一点一点,精雕细琢的打磨出来的工艺品一样。

“你好呢,魔理沙姐姐。”

“你是……?”

虽然被这女孩唤作姐姐,但是魔理沙却并不认识她。就连一丁点儿记忆也不存在的,毫无印象的相遇。

看到魔理沙一脸的迷惑,女孩微微的笑了起来,那一颦一簇,都透露着一种熟练的完美之感。

就像是人偶一般的笑,让魔理沙有些不寒而栗。

“真是抱歉呢,我一时忘记了魔理沙姐姐离家许久,不曾见过妹妹了,是我的失礼,还望姐姐原谅。”

这女孩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却并不能感受到一丝的歉意,只是一种机械而且专业的回应。

“我是雾雨紫晶石,是雾雨家的次女,很高兴见到姐姐呢。”

她站起身来,完美的鞠了一躬,向魔理沙介绍着自己。

然后抬起身来,微笑的面对着魔理沙。

魔理沙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她有些感到压抑而且想吐。

“请问姐姐,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魔理沙走上前去,并不顾她说着些什么。

“姐姐你是迷路了吗?怎么不在父亲大人那里——”

那个女孩说着担心的话,但是却被打断了。

魔理沙并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她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紧紧的,有些过于用力的,将那自称雾雨紫晶石的女孩抱在了怀中。

“嗯?怎么了姐姐?有点痛呢……”

她有些颤抖,她感到愤怒,又有些悲伤,她想说些什么。

“请不要说出来。”

那女孩制止了魔理沙的一切,她的决绝,让魔理沙的拥抱有些松动了。

“不用说那些话的。”

她推开了魔理沙,其实她的力气并不能将魔理沙那强健的身躯推开,只是她自己向后退却,离开了魔理沙的怀抱。

“如果你说出来的话,我的一切不就都变成无意义的了吗?”

她笑着,就像是明白魔理沙,就像是另一个魔理沙一样。

魔理沙的感觉已经太过敏锐了,以至于她在那恍惚之间就明白了这女孩的一切,她的人生,她的未来,以及她那被抹去的过去,魔理沙都本能的明白了。

雾雨家的次女,这个称号,这份重量魔理沙是明白的。

“走吧姐姐,我就带你去父亲那里。”

紫晶石伸出了手,牵起了魔理沙的手,带她再一次的前往正确的地方。

“今天父亲特地让下人们都离开了,就是为了能让姐姐你好好的逛逛家里呢。”

这宅子里,之所以会见不到一个下人的原因,也再次由紫晶石回答了。

“姐姐想必你也有很多话想跟父亲聊聊吧,一切的阻碍都已经没有了,所以就请姐姐你放开拘束,就像是回到家里一样的欢笑吧。”

魔理沙听着紫晶石的话语,看着她的面容,将之前的一切都咽会了肚子里并发誓一辈子都不在把它们吐出来。

“嗯,我一定要往那个臭老头的脸上揍一拳daze!”

魔理沙也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这样可不好呢。”

女孩有些不满,不过也就随魔理沙了。

在她的身边,魔理沙并不再过于的炙热,她也并不畏惧魔理沙的光芒,就像是能够容纳魔理沙的黑洞,她将一切都吞噬安放。

雾雨魔理沙,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份努力——是为了雾雨魔理沙而做出的努力。

父亲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叫回来,恐怕就只是在告诉自己:这里已经适合你回来了。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她牺牲了什么,但是,这栋宅子,已经变得适合太阳歇脚了。

就像是命运的恶作剧,只是在恰巧的时候,出现在了魔理沙的面前。

那么现在,雾雨魔理沙,那一句:

“我回来了。”

能够好好地说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