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我到达咖啡店时,老板已经拿着两张车票等我了。她为了帮我寻找那个地方,居然打烊两星期,并且亲自和我一起去。真的好感谢她啊。”阿廖沙继续说。

吉尔利斯听到这里,突然感到一丝熟悉。

“不过她买的车票还是挺意外的,目的地居然是顿河畔罗斯托夫。她告诉我,要去艾伦格,从陆路去敖德萨的路线绕弯太多,从罗斯托夫走水路才是最好的路线。她打算启动她停靠在当地的两栖气垫船‘青蛙号’,从顿河开到亚速海,再向南进入黑海,向西到达艾伦格。”

“自己开船走如此漫长的距离,听着就很费力啊。”娜塔莎说。

阿廖沙讲道:“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为一个陌生人提供如此大的帮助。直到上了车,她才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她说我画的艾伦格很漂亮,勾起了她的回忆,让她也想亲身回去看看。她说出这话时,脸上是一幅忧伤的表情。

“‘你曾经在梦中和艾伦格岛的人交换身体,对吗?’老板突然问我。

“我十分惊异,不明白她为什么知道我的经历。

“‘我自己也有交换身体的经历’。老板把原因告诉我。”

吉尔利斯瞬间想到了一名祈晴顾客的话,“我相信奇迹,是因为我也创造过奇迹。”加之那名顾客自己也是咖啡店老板,吉尔利斯明白了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他问:“老板是不是叫柳德米拉?”

“你怎么知道的?”阿廖沙惊诧地看向吉尔利斯。随后,娜塔莎也投来佩服的目光。吉尔利斯连忙解释:“就是猜的,因为我遇到的柳德米拉也是这么说话的。”

阿廖沙也没追问,继续转达柳德米拉的话:“柳德米拉说,她知道我急着了解她的经历,但我有必要预先了解艾伦格与奇异木箱的来龙去脉。”

故事需要从卫国战争时期讲起。

1941年8月,德军和罗马尼亚军队向敖德萨发起了进攻。轴心国军队进攻凶猛,大军压境,将敖德萨分割包围,苏军的陆上支援难以抵达。罗马尼亚第四集团军又奋力攻击敖德萨。罗军的大部队不断推进,炮兵不断侵蚀着苏军的防线。10月,罗军占据了敖德萨的蓄水池,打算逼迫苏联军民弃守城市。与此同时,罗军又调来了坦克团和步兵团,准备清扫城市。

10月17日,一名苏军士兵在修筑公事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木箱。这个木箱是一个边长一米左右的正方体,每一面都由三块长方形木板拼成。士兵好奇地打开了木箱,里面竟是一大桶坦克用的柴油。他立刻欣喜地向长官汇报。

“奇怪,这箱子是哪里来的呢?”长官看着箱子周围空空如也的一圈,疑惑不解。这时,另一边的地面上,突然闪过一道奇异的蓝光。蓝色的光束在地上不断绕转,就像一条衔尾蛇一样旋转。随后,光圈一边缩小一边向上移动,直到笼罩住一个半球形的空间。当光芒完全消退时,又一个与之前完全相同的木箱出现在地上。

“这箱子是……”长官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揉眼,再次睁开眼睛时,新出现的箱子还在那里,第一个箱子中的油罐也还在原处。“如果这些东西真的能帮我们稳住阵线……”

木箱还在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战场上。苏联士兵打开这些木箱,大多数时候能收到淡水、弹药、油料之类补给,有时却遭受诡雷的袭击,发生无谓的伤亡。后来,指挥官要求士兵不要直接动手开箱,而是用坦克拱开箱子,以免被炸。但用坦克挡爆炸也不是什么长久之策,损伤的前装甲仍需费力修补,这无疑增加了很多麻烦。

大科学家泽林斯基博士临危受命,着手研究这些木箱。泽林斯基和他的团队果然不负众望,在一两年的时间内,“驯服”了这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箱子。他们具体做了什么事情,因为保密,早已无从考证。但他成功地将这些天外来物分成两份,物资仍然装在箱子里;而诡雷、炸弹之类爆炸物,被装入了红色的铁皮桶中,可以用远程射击的方式引爆排除。当技术终于成熟后,苏军终于能有效地利用箱子中的物资,也能避免爆炸物的伤害,甚至用这些红桶炸轴心国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1944年,苏军收复敖德萨,同年又打败了罗马尼亚。一年后,轴心国被消灭,战火硝烟终于消散了。也就在战争结束的1945年,箱子和炸药桶也不再出现。

人们很想念这些另一个世界的礼物。后来,敖德萨当地出现了一种民间风俗——制作造型相同的箱子,将它们放入艾伦格旁边小岛上的山洞里。那个山洞据说是泽林斯基博士研究奇异现象的突破口。人们认为,这样可以与另一边的世界沟通。不过二十多年以后,就只有艾伦格保留这样的风俗了。在1985年,柳德米拉就在负责这个仪式。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木箱,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娜塔莎说,“制作木箱的佐菲亚和柳德米拉都与别人交换过身体,所以木箱是交换身体的原因吗?”

阿廖沙回答:“是啊,是柳德米拉发现了这一点。”

阿廖沙把柳德米拉的话一五一十地讲出来:“一次箱子仪式中,柳德米拉突发奇想,想看看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所以,她将自己的箱子放入山洞后,钻进了箱子里面。她说,当她从里面关上箱盖后,耳边突然响起了咻咻的声响。在这阵声响中,她不由自主地睡去。她醒来时,眼前已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