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的上半边已经藏到莫斯科的一间间房屋后,这次采访临近了尾声。

“艾伦格,救下来了吗?”吉尔利斯迫切地想知道这件事的结局。

“救下来了。我回到莫斯科后,第二天就去报社查看往年的报导。重启的时间轴上,苏军及时赶到,将那伙暴徒迅速消灭。虽然艾伦格岛还是被打毁了,但保住了人也是万幸。而我与佐菲亚的约定,我相信会实现的。”阿廖沙说。

这次长久的采访顺利结束,如此令人惊异的故事实在是大收获。与以往的“巨大乌贼现身”、“磁化铁塔”、“火山湖钢铁武士”、“闹市中的霸王龙”这些零散的奇闻相比,这个跨越好几个时空的故事不但更加完整,而且颇为曲折,又有一个算得上美好的结局,是一个绝妙的童话。

他们回家后,鲍里斯读了娜塔莎的笔记,也非常高兴,认为这是自己多年以来遇到的最精彩的故事了。当天晚上,鲍里斯和娜塔莎都在兴奋地整理这个故事。在工作的间隙,吉尔利斯按照鲍里斯的要求端上了“英式烩薯条”,他们开始了简单的晚饭。鲍里斯说,写好了当前的稿子,下一个可以调查的奇闻也找到了。一星期前出现的祈晴少女就是一个绝佳的调查目标。而且吉尔利斯似乎和她很熟悉,只要吉尔利斯帮着沟通,她大概会愿意接受采访。娜塔莎听了,也非常赞同鲍里斯的想法。

但吉尔利斯却对他们讨论的奇闻心不在焉。他从做饭时就在想着维拉的祈晴生意,急着为她打印新的宣传单。吃过晚饭,他立刻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在打字机上忙乎起来。

鲍里斯和娜塔莎都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便继续整理起文稿来。娜塔莎看着笔记,又翻了翻那本向吉尔利斯借的书,突然轻声说:“流云,我想,你已经知道时间线的真相了。”

第二天一大早,吉尔利斯拿着新印刷的宣传单来到了天气信标里。他看到一个布袋摆在中央,袋子里面放着一些罐头。而维拉正拿着一个相框,对照片上的人说话。“吉尔利斯,你来了,先坐下吧。”维拉与吉尔利斯打声招呼,目光又转向了照片。

吉尔利斯随着维拉看向那张照片。照片上,一名高大的中年女子把维拉抱在胸前,在她的映衬下维拉显得非常娇小;旁边是一名男子,个头比中年女子稍矮一些,把谢尔盖顶在肩头。“这是你的家庭合照吗?”吉尔利斯问。“嗯,是的。”维拉回答。

“没想到你的爸爸妈妈这么高。”

“是啊,他们都很高,妈妈身高有两米二左右,爸爸也有两米一五高。”

“这样一看,你并不高嘛。”吉尔利斯打趣道。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维拉说完,又转头去拿起一个罐头,放进袋子里。她提了一下袋子,感到提起它有些费力,就扎紧了袋口,又翻出了另一个布袋,开始把罐头往里装。

“维拉,你这是做什么?”吉尔利斯疑惑地问。

维拉抹了一下眼泪,说:“我们被查了。”

“被查?”吉尔利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们在天气信标里的住所被警察发现了!警察说我们脱离监管,会扰乱社会治安,有必要进行收容。如果我们在一星期内不能搬离天气信标,那么就会被强制收容。”

“这也太粗暴了,一点活路都没给啊!”吉尔利斯惊呼起来,“如果能找到正常的住所,谁愿意住在这种地方啊!”

“是啊,我们只能离开信标,东躲西藏了。这次我们还能找到一个躲避风雪的地方吗?像天气信标一样挡雪防风的废墟,真的不好找啊。”维拉说着,握紧了手上的罐头,似乎在阻止自己哭出声。

吉尔利斯想安慰维拉,却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他忽然看到信标外隐约有个男孩的身影,一晃就不见了。他问:“诶,外面那是谢尔盖吗?”“应该不是吧,他还在睡觉呢。”维拉虽然说不是,但还是轻手轻脚地去了谢尔盖的舱室检查,谢尔盖确实在里面睡着。“吉尔利斯,你一定是看错了。”

吉尔利斯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外面确实闪过了一个男孩。不过此时并不是找他的时候。吉尔利斯说:“这样吧,让谢尔盖先睡着吧,新宣传单我自己去贴就好。”

不过谢尔盖还是按照习惯,早早地起来了。他听到吉尔利斯要去贴宣传单,连忙说自己反正要送报,吉尔利斯还是跟着他去更好。吉尔利斯见谢尔盖这么说,也只好按他说的做了。

与此同时,在特罗伊茨克行政区的鲍里斯家,三名板着脸的警察敲开了家门。“彼得罗夫先生,警方怀疑你在家中窝藏犯罪嫌疑人。”一名警察煞有介事地对鲍里斯说。

鲍里斯看着突如其来的警察,有些迷糊。他问:“什么嫌疑人啊?”

一名瘦高的警察咆哮起来:“你别给我装糊涂!谁都知道你家有个说话带英国口音的少年,他在去年的12月27日当街开枪,这是严重的犯罪!”

鲍里斯这才明白,警察说的准是吉尔利斯。在枪支管理漏洞百出的俄罗斯,吉尔利斯捡到枪并开枪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但警察的蛮横无理让鲍里斯非常恼怒,他说:“在莫斯科的英国人多了去,你们专门找上我家,怕不是有别的目的吧?”瘦高警察回答:“两名险些受害的美国人向我们提供了线索,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嫌疑人就是你家的那个。另外,请你注意,你家已经被列入监视名单了。”警察说完,转身就走了。

鲍里斯回到屋里,关上门,咬牙切齿地叱骂道:“叶利钦①,你小子也好意思叫鲍里斯?正事不管,扬基②要点啥就急不可耐地去办,当的是哪门子总统?”他的叱骂把屋里的娜塔莎都吓了一跳。

“鲍里斯,刚才外面是谁?”娜塔莎问。

“是警察!咱们收容的吉尔利斯被警察盯上了!”鲍里斯把警察的来意告诉了娜塔莎。

“所以我们必须要赶走吉尔利斯吗?”娜塔莎明白被监视的情况有多严重,但她也不舍得这样轰走这个朝夕相处的朋友,“如果之前我们还能做点什么的话……”

“如果吉尔利斯在罪名落实之前就能逃回英国,自然对所有人都好。要是来不及,也有别的方案可以保护一下他,只是……我不敢保证能成功。”鲍里斯说。

此时的鲍里斯显得焦急又烦躁,他想了想,决定骑摩托出去散散心。

吉尔利斯和谢尔盖送报回来,在天气信标上属于谢尔盖的舱室躺下了。舱室与几天前一模一样,吉尔利斯却明白在这里补觉的机会也不剩几次了。谢尔盖拉住了吉尔利斯的手,问:“吉尔利斯,我们离开天气信标以后,你还会陪在我们身边吗?”吉尔利斯答道:“当然会,不用担心。”谢尔盖露出一抹笑容,安静地睡着了。

呼机的响声叫醒了吉尔利斯。吉尔利斯看着这条信息,自言自语道:“这么快就有新的订单了,不过这个号码是……”


①  指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

②  “扬基”是美国人的代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