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命题组—其他—


下午,我在妖怪网络上收到了一条消息。发消息的人是帕秋莉·诺雷姬,她的社交账号头像是一只法国斗牛犬,伸着舌头瞪着眼睛,样子很是滑稽。每次看到这只又丑又有些可爱的狗我都忍不住想笑。她在消息上说:“周末可以来我这下棋吗?”

我放下手中正在缝制的人偶,思考该怎样回答她。

其实她是知道的,我这周末要去镇子上表演人偶戏,这是早就订好的计划。道具已经备好,观看表演的村民也联络完毕,我已经将这些事都告诉了帕秋莉。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会不顾这些,突然就想要我在周末去陪她玩。

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如此任性的女孩,正如我不理解为什么一直会依从她的自己。是的,即便如此,我没有感到不愉快。因为我知道,不顾一切地去找她会让我感觉到中毒一般的甜蜜。

虽然作为妖怪的我已经度过了的长久岁月,但回顾记忆中的往日,仿佛只是和帕秋莉一起度过的某个悠长而又慵懒的下午。我们一起喝茶,散步,赏花;还记得在那个漾出花香的田野间,帕秋莉第一次对我微笑。


 最近帕秋莉总是会鼓出一些新奇的玩意与我分享。前一阵子她吩咐使魔从香霖堂带回了一些奇怪的瓶瓶罐罐,是外界一种叫做“护肤品”的东西。那次拜访红魔馆时,帕秋莉用这些东西在我的脸上好一阵涂抹,说可以让我的肌肤变得更白让我变得更漂亮。我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着他在我的脸上忙来忙去;她专心的样子让我感觉到我就像是她珍爱的洋娃娃,这也让我想起我曾经为人偶们更衣换裙的时光。末了,我在脸上轻轻摸了一下,感到一股油腻的触觉;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会怎样起作用,但看到帕秋莉满足开心的样子,我也不在乎别的什么了。

飞行棋也是帕秋莉弄来的新鲜玩意的一种,她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一套外界的玩具,经常叫我去和她一起玩。第一次玩的时候她很认真给我讲解规则,还手把手地给我演示了几遍。帕秋莉的样子让我有些惊讶,因为在我看来,她从来都不是会对这种游戏感兴趣的家伙。这次推了人偶戏的表演,也是为了去和她玩这个飞行棋。


周末,我按时到访红魔馆。当我推开地下图书室的门时,我的心脏在那个瞬间停止了跳动——往常会在书桌前静静看书等着我少女此刻古怪地正躺在桌子上,胸口处染上了一大片红色,她身下压着棋盘,棋子零乱散落一地。

“帕秋莉!!!”

我大声尖叫着冲了过去。那一刻我脑子一片空白,灵魂几乎脱离了身体。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现实,也不敢去想。

我看到帕秋莉苍白的脸,还有紧闭着的双眼;下一秒钟,我颤抖着伸出的手却僵在了空中——她睁开了眼睛,调皮地对我眨了眨。

“吓到了吗?”


我们一起捡起棋子,收拾好棋盘,然后面对面坐着开始下棋——在这之前,我瘫坐在地上好一会儿都站不起来。帕秋莉虽然一劲的向我道歉,但我并不是在意这个,而是这样的她,能做出这样举动的她,是我以前从未见过也无法想象的。

临走时,我留意到帕秋莉的书桌上已经不再堆积关于魔法的书,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千奇百怪的外界书,上面写着好多我看不懂的字眼。想必那装死吓人的法子也是从那上面学来的。

帕秋莉似乎正在进行某种角色转变。我其实并不反感,虽然我心中一直喜欢那个沉默寡言的独一无二的少女,但如果她能变得更加开朗更加主动,愿意接受新鲜事物,那么对她而言一定是个不坏的转变。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过帕秋莉这样的角色转变倒也能给我带来别样的惊喜,在某些方面。那次拜访图书馆,帕秋莉以一种全新的着装迎接了我——依旧是蓝紫相间的衣裙,只是从长裙变成了短裙,裙摆在膝盖上方很长的地方就停住了;柔顺的长发也挽了起来,扎成了一个可爱的丸子头,用发卡别成曲线,在末端翘起了一撮摄人心魄的发尖。她的脸通红;似乎很想直视我,但眼神却一直在下方飘忽不定。

我第一次见到帕秋莉这样的装束。本以为我的视线会在难得一见的腿部肌肤多停留一会,可我却一直在盯着她的脸看;她虽然挺立地站在我面前,但却一直在躲避我的眼神。

事实上,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甚至是行为。我只知道眼前的帕秋莉勾起了我一种极其异样的情绪——我慢慢靠近她,拥抱了她,随后,吻了她。

我先是感觉到帕秋莉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随后便沉浸在薰衣草的香味中。那是我熟悉的帕秋莉身上的味道。

我记不清那天到底是怎么度过的。我们应该是各自看着书,直到黄昏;也许玩了一会儿纸牌,也许没有。我只记得我们很少说话,说话时的语气也很奇怪,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而且不管干什么,我的视线总是忍不住在帕秋莉身上停留。直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都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后来我便再没看见过这幅装束,想必是帕秋莉觉得有些羞耻。这种打扮一定也是从哪个奇怪的地方学来的,亦或是她的使魔给出的点子。虽然很奇怪,但我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刺激。最近的帕秋莉就是这样,总会给我带来惊喜。


有的时候我会想,妖怪之间的恋爱到底该维持在一种怎样状态呢?我想拿在镇子上总能见到的人类恋人参考,但我们又有些不一样。毫无疑问,我爱着帕秋莉,帕秋莉也爱我;我们已经相恋了很长的岁月,但依然如初识的那些日子一样。对我来说,只要能与她一起看书,喝茶,赏花,只要她愿意让我待在身边,这就足够了。

而帕秋莉最近却在发生着变化,这多少让我有些不安;若她就这样一直去接触新奇的事物,会不会有一天对我失去爱意,变得不再需要我?



下过棋的第二个周末,我赶往人类村庄去进行人偶戏表演。这次的表演比预定的推迟了一周,不过我有诚恳地解释了原因(当然是编造的)并道了歉,大家碍于我妖怪的身份也没有为难我。表演顺利地开始了。这段时间一直精心缝制的人偶也将要派上用场,但并不是为了表演,而是在那之后。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帕秋莉的生日。表演结束后我会立刻奔赴红魔馆去找她。


我操纵着人偶在舞台上优雅地跳起舞来,魔法丝线交错纵横,人偶们轻轻旋转。我让手指尽情跳跃,享受着一切。我知道,人类们一直叫我孤独的人偶师,只有像我这样孤独的妖怪,才能表演出精彩的人偶戏。也许在他们看来是这样的,但我明白只要有她在,我的生命便永远不会孤独。


表演结束时已过黄昏,人群慢慢散去,天空也逐渐黑了下来,冒出点点星光。我向东方远眺红魔馆所在的地方,心中有些急迫。此刻那里一定灯火通明,正热闹地为帕秋莉准备生日宴会;我尽快将这里收拾好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最后看了一袋子里的精致礼盒——送给帕秋莉的礼物,我便封装好一切,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通讯上的妖怪网络传来提示音,有人给我发了消息。我打开一看,发现是那只熟悉的法国斗牛犬在跳动。帕秋莉只说了短短的三个字:太棒了!

这条没头没尾的消息令我有些疑惑,不过我立马就想到她应该是在形容此刻正经历的生日晚会。我加快了行动速度,恨不得马上飞过去与她见面;可在那一刹那,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如闪电一般劈在我的脑海中,那是一个我不敢相信,不敢去想的念头。我盯着屏幕上的那条短消息,身体有些僵硬。下一刻,我慢慢转动背对舞台下方收拾东西的身体,好让现实击碎我的痴心妄想。但我确实——确实看到了星光降下的奇迹。

在已经散去的观众场地,还有一个身影正站在那里;那个身影娇小又无助,让人忍不住想拥入怀中怜惜。若不是有稀疏的星光洒落,想必那个身影已经被黑夜所吞没了。

我就这么直直地楞在原地,捂着嘴,瞪大眼睛,直到妖怪网络上的提示音再度响起,我才用尽全身力气看清了,那暗淡的屏幕光线所反射出的正是铭刻在我内心深处的那张脸庞。

帕秋莉在消息上又说道:爱丽丝,好厉害!

我鼻子一酸,眼前的屏幕模糊了起来。今天是帕秋莉的生日,本该是所有人给她惊喜,让她感动的日子。然而她却放弃在红魔馆享受舒适的宴会,独自跑过来看我的人偶表演。

我们相向而立,间隔不过十几米,却还在用妖怪网络传递着信息。

帕秋莉说:惊喜吗?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此刻的感受,用“感动”已不足够。我从未见过帕秋莉来过人间之里,从红魔馆到这里对她来说是一段非常遥远的距离。她运动神经差,患有天生哮喘,极少极少出门。每次约会都是我去拜访她,而不是她来找我。所以我想象不到她究竟是怎样走过的这一段路。这一路上身体一定会感觉很难受吧,一想到帕秋莉止不住咳嗽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心痛。


那你会一直爱我吗?


她低着头,只顾着打字。

我看到这便放下妖怪网络,不顾一切地向她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她。而她也温柔地回抱着我。我们在星光下相拥,听着彼此的心跳,这感觉让我如痴如醉。


老实说,就算现在让我死去我也愿意。我已经体会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她像水一样温柔,像风一样自由;像花一样芬芳,像糖一样甜蜜。她让我拥有一切,她就是我的一切。


我拿出精致的礼物盒,打开送到了帕秋莉眼前。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型的我——爱丽丝人偶。这是我精心缝制了一个月的成果。虽然不能自律,但只要灌注魔力,她就能像上海一样为主人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我要把这个小型的“我”送给帕秋莉,想要她永远留在她身边;就算有一天帕秋莉不再爱我了,我也希望她不要忘记有一个叫“爱丽丝”的女孩。


帕秋莉开心地收下了,随后她神秘兮兮地说也要送我个礼物。

她双手掐腰,头部向我靠近,从下向上仰视着我说:“猜猜是什么?”

当然猜不出。我一时半会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帕秋莉竟然也要送我礼物,我该不该接受?我该怎样接受?

片刻后,帕秋莉突然挺直身板,双手立于两侧,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地直视着我说道:“帕秋莉人偶X-001号,听从主人吩咐。”

“噗哈哈...”听到这像模像样的机械般的声音后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这个傻女孩要把自己送给我,还有那个X-001到底是什么啦。这些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启程回家时比我想象中的要晚,我们一步一步地走在静悄悄的街上,完全不着急赶路,甚至宴会什么的也抛到了脑后。我们十指紧扣,眼中除了星月,便只剩下彼此。

“刚才的问题还没有回答我。”帕秋莉撒娇般地摇了摇我的手。

她说的应该是之前在妖怪网络上那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我的心意用任何语言描述都会有些苍白,但除此之外没办法更好得表达。不过在回答之前,我也有想问的问题。

“那帕秋莉你先回答我……为什么?”

我想问的就是最近她那些奇怪的行为与转变,包括今天来看我的惊喜,这是帕秋莉从前绝对做不出的事。虽然这不是什么坏事,而且问起来有些不解风情,但我还是想要了解清楚。我对我们间的感情视若生命,不想受到任何可能产生的误会影响。



“当然是…因为你。”帕秋莉的声音有些小。

因为我?

帕秋莉牵着我停下了步伐。她伸出一只手指向上方,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满天的星光。

“我们魔法使和天上的星星一样,拥有着悠久的生命,我们以后还要在一起那么漫长,那么漫长的时间。我怕……我怕如果一直是以前那副样子,你会厌倦我。”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夜中无法仔细端详她的脸,但想必此时帕秋莉定是一副害羞至极的可爱模样。

原来是这样,只是,怕我厌倦。我认真地问自己,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是一个易厌旧的妖怪吗?

我想象着帕秋莉在某一天下定决心要做出改变,她认真地搜罗了一堆外界书,经常看到深夜;每天都去打听有什么新奇好玩的玩意;盘算着今天要与我分享什么,明天又要给我什么惊喜……想到此处,我的脸上无法控制地漾出了笑容。我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幸福感,仿佛所有星光都汇聚在我的身上,钻入我的血管,在我体内肆意飘散。我再次用力地扣住帕秋莉的手——她就是我的宇宙。


“帕秋莉X-001号!”

我很严肃地对她说道。

“啊……在!”

她很明显地反应了一下。

“你现在是我的人偶,但我还不明白要怎样使用你,不过我会努力学习的,这可能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我板着脸,依旧很严肃地对她说,“我从来不会厌倦我任何一个人偶,就算她们坏掉了,破掉了,或是不美丽了,绝对不会!”


“嗯...那么”她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了。


那么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是一个易厌旧的妖怪吗?答案是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厌旧,因为帕秋莉对我来说从来就不会成为旧物。即使她始终如一,我也会一直爱着她。千年时光不过是一场午后茶会,才一个下午的时间,怎么可能会厌倦呢?我想,我们的路会一直走下去的,我们的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下午也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永远。”


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