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赶走了骚扰村庄的妖怪,并且好心地嘱咐人们不要去妖怪的地盘,见到了不怀好意的妖怪要赶紧走开。其实妖怪被赶走以后人们就走开了,并没有人去听灵梦说什么。她只是怅然地对着曾经包围着人们的空气嘱咐了一通。

  唯一没有走的是一群幼小的孩子,正处于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灵梦跟他们笑着挥了挥手,孩子们尖叫着跑开了,一边跑,一边回头扮着鬼脸。远远的,“妖怪巫女!”、“妖怪巫女!”地尖啸着。闻声赶来的大人揪着自家的孩子,骂骂咧咧的往回走:“再不听话就让妖怪巫女来把你退治!”

  人们走远了,只剩下留在原地的灵梦还保持着刚刚那副打招呼的姿势,呆呆地望着人里的方向。表情渐渐变得沉重,她咬着嘴唇走开了。


  “灵梦小姐是人类的对吧?是要保护人类的巫女对吧?”阿求叹了口气,给前来拜访的灵梦续上茶水。“如果是的话,为了取得人的信任,就得对妖怪严厉一些。不要整日维护妖怪,要给闹事的妖怪应有的惩罚。”

  灵梦沉默着看着眼前热气升腾的茶水。

  “世世代代的巫女都以解决异变为主业。为什么到了灵梦小姐这里,本来妖怪都不敢靠近的神社,近来却成了妖怪的俱乐部了呢?您也应该有所反思吧?”

  “那按照阿求小姐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

  阿求目光移向了别处,缓缓开口道:“我说过了嘛,对妖怪严厉一些,给她们应有的惩罚。”

  灵梦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套装饰用的刀具。

  “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灵梦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看御阿礼之子的脸,她怕看见不该看到的表情。失措的巫女匆匆饮下杯中的茶水告辞出门,隆冬的寒气涌进温暖的内室,茶碗的四周环绕着的热气打了个旋被冷风吞没。

  “您也是人类,您能胜任的对吧?”阿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灵梦你不要再随便拿东西啦。”霖之助推推眼镜,在厚厚的账单上又添了一笔。“你的账单都仅次于魔理沙了,这样子下去我就要亏本了。”

  魔理沙的账单是最厚的,足足是灵梦账单厚度的十几倍。

  “等参拜的人多的时候我会结的啦,嗯,就这样。”灵梦抱起东西,走出店外。“都这样了还没亏本,霖之助家底还是很厚实嘛。”灵梦这样想着,硬着头皮穿过人里。

  霖之助诧异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因为以前她从来没有提过结账的事。


  今天天气真好啊,冬日的暖阳洒在神社周围。也没有刺骨的山风,更没有飘来飘去的树叶和尘土。灵梦眯着眼坐在神社门前,享受着这片刻大自然的恩赐,整个人身上都镀上了一层金光,浑身都暖烘烘的。

  突然,阳光消失了。她睁开眼,是茨华仙把阳光挡住了。

  “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华扇。”灵梦嘟囔着移开身子,继续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华扇再一次挡住了大自然的恩赐,“灵梦你可不能继续颓废下去了呀,继续这样下去就要变成一个废人了。”

  “难得好天气诶诶诶…….”灵梦再一次挪了挪身子,却被擅长说教的仙人拽走了。

  “你可是背负着守护幻想乡这一重担的人啊灵梦,我可不能任凭你堕落下去。你能胜任的,你的职责。”华扇对待修行总是这般自说自话。

  就这样,博丽神社的巫女离奇失踪了一段时间。


  魔理沙永远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灵梦总是嫌弃她吵吵闹闹的样子。但她从不介意,每次来到神社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灵梦——”魔理沙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紧接着雪花扑脸。

  “我不是说你啊魔理沙……”

  “我不是说你啊灵梦,”金发孩子打断了她的话,“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害得我找你找的好惨啊!”

  “被华扇拽去修行了……”

  “那也应该留个字条说一声啊。”金发孩子不依不饶。

  “都说了是被强行拽走的了……”

  “无所谓了,你回来就好。去人里玩吗?先去铃奈庵看会小说、找找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书,中午去吞鲵亭喝几杯,下午去霖之助那里借点东西,怎样?”魔理沙仍是在自说自话。

  灵梦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还是少去人里的好,似乎人类开始对我有些意见了。”

  “有意见怕什么嘛,我从雾雨家出来,对我有意见的人只多不少。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啦,自己开心就好嘛,就算别人有意见,我们还是该玩了玩,该乐了乐不是?走吧?”魔理沙兴致冲冲,另方面也想带这位性格多变的朋友散散心。

  “我说不去的啦!魔理沙你是什么也不懂啊!”灵梦回想起之前去人里所遭遇的事情,情绪不免的激动。

  可怜的金发孩子被吓得不轻,小心翼翼地道了歉,只留下天空中的一道尾迹。


  鸦天狗的不满从身上涌散出来,似乎隔着妖怪之山都可以感觉得出来。

  “我说灵梦,你最近是不是对妖怪有意见啊?”文怨气冲冲的样子,“我不过是送个报纸,用不着被你追着打吧?”

  “像轰炸机丢炸弹一样把报纸丢进人家的窗户,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吧。”灵梦毫不示弱。

  “我一直都是这样子送报纸的,也没见有人有意见啊!话说那个烘什么鸡是什么东西?”

  “你那么快谁追的上你啊?”

  “我看你是对我有意见对吧?”

  “你以后能不能正常送报纸?”

  “你就说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你诚心的是吧?”

  “我就%&*%&&*怎么的?”

  “我@#%#%……¥%&#¥你!”

  这一天,幻想乡上空出现了美丽的弹幕,这让每个喜欢弹幕的生物都啧啧称奇。

  第二天,报纸像轰炸机的炸弹一样被丢进屋子,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灵梦无奈地捡起摔散了的报纸,只见头版硕大的标题——博丽巫女凭空找茬,幻想乡平衡或被打破!

  灵梦恨恨地将报纸揉成团丢了出去。


  “灵梦,你要明白你的职责不仅仅是守护人类,更重要的是维护幻想乡的平衡。明白?”紫一边吃着灵梦刚刚做好的晚饭,一边喋喋不休,讲着令人厌烦的大道理。

  “你就不能从门正常地进来?大冬天的你不老老实实冬眠来我这里做什么?”灵梦并不擅长跟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家伙相处。

  外面北风呼啸,雪花啪啪的打在纸窗上。

  “从外面进来多麻烦,而且也免得你开门了不是?”紫从隙间拽出一条棉被披在身上,“灵梦你这炒菜的手艺一般啊,酒再多烫点。”

  “你以为你吃的是谁的晚饭?”

  “请炒几个好菜,多烫点酒,谢谢。”

  “你这家伙……”

  酒足饭饱以后,紫话锋一转,转到了灵梦身上来:“灵梦啊,最近妖怪对你相当有意见啊。”

  “哦?是吗?”

  “嗯,你似乎太偏向人类了。”

  “有什么不好吗?没有人类妖怪也不会好过吧?”

  “但是幻想乡始终是妖怪的乐园,人类不是幻想乡的主人。”

  “那人类是什么?”

  “硬要说的话,家畜吧?我们为他们提供一个比较安定的环境,他们给我们提供‘食物’。你只需要把骚扰家畜的小孩子赶走便是了,何必跟妖怪闹别扭呢?

“你要明白自己的定位,你不是专门为人类服务的。

“你的任务是维持幻想乡的秩序和运转,看守大结界。

“你能胜任对吧?”

  “家畜吗?”灵梦迷茫了。紫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消失在了隙间里。


  风雪仍在呼啸,灵梦仿若黑夜里的一团在地上不断翻滚火。厌倦了妖怪的人类和将人类看作家畜的妖怪,自己该如何去选择?自己是人类口中的“妖怪巫女”,还是动物灵口中的“人类巫女”?

  那团火滚过幻想乡每一个角落,她恍然明白自己已经不被任何一方所接受。幻想乡并不是自己的乐园。

  “能胜任对吧。”


  雪一直下,一直下。好不容易盼来了雪过天晴。魔理沙照旧来到博丽神社,大声吆喝着灵梦的名字。

  “有什么可以帮您?魔法使小姐?”

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也没有抱怨着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