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利斯抬起头,看见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少女。她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面目清秀白皙,身着深蓝色工作服,身体纤瘦。她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片刻,她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一定饿了很久了。”

“等等,你是谁?”吉尔利斯已经连续几天都只能看到冷漠的脸,少女脸上的善意反而让他一时无法适应。少女并没有回答,只是小声说:“不要说出去。”随后,对着桌面一指,转身就走了,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后,她便走到了柜台桌后,从吉尔利斯面前消失了。吉尔利斯见自己叫不住她,才顺着她指的方向,重新看向自己面前的桌子。原来,少女在他的桌上,放下了为他点的一个三明治。这个三明治外层是棕色的俄式面包,中间夹着洋葱、黄瓜、口蘑、鱼排和两片奶酪,由一根穿过的木签固定起来。这个厚实奢华的三明治在衰颓的俄罗斯显然极为珍贵,这个少女一定破费了不少,难以想象她居然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国人送上这份厚礼。满怀着感激的心情,吉尔利斯享用起了这个三明治。奶酪的醇厚和面包的清甜轻抚着他的舌尖,爽脆的黄瓜和细嫩的鱼肉在口中合为美妙的口感。口蘑颇为甘美,还带着黄油的醇香。而清香中带着些许辛辣的洋葱也为三明治的口味增加了画龙点睛般的一个层次。整个三明治仿佛一首美味的交响诗。累计十几天的饥饿感和对少女的感谢夹杂在一起,这个三明治显得格外美味。“善良的少女,我一定会找机会回报你的。”吉尔利斯想着。但他也明白,现在并不是寻找这位少女的时候,自己的当务之急依然是找到鲍里斯,为自己找到营生。啃完这个珍贵的三明治后,吉尔利斯继续踏上了寻找鲍里斯的路途。

或许是少女的礼物附带着幸运吧,吉尔利斯下一天就打听到了重要的线索。近期鲍里斯在采访一位老奶奶。老奶奶是一名光荣的卫国战争老兵,名叫冬妮娅·列尔科娃,在1942年与战友一同增援斯大林格勒的一座大楼,也就是后来说的巴甫洛夫大楼,她是楼中23名士兵中唯一的女兵①。不过鲍里斯所要搜集的是奇闻而不是战史,主角自然不是她,而是她的孙子——阿廖沙·列尔科夫。阿廖沙自称穿越时空,回到三年前,在乌克兰的艾伦格岛②与当地一名女子有了牵绊,这神奇的经历自然引来了鲍里斯的关注。吉尔利斯很快拟定了计划:拜访冬妮娅奶奶,并借此机会找到鲍里斯。

吉尔利斯想对了。虽然鲍里斯与冬妮娅在各自时代都是传奇军人,也住在同一座城中,但冬妮娅得到的关注更多,常有人来看望她,陪伴她。其中原因也很容易理解,冬妮娅参加的卫国战争事关苏联乃至世界的存亡,它自身更是一场绞肉般的战争,人民自然不吝对当年的拯救者充满敬意;而鲍里斯参加的是攻伐阿富汗的战争③,被当成穷兵黩武、以强欺弱之举,因此他虽在10年的漫长战争中功勋卓著,人们仍对他褒贬不一,对他现在收集故事卖书谋生也不怎么在意。吉尔利斯不久就找到了冬妮娅的住址。他想,如果自己上门拜访,空手而来未免不太好,最好带上一些鲜花、饼干一类的礼物。但摇摇欲坠的俄罗斯怕是难以找到这些好东西了,何况自己带的钱也所剩无多,只得作罢,在周边等待鲍里斯的来临。

下午2点,一阵摩托的轰鸣声响起。吉尔利斯听了,连忙在冬妮娅家附近躲起来,悄悄地看。果然,一辆雪地挎斗摩托开来。挎斗中的男子高大威猛,壮硕如北极熊,留着长须。虽然他戴着皮帽,遮住了半边脸,吉尔利斯还是一眼认出他是鲍里斯。驾驶位则是一名青年女子,戴着白色头盔,留着及腰的深色长发,脸颊红润,个子非常高,显得颇为成熟。她身穿橙色衣服,驾着摩托在风雪中穿行的姿态如同一只迅疾的老虎。

摩托在门前停下,鲍里斯轻轻摇动铃铛,随着一声应门声,名叫冬妮娅的老妇打开了门。冬妮娅虽有些苍老,满头白发,却是精神饱满,胸口的苏联英雄勋章、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等数枚勋章也闪闪发光。或许是一直以来的慈祥,或是对同为战士的鲍里斯的相惜,冬妮娅邀请鲍里斯和青年女子进入她家。一直到了天色将黑的6点,鲍里斯和青年女子才离开。

鲍里斯自己上了驾驶座,正要发动摩托,吉尔利斯跑了过来,“鲍里斯!等等我!”吉尔利斯喊道。鲍里斯听到了那似曾相识的带英国口音的俄语,就转回头来,看到了那个一星期前自己救下的少年。“是那个英国少年啊,你果然找到了我。”“果然?”这下吉尔利斯不解了。“从火车站出来后,我就知道你会来投奔我的。一个离家出走、无依无靠的小少年,除了找我帮助,还有什么选择呢?”鲍里斯一脸得意地仰着头,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接着,鲍里斯又一指摩托驾驶座后的一个小座:“你很幸运,在列车上时,我已经打算帮你一把了。说实话,你在列车上表现得挺不错的。来吧,上车跟我们回家吧。”

吉尔利斯坐上了鲍里斯的摩托,载着三人的摩托在雪地上疾驰,扬起的雪形成了一朵飘舞的云。而吉尔利斯得到了鲍里斯的收留,感动和欣喜让他流出了泪,这滴泪还没滚落就结成了冰,随着摩托掀起的风,迎面落在挎斗中的青年女子脸上。青年女子似乎感受到了吉尔利斯的眼泪,却没有直接说出,而是说道:“初次见面,老弟,我叫娜塔莎,是鲍里斯的侄女与助手。”吉尔利斯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来回应对方的好意:“初次见面,我叫吉尔利斯·普莱斯。”娜塔莎继续用友善的声音说:“那么,吉尔利斯,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同志了,欢迎来到鲍里斯的工作室。”说话间,摩托又穿过了一条条街道。雪还在纷纷地下着,拍打着三人的脸颊,但吉尔利斯却不感到像之前那么刺骨了。

吉尔利斯入驻鲍里斯家后,鲍里斯给他安排了杂务的工作,整理英文资料、联络受访人之类不一而足。当然,作为对鲍里斯提供住所的回报,吉尔利斯还要负责做饭,为鲍里斯和娜塔莎制作“黑暗料理”——并不丰富的食物供应让鲍里斯感到厌倦,他打算让吉尔利斯这个英国人来发挥他们的“黑暗料理”文化,把食材加工成自己想不到的样子,哪怕外观会很诡异,至少也能给自己的生活加点趣味。当然,吉尔利斯也会跟着他们两个一起,去采访形形色色的人,向老兵冬妮娅询问穿越时空的阿廖沙的情况,找目击过卫星坠落的尼古拉斯调查当时的场面,也向年轻的罗马尼亚生物学家玲芒德请教冷战时期北极圈海洋巨怪与人造变异生物的可能性。而每次调查时,娜塔莎也都用十足的好奇心留意着受访者的话,即使事情听起来再夸张荒诞也不会否定,对方也因此愿意说出来。在鲍里斯家的生活是忙碌的,常常被鲍里斯和娜塔莎叫来喊去,但吉尔利斯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因为他终于感到有人需要自己,这竟是他在英国没有感到的。

这一天,吉尔利斯在一番忙碌后,把书垫在下巴上睡觉。刚好,路过的娜塔莎注意到了这本书。虽然这本《铁蹄下的真相》还没有在俄罗斯发售,但娜塔莎还是从书脊上看出,这是英国作家流云的作品。娜塔莎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姑娘,像同龄人一样渴望着爱情,也因此痴迷于爱情小说。但大多数苏联爱情小说风格坚硬,并非姑娘所爱。而英国的流云,虽是行伍出身,参加过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笔触却出奇地细腻柔和,娜塔莎很爱他的书。第二天,娜塔莎就声称想学英语,向吉尔利斯借这本书,而吉尔利斯因为娜塔莎一直以来的照顾,欣然答应了。


① 守卫巴甫洛夫大楼的23位战士中,其中一位身份目前无法查证。因此将这名战士设定为冬妮娅·列尔科娃。

② 艾伦格岛为虚构地点,位于黑海西边,属乌克兰的敖德萨州。

③ 指1979年12月24日至1989年2月15日的苏联-阿富汗战争。阿富汗的反苏政府上台,导致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造成巨大破坏。后国际要求苏联退兵,战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