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灵梦》还有十五分钟就要上演了。
   欢迎您入场观看。


  幕后。魔理沙微喘着将魔女帽挂到一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差点就没赶上演出啊。”她对着不远处昏暗中的一个人影招徕起来,“嘿今天新来的化妆师!麻烦你快帮我上个妆,不然演出就要完犊子了!”

  “大家都已经对台词去了。”化妆师快步,“真麻烦。”打开了粉底盒。“没办法嘛,”魔理沙搓了搓手心,“还不是听到了灵梦的情报急忙跑去看,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啊,那可真是……遗憾。”化妆师拿湿巾擦遍了魔理沙的面颊乃至鹅颈,再用海绵蘸蘸粉饼,“希望你们能等到她吧。”

  “鬼知道她跑去哪了!说着去寻找真正的人妖平衡的乐园,结果就将大家丢下不管了。你说是吧……你叫啥名字啊,化妆师?”魔理沙一副激愤的样子,眉毛跳动着,化妆师只得先停下来。“我?我是,冥现。”“对,明现,”魔理沙抢着说,“这姓咱这没。你是最近新来的外乡人吗?”

  “是。我是神隐来的,已经没人管神隐人了。”

  “那最好,你看这算个事不,”魔理沙越发激动起来,“十年前,不少外界所谓‘思想解放’的书籍流入了幻想乡。许多居民在‘人文主义’的催使下,停止了对龙神和其他神明的祭祀,排斥妖怪,发展自己的科技,甚至拆毁了博丽神社。于是人与妖怪的和平被打破了。”魔理沙尽力扩张了下胸腔,又接着说下去。

  “人类的乐园——这般想着,人类向妖怪们宣战,幻想乡变成了战场。一开始妖怪们太轻敌,被推到了妖怪之山深处。后来妖怪们摒弃了定则,占据了主动,将人类逼到了三途川边上。就在这时,龙神现身了。

  “龙神叹息着对双方说:‘幻想乡应是人妖共同的乐园’。龙神的祥云消散后,幻想乡先是三年大旱,雾之湖都见底了;接着三年大雨,幽香的花田都被冲了。妖怪们的日子还好过,人类的日子可算完了。

  “人类不得不迁移到曾经的博丽神山上,定额分配口粮和日用品,甚至爆发了两次饥荒和一次瘟疫。可就是这样,妖怪和人类还是没有弥合兵怨,两边的电台昼夜隔空互骂着。

  “近两年年景好些,太平些了,我们才决定重建人里村落,也顺便建了这个剧院。今天便是初演。”

  “这么糟糕!”冥现捂住嘴。“其他人呢?那灵梦呢?”

  “你也听别人说过点吧,乐园的美妙巫女、维护梦与传统的巫女之类的,”魔理沙突然又坐正了,“快上妆啦。时间流水啊。”

  “……”冥现沉默了一下。她轻轻地用海绵点着魔理沙还泛着红潮的脸蛋。魔理沙感觉痒痒的,也不知是妆,是冥现的呼吸,还是自己过于敏感。

  “其他人没有管吗?灵梦又怎么了?”快速铺完粉底,冥现抽出一支口红,顺口一问。

  “灵梦就纯一怂蛋。”魔理沙破口大骂。“哪里有人管?再说我们也管不来啊!什么异变处理专家,关键时刻撂挑子。博丽神社被强拆的那天深夜她就逃掉了。只留了一封信给我们,写着什么‘幻想乡的存在方式是不合理的’,什么‘留在这里就是等死’,什么‘我要去寻找真正的乐园’之类的。丧不丧气!有什么困难大家就不能一起面对吗!”

  “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的。”冥现拿着棉团试探着说。趁魔理沙闭嘴的空隙,她把口红涂上魔理沙的双唇。双唇一如十年前轻薄灰暗,被主人的自负心压弯了,只有在口红的帮助下才能展现出明亮的弧线。

  “哼。”魔理沙不屑地出了口气,“你继续啊?”她感觉冥现异样的停滞,不由催促道。“哦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冥现尴尬地转过身去,拿出了眼线笔。

  “不聊那些糟心事了。”魔理沙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又睁开来,眼睛流转出玩味的光彩。“你想知道今天演出的剧情吗?”

  “等待灵梦吗?我也听大家说了一些。”冥现描上眼线。“博丽灵梦离开幻想乡之后寻找到了新的乐园,在第十年灵梦回到了家乡,让幻想乡重新变成了美好的乐园。”

  “那是阿求的套路。真搞不懂,一个坐在轮椅上,已经快只能呼气吸气的人,怎么还写得出来这么狗血的剧本。也只有她一直在相信灵梦了。”魔理沙睁着眼睛不敢眨眼,“嘿嘿。”她突然怪笑起来。“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打算故意把这出剧给演砸。我都已经想好到时候背什么台词了,绝对拆掉阿求的台哈哈哈。你上妆也别上那么用心了。什么博丽灵梦!什么人妖平衡的乐园!”

  冥现没有说话。她收起了眼线笔,观察着镜中的人。

  “你小点声,阿求就在外头。我们盘头发吧。”她叹了口气。“你真的……那么厌恶灵梦吗。”

  “我是厌恶乐园。乐园无疑是最烂的事物了。这有烟吗?哦没有。草。”魔理沙把手一挥,“今天说话有点多,灵梦离开之后我经常这样,你就不要见怪。”冥现摇了摇头,掬起魔理沙的金色长发。金发如瀑布,一根两根像卷曲的弦,又像粼粼的微光,不认命中带着忧伤。

  “又想起什么?我的头发有什么甜甜的味道吗?那也许是金平糖啦。”魔理沙带着几分戏谑的说。冥现忙将头发重新捞起,“你不讨厌她,那还……”

  “她太不够义气了。不论是什么事都是一个人在那里扛,宁愿逃走也不要给我们添麻烦。真正的乐园?真正的乐园不就是大家在一起吗?就算世界明天毁灭了又有什么关系?灵梦让我好失望。”哭腔逐渐蔓延上了声带。

  “不要哭,不要把妆哭花。”冥现低声劝慰,“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想的。总有人要离群索居的。看来你是选择了人类这一边啊。”

  “人类?人类哪像表面一样铁板一块。人类已经分成了三派:电台派,剧场派,钟楼派。电台派手握权柄,与妖怪们坚决对立;剧场派致力重建人类村落,想要和妖怪达成新的条约;钟楼派整天混吃等死。”魔理沙复杂地滚动了下喉咙,“好累啊。看着昔日的友人被人类驱逐,看着烈日和暴雨摧毁了一切,看着那么多我所珍爱的东西的消逝,我,雾雨魔理沙,曾经的阿求所写的‘英雄’,还是转职成了魔女。我必须活下来,替灵梦守住这个乐园,这个我们的心乡和思念之地。”她扶了扶盘好的头发,喃喃地自语,“灵梦,你一定没死吧,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一定能等到的。不管是乐园还是灵梦。”冥现倾身安慰着说。

  “有灵梦的地方才是乐园。龙神也许就是灵梦找来的,谁知道呢?反正我已经十年没见过灵梦了!妖怪的乐园,最终会变成一个只有樱花和宴会的地方;人类的乐园,最终会变成一个只有现而没有梦的地方。如果灵梦能回来,”魔理沙苦笑一声,“我倒真希望她能把幻想乡变回一个人妖共存的乐园,一个大家都可以存在并生活的舞台。”

  “就像你们搭建的这个舞台一样。”冥现感慨。

  魔理沙站起身,“好久没说那么痛快了。我该上台了。谢谢你,明现。”

  “你还是别去捣乱吧……”

  “和你开玩笑呢。”魔理沙走向舞台。她是今天的主演。灯光已经追到她的身上。星星的魔女轻盈地踏在舞台的木板上,宣示着“开幕”。她是今天最为耀眼的存在。

  魔理沙的灯光移动着。冥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啪嗒,啪嗒。她抹了抹眼睛。

  “乐园……”

  “乐园……”她反复在胸口划着。割心地痛。

  “乐园……魔理沙……我只是……”

  “呜……去……你……呜……幻想乡什么的……龙神什么的……妖怪和人类什么的……”

  “演出于三十秒后开始。各部就位。”小铃干练的声音响起。一种别样的情绪驱使冥现迈开了腿走向后门。

  幻想乡,不管你的存在是多么的不合理,不管人妖之间有怎样的间隙,不管事物怎么变化,我已经回来了,我就是乐园,我就是人与妖的调和,过去的十年我在酒蓝色的大海中漂泊,以后的日子,我将在幻想乡构建起真正的乐园,一个人妖共存的、寄予了大家的共同的思念的乐园。她想。她走得很沉重,如什么压在身上一样。

  冥现从后门进入观众席时,轮椅上的阿求终于吃力地对上了这出剧的最后一句对白:

  “哦,乐园;哦,灵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