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簌簌落落地下着,一点也没有停歇的迹象。地上的积雪没过了吉尔利斯的脚踝,半化不化的,成为了满地的泥泞。一次次被从各种地方赶出来,吉尔利斯漫无目的地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极寒带来了一股饥饿感,他顺手从包里掏出半板压缩饼干,尽力啃起来。飞起的雪花落在压缩饼干聚集成了一层冰碴,让它更加硌牙了,吉尔利斯费了一番力气也没有咬动,他决定找一个能避雪的地方。

吉尔利斯走着,扫视着这个世界,寻找着一个暂时的容身之处。与英国报纸上所写的获得自由后的欢脱截然不同,整座城市都死气沉沉,人烟稀少,店铺、活动室之类也大多因不景气而挂上了铁链。唯一稍稍活跃的就是铲雪车,它们老旧的引擎发出噗噗的声响,推着一堆雪缓缓走开,扬汤止沸地疏通着道路。吉尔利斯不知自己应该去哪里,索性跟在了一辆铲雪车后面。他又走了很久,终于看到了一个不是铲雪车的移动物体,是一辆警用的雪地摩托。与无精打采的驾驶员不同,后座上的大喇叭不厌其烦地喊着:“近期黑帮活动频发,请各位公民注意安全,管好自己的好奇心!”

警察看到路上的人,“吱”地一声刹住了车,拦在吉尔利斯面前。“检查!不许动!”警察盘问道。吉尔利斯老实地拿出护照,递给了警察。警察看了一眼护照,脸上的表情更加严厉:“居然是个未成年人。大晚上乱窜,你是做什么的?”吉尔利斯刚想说自己在找栖身之所,却怕自己被当做流浪汉逮捕。经过一番闪电般的思考,他想到自己可以借用鲍里斯的名声来规避检查。鲍里斯在收集“魔幻童话”,也就是奇闻,自己正好借此和鲍里斯蹭上关系。他回答:“我是来找鲍里斯·彼得罗夫的。他在我的叔叔那里收集了英国的怪谈,叔叔派我先来帮着联系。”吉尔利斯说着,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两张50英镑的纸币,递向警察。

“仔细说说,你要怎么……诶嘿?好了,我理解,谁还没点急事啊。”警察说着,骑着摩托疾驰而去。

这时,铲雪车推开的通路又被雪盖住了。疲惫的吉尔利斯更加急着找到一个避风躲雪的地方。他运气不错,找到了此时的救命稻草——路牌指示的一间防空地下室。他走了进去,享受短暂的温暖。他靠在墙壁上,掏出了那半板压缩饼干,掸掉上面的冰碴,把它逐渐咬进嘴里。这时,地下室入口处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外带着一声声呼噜。借着昏暗的光线,吉尔利斯看出,这位来客是一头小熊。它脖子上有一个项圈,可以看出它曾经是一只宠物。随着国家陷入泥潭,它也被抛弃了。

小熊一步一步地走向吉尔利斯,边走边发出无力的叫声。

“你住在这间地下室吗?”吉尔利斯问小熊。小熊趴在了原地,不知有没有注意到吉尔利斯的话。“我应该感谢你没有驱逐我。这样看来,遇到你真幸运。”小熊抬起头,边听吉尔利斯的话,边发出饥饿的低沉叫声。吉尔利斯说着,把手中的压缩饼干掰开,把一块轻轻放在地面。“这就是我给你的谢礼了”。放下饼干的一瞬,疲劳席卷了吉尔利斯的全身,他一边看着小熊伸出布满倒刺的舌头卷起饼干,走出地下室,一边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胸口的一阵闷痛让吉尔利斯惊醒。他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满脸横肉、咬牙切齿的男子对着他怒目圆睁。随后,他听到了一阵不标准的俄语怒骂:“你是什么东西?你竟敢在大爷的地盘睡觉,还扔垃圾!”吉尔利斯刚想解释,对方又对着吉尔利斯的嘴猛打一拳。“出去,马上出去!难道你还需要我帮你吗?”那人虽喊着让他出去,却没有一丝松手的意思。吉尔利斯挣脱开,沿着台阶跑到地下室的门口,那人却不依不饶地补上一记重拳,把他打得一个趔趄,直接撞在了路边一个垃圾桶上。垃圾桶被撞倒,里面的破铜烂铁、四分五裂的木椅、破袜子、废报纸连带着一大群苍蝇一起喷了出来。冲撞声惊动了周围的一名住户,他出来看到这幅景象,连声斥责吉尔利斯,叫他赶快把垃圾收拾好。吉尔利斯被冤枉却不敢争辩,只得从雪堆里一片一片地捡起垃圾,放进垃圾桶里。厚重的雪堆让他双手都不断哆嗦,但他不敢停下。突然,他摸到了一个奇怪的硬物。他不禁细看了一眼,直接吓得僵在原地。

这是一把手枪,型号为TT-33,是一种制式手枪①。虽然枪身上有些刮痕,但那摄人心魄的杀气让人不敢正视。吉尔利斯看了,不禁心动起来。“如果拿上这个,刚才那样的恶汉应该就会怕了吧。”吉尔利斯想着,一边继续收拾垃圾,一边把手枪装在了背包中。他收拾完,连忙向那人致歉,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能避风雪的地下室,要找还是可以找到的,但是总睡那里等着被赶走也不是个办法啊。”吉尔利斯边回忆在莫斯科第一天的经历,边喃喃自语。不过这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敢对警察说自己来莫斯科是为了联络鲍里斯,不如真的去寻找他,再次向他求助,争取在他那里找到一份工作,帮着他搜集传说。至于怎么找到鲍里斯,吉尔利斯很快有了自己的想法。鲍里斯为了寻找题材,自然要到处搜寻,也会因此在餐厅吃饭。他还说自己是苏联时代的战神,名声非常响亮,警察听到自己自称联系他的表现证实了这一点。因此,自己只要在餐厅一类地方打听鲍里斯,就有找到他的机会。

在广阔而苍凉的莫斯科城中,吉尔利斯踏上了寻找鲍里斯的路。他规划了一套行动方案,找餐厅打听鲍里斯是否来过,并点一杯便宜的麦片粥来给自己找一个留在店里的理由,在白天补觉,晚上用来赶路,一路尽量避开警察,并等到餐厅开门时继续打听。幸好鲍里斯是一位很受关注的客人,他的到来总让工作人员们印象深刻,因此吉尔利斯还是找到了一些鲍里斯的线索。

这一天,吉尔利斯照常找到一家餐厅,在点了一杯麦片粥后向工作人员问鲍里斯的消息。不过打听的结果颇为失望,鲍里斯没有来过这一片。吉尔利斯已无力抵抗几日昼伏夜出、忍饥挨饿的疲倦,把那本陪他乘坐渡轮和火车的书放在桌面上,趴在书上睡着了。不过无论服务员还是顾客,都见过很多在餐厅点了东西就不动的人,况且现在餐厅本来就坐不满,所以他们也不怎么在意。

在半梦半醒中,吉尔利斯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虽然声音不大,但他能听出这声音是向着自己来的。虽然不愿抬头,但他试着让自己的耳朵专注起来。果然,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近,到了自己身旁才停下来。随后,桌子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叩击。这一声让吉尔利斯突然失去了困意。他立刻双手撑着桌子直起身体,端详起面前的那个人。


①  TT-33,又称托卡列夫手枪,产量很大,帮派暴力中时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