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雨魔理沙。

这个令人头疼的女孩,是个彻头彻尾的行动派。

她并不是那种会安安稳稳的坐下来,在图纸与资料上,缜密而且细致的进行着规划与设计的人。对于她所拥有的天赋来说,她根本就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她并不需要依靠提前的计划来为自己谋取优势,在面对阻碍的那一瞬间,她便已经处在了优势的那一方。这无关她的意志,只是单单的,因为其自身就是这样的存在。她的行为举止,总会引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结局。能够左右结局的人,她是绝对的排得上号的。对于故事的导向能力,或者该说引力,雾雨魔理沙绝对是所有的阴谋的策划者所忌讳存在。

[万业的天才]

我是这么形容她的。

她就是那种会让人感到不公平的天才。她必定是会成功,这无关于她做什么,或者从事些什么。她只不过是恰好做了魔法使,如果她选择成为巫女,那么也许会成为幻想乡最为成功的巫女也说不定。就算她选择不做人了,成为妖怪的话也是会在某一瞬间,不,是在她这么决定的瞬间就已经成功了。现在的她,黑白的魔法使,能够以一介人类之身,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便取得如此成就,也是多亏了她那身为天才的命格。

她比那些和她处于同一起点的学习者,要进步和突破的太快了。

在她的面前,任何的阻碍和束缚都变得软弱无力,阻力的高墙,也变得轻轻一推便会轰然的倒下。在所有人都趴在泥泞的道路上艰苦前进的时候,她却已经在以流星般的速度在向前疾驰了。

令人嫉妒,令人羡慕。

那会令所有人都为之惊叹的才能,那能改写绝大部分结局的天分,那是一种只能用[万业]囊括的天才。

雾雨魔理沙,是个有着天才这个命格的人类。

她命本该如此。

于是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应该值得人们怜悯。

我们又有什么权力去可怜一个天生的天才呢?

拥有天分的代价,也不过发生些区区的悲剧就能够偿还的了吗?

不够吧?

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烧灼的心灵在仇恨着,诋毁着她的一切。

我们清楚的知道的知道和明白,我们并又有那个资格去与这位天才肩并肩一同前行,纵使她已经在用着难以掩饰的吃力来停下脚步等待着我们的苦苦追寻,可是,她就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近。

太阳般耀眼,烈焰般灼热。

那所谓努力的苦苦支撑,都不过会如同伊卡洛斯的虚假羽翼一般的脆弱不堪。一旦过于接近,便会被那炽烈的光与热所掀起的岚风给撕裂的粉身碎骨。

这便是雾雨魔理沙,无论何时何地的,都在炙烤着所有平凡之人的太阳。我们无力还击也无法逃避,那些所谓的恶意在抵达她之前,便已经在这些光芒下消散退却,逐渐的瓦解与那永远自信与阳光的笑容之下。

她的笑容让人无法拒接她的一切,纵使我们被这太阳给伤害的遍体鳞伤也无法逃离——就连与人友好相处这一点上,她都是那么的天才。

让人无法抱怨。

让人无法埋怨。

让人无法仇怨。

她点燃着所有人内心的火焰,照亮着她身边的所有人。

这样的雾雨魔理沙,点燃着星星的火点,是与她完全不同的光芒——微弱,缥缈,但是却也开始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那燃烧自身,痛苦绝望的焦焰,努力的,卑微的,耗尽一切的发出着黯淡灵魂所能够烧起的最亮的华丽——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永世的白昼之下,绽放出丝丝星光。

这些星火在蛰伏着,等待着,只要有着合适的风刮起,这火便足以燎原。

于是,在那时,雾雨魔理沙,该如何的存活下去呢?

从那足以湮灭一切的火海之中,这个太阳能做的恐怕也就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