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灼灼,瓜田侧旁一处清凉小棚,荫蔽之下难得呼上一口清凉空气。

   

   小儿蹲在瓜旁,轻声叹息,有只蔚蓝色的妖精沿着瓜地走到他身旁。

   “为什么叹气呢?”

   “我的朋友们不和我玩了。”小儿抹着泪水。

   “那我当你朋友吧!”蓝色的妖精扇动冰晶的翅膀。

   “想吃西瓜吗?我给你挑一个。”小儿望着冰妖精的脸。

   “你这瓜保熟吗?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那算了,还没熟呢。”小儿扬起欢快的笑颜。

    ……

那天小儿与妖精在瓜田玩了一整日。


少年倚上棚柱,轻声叹息,有只蔚蓝色的妖精沿着瓜地走到他身旁。

“为什么叹气呢?”

“学堂的作业要完不成了。”少年挠着脑袋。

“那我来陪你做吧!”蓝色的妖精翻开空白的书册。

“想吃西瓜吗?我给你挑一个。”少年望着冰妖精的手。

   “你这瓜保熟吗?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那算了,还没熟呢。”少年放松紧绷的心弦。

    ……

   那天少年与妖精在瓜田写了一整日。


   青年低着脑袋,轻声叹息,有只蔚蓝色的妖精沿着瓜地走到他身旁。

“为什么叹气呢?”

“家人在逼着我要结婚了。”青年烧红着脸。

“那让我嫁给你吧!”蓝色的妖精搂过青年的手臂。

“想吃西瓜吗?我给你挑一个。”青年望着冰妖精的裙。

“你这瓜保熟吗?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那算了,还没熟呢。”青年抛下耳畔的碎语。

……

那天青年与妖精在瓜田聊了一整日。


男人捂着面孔,轻声叹息,有只蔚蓝色的妖精沿着瓜地走到他身旁。

“为什么叹气呢?”

“欠了很大一笔钱该还了。”男人摁着头穴。

“那我给你想办法吧!”蓝色的妖精抱着双臂思索。

“想吃西瓜吗?我给你挑一个。”男人望着冰妖精的眼。

“你这瓜保熟吗?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那算了,还没熟呢。”男人撑开绷紧的面容。

    ……

   那天男人与妖精在瓜田愁了一整日。


   老人昂首远望,轻声叹息,有只蔚蓝色的妖精沿着瓜地走到他身旁。

“为什么叹气呢?”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老人坐回摇椅。

“那我一直陪着你吧!”蓝色的妖精摇着藤椅发笑。

“想吃西瓜吗?我给你挑一个。”老人望着冰妖精的笑。

“你这瓜保熟吗?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那算了,还没熟呢。”老人舒展枯槁的身躯。

……

那天老人与妖精在瓜田笑了一整日。


……


夏风依旧,破败的小棚勉强撑起一处凉地。

小小的冰妖精,独自在瓜田里啃着鲜红的瓜瓤。

“什么嘛,明明早就熟了。”

鲜甜的汁水顺着手腕落向瓜地。

“我肯定……会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