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只有在这个地方能放下心来啊……”

勉强挤过狭窄石壁包围的小路,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在一块光滑的巨石上坐下。四周都是陡峭的岩壁,天空几乎被完全遮挡,阳光只从头顶上的几条细缝中渗入。阴凉潮湿的空气中散发着果蔬的清香。在微弱的光照下,勉强可以看出周围是破损的砖墙。

“明天就要去人类村落表演那个人偶剧了。头一次与别的演员合作,拉到妖怪之山的赞助,还是第一次演这个全新剧本,好紧张!呀啊啊啊啊啊!”爱丽丝突然大叫起来。

岩壁上密布的苔藓忠诚地吸收了声音,这些喊叫并没有沿着小径传出去。

爱丽丝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呼,喊出来就好受多了。”

爱丽丝起身走向最远的一处砖块堆。她俯下身去,从砖墙后举起一个比手掌稍大的布偶。这个布偶戴着黑色的魔女帽,穿着脏兮兮的女仆装,软绵绵的又很有韧性。大概是实心的,重量也是恰到好处。

“十年前你就在这里,现在你也依然在这里支持我呢,不知名的人偶……只有我一个朋友,虽然我每个月都来看你一次,不会感到寂寞吧?没关系,这次演出的新剧本里,也按照你的形象安排了一个角色哦!”

爱丽丝拿出一块带有魔力的手帕,擦拭着布偶身上的泥渍。清洁过后,她抓起布偶在无人的黑暗中起舞,一边哼着自己即兴编出来的小曲。有时把布偶摆出特定的姿势,自言自语地练习人偶剧的台词。曲调每次进行到高潮阶段,她就对着布偶又亲又抱。洞穴里的滴水声和爱丽丝的歌形成了完美节拍。

跳累了,她就坐回光滑的石头上,把布偶放在大腿上爱抚着。她突然放生大哭起来,哭声又变成愤怒的吼叫,情绪变化无常。最后,爱丽丝自顾自地笑了。

“哈哈……果然。跟被遗弃的布偶卿卿我我,在潮湿的洞穴里演着独角戏,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就身败名裂了吧。”

她轻轻把布偶放回原位,最后环顾一次四周。

安静、隐蔽、清新、原始,还有天然的防御结界,就算是传言中喜欢偷窥的贤者也看不到这个角落。在这里,这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乐园,是宣泄情绪的最佳场所,没有之一。

“谢谢你,让我放下那些不愉快的东西。”爱丽丝对长满苔藓的岩壁鞠了一个躬,然后沿着拥挤的小道回去了。



“真的是,还是得在这个地方才能放下心来……”

勉强挤过狭窄石壁包围的小路,博丽灵梦在同样的那一块光滑的巨石上坐下。

“不管是不是朋友的家伙们都自顾自地去忙了,约好要喝茶的人也没来,把我晾在一旁不管,神社都冷清下来了!更可恶的是,没有妖怪的神社竟然还引不来参拜客?气死我了!啊,好想毁灭这个世界,把妖怪全部杀光啊啊啊啊!!!”

岩壁上密布的苔藓忠诚地吸收了声音,这些喊叫并没有从入口传出去。

灵梦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呼,喊出来还不够,放肆一点也没关系吧。”

她一件一件脱下衣服放在石头的一端,直到全身什么都不剩,然后平躺在光滑的石面上。空气中果蔬的清香,潮湿阴凉的空气,让灵梦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啊,大海……是大海啊……”灵梦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好想在海边晒日光浴……”

“对了,还忘了什么。”她突然起身,走向最远的一处砖块堆,俯身捡起一个比手掌稍大的布偶。它戴着黑色魔女帽,身穿女仆装,软绵绵,很有韧性,大概是实心的。

灵梦忘我地拿着布偶在身上摩擦。

“每个月都赤身裸体在黑暗的洞穴里做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了,人生就结束了吧——”

“——开玩笑的!我三年前就在每块砖下贴了防御用的符札,无论是紫的能力还是河童的远程摄像头都看不到这里。这里是货真价实的,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乐园。你说对吧?”

“如果有人发现了,那就用退治的借口把他杀掉吧——开玩笑的!”

灵梦傻笑着和布偶对话。随便讲了一些段子后,她觉得厌倦了,就把布偶小心放回原位,一件件把衣服穿回来。在离开之前,她对长满苔藓的岩壁鞠了一个躬。

“谢谢你,让我放下那些不愉快的东西。”



“这破地,再也没法放心了……”

见灵梦也已经离去,河城荷取解除了光学迷彩,双手捂住眼睛跪了下来。

“今天我只是早来了半小时,不是,谁会知道这个石头上面发生过这种事情啊!虽然过去的几个月在这边处理黄瓜的时候,每次都很谨慎地消毒了石头表面……但是谁能帮我消除掉记忆啊!啊啊啊啊啊!”

岩壁上密布的苔藓忠诚地吸收了声音,这些喊叫并没有随小径传出去。

荷取站起身,愤怒地往低矮的砖墙后踢了一脚,石壁上的暗门应声而开。一箩筐黄瓜切片倒在泥水中,散发出果蔬的清香。她的头上直冒冷汗,帽子都渗出水来。

“完了,每一根黄瓜都在这石头上磨过,我,我……还不能说给任何人,否则人偶师毫无疑问会终止合作,巫女也一定会杀掉我吧……”

荷取又看向最远处的砖堆,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本是从红魔馆那边买的二手布偶……因为怕放公共垃圾箱被人认出来,才丢这边的……我……”

荷取举起双手,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脸颊。

“河城荷取,你怎么能无视承诺!既然已经送出黄瓜给神社的住客试吃了,那就要负责到底!既然已经答应了爱丽丝,要在人偶剧上给盟友们一个惊喜,偷偷加工的这些食品就不能浪费!明天就是开演的时候了,这些黄瓜必须准时送到会场!”

荷取捡起黄瓜切片,然后背上箩筐。

“回去洗一洗就可以用,没关系的!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些秘密,我就在巫女之前把她抹杀掉!”

准备从狭窄的过道挤出去之前,荷取对长满苔藓的岩壁鞠了一个躬。

“谢谢你,我的秘密乐园……虽然不是只有我知道的乐园了,但我永远会感恩你为我消解不愉快的那些日子。以后我可能再也不会来了,那个布偶就永远留在这边吧,我不要了。”



河城荷取离开后,从最远处的砖墙后传来拉链的声音。

少名针妙丸浑身被汗水浸湿,她下巴还没合上。虽然大脑宕机,但手脚依然在动着,颤抖地将快要散架的身体从布偶装里面拉出来。

“我,我,我以为这个地方只有我知道的……要不是为了排练人偶剧的台词,改变了来秘密乐园的时间……”

她看了一眼魔理沙模样的布偶。

“当时我跟爱丽丝说自己有魔理沙的布偶服,她才答应我当人偶剧的演员的!但,这,我……”

“我……如果不去排练人偶剧,跟灵梦在神社里好好聊,她也不会来这边吧……不,她好像说自己每个月都会来……这,这……”

“河童送来的黄瓜我也试吃了……当时还给了很高评价的样子……我……”

针妙丸在原地发呆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

“明天就要开演了吗……”

针妙丸甩了甩身上的水,拖着沉重的步伐,朝这个洞穴唯一的出口走去。临近离开时,她转过身,对长满苔藓的岩壁鞠了一个深深的躬。安静、隐蔽、清新、原始,在幻想乡一个不为人知角落里的秘密乐园,今天也很称职地接收着少女们的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