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在博丽神社后山有一棵醒目的雪菜树。树干虽然被挖空,但一到夏天依然会长出新的枝芽。内部摆上了桌椅,造起了台阶,摆满了色彩暗淡的蘑菇盆栽,木地板上铺着不知从哪儿偷来的地毯。在树冠附近分隔出了三个独立的小房间,刚好能让三只妖精住得惬意愉快。

听见瓷杯碰撞的声音,斯塔·萨菲雅就醒来了。

清晨的阳光还未照进屋,外边是灰蒙蒙的一片。斯塔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穿上拖鞋,穿着睡衣就往楼下跑去。

露娜·切露德正坐在桌旁读着有她半个身子大的报纸。她螺旋状的金发随着有规律的点头而微微摆动。在离桌子不远的地面上放着一个紫色金属箱子,与周围的自然装潢格格不入。

“起这么早呀?“斯塔摸了摸露娜的帽子。

露娜推开斯塔的手,眼睛依然盯着报纸。“最近的天气预报乱糟糟的。报上还说,今晚看不到月亮了。“

斯塔在露娜旁边坐下,问:“一起去采花蜜吗?”

露娜摘下眼镜,抬头看向斯塔。斯塔只是抿着嘴笑。

一声吆喝打破了宁静:“早上好!都这么早起来,一定是在密谋新恶作剧吧,算我一个!”

同样是穿着睡衣、辫子都没扎好的桑尼·米尔克快步从楼梯上跑下来。

“我们刚刚在聊天气。”露娜指了指报纸。

桑尼绕着桌子飞了一圈,最后落在紫色箱子旁边。她双手指着箱子,嘴里哼着奇怪的小调:“咚咚咚锵!星光的妖精斯塔在神社后山捡到的宝贝!我们花了一整晚才搬回树屋,现在却当作毫无用处的装饰物摆在墙角!”

“这个不是无用的装饰啦。”露娜无奈地摇头。

斯塔搓着小手说:“还记得露娜在好久之前捡到的小册子吗?上面说这种家伙叫做‘烤箱’,可以吃下面团,吐出蛋糕。我也想试试。”

“做出人类的食物,掺入难吃的怪东西来恶作剧吗?好,今天我们就去收集食材吧!”桑尼拍拍胸膛宣布了今日的计划,然后她快步跑回楼上去了。“我去换衣服!”

斯塔慢慢向楼梯走去。露娜抿了一口咖啡,也回自己的房间了。

三妖精的家与博丽神社的距离并不远。斯塔记得在许久以前,她们住在一片幽暗的森林里的时候,周围除了河流与昼伏夜出的妖怪以外根本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直到一次偶然的相遇,桑尼用简单的陷阱淋了巫女一盆水之后,她们才发现了完美的恶作剧对象。

灵梦是一个与妖精相比都算迟钝的巫女。今天也是一样。

“哈哈哈哈!”欢快的笑声掠过,桑尼抢过灵梦的扫帚,在神社上空绕着圈飞行。露娜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好跟着桑尼一起转圈。灵梦气呼呼地追在她们身后,却被折射的光线搞得晕头转向,竟一头撞在了赛钱箱上。

斯塔站在地上,一边笑着一边抛洒落叶。

“喂,有人往神社这边过来啦!”

桑尼丢下扫帚,拉起有些飞不稳的露娜就逃。斯塔也不紧不慢地跟上,时不时回头看看气喘吁吁的灵梦。金色头发的魔法使骑着扫帚飞来,拍打灵梦的肩膀,然后指着天上的三妖精恶狠狠地喊着些什么。

“那人类说我们是笨蛋妖精,要让灵梦搬走,然后退治我们。”露娜有些担忧。

“没关系!虽然灵梦有时会出门,但最后总会回到神社来的。”桑尼看向云层上方,“啊,太阳出来了。”

斯塔知道,灵梦出门是为了解决一些很麻烦的事情,似乎和整个世界的秩序有关,而且总不能毫发无损地回来。但灵梦要去的地方往往很远,至少在三妖精感兴趣的范围之外,就没有多虑的必要。看彩虹、晒日光浴、收集珍稀植物、观赏瀑布,只要这些小事就能为妖精带来一天的快乐。

斯塔心想,今天要是有一袋做蛋糕用的面粉就更好了。



第二天,随着床铺的剧烈摇动,斯塔早早地醒来了。她急忙套上拖鞋,抓起蝴蝶结贴在头上,就打开房门往外飞。大地在哀嚎,树木接连倒塌,三妖精的房子也摇摇欲坠。

“桑尼,露娜,地震啦,快醒醒!”

另外两只妖精从窗户直飞了出来。“发生什么了?”露娜东张西望着。

“希望能撑得住!”桑尼用力抱住房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阻止树屋的倒塌。地面上出现的裂痕与暴露出地表的根须似乎都在暗示着,妖精的力量不足以应对这场危机。

幸运的是,短暂而又强烈的地震马上就结束了,大树没有倒塌。

一阵响声从树林远处传来。

“快去看看,那边发生什么了?”桑尼从树上跳下。

当斯塔也换好衣服飞向博丽神社的时候,她与同伴们看见的是大片大片的碎石和木板,以及空中金发魔法使背着灵梦远去的背影。断成三截的柱子倒在后院里,赛钱箱被砖瓦砸得粉碎。由于事发突然,空气中还弥漫着沙尘。

“神社倒咯——”“神社倒咯——”妖精们对着空中的影子起哄。

“可是让灵梦给逃了。那我们去捉弄谁呢?”桑尼问。

“回去继续研究烤箱怎么样?启动的原理还不清楚,大家一起开动脑筋吧。”斯塔微笑着答道。

 “最近天气变化无常,再来几场地震,我们家也要塌了。”

“那怎么可能,大雪菜树可比这破神社坚固多了。”桑尼摇摇头。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三妖精的日常并没有太多变化。在人类村落周围寻找恶作剧的对象、到森林内部寻找埋在地下的“宝藏”、又去向其他妖精炫耀自己在地震中大难不死的经历。她们分头行动了一会儿,意识到其他地方都没有地震,只好打道回府。

当斯塔返回家中时,桑尼躺在树顶上享受着阳光的沐浴,露娜则在大厅里看报纸。

“在我们这边发生地震,在其他地方却是暴雨和冰雹。报上说灵梦去寻找异变的元凶了,是一些能操控天气的家伙。”见斯塔出现,露娜开始讲述她刚刚得知的消息。

斯塔来到窗台边,检查着在地震中损坏的花盆。

“那可真是不得了的恶作剧。”

隔天,记者的报导来得特别准时,有衣衫破烂的灵梦被一个天人摁在地上捶打的照片,还有几个热心帮助者大败的抓拍。报纸称,一场席卷全幻想乡的大地震就要到来,到时候无论是已经倒塌的博丽神社还是妖精的小别墅都不能幸免。

桑尼一起床,露娜就把报纸展示给她看。

桑尼说:“大地在向我们暗示,我们三人值得去更远的地方冒险。那就只能搬家了!”

斯塔和露娜双双看向桑尼。

“你们不喜欢搬到新地方吗?也许有更多恶作剧的机会哦。”

“比树屋更好的地方,除了月亮上以外应该就没有了吧。”露娜答道。

代表日月星辰的妖精都对于自己的力量来源有好奇心。对于月光的妖精露娜来说,月亮是触不可及但又美丽无暇的力量之源。若是她认为树屋就是月亮之下最完美的住所,那么无论搬到哪里都是在远离这份完美。

“那是因为你喜欢月亮,对我们可不公平。没事的,要搬家就尽快开始吧。”斯塔补充说。

斯塔没有像露娜这样看似虚无缥缈的愿望,也不像桑尼对未知充满兴趣。她的力量不受天气影响,星辰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闪亮的装饰图案,和天花板上的荧光涂鸦没有区别。几秒过后,她就将长远考虑的念头抛在了脑后,心里挂念的只剩下那台紫色的烤箱。只要能做出配料表上的“花蜜蛋糕”来,无论新家在哪里她都能接受。



她们把所有家当搬到了人类村落西边,一片低矮的小树林里。受到树干尺寸的限制,她们不得不把各自房间单独分开,但这对于每天一起行动并没有影响。三人聚集的场所改成了一个露天空地,紫色的烤箱和准备食物用的桌子也都在这里。

“听说神社后山直接变成了平地,竹林里面的小亭子也倒了。还好我们搬得早。“露娜继续读着报纸。

“看来报社没倒呀?”斯塔笑了笑。

“我知道,天狗的记者们在妖怪之山,那边受到地震的影响小。”桑尼抢答道。

住所变了,熟悉的神社和巫女也不见了,人类村落的人数也日渐减少。不过,妖精能找到乐趣更多了。美妙的自然现象在人类离去后能被更轻松地观察到。除了在大自然中嬉戏,她们也时不时去人迹稀少的村落里逛一逛,靠隐身和消音做点小偷小摸的事情。

在接近迷途竹林那一侧的房屋里,深绿色的苔藓和藤蔓征服了稍有湿气的每一片墙,伴随着一些妖精的活动而飞速成长起来。杂草从断壁残垣的缝隙中探出,真菌在水缸里萌发,宣告着低智慧生命的进军。

“没有卫兵的人类村落,就是妖精的领地。我们去拿一袋面粉吧。”桑尼大摇大摆地飞进村庄。

“但是,剩下的人类还是会抓我们的。”

让斯塔感到兴奋的是,虽然桑尼是以恶作剧的名义来合作的,露娜也只是漫无目的地跟着两人一起行动,但她们至少又开始准备蛋糕了。今天的热情比昨天更足。只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找到面粉。

虽然是发起者,斯塔也不清楚自制蛋糕需要什么佐料。露娜的配料表上有许多不属于她们认知之中的事物,斯塔只能根据字形来揣测它们的意思。当斯塔自己写出食材列表时,桑尼又会用自己的意愿去解读斯塔发明的词,从而进一步改变目标。

在人类村落附近的树林里,天气异变已经结束,久违的阳光照在桑尼身上,让她愈加精力充沛。斯塔收集着家禽的蛋、少得可怜的花蜜、以及松脆坚果。当桑尼和斯塔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搜索的时候,曾经捡到配料表的露娜反而陷入了困惑。她摇摆于自己的不可靠记忆和同伴们的不可靠建议之间,东挑一个西拣一个。时间一长,就索性不再关心具体的配料表,按自己的喜好采集了。手脚不太灵活的露娜经常被横置的枝条绊倒,斯塔就在旁边看着偷笑。

正午时分,她们带着篮子回到新家,把一路上收集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地上,再手忙脚乱地分类。露娜带回来的杂物有不少:支离破碎的月相仪,人类小孩遗失的布偶,红色的布料碎片。

“这是灵梦衣服上掉下来的吧!”桑尼指着红布。

斯塔笑着看了看桑尼的裙子,说:“这不是红色?”

桑尼拿起布闻了闻,又断定:“这很明显就是灵梦身上的东西!说明灵梦住在我们新家的附近!”

当桑尼与露娜被破布转移注意力之时,斯塔挑出自认为合适的材料在碗中鼓捣起来。蘑菇研磨成粉,花蜜和蜂蜜拌在一起,打碎鸡蛋,搅和成蓝色的糊状物。乍一看已经完全脱离了预先定好的配方,但斯塔面带多年训练后才会有的“慈祥”微笑。桑尼和露娜结束争论之后,便过来帮忙调和料理,斯塔就去蹲在紫色的烤箱旁边观察。

“怎么启动这玩意呢?”

“这家伙是用雷电驱动的。在雷雨天放外面,你用能力把雷折射过来,就能动了。”露娜对桑尼说。

“闪电也算是光线吗?”



博丽的巫女并没有能力去对抗每一次异变。包括妖怪和人类在内的高等生命每放弃一个城镇,妖精们就多一个可以嬉戏的地方。她们的领土随着每一次异变迅速扩大。

“这是天意要我们扩张领地,去天边搞恶作剧!”桑尼在捡来的幻想乡地图上画着红圈,自顾自地规定光之三妖精的地盘。

随着间歇泉的异常喷发,地下涌出大量怨灵,吓得妖怪全都不敢出门。桑尼是第一个带着捕虫网往外跑的。相反,露娜就被吓得不轻,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习惯也让她对外出探险最为抗拒。

可惜和独居的妖精不同,光之三妖精总腻在一起行动。无论露娜提出什么样的担忧,桑尼总会说服她一起出门。在这种过程中,斯塔往往欣赏着无意义的对话,时不时插两句假有道理的言论。

一个下着绵绵细雨的早晨,三妖精在天狗的村落里游荡。桑尼和露娜用能力制造了伪装,但斯塔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有活物。被细雨洗刷过的街道上摆着被天狗扔下的工具和服装,久未打理的村口大路泥泞不堪,还好如今已经没有马车出入的必要。

“今天没有报纸。”露娜看着空荡荡的报社发神。

露娜需要报纸,这或许是三妖精唯一有持续需求的人造产品。树上可长不出报纸来。

“我就说嘛,天狗的报社终于倒了。”斯塔打趣道。

“时间证明了,虽然同样住在妖怪之山,光之三妖精比天狗社会更加强大!……所以今天的晚饭吃什么?”桑尼问。

为了给露娜寻找报纸,三妖精又拜访了几个天狗村落,也遇到了几只像她们一样游荡的妖精。大家展开了软绵绵的弹幕游戏。折射的光束划过无人居住的房屋,光球在屋顶上弹跳,妖精们的笑声回荡在大街小巷。

终于,在塌了一面墙的邮局,她们找到了一摞旧报纸作为战利品。三妖精兴致勃勃地回家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她们就一起在斯塔的房间里整理天狗的遗物。

“可惜,没有找到今天的报纸。”

斯塔把玩着着露娜的发梢,一边讲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念头:“我在想啊,妖怪们已经放弃了对幻想乡的支配吧?当属于妖怪的复杂秩序抽身退出,剩下能够繁荣的就只有我们妖精了。说不定,幻想乡其实是为了妖精能享福才建立的。”

露娜低声道:“外面有陌生的声音!”

 “但是房子周围没有活动的生物呀。”

桑尼“嘘“了一声,示意两妖精进入警惕状态。

斯塔爬上阁楼从小窗户向外看去。虽然距离较远,但可以看到在上山的方向有金属的反光。那东西不是活物,但能自主行动。

“我来帮忙。”桑尼也凑了过来。

桑尼用手指围成一个圈,做出望远镜的效果。斯塔和露娜脸挨着脸,一齐往桑尼的手中心看去。

发着金属光泽的东西有四条腿,像蜘蛛一样四处奔走。时不时有倒下的柱状影子遮挡光芒,她们认得出来,是枯萎树干的影子。很快,家周围万籁俱寂,只剩下三妖精彼此的喘息声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回荡。

“是很厉害很厉害的怪物吗?”桑尼的话语中带着紧张和兴奋。

在夜深之时,斯塔梦见自己、桑尼、露娜带着整棵树跌进了一个无底的裂缝,在虚空中漂浮,还有无数的眼睛在注视着。有些喘不过气,但是非常有安全感。斯塔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毫不留情的敲门声把斯塔吵醒了。她往床边一看,露娜和桑尼都还在梦乡之中。

斯塔轻轻跳下床,别上蝴蝶结,然后挨上猫眼。一只素未谋面的妖精正在门口转悠。这只妖精穿着红蓝配色的鲜艳连衣裙和连裤袜,手中握着火把,头戴夸张的小丑帽。至少在斯塔看来完全不像是能融入自然的地上妖精。

斯塔拉开门。“是新来的妖精嘛?”

“本小姐是克劳恩皮丝,地狱的妖精。地上的妖精你们好!”皮丝很有礼貌地微微鞠躬。

斯塔跟随皮丝走出家门,才发现妖怪之山周围生机勃勃的落叶林变成了一片荒芜。原本被树木挡住的视野开阔了起来,放眼望去,山上山下都光滑发亮。绿色的植被和繁荣的村落全部消失不见,待处理的黑色木炭堆成有规则的四棱锥。在这不属于幻想乡的景色之上行走的,只剩下四足的巨型机械蜘蛛。

唯一站立着的植物就是三妖精栖身的这一棵树了。

“来新客人了吗?快去泡咖啡准备招待!”桑尼也被声响吵醒,她使劲摇了摇仍在熟睡的露娜。

稍微说明情况之后,四只妖精一起在屋外的地上坐下。

“主人派我来接地上的妖精,找遍了这片山也只看到你们三个。”皮丝略带疑惑地摸了摸三妖精家的树皮。

“那些……蜘蛛?”

“是月之民所为。可惜朋友大人发觉太晚,现在这里已经啥也不剩了。”

“你是叫皮丝是吧?请用。”桑尼递过来一只咖啡杯。

皮丝很客气地推开桑尼的手。

斯塔把桑尼往后一拉,问皮丝:“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们昨天还在山里做涂鸦游戏呢。”

“我看呀,是前去挑战朋友大人的人类没有做好充分的事先准备,在失败了之后也没能好好交流,浪费了大把时间,不然本该有迅速解决的方法的。只是因为人类的问题就导致地上的妖精失去自己的家,真是不公平。”

妖精脑袋虽然记不住事情的细节,但皮丝的话勾起了斯塔的些许回忆。她隐约感觉到,皮丝所指的“人类”就是她们过去一直捉弄的笨拙巫女。

“也就是说,接下来要搬家了。”露娜很熟练地拿出幻想乡的地图。

皮丝看到露娜手中的地图,摇头笑了笑。

“月之民在几天后就会搬到地上来,到时候就没有能住的面积了。不如跟我来吧!本小姐会带你们去一个离地面很远的地方,在那月球之上。”

“月亮。”

露娜两眼放光。她手一松,地图掉在地上。

“露娜不切实际的登月梦想就要成真了,也许桑尼也有一天会上太阳。”斯塔喃喃道。

她感到一丝好奇,作为幻想乡“背景板”的弱小妖精,竟然也有成为最后幸存者、走向更大舞台的这一天。若是人类和妖怪的秩序的失败所致,那就是纯粹的运气了吧。

“我可以带上一个紫色的烤箱吗?”

皮丝摇摇头:“很抱歉,能一起去月球的,只有‘幻想乡的妖精’而已。”

斯塔转过头,看了看桑尼和露娜,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别墅。



地月之间,一颗流星顺着某种通道在高速飞行。流星内部是克劳恩皮丝,她的手上有三颗闪亮的石英晶体。三妖精发现,她们虽然变成了小石子的尺寸,但挨在一起就能听到彼此发出的声音。

“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把我们封到这样的小空间里呀!”

“皮丝说,是一位秘神提供的帮助。我自己毫无头绪的说……”

“呼呼,那我们可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位陌生的神。”

斯塔虽然没法与知情的皮丝对话,但在石英状态下可以尽情欣赏流星外的景色。没有树木花草的幻想乡在脚下逐渐远去,现在看起来就像露娜做的早餐饼一样大。穿过结界后显现出来的周遭,是比没有月光的夜晚更加深邃的黑暗。从晶体中可以感受到的光线来自无法计数的漫天繁星,还有逐渐远去的蓝色星球。

“月亮上能找一个一模一样的、紫色的烤箱吗?”

“我听说月亮上的人是不需要吃东西的。”露娜的声音带有一点不确定。

“我们不吃东西也能活着,也没有拒绝好吃的料理。对美食的喜爱应该是通用于所有人的呀,真是想不通。”

聊着聊着,斯塔慢慢有了睡意。后面的对话已记不清。



当斯塔被凛冽的海风从睡梦中拽回现实,她们已经在月之都的结界内侧了。周围没有任何声音,比没有生灵的幻想乡更加安静。

“露娜,是你的能力吗?”

斯塔转头一看,桑尼和露娜还趴在地上,没有醒来。

她想借助翅膀撑起身,却一下子飞到了数米高的空中。

“好轻……”

摆在斯塔面前的是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大海。海风异常凶猛,裹挟着她在空中凌乱地飞舞,直到她一头扎向沙滩才稳定住自己的位置。

海面上倒映着天上那颗蓝色的小球。

“大海!我们到异世界了!啊不,这里是月亮,我们到月亮上了!”

沙滩上的沙是纯净的白色,在嘴里尝出点甜味。天空是黑色的穹顶,没有云彩,星空清晰可见。太阳在这样的空中算是一颗尺寸较大的星星,阳光照在雪白的地面上,却没有地上能感受到的那种温度。

露娜醒了。

“哦哦哦哦哦!”

斯塔突然听不见自己的喊声。露娜的胸前发出耀眼的光芒,整具身体缓缓向上抬升。亮度慢慢降低,斯塔的声音也恢复的时候,露娜的长裙变成了金色,翅膀变得有原来的两倍大。她的头发也垂到地上,金色的发丝在地面的反光下像乐器的弦。

“露娜,你醒啦!”

露娜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猛然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

“我,露娜·切露德,是新世界的神。”

“哈哈哈哈哈……”斯塔笑得合不拢嘴。露娜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两个,就算不在家里也得也好好叫我起床呀!”桑尼被吵醒,也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她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呆住了。

“都醒来了吧?”

皮丝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在一旁等候了。

“欢迎来到月球。这里是地狱妖精们的地盘,准确地说,是在主人的指引下为朋友大人打下的江山。欢迎地上的妖精们来加入狂欢!”

“我们真能一起来玩吗?”

皮丝拍拍胸脯:“那当然,只要你们能给我展示一下地上妖精恶作剧的花样,我就罩着你们。对了,你们的头领是哪位?”

三妖精面面相觑。“头领?”

“就是领头搞恶作剧、当老大的妖精。像我一样,我是地狱妖精的头儿。”

斯塔没有说话,眼睛看向桑尼。

“露娜现在最强,那露娜就是领队。”桑尼爽快地答道。

“我?”

光之三妖精在月之都安家了。建筑多,妖精少,无论多么豪华的宫殿都可以随便挑选。月之都有许多的树,但它们摸上去是人造的质感,并没有生命,也就让斯塔打消了挖新树屋的念头。转悠大半天,露娜终于停在了一座园林面前。这里刚刚从融化的冰中剥离出来,墙上还带着未干的水迹,室内比室外更寒冷。

“就这里吧?周围有树,但我们不用住在树里面。”

“你是看上了最里面的储物间吧!好像有速溶咖啡来着?”

露娜一边笑一边追打着斯塔。

在月面上的一天大概是地上的三十倍长。三妖精将错综复杂的建筑迷宫当成树林,搜集着月之民留下的遗物。她们穿过无人居住的街道,端详地上的妖怪和人类没有能力制造的反常理建筑物,测试在低重力环境下才能发射的华丽弹幕。

环绕月球是一个重要的旅行项目。虽然妖精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出众,但从月之都飞到人类留下的脚印景点并不算难。只是脚印太过于脆弱,被露娜踩了几下就消失不见了。忙碌一天过后,她们会一起坐在静海边欣赏璀璨的星空。

“月之都只有人造的树木,它们一定非常嫉妒吧。如果给它们增加人造的同伴,也许就会开心起来。”

斯塔的想法成了三妖精的常规娱乐活动。她们在画廊的尽头找到了颜料和笔刷,用拙劣稚嫩的技法试图在月之都的空旷场地上复现地上的自然景观。彩虹,稀奇植物,包括笨笨的巫女,都以画作的形式重现。

如果还少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日常的恶作剧了。既然没有人类和妖怪可供捉弄了,那就直接捉弄同类的妖精。只是地狱妖精们的力量高出地上妖精数十倍,对幻想乡之外的宇宙有一定了解,对于恶作剧也更加精通。三妖精的把戏没有一次成功过。

几天后,克劳恩皮丝与三妖精一起躺在静海的沙滩上,仰望着慢慢落下的太阳。

“……朋友大人告诉我,身体会变得更轻,是因为月球比地球要轻,大地没有力气把妖精拽下来。你们居住的地方,幻想乡,是地球上面很小很小的一片地,但大地的力量比月球大很多。”

“原来是这样啊!”

“月之都的居民讨厌妖精,所以他们一直过着很无趣的生活。在幻想乡的妖怪应该比他们友好多了吧。”

“我不太记得了,幻想乡的大家都挺友好的。”桑尼挠挠头。

“是因为你记忆力差。”斯塔挖苦道。

“从地狱来的大家住的这一个月,也感觉挺无聊,主要是没有恶作剧的对象。我们准备动身去下一个地方玩了。”

“去哪里?”

“地上,你们曾经住的幻想乡。”皮丝指着天上的蓝色星球。

“回家?月之民不是已经……”

“朋友大人说要继续攻打月之民,不让他们在幻想乡安家,我们必须要出发了。主人说,地上的妖精没有参加战斗的必要,但月球上不会再留下任何地狱妖精。所以请跟我一起回到地上去吧。”

皮丝看了一眼三只妖精的表情,站起身来。

“我在发电机那边等你们,准备出发了就来。”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地狱妖精全数离开了沙滩。三只妖精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可以回家了。”桑尼喃喃道。

“回到真正属于我们地上妖精的家乡。”

“啊,住在树里面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

“记不清了。”

“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地上的妖精只剩下我们几个。明明有比我们加起来都强的妖精存在。”

“妖怪不也比我们强吗?他们可是早早地就搬走了。”桑尼撇了撇嘴。

“强大的家伙们总喜欢把妖精当成背景板,自己做着一些复杂的可怜活儿。当试图维持秩序的灵梦小姐没法完成任务的时候,他们就无计可施了。”

露娜抚摸着自己的长发。

“斯塔,桑尼,你们还记得在地上的最后一天,也是我们看到大蜘蛛的那个晚上吗?那天入睡之前,我感觉掉进了一个庇护所,比我们的家还要安全的地方。”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这回事。”

“也许贤者指望着我们以妖精的身份躲到月亮,再回去重建幻想乡呢。”

短暂的寂静。

“那些都不再重要了。”斯塔突然开口。

她拍了拍裙子上的沙土,裙上的星星发出微弱的光芒。

“我以前觉得树屋是完美的别墅,只要有一小块地就能满足全部需要。”

“后来搬到矮树林,占领人类村落,那样的地盘也够承载我一生的快乐。“

“就算搬上妖怪之山,在天狗村里打闹也有趣。”

“即使机器蜘蛛夷平了整片树林,看到从未见过的宽阔平原景象,直到整个幻想乡都成为我们的领地,我就觉得无论在幻想乡的哪一寸土地上,我都能永远满心欢喜地玩下去。“

“到月亮上后,在环形山上跟你们一起看星星,跟在幻想乡一起采蘑菇,没有什么区别。过度精神的桑尼和有气无力的桑尼,长发的露娜和短发的露娜,都一样是我最好的伙伴。或许妖怪们需要繁杂的秩序才能让意见不合的家伙们一起生活下去,但对于我来说,今天一起玩很开心,明天继续一起玩就会继续开心。”

桑尼一个翻身,飞到空中。

“这么说来,斯塔曾经讲的那个古怪念头,或许真是正确的呢。如果这个世界是为了妖精而量身定做的。”

“不过,我觉得不止于此。与其说世界是为妖精制造的乐土,不如说是我们把世界变成了自己能找到快乐的那个样子。”

桑尼用脚在沙滩上划出一个三角形的区域,三只妖精分别在三个端点上。

“我们三人之间连成的这个三角形,比博丽神社还要牢固千万倍,如果有机会的话,让人类、妖怪和月之民都住在我们妖精的领地里吧!大家一起看彩虹、采花,直到世界的尽头,不就没有需要担心的事了吗?”

露娜轻轻笑了起来。

“虽然简单的乐趣就足够,我总是挺向往那些复杂的东西。”

“看着外面的报纸,那些影响世界的新闻,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明明想做出世界上最伟大的恶作剧,到头来却发现,‘恶作剧’这件事只有我们妖精在关心。是不是妖精变得强大之后,才能有力量建立起自己的秩序,与敌对的家伙们分庭抗礼呢?我们能和其他种族共存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太过弱小而被无视了吧。”

“然后我们到月亮上来了。地狱妖精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明确的领袖,还有一同奋斗的长远目标。她们打下了月之都,接下来还要继续进军,到更远更远的地方去。我感觉一切都不一样,全新的未来摆在我的面前,无限的可能性在向我招手。”

“只是,这种兴奋感并不新奇。它就是我们每一天都在经历着的,恶作剧成功时的那种感受。”

“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啊,我觉得自己对于月亮的幻想,应该和斯塔对于蛋糕的期望是一样的。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都可以。搬家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所谓,只要我们三个能继续过着简单快乐的每一天。”



“我有一个提案。”

斯塔伸出双手,示意两妖精拉她起身。

“找一个和地上那台一模一样的小烤箱,做花蜜蛋糕!等这件事情完成了,再去思考要不要回到地上。怎么样?”



一个银白色的小烤箱摆在巨大宫殿的中央。

蛋糕的配料表很长很长。斯塔凭记忆列举了许多必需品。

“也不知道对不对,当时皮丝没让我带上东西。将就着看吧。”

即便如此,桑尼还是兴致勃勃。露娜也摆着“神”的架子加入了新的游戏。

首先需要的是空气。烹调不能在没有空气的地方进行,许多其他的原材料也需要空气。月之都本没有积攒让地上生物生存的此类资源,但空气随着妖精的活跃而逐渐增多。桑尼在地下找到了被地狱妖精抛弃的能源核心,并根据机器上的指示画出了月之都结界的大致范围。增砖添瓦,修补边界,将空气拘束在结界内部,再用折射阳光的方法来制造变化。虽然没有任何一台高科技的机器在运转,结界内的天空似乎渐渐有了地上的样子。

接下来需要的是闪电。斯塔相信野蛮的自然力量能够让烤箱活起来。当桑尼在静海上飞行,玩弄着阳光的时候,出现了第一片云。雨水,更大的暴雨,来自静海的积极反馈重现了地上才有的自然景观,可惜一直都没有闪电。几次尝试之后,斯塔终于明白闪电的力量早已被月之民掌握,能够在一种小盒子里面储存了。当自然景观不可避免地周期性地出现时,妖精就冒了出来。首先出现的是初生的冰之妖精,她在静海的边缘处建了自己的小房子。

有很多的植物材料都在蛋糕配料表上。月之民并不持有任何的种子,但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妖精本身就会带来生命。一开始是海藻,从毫无生命的静海中慢慢崛起。然后是地衣,在月之民的遗迹上,沿着三妖精之前的涂鸦生长。大型真菌出现的时间较晚,颜色也和地球上大相径庭,但斯塔并不介意。

露娜想要培育咖啡豆,于是三妖精就一同寻找月之民留下的技术。咖啡没有养出来,一些黑色的灌木倒是如鱼得水,从地衣的地盘中生长起来。地上没有黑色的植物,但斯塔并不介意。月之民储备的食物被三妖精肆意挥洒在无人居住的城市中,给更多种类的细菌提供了繁育的机会。第一颗大型植物是从塑料假树中长出来的,这让露娜非常惊讶。但在看到它紫红色的叶片之后,就不再打算深究其种类,反正用妖精的脑子是没法理解的。

蜂蜜是地上的特产,斯塔提议寻找一个替代品。为了搞清楚如何将昆虫动物带到月球上,她们去拜访了许多住在植物里的新生妖精。一分钟的学术讨论马上就会被长达一天的嬉戏给盖过,但有些妖精选择了自己化身成为生灵。当废墟上的丛林更加热闹起来的时候,露娜的头发和裙子也慢慢缩短了。

下一个需求,是月相仪。下一个,是电兽的血。再下一个,是贤者没洗过的袜子。配料表的长度似乎无穷无尽,要求稀奇古怪,能成功弄到的不到十分之一。已经没有人记得最初的配料表是什么样的,她们只想着明天去哪里寻乐。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少天,与地狱妖精度过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三妖精依然在月球上为了一个变化无常的目标而努力。



“新鲜出炉的大饼!终于成功啦!”

斯塔从烤箱里捧出一盆发烫的饼。

“已经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试了,不过成功了就好!”

“话说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是想要做什么来着?总感觉有些怪怪的。”露娜问。

“就是做大饼吧。”斯塔笑眯眯地将饼分到盘子里。

“好吃!”

“等下,我感觉有人在附近。”

“又是小动物干扰了你的感知吧。别担心,来吃,来吃。“

“嘘,这次是真的。“

三妖精穿过茂密的树冠,飞到巨大的紫红色生态圈的顶部。俯瞰四周,没有注意到什么变化。但再仔细一瞧,在不远处的月之都结界边缘,出现了两个人形的黑影。一个坐着轮椅,另一个只现出半截身子,在谈论着些什么。

隔着树丛,斯塔可以隐约听懂谈话的内容。

“……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最后在这个地方看到结果。”

“新幻想乡的选址在月球很奇怪吗?”

“不会。除了离地面有点远之外,这里的条件很完美,是最好的乐园选址。”

“早跟你说过,我认为生命总会找到出路。如果要在这基础上继续重建你所青睐的人妖秩序,多少次我都乐意奉陪。”

斯塔转头看向桑尼和露娜。

“她们是幻想乡的大人物吧?”

“我也觉得是。”

“那还不赶紧上去测试我们的新恶作剧!”桑尼喊。




可选条件:1-人,2-妖,3-妖,4-妖,5-人,5-妖

必选条件: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