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麟小姐,你说,没有灵力和符卡规则幻想乡,还能称得上乐园吗?”站在前排的鸦天狗见习记者虽然只是射命丸文下属的下属,却问出了一个不输高水准鸦天狗的精妙的问题。

  这是在博丽社会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记者提问环节,此时的社会党已经因为幻想乡的乱世而得以从地下转为地上成为割据一方的武装力量,但是这支力量正如自己的口号所言,“为幻想乡生灵的解放而战”,正是如此每年社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都会受到各个势力的关注。

  当“乐园”这个问题摆在冴月麟面前时,冴月麟正了正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凑近话筒开始回答说:“我可以说现在我们离着乐园很遥远,但社会党会为一个比旧幻想乡更好的幻想乡而努力……而且我相信失去了灵力魔力等等超自然力量和符卡规则束缚的幻想乡会被改造成一个更加美好的乐园。”

   “说起旧的幻想乡,这位记者,你的印象是什么?”

  鸦天狗记者的笔停了停,又惊又喜,但却只能尴尬地挤出几个字拼成的话:“就……就按射命丸文大人说的……她们能玩绚丽多彩的弹幕游戏……就是……会被天魔和大天狗天天压迫着做事乃至打骂……”

  麟对这个答案抱以淡淡的微笑:“这位记者,你已经无意中把旧幻想乡不能称为乐园理由说出来了,那就是压迫的存在。你们鸦天狗是搜集新闻的一把好手,自然踏足过你们妖怪之山已有的工厂和人里广袤的农田,也肯定见识过大贤者对于幻想乡的构建。我承认曾经那些贤者们的初衷是好的,她们希望建造一个乐园,建造一个衣食无忧的地方,但是把这一切构建在等级秩序上就是千不该万不该的错误了:你可曾看过被妖怪随意捕食的人类吗……或者说近点,你可以问问你负责红魔馆地区的同事,可以了解下永暗堡的露米娅的曾经禁食人运动推行的有多艰难。”

  “无论如何,曾经的一种妖怪构建的等级秩序,是创造不出真正的乐园的,这种等级秩序的配方在于:有掌控一切、监控一切、镇压一切的大贤者;有可以吃人、欺侮妖精、败坏德行的妖怪存在;有等级秩序乃至……用外界的话说叫种姓制度的存在。就拿你们妖山举例子吧,六十多年前年前灵力衰退与符卡规则刚刚崩溃的时候到五六年前博丽帝国雄霸幻想乡的这段时间,八位大天狗中的七位包括天魔和饭纲丸龙在内全部被刺杀,余下的一位大天狗被迫放弃了大天狗的身份却还是被博丽灵梦秘密处决。前者其实就能看出来,大众对于旧幻想乡的安排是不满的……”

  冴月麟把脸转向所有记者,“有人乐观的认为只要没有了大贤者就能让幻想乡变成真正的乐园,可实际上深究其根源还是建立在灵力魔力这些超自然力之上,而这些力量的消退对于幻想乡而言也仅仅是重新洗牌的开始。”

  “要建立乐园,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这样的重新洗牌,因为在社会构建上,旧幻想乡已经是不可容忍的绝对落后了。而在破除这一切之后,我们来到了第二步,那就是将生灵解放。博丽社会党作为一个一直致力于实现劳工、农民权益与广大生灵福祉的政治力量活跃于幻想乡,在长久的斗争和与共产党以及工团兄弟的合作之中我们了解了解放一词,被解放的生灵而非生活于等级秩序之中并且对远到大贤者、龙神、妖怪,近到奴隶主、地主、资本家等心存畏惧的生灵才是组成乐园必要的有机成分,因为被解放的人才能发挥出其最优异的一面。”

  “我们显然需要一个更好的环境来解放生灵,那就需要斗争和改革来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虽然各位都清楚现在的幻想乡已经四分五裂,但是只要代表进步的成分统一幻想乡就能建立乐园。”

  冴月麟身子前倾,嘴离话筒更近了,因此声音要更加响亮,“我,作为不老不死的麒麟,向各位保证,博丽社会党是全体生灵的政党。我们清晰地知道乐园的意义,我们不会重蹈大贤者们的覆辙,我们有属于自己的乐园配方——那就是解放生灵,并且博丽社会党会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第二天《文文。新闻》头版刊登了这位见习记者的文章《博丽社会党的乐园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