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他们走出了伊戈尔的家。

鲍里斯对维拉和谢尔盖说:“有些事情很紧急,必须让吉尔利斯回去才能处理。我先送你们回到天气信标吧。”

“我们可以等他的。”维拉说。

“现在情况很不妙,吉尔利斯被当作犯罪嫌疑人了,而我因为收容他,也被警察盯上了。”

“什么嫌疑人?”维拉感到难以置信。

“枪击案。警察说他在街头袭击了两个人。”

维拉心中一惊,随后又有些内疚。吉尔利斯开枪就是为了救她,才惹上了后续的麻烦,而自己却因一时的慌张而责怪了他。

“我把你们送回去,和他尽量分开,是最安全的。吉尔利斯那头,娜塔莎会处理好的,你们可以放心。”

维拉和谢尔盖见鲍里斯语气坚决,只得听从了他的安排,由他带着回到天气信标。

另一边,吉尔利斯跟着娜塔莎,离开了伊戈尔的家。这时,娜塔莎对吉尔利斯说:“吉尔利斯,你被警察盯上了,继续待在鲍里斯家里很危险。”

“警察盯上我?”吉尔利斯流露出慌张,娜塔莎立刻明白,吉尔利斯真的做了一件危险的事情。“吉尔利斯,你真的开枪了?”

“是,当时我被两个美国佬按在地上打,一急之下拿出了我随手捡到的枪,不小心开了一枪。”吉尔利斯满是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应该刚开始就告诉你们的。”

“我相信你不是坏人。但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你在立案之前就回到英国。过几年这事肯定没人管了,你再来这,我们仍然欢迎你。”

说着,娜塔莎打开自己的挎包,从里面取出了一叠美元纸币,大约有八百美元。她把纸币递给吉尔利斯,说:“这是鲍里斯交给你的。是你的工资,还有……”娜塔莎顿了一下,“对提前开除你的补偿。”

“这……谢谢你们。”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吉尔利斯不知说什么好。他不舍得离开,却明白自己和鲍里斯都别无选择,自己也不应该拖累了鲍里斯和娜塔莎。踌躇了一下,他还是接过了娜塔莎递来的纸币。“谢谢你们的照顾。”他抽噎着说。娜塔莎说:“我们再回一下家吧,我还要把书还给你呢。”

“鲍里斯家才是我真正的家啊,离开之前还是看一眼吧。”吉尔利斯想着,跟着娜塔莎往回走。一路上,自己在莫斯科一个月的回忆都涌上心头。自己下车后在街上流浪,考虑后去投奔鲍里斯;维拉送上的三明治让他有了继续前行的勇气,随后终于找到了鲍里斯,得到了他的收留,成了他的助手,随他到处去采访;又因机缘而解救了维拉,和她成了交心的朋友,陪着她祈晴,造福更多的人。这一段经历就像一场梦,一路伴着惊异与欣喜。而现在自己要离开,总觉得有件重要的事情还没做。是什么呢?

走了似乎很远的一段路,鲍里斯家终于出现在眼前。娜塔莎让吉尔利斯停住脚步,自己回去拿吉尔利斯的东西。过了一会,娜塔莎拿着吉尔利斯的背包出现在他面前。

“《铁蹄下的真相》连同你的其它东西都在里面。我还要谢谢你用这本书帮我打开思路。”娜塔莎说。

“再讨教你一个问题,”吉尔利斯想到了那件事。“给女孩子送生日礼物,应该送什么好呢?”

娜塔莎略一迟疑,想到了吉尔利斯问话的原因。“你一定是想送给那个祈晴的少女吧,我可以猜到你喜欢她。”娜塔莎说,“我想,送一个摩托车头盔是最好的。摩托车是勇气和进取的象征,而且头盔有保护、呵护的含义。”

“谢谢你的主意。”吉尔利斯说。他很意外娜塔莎看出了他的想法,不过娜塔莎的建议让他不敢苟同,“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娜塔莎也对这个朋友非常不舍。“我们会等你的。”她说。

吉尔利斯迅速离开了鲍里斯家。但他仍在思索送维拉什么生日礼物。他找到了一间电话亭,拨通了一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生物学实验室的瑟诺。”对面回答的声音响起。

“这边是吉尔利斯。”

“鲍里斯打算采访我们吗?说起来你们来的时候我都不在,挺可惜的。”

“不是采访,这次是私事。瑟诺,请问你可以教我怎么样给女孩子选生日礼物吗?”

瑟诺似乎来了精神,她说:“当然是送一个左旋的海螺啦!它多么珍奇、多么漂亮!这等角螺线……”她刚说到这里,声音就断了。玲芒德抢过了话筒,她说:“刚才的建议你听听就好,千万别真学啊,瑟诺这样肯定不行的。”

“是啊,一听就离谱。”吉尔利斯无奈地说着,挂断了电话。他又打电话问阿廖沙,这次终于得到了一个似乎可行的答案——送一个戒指。吉尔利斯打定了主意,找到一家首饰店,在其中挑选起戒指来。

这家店生意似乎不怎么好。也难怪,在人们常常为了一条面包、一根香肠苦苦支撑的时候,很少有人阔气到买戒指。店家只能默默祈祷显贵看上一枚贵重的戒指,让他们一次大卖一笔。而这时,吉尔利斯是店里唯一的顾客。他对着柜台里的戒指,冥思苦想。他知道自己顶多买得起150美元的戒指,这已是他购买力的极限。这些戒指的做工算不上精细,他总感觉缺少诚意。他也想过破格买更贵的戒指,但他又考虑一番,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经过了3小时的漫长思考,他终于选中了一枚定价135美元的银戒指。戒指上有太阳花纹,正好符合维拉“祈晴女孩”的身份。“我买这枚戒指。”他说。

柜员小心地把戒指装在盒里。吉尔利斯对自己的选择仍然不太有信心。他问柜员:“收到戒指的人会喜欢吗?”柜员把戒指盒用丝带绑好,递给吉尔利斯,说:“你花了3个小时挑选礼物,她一定能看出你的心意的。”柜员探身时,吉尔利斯看到她的胸牌上写着“亚历珊德拉·帕基特洛娃”。“祝你好运!”吉尔利斯接过盒子时,亚历珊德拉向他送上鼓励。

吉尔利斯把戒指装在背包里,急匆匆赶往天气信标,向维拉和谢尔盖告别。但他刚走到一半,就看到谢尔盖和维拉在惊慌地奔跑。他们也看到了吉尔利斯,立刻奔了过来。

“怎么回事?”吉尔利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们。

“警察提前动手追捕我们了!”谢尔盖说,“我们先躲起来。”

三人在一片松林中趴下隐蔽。谢尔盖说起了他们遇到的情况。他们原本在天气信标等着,突然一名警察就向着他们飞速冲去。幸好警察被一个看不见的物体绊了一下,他们才得以脱身,但天气信标里的物品只得留在原地。

“可恶,这些警察连一点活路都不给你们留吗?但我不会抛弃你们的!”吉尔利斯气得咬牙切齿。一个念头却越来越强烈——帮助维拉和谢尔盖逃避警察的追捕,让他们可以自由地生活下去。

“吉尔利斯,你还是回到英国躲风头吧,不要被我们拉下水了。”维拉也劝吉尔利斯。但吉尔利斯的眼神越发坚定:“从祈晴时,我们就团结一致,以后也会!”

维拉和谢尔盖都被吉尔利斯的话鼓舞了,三人站起来,伸出手叠在一起,一起轻声说:“人人为我,我为人人!①”随后,三人从树荫下向广袤的城中走去。


①  出自《三个火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