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幽幽子大人拆开了新的一包方便面。撕开包装的声音显得无比的清晰。

幽幽子大人的牙口向来极好,即便是没有泡水的面饼,她也能干脆地咬下去。她似乎很享受面饼那酥脆的口感。只是,无论幽幽子大人是否喜欢,她如今都只有干巴巴的面饼可以吃。

听着远方缥缥缈缈的喊声、骂声,思绪便转回了场内。

“真想喝杯酒冷静一下。”我嘟哝着。

装神弄鬼的人已然散去,美艳的烟花于我们头顶绽开,将这片独立于喧哗之外的乐园环抱。看台上的观众稀稀落落,纷纷向外探出麻薯般的头。这份夜间的美丽或许是仅仅属于我们的——前提是没有幽幽子大人放在邻座座椅上的泡面包装袋来煞风景。

“幽幽子大人,”我清了清嗓子,“虽然我能理解您想吃宵夜的心情,但您能否注意一下影响?”

“妖梦你说的是包装袋吗?我到时候会清理的。”

“……是不是因为我戴着口罩,才导致幽幽子大人您认为自己能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我可没有转移话题。”粉发的幽灵大小姐朝我眨了眨眼,“我只不过是觉得没什么好顾忌的。”讲到这里,她又啃了一口手中的面饼。咀嚼面饼的脆响在烟火的啸响声中失去了踪迹,全无风度。

“说到底,我们这次坐在这里本就是一次意外,没人会对我们抱有期待。他们如今选择性忽视了不少问题,只能沉溺在在自己构建的乐园之中,任由自己的视线为绚丽的烟花夺去。可惜很多事不会销声匿迹,我们头上那灿烂的烟火未尝不是在引爆那些问题。烟花好看吗?”

我不得不承认:“比起之前神神鬼鬼的东西,烟花是很好看。”

“好看就对了。他们一定都在看烟花,而不是在看你和我呀,妖梦。”

幽幽子大人又在说笑。

——然而,只要当事人觉得自己很开心,那大概就足够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