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 神


请你不要阖上你的眼睛,

我的神、我的小小妖精。

请允许我冒昧咨询问题,

即使那打扰到你的休憩。

请你不要阖上你的眼睛,

看着我,我问你个问题——

 

神是会成长的吗?

 

就像那胆小谨慎的黎明,

终于在朝露绽放那刻缦立。

就像那调皮顽固的霾弥,

也会在利风踏过时敛蔽。

像那俯瞰众生的天,

要因别人飞跃变得更高、更广;

而那一睹汪洋的湖,

才识得妇孺皆知的先哲思想。

这是他们的成长。

神造万物,施予其成长,

成长是好的,是故神亦要成长。

 

你看木上那一撇春,

不是花儿探寻真理的印记?

看那水傍亲昵的鹿匹,

正争辩天顶地平。

看那人类,人类中的小孩,

尚懂享受枝青云白;

而那人类中的青年,

更肯伴着夏虫挑灯,冲向未来。

这是他们的成长。

神造亚当,施予其成长,

成长是好的,是故神亦会成长。

 

倘若,神们不会成长,

思兼的缕缕青丝为何

变得苍银、黯淡而无色?

若祂们不会成长,纯狐的熊熊怒火为何

落得纯粹、干净又卫生?

拉尔瓦她为何化作妖精,

放弃成为一手遮天、一呼百应的霸主?

倘若神们不会成长,

琪露诺,我的私人神明,

她为何抚着我的前额,吟着温柔话语,

唱着安镇寒蝉与蟋蟀的摇篮曲?

 

神会成长,就像妖精会生病,

像我一样倒在床上,煎熬地想着无所谓的事情,

躺在世界最柔软的腹部,连梦里也是你的声音,

最幸福的回忆,也不过今分今秒你的面庞

在我眸中的深深的烙印。

琪露诺,我亲爱的:

你的成长,你的一点一滴,

我都看在眼里,

记在心里。

看着你,我问你个问题:

不断成长的小笨蛋依然爱着我,

一如既往的大妖精能否守护你?

 

为什么你不回答?醒一醒,

你快醒一醒,快来

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

 

生病卧倒在床的是我,

疲惫困乏不堪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