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要亮了……

你醉了。
独自坐在朱红的鸟居上,你微醺的双眸凝望着远方的一线红晕,酒瓶与御币皆散落在石道上。
我没醉!我现在照样能打赢你!
……
你是要收走我的力量了吗,那请尽快吧,毕竟新的人选你已经找到了……我也不必继续守护这你所谓的“乐园”了
……
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你当初不也是这样把我困在神社的吗。
你真的醉了……
  
红霞转瞬即逝,天空被黑暗吞没着。
  
你仍旧坐在鸟居上,清澈的眼眸中映着零散灯火与漫天星辰,御币执在手中。
一粒火苗闯进你的视野,从零散的灯火间剥离的火焰。
又是去永远亭的孩子吗。
你瞥向竹林,那里似生长着不灭的萤火。
转而又凝望着那株火苗,看着她在黑暗中颤颤巍巍地游动。
你捏紧了手中的御币。
  
不要去,等我回来。
  
火苗停下了脚步,静静燃烧着。
另一株火苗生起,独自向前。
  
那个,随你处置,另一个,让我带走。
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哦……

如果不想看,那就别看吧。

你看见一株火腾起,漆黑的火,肆意湮没着周遭的一切。
你看见一株火落下,泛黄的火,于黑暗中颤栗,飘摇,熄灭,只有点点火星浮向天空。
  
你母亲已经去永远亭了,她让我来接你。
  
以后你就叫“博丽灵梦”了,愿意成为一名巫女,和我一起守护这片土地吗。
我……
  
八云紫,你和你家式神一样,属狐狸的吗。你经常这样问我。
我知道你一直记得那天夜晚,你遇见我的夜晚。
但……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你觉得我所描绘的乐园从来都是一纸空谈,是囚禁你的牢笼,但你要明白,外界人口中的乌托邦不存在,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而幻想乡……
  
灵梦,醒一醒……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