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那是谁?

那个背影,那个身影,是谁?

是我认识的人吗?

可是为什么我却想不起她的名字?

那是我不认识的人吗?

不,那绝对是我认识且熟知的人!

我见过那人,那个背影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在极近的距离,我曾在见过的身影。

那么,她的名字……想不起来了……

“魔理沙!魔理沙!你醒醒啊!”

“嗯……是灵梦吗?痛!”

“不要乱动,你受了伤。”

虽然多少有些突然,但是魔理沙也是大概的想起了发生了些什么。

大概应该就是自己来找帕秋莉借书,但是却刚好撞见了在这里的灵梦,然后在帕秋莉和灵梦二人的围剿下,自己不慎撞到了什么墙上,从在空中高速飞行的扫帚上摔落到地上,就算是魔理沙,也是能摔的够呛的就是了。

那么自己应该就是这样被摔晕过去的了,魔理沙结合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作出了样的判断。

“真是的,平时那样就很危险了,这一次尝到苦头了吗!”

坐在欧式风格的茶座旁,灵梦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担心,并给这个往日里逍遥惯了的小偷说教。

“都说不用担心她了,和圣白莲修行过的的身体,早就已经是超人级别的了。”

而这大图书馆的主人,七曜的魔女,帕秋莉·诺雷姬摆平了打扰自己清闲的小偷后,再一次的躺在了那堆书籍之中,捧着一本看着了。

“她不吃点大苦头,可是永远不会学乖的。”

对于刚刚魔理沙的危机,帕秋莉一副爱理不理,权作是魔理沙自己咎由自取的态度。

“可是这应该是治愈魔法残留的魔力……”

魔理沙捏了捏手边的空气,能够感觉到很明显的魔法使用过后的气息。那些残留的魔力,很容易的便被魔理沙发觉到了。

“那只是因为你摔的骨折了,要是让人知道我这图书馆的客人在这里受伤,那我的面子可没地方放了。”

对于这魔力的残留,帕秋莉也就索性承认了自己所施展下的治愈魔法了。

“可是你不是说,你是恶魔一派的魔女,用治愈魔法的话是会导致魔力逆流而难受好久的吗?”

面对这自己以前不小心透露给魔理沙的情报,帕秋莉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用书遮住了脸,不理她了

而在一旁的灵梦,知道在魔理沙受伤晕倒以后,帕秋莉是怎样的一副慌张模样,现在看到帕秋莉这样子逃避,也有些忍不住的笑了。

“不过魔理沙你也真是的,平时你东飞西窜的都没事,怎么今天突然就撞到墙上了?”

虽然确实的发生了,但是灵梦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那个魔理沙居然会犯撞墙这么低级的错误。

那个天才一般的魔理沙,怎么可能会这么拙劣的自己撞墙?

“我也不知道,有些难以形容。”

其实对于这件事,就连魔理沙自己,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撞上那个。就只是觉得突然的精神恍惚,然后回过神来,就已经是灵梦把自己叫醒以后的时候了。

“是帕秋莉你做了什么手脚吗?”

既然自己身上想不出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就只能问别人了。

而这个图书馆的主人,精通几乎所有魔法的大魔法使,帕秋莉·诺雷姬自然是第一个被质问的对象了。

“我可没有对那面墙做什么手脚,如果要设陷阱的话,我可是会更直接了当一点的,设下那种连尸体都不会留下的符合我技术的陷阱。”

听到帕秋莉的话,魔理沙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帕秋莉说的并不是什么空话,如果她诚心想要设下陷阱的话,那么一个不小心,那可能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留下一般的直接消失在这世界了。

“那还真是谢天谢地了。”

魔理沙也是诚心诚意的感谢天地厚爱,没让自己就那么的去往来生了。

“不过你当时的反应确实是有些奇怪就是了,居然那么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个,如果让蕾米看到,应该会非常开心的吧。”

“确实,那种样子绝对不是正常的精神状态,但是帕秋莉你没做什么的话,那么怎么会出现那种状况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说到底,我也只是知道我刚好知道的事情罢了。”

“真是的,你们这样说我越来越糊涂了。”

对于这样子的讨论,魔理沙是确实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只是这样子的说下去,可是对清晰事件一点帮助都没有。

“话说,直接带我去看我撞到的那面墙,会不会找出什么线索啊?”

目前为止,魔理沙的这个提议是最为有意义的了。

再一次面对那面墙的话,说不定能找出些什么蛛丝马迹,这对于几个无聊清闲的女孩来说,也算是有趣的解密活动了。

“也对,这确实是应该让你见一见的。”

帕秋莉也是认为这个提议非常的有意义,于是合上了书,从那堆书山里站了出来。那堆书看起来已经能够吐下去一两个人了一样,各式各样的书都充斥在了其中。而这里的书,帕秋莉·诺雷姬也是永远的看不完的,每天都会有各种书籍被补充到这里,这庞大的书籍数量,无论如何都是会令帕秋莉高兴的事情。

“那么就随我来吧,这里的可是很危险的。”

魔女所带往的道路,会是指引答案的旅途吗?

这,恐怕就有违恶魔的旨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