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静谧黑暗的图书馆里,鳞次栉比的书架似沉默的巨兽。

        魔女的身形在书架间显现。

        她身量不高且很单薄,面容姣好却过于苍白,半睁着的深紫色眼眸加上淡漠的神色好似筑起一道铁壁,将世间一切拒之千里之外。

        钟声打破沉寂。

        冷漠的铁壁随着钟声与叹息碎落一地。

        魔女自衣袋里取出一块怀表。这怀表金色的外壳早已磨损,几道裂痕让原本精致的蔷薇雕刻失了真。怀表内侧则镶嵌着一张褪了色的照片,上面的人微笑着,金色眼眸透着无限温柔。

        收起怀表,魔女抬头却看见月光笼罩的书桌旁站着一个人,模样与照片上一般无二。

        月光从天窗倾泻而下,给她镀了一层银色的光辉。

        魔女瞳孔猛地放大,着了魔般向那人跑去。

        短短几秒,却,漫长的像一个世纪。

        那人朱唇轻启,说了句什么,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金色的眼眸满目温柔。

        魔女伸手想要触碰她的左手。

        在她碰到的一瞬间,那只手碎裂成了光点。

        那人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粲然一笑,从左手开始慢慢崩塌,化为细碎的光点。

        这些光点汇成一道丝带,飘到魔女身边将她轻轻环绕。

        萤火虫般的光点在她周围飞舞着,不时抚过她的脸颊和发丝。

        它们在魔女身旁盘旋很久才渐渐黯淡,回归虚无。

        魔女跪在地上,无声地说着什么,顾不得夺眶而出的眼泪。

        那幻影是她的爱人,七色的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

        过了许久,魔女回过神来,视线里只有那张宽大而凌乱的书桌。

        桌子上放着一个打开着的精致木匣子。

        它像是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所有痛苦和不幸统统向魔女奔涌而来。

        她起身,摇晃着走到桌前,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东西,生怕将它弄坏似的。

        这是一个破旧的人偶。

        它残破的身体上布满火烧的焦痕,难以辨认原来的模样。那些原本精巧的关节大部分已经损坏,连小脚丫也只剩下一只。原本明亮的眼睛只剩下两只毫无光彩的玻璃珠子。

        即使现在如此残破不堪,也能从仅存的细节上看出来在被烧毁之前它是制作者将自己的爱倾注其中的、无比惹人怜爱的精致人偶。

        魔女轻轻捧起人偶,像是捧着爱人微红的脸颊;她轻轻地抚摸人偶,像是抚摸爱人温润的肌肤;她轻轻握住人偶的小手,像是握住爱人翻动书页的柔荑,似乎能感到指尖的温度;她轻吻人偶,像是和爱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温柔又深情;她轻声细语,将思念通过人偶传递给自己的爱人。

        她注视着人偶,流露出多年不曾示人的温柔。她嘴角上扬,似是沉醉在甜蜜的回忆中难以自拔。

        蓦地,她眉头紧锁,轻哼一声就倒了下去。人偶摔在她身旁,空洞的双眼直视着魔女痛苦的容颜。

        击倒她的,不仅仅是未愈的病痛,还有沉重的思念和苦痛——

        她的爱人,七色的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花一样怒放的生命,在那一年的深秋戛然而止。




                                                                                  (二)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爱丽丝起身,小小的人偶飞到她身边。

        “不行!”魔女抓住她的手,“你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不知道外面的状况?”

        “帕秋莉,”爱丽丝凑近她,轻声说道,“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那些孩子们很寂寞啊。”

        她口中的“孩子们”是她精心制作的人偶们。

        “那也不行!”帕秋莉不依不饶。

        “放心好了,我也能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了,森林里的瘴气,对你来说不是更危险吗?”

        爱丽丝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吻。

        帕秋莉的担心不无道理。


        那年气候十分反常,播种时滴雨未降,收割的时候又阴雨连绵。人们辛辛苦苦耕种一整年,收获却难以果腹。

        这本来只是年景的问题,等到来年就会有转机。

        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人里渐渐有了妖怪用这种手段消灭人类的传言,并且愈演愈烈。

        最终成了异变。

        博丽的巫女一反平日的懒散,竟然向人类耐心解释收成过于不好的原因。她确实说服了一些人,但是在人们集体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她的努力就像一朵小小的浪花,瞬间就被巨浪淹没。

        “哼,那妖怪巫女肯定会帮着妖怪们说话了。亏她还是人类!”

        “连她也投靠了妖怪,人类看来是没有救了!”

        巫女见如此,还能再说什么呢?她站在天平的中央,向哪边偏都有可能将平衡打破。于是,巫女也不再去人里劝说,只是责令人类不要做出出格的事。

        人类见巫女不再约束,就开始计划着向妖怪们复仇。

        平衡就此打破。

        在几次袭击大妖怪未遂之后,人们将矛头对准了与人类最接近的妖怪——“魔法使”。

        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黑白的老鼠雾雨魔理沙,在离开人里的时候被人偷袭受了重伤。无奈,她只好从森林搬到了神社在巫女的保护下养伤。

        见没有达到目的,人类开始触碰禁忌的领域。

        温和有礼的人类,已经变成了没有理智只知报复的机器。

        所幸,爱丽丝在事态变得更糟之前就在帕秋莉的强烈要求下搬到了图书馆,还算安全。

        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帕秋莉在爱丽丝搬来的时候就暗暗下定了决心。


        魔法使都是聪慧的。她一定知道人类的网已经张开,刀已经磨好,随时都准备着进行一场杀戮的狂欢。

        所以在异变解决之前,不能让她离开我的视线。

        即使做足了思想准备,在脑中计算了各种可能的突发情况,在听到爱丽丝要独自回去维护人偶时,帕秋莉还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不安和焦虑,还有恐惧,溢出的开水般在她心底蔓延开来。

        直觉告诉她,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爱丽丝回魔法森林。

        爱丽丝叹气,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怀表递到帕秋莉面前。

        “你看,等指针到十二之前我一定就回来了。”

        那块怀表刻着蔷薇,里面还镶嵌着爱丽丝的照片。这是她的随身之物。

        她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能回来。帕秋莉这么想着,心底的不安似乎减轻了些。

        爱丽丝俯下身又一次吻上了帕秋莉的双唇,和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呼……你今天是怎么了?”帕秋莉喘息着,擦了擦嘴角,“这么粘人?不像你啊。”

        话虽如此,她眼底的幸福是藏不住的。抬眼看去,爱丽丝那金色眸子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不知怎么,今天格外想和你亲近。”爱丽丝笑了笑,满面羞红,“我自己回去真的没有问题的。”

        “好,要千万注意安全。”帕秋莉从椅子里起身,回吻自己的爱人,“这个算是预支,剩下的等你回来……”

        “讨厌!”爱丽丝离开她怀里,“知道啦,我会小心的。指针再指向十二的时候……”

        “……你就回来了。”

        说完,爱丽丝转身离开了。

        看着爱人蝴蝶般的飞走,帕秋莉心底的不安与恐惧越发膨胀。

        如果能预知未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任由爱丽丝一个人回去。




                                                                                (三)

        时针指着一,午后的阳光透过天窗射进大图书馆。

        神明啊,请您保佑爱丽丝能平安回来。

        帕秋莉双手合十向神明祈祷。

        不安非但没有消退,反而随着时间流逝越发沉重。

        每隔几分钟就拿起怀表看时间,她觉得今日过得异常缓慢。

        时针指着二,阳光微斜,热量并没有减少。帕秋莉端着茶杯,望着时钟的方向想起了和爱丽丝喝茶的悠闲时光。

        她真的很容易害羞,有时候听到一句很平常的话都会满面通红,有些像庭院里怒放的蔷薇花。

        时针指着三,热气似乎退去了些。

        帕秋莉靠到椅背上,回忆和爱丽丝温存的每一刻。她柔软温热的唇,凝脂般的肌肤,她的在耳畔撩拨自己时的柔声细语,她不能自已时紧扣自己后背时指甲刺破皮肤的触感,她难以抑制的喘息和呻吟,她的温度以及自己与她一同登上顶峰时的感觉,哪一样都深深刻在了记忆里。

        不对不对,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明明应该担心她的安全,我却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帕秋莉摇头,赶走自己的杂念。

        “啊,她今晚回来了,是不是要好好奖励一下呢?”

        想到这个,她心里的阴霾似乎被驱散了。

        时针终于指向了四,书架的阴影让小睡醒来的魔女错以为爱丽丝回来了。

        平日,爱丽丝会端来两杯红茶,搭配着她做的点心。

        这时,二人会到露台去,捧着茶杯,聊一聊今日对魔法的研究心得或者计划着魔法实验。帕秋莉偶尔会说一些让爱丽丝心跳不已的情话。

        极少数的时候,二人什么也不说,就那样静静地倚靠着对方,看着花园里鲜花怒放。

        可是今天她不在啊,手边只有这杯冷掉的红茶。

        帕秋莉一面想着,一面端起手旁的茶杯,却不慎打翻了它。

        茶水在纸上缓缓漫开,像极了从伤口流出的鲜血。

        不安又再次向她袭来,迷雾般缓缓散开。那不祥的预感越发明显,她开始强迫着自己安下心来。

        还有几个小时她就回来了。到那时,这没来由的不安就会消融。

        想她,明明还有很多话没有对她说。等她回来了讲给她听吧。

        帕秋莉这么想着,收起被茶渍弄脏的纸,又伏在桌上睡着了。


        “帕秋莉大人?帕秋莉大人!”女仆长急切的声音把她从梦中拉回现实。

        她揉揉眼睛,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啊。

        “怎么了咲夜,爱丽丝回来了?”

        “不……不是。森林那边着火了。”咲夜的犹疑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帕秋莉推开还想再解释些什么的女仆长,向着露台冲去。

        火光映红了眼眸,她眼中整个魔法森林都燃烧了起来。

        希望那只是一场意外的火灾,与爱丽丝与自己都毫无关联。

        不顾自己形象地,她冲到了洋馆的大门口,却被门番拦住了去路。

        她焦急的想要出去,眼中的红色越发明显。

        森林的方向,目力所及,已成了火焰的海洋。

        “帕秋莉大人,大小姐命令我今晚不能让您出去。”门番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力,“请您回图书馆去吧。剩下的事大小姐会去处理的。”

        “红——美——铃——!让我出去!”强大的魔力在帕秋莉周围聚集,“蕾咪去的话,也不能解决问题呢。所以——!”

        “美铃啊,让帕琪去吧。”洋馆主人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命运到了这时候,已经不可逆转了。让她面对,也不是坏的选择呢。”

        “蕾米莉亚,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是什么。”

        她没回头,接过气喘吁吁的使魔递过的魔导书,飞了出去。

        蕾米莉亚眯着眼睛看着帕秋莉的背影,没再多说什么。

        路上,她不由自主地计算着时间:按照平日里维护人偶的时间来看,爱丽丝这时应该正在返程的路上,快要抵达红魔馆了。

        那就好,不会有问题的。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她即使落入了人类的圈套,以她的实力绝对能全身而退的。她这么跟自己说道,强迫着自己安下心来。

        火焰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睛,让她不由眯起了眼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魔法森林这样阴暗潮湿的地方都燃烧起这样的大火。

        再次加快了速度,她要用眼睛所见来驱散心底的不安。

        快到森林边缘的时候,她看到了火焰中心立着一个柱子。

        深深埋藏在心底的恐惧紧紧攫住了她的身形。她停下来,大口喘着气,眼里满是震惊。

        那是每一个活到现在的魔法使都不可能忘记的东西。它就像是一道鞭痕,狠狠地抽在每个人的灵魂上。

        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东西。还在外界时,她曾亲眼看到同类被捆在柱子上在狂舞的烈焰中化为灰烬。甚至于她自己,也被捆在上面过。要不是蕾米莉亚,她帕秋莉就看不到那天清晨的太阳了。

        她原以为,境内的人类不会知道那种酷刑,那种可以让人类不像人类的酷刑。

        火焰中央的,是给魔法使处以“异端”罪名的刑罚的——火刑柱!

        恍然间,她觉得自己被捆在了那柱子上面,粗糙的麻绳勒进了血肉,炽热的火焰吞噬着生命。“篝火”外面,人们放声大笑着,庆祝着“胜利”。

        这样的话,爱丽丝岂不是……

        她找到一处阴影将自己隐藏其中。

        人们手舞足蹈、放声狂笑,有几个人还不住地晃动着手中的火把,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的暗影中有人在窥视。

        人群的中间是一处很大的篝火。火烧得很旺,映得人们的脸上都是将要烧起来的赤红。

        这里更近,帕秋莉只觉得火舌再长些也能烧到自己。

        这样炽热的火,人类不怕引火上身吗?

        因为离得更近,现在的帕秋莉不仅仅能看清篝火中央的柱子,甚至还能看到柱子上捆缚着一个不住挣扎的人。从体型上看是个女人。

        那人不会是爱丽丝吧?帕秋莉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

        不对,一定不是爱丽丝的。从时间上看,她这时候应该快到了。

        不是爱丽丝就好。想到这里,帕秋莉长长出了口气。

        但是,也不可能是寺庙的那两个魔法使,人们畏惧佛祖的惩戒和寺庙的庄严,必然不会伤害她们。

        同理,也不可能是那个地藏。更不会是黑白的老鼠。

        “啊——!”

        她正猜疑间,那个被火烧的人发出一声惨叫就没了声息。

        那声音充斥着痛苦和绝望。不难想象那人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那声音的主人,帕秋莉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那同样是刻到记忆深处的声音,关联着几乎所有美好的记忆。

        被缚在柱子上活活烧死的,是她帕秋莉的爱人——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

        不会有错的。那个声音就是爱丽丝的!

        可是,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明明她很容易就能脱身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

        帕秋莉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炸开了。

        “放心吧爱丽丝,我会救你出去的!”

        她自言自语着,展开了手中的魔导书。狂暴的魔力在她指尖聚集着。

        她要冲出去用魔法燃尽这些像是在庆祝节日的人类,将爱丽丝救出来带回到自己身边。

        就在她即将冲出去的时候,静静躺在衣袋里面的怀表放出用光织成的网将她圈在其中,任她怎么敲打,也不能破坏这网的一丝一毫。

        她就这么被困在阴影里,眼睁睁得看着爱人的身形在火中渐渐湮灭。

        “为什么?为什么啊?!”帕秋莉哭喊着,“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是害怕我不能救你吗?

        “明明,明明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时针再次指向十二之前,你就会回来的!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实现诺言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救你啊!我就在你身边啊!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一同化为灰烬啊?!

        “为什么?为什么……”

        她哭着哭着,在心灵受到的巨大冲击之下,跪倒在地,昏了过去。

        时针正正指着十二。



                                                                                (四)

        昏迷的魔女终于睁开了眼睛。困住她的光网早已消失不见。

        她强撑着失去力气的身体站起身来,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痛苦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刺眼的火光已经暗了下去,视线里只有那已经被烧成焦炭的火刑柱,哪里还有爱丽丝的影子!

        痛苦和愤怒在她胸口炸开。她只想冲出去把那些人统统杀了。

        刚才还在狂欢的人群安静下来,望向天空,像是饥饿的野兽发现了猎物。

        魔女顺着人们的视线向上望去,看到了那个本该早就到来的身影。

        博丽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正在空中神色愠怒地俯视着人群。红白的身形在满月的映衬下,竟显得淡漠冷酷。

        “我说过不许出格的,”她声音冰冷,一字一顿,“真是让人失望啊。”

        她说着,慢慢降在篝火前的空地上。

        人群躁动起来。

        有人向巫女扔点燃的火把、石头树枝等等一切能扔的东西。

        巫女眉头紧皱,轻松地躲开。

        人群中有人开始念念有词,不祥的魔力开始聚集。

        “难怪你们能伤到魔理沙还能做出今天的事。这样的话,那……”

        ——金木符[エレメンタルハーベスター]

        符卡宣言的声音打断了巫女的话。金属的齿轮呼啸着把人群一分为二。

        魔女那瘦弱的身形在巫女的视线中出现。

        手中的魔导书展开着,书页似乎要被魔力撕扯下来。随时都要失控的狂暴魔力在她身边聚集着。

        魔女咏唱着魔法,带着不可阻挡的疯狂。

        愤怒,只有愤怒。

        巫女在她的眼眸中只看到了那种要把眼前一切彻底毁灭的狂怒。

        她想拦下帕秋莉,却只能在魔法施放的前一刻飞离地面。

        巨大的火球在人群中炸开。有的人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砸中。

        ——日符「ロイヤルフレア」

        盛怒之中的魔女没有注意到,有人狂笑着在她背后举起了匕首。

        怀表从她衣袋里跑了出来,替她抵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利刃与金属碰撞,给它造成难以修复的创伤。

        那人正在犹疑这是否是魔女的法术,没有再次攻击。

        魔女转过身,错愕地用魔法接住马上落到地上的怀表。看到上面的“伤痕”后,她面容似乎结了一层寒冰,眼中的火焰烧得更旺了。

        “你们不仅伤害了她,还竟敢……都要死!”

        夹杂着愤怒和悲痛的音节自唇齿间流出,她眼帘低垂,努力压住不断涌出的情感,浮到半空中,开始了咏唱。

        被咏唱声牵引的魔力快速聚集到她身边形成一道风墙,直接把刚才偷袭的人绞成了碎片。

        疯狂的人群凭着恐惧的本能慢慢后退,却没有离开。

        恐惧,最终战胜了复仇的野心。人们发出惊呼,有的甚至扔下火炬开始没命地逃跑。没跑的也跪伏在地,身体筛糠般抖动。

        在真正的魔法面前,人类所谓的“魔术”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看着鸟兽云散的人们,魔女有些动摇。

        杀光他们,也只是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罢了。

        自己这么做了,爱丽丝也不会复活了,不是吗?

        杀掉这些人还有什么意义!不,要杀死他们给爱丽丝陪葬!

        “帕秋莉,够了!已经足够了!”

        一个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让她恢复了些理智。

        是爱丽丝吗?是她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吗?

        魔女停下咏唱,狂暴的魔力失去控制,回归于虚无。

        她落到地面,既没看逃跑的人类,也没看一旁的巫女就直奔火刑柱而去。

        被烧死的魔女是从无遗骸的。自己还能在这未冷的余烬中找到什么呢?

        魔女流着泪,不顾手和腿被烫伤,细细找寻着。

        终于,她从灰烬里小心翼翼地托起一个东西——是永远都在七色的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身旁飘着的此时已经被烧得难以辨认原本样子的人偶。

        这人偶,是爱丽丝的“孩子”中最钟爱的一个。

        她抱着被烧毁的人偶,跪在还在微微燃烧的余烬里放声大哭。

        巫女想说些什么。思来想去也只能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烧伤的疼痛让她难以起身。

        她一定比我还疼。她被火焰吞噬的时候,疼痛一定超过我百倍千倍。

        帕秋莉抱着人偶,摇晃着就要离开。

        “爱丽丝,我带你回家了。”

        巫女想扶住她,却被她摇摇晃晃地躲开了。

        魔女流着泪,只是瞥了一眼就紧紧抱住人偶,生怕巫女夺走它。

        从那一瞥中巫女只看到了深深的戒备。

        “别怕,有我呢。我一直都在。”

        魔女说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一步一停,缓缓向红魔馆的方向走去。

        她觉得自己也被烈焰给燃烧了一般。烫伤和烟气造成的疼痛让她难以迈步。

        我要带她回家。

        这个念头支撑着她挪动脚步。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爱人的名字,似乎怀里那个小小的人偶变成了她,自己正抱着她往回走。

        巫女看着她艰难地离去,叹了口气,转而盯着那火刑柱出神。



                                                                                     (五)


        黎明降临之时,异变被解决了,以一种非常血腥的方式。

        无人知晓那个夜晚发生了什么,只有街道上的灰烬诉说那晚战斗的惨烈。

        这次异变自始至终,除了被巫女杀死的人,死去的只有七色的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洛伊德。

        身上沾着血迹的巫女跪在爱丽丝被烧死的火刑柱前默默祈祷。

        她睁开眼,目光落到面前沐浴着晨光的焦黑的柱子上,沉默许久转身离开。

        同一天清晨,满身伤痕的帕秋莉被发现了昏倒在红魔馆的大门外。

        她醒来后生了一场几乎死去的重病,几个月后才才渐渐恢复。

        这场病不只让她本就不好的身体雪上加霜,还夺走了她的感情。自此以后她变得冰冷沉默、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似乎世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爱丽丝的葬礼在她病情刚有起色的时候举行了。


        那天天气很好,是春季多雨的境内难得的晴天。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暖暖地洒下,驱走冬日未尽的余寒。

        这样适合外出的天气,却是个送别的日子。

        博丽的巫女和山上的巫女、寺庙的魔法使、黑白的老鼠、妖怪山上的河童,甚至那个玩弄境界的妖怪贤者都来了,默默地围在爱丽丝被烧死的火刑柱前,气氛压抑的可怕。

        墓地的位置是帕秋莉选定的。她一力摒弃了巫女等人的提议,执意要将爱丽丝“葬”在她殒命的地方。

        时间虽已过去许久,但那里的土地依旧寸草不生。

        火刑柱伫立着,宛若墓碑。

        众人默默等待着。

        终于,魔女一行人出现在她们视线中。

        帕秋莉面色苍白,不时就停下来咳上一阵。她的身后跟着洋馆的主人和她的妹妹还有撑着伞的女仆长。再后面,门番和洋馆里的仆人们抬着一口西洋式的棺材。

        魔女今日穿着纯黑色的丧服,戴着黑色的面纱。即便如此,她那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庞和空洞无神的双眼也无法掩盖悲痛和病魔摧残的痕迹。

        门番她们小心翼翼地将棺材放在前一天挖好的墓穴旁就退下了。帕秋莉走到棺材旁,放上纯白的花环。她轻吻着棺木,眼泪不住地洒在上面。

        她喃喃自语,似是在和爱人告别。

        棺材里面只放着一身爱丽丝的衣物、魔导书还有帕秋莉为她放进去的陪葬品,寄托了帕秋莉对逝去的爱人的所有的思念。

        被烧死的魔法使是从无遗骸的,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终于,她起身,示意可以下葬了。

        门番她们依旧小心翼翼地抬起棺木,轻轻放到墓穴中,开始填土。

        帕秋莉跪在火刑柱前默默祈祷,再没看一眼慢慢被黄土填满的墓穴。

        丧礼在沉默中结束,没有致辞,没有哭喊,甚至没人说话。

        人群默默散去了。只有帕秋莉和洋馆的众人还在墓前。小吸血鬼想上前扶起旧友却被她拒绝了。

        “我没事。”她声音冰冷,没有感情,“让我自己和她呆一会儿吧。”

        蕾米莉亚轻轻拍了拍帕秋莉的后背,什么也没说就带着洋馆一行人离开了。

        魔女冰冷的面容上没有表情。等她们离开以后才轻轻啜泣起来,继而放声大哭。

        爱丽丝不会回来了。再强大的魔法也无法将她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

        时针无论多少次指向十二,她都不会归来。

        所有与她相关的事情都停在了那个冷得刺骨的秋天的夜晚。

        这世上只剩下自己了。自己要形单影只地活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病了也好,自己很快就能随她去了不是么?不知道她有没有在三途河畔等自己?没有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她像一道光,把自己从阴暗闭塞的世界中拯救出来。如今她不在了,帕秋莉独自沐浴阳光又有什么意义呢?

        帕秋莉又想起了二人初次见面的场景。那时的爱丽丝还很腼腆,她的神情自己到现在都记得。

        她还想起了二人一起度过的美好的时刻,不论是读书、饮茶还是切磋。还有二人一同度过的每个夜晚每一个场景,每一次的感觉,她也清楚地记得。

        以后再不会有人和自己一起度过这些时光了。

        只有自己一个人,形影相吊地在空旷的图书馆中虚度光阴。

        哭着哭着,她哀嚎一声昏了过去。



                                                                               (六)

        帕秋莉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一次昏倒了。

        这是自从爱丽丝逝去以后经常发生的事情。她时常头痛,被痛苦的回忆裹挟然后昏倒。

        那次重病没有把她带到死神那里去,长久的孤独和绝望也没有使她更加虚弱。她就这样冷漠地活着,一个人度过了许多时光。

        她撑着自己起身,拾起掉在地上的人偶,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多少次,时针指着十二的时候,帕秋莉竖起耳朵,凝望着大门的方向,期待着爱丽丝的身影能再次出现。

        多少次,黑白的老鼠来“借书”,帕秋莉多么希望爱丽丝在,能帮助自己抓住这只狡猾的老鼠。

        多少次,夜深人静,帕秋莉看着眼前的茶杯出神,期待着爱丽丝从角落里出现,端来冒着热气的红茶。

        归有时,潮来有汛,唯她不再回来。


        病最重的那段时间,她躺在床上,时常拿着那块替她挡下致命一击的怀表细细端详。

        以爱丽丝的实力完全不会被人抓住才对。就算中了人类的诡计,她也完全有能力脱身。

        可她为什么要任凭人类杀死自己?

        她一怔,想起爱丽丝那本不离身的魔导书也是后来自己整理遗物时在她家中发现的。

        爱丽丝家附近也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这就是说在见到人类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打算动手。

        爱丽丝为了保护自己才甘愿被人类抓捕,然后被活活烧死?坚不可摧的光网和抵挡了致命一击的怀表,都是她保护自己的证明?

        还是她相信这次异变可以不那么血腥地解决?在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牺牲她自己的生命而已。

        “真是个十足的笨蛋!”她手指抚过照片里爱人的容颜,带着沉重的苦涩,“根本不必做到这种程度啊!”


        自己还有好多话没有对她说,还有好多心意没有向她传达。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爱丽丝的遗物,这个被烧毁的人偶,似乎成了连接两个世界的钥匙。帕秋莉时常能感到人偶传出的爱丽丝的魔力波动。

        本来,以帕秋莉的魔力,修复这个人偶仅仅是举手之劳。但她却从不忍心动手,像是修复它就会将什么打碎一般。

        爱丽丝还在世时,视这个人偶如同自己的孩子,时时带它在身边。帕秋莉常常见到爱丽丝将它揽在怀里说些什么。

        它陪爱丽丝度过了最后的时光。见证了她在烈焰中痛苦呼号到了无声息、灰飞烟灭。是她曾经存在于世间的唯一证明,也是她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

        这个人偶常能与帕秋莉的灵魂产生一种不同寻常的联系。这种联系像是一把钥匙,时时唤起她对爱丽丝的无穷无尽地思念。但更像一把刀,时时唤起她最痛苦的回忆。

        这思念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她。就像寒风透过破旧的窗缝刺入骨肉,撕开她心上的绷带把那鲜血淋漓的伤口一次次展露出来;就像血肉被一片片地剥离身体。

        她被迫习惯这一切,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咀嚼最痛苦的回忆,迫使自己在刻骨铭心的痛中渐渐麻木。

        无法忘记,也不会忘记。

        幸而,伴随痛苦的还有那些甜蜜温暖的回忆,足以让她活下去。

        虽然爱丽丝不在了,但她留给自己念想让自己不至于随着她的脚步撒手而去。伴随着自己走过了多少没有她在身旁的日日夜夜,在多少次最绝望的时候给予自己希望,像一盏灯,指引自己不至于失去方向。

        每年爱丽丝忌日扫墓的时候,帕秋莉总能看见焦黑的火刑柱旁别人来祭奠时放下的祭品:制作人偶的工具、珍贵的外界红茶、漂亮的鲜花……有几次,甚至还有人类献的花和出自小孩子之手的粗糙的布偶。

        作为墓碑的焦黑的火刑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长出了娇嫩的新芽。

        虽然惊异于人类也会来祭拜,帕秋莉还是默默得把这些用魔法封存好,埋在爱丽丝坟墓旁边。

        甚至有一次,还有人给来扫墓的帕秋莉送上白色的花束——爱丽丝最喜欢的香水百合。

        给她花束的孩子马上就跑远了。但是接受了花束的帕秋莉在心底已经原谅了杀害了挚爱的人类。

        “这也是你希望看到的吧,爱丽丝?当年的你是不是那样想的呢?”


        大图书馆里,溶溶夜色衬得那月华越发清澈。

        帕秋莉把人偶捧到自己面前,脑海中浮现出与爱丽丝相处的每一个甜蜜的瞬间:

        害羞的她、开心的她、陪伴自己度过无数夜晚的她、直到死去都还相信人类心存善念的她……这些都是她,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是她留给自己最宝贵的财富。

        这一个个片段汇成一道温暖的溪流在魔女心头流淌,暂时驱散了多年来缠绕在心头的阴霾。

        即使还要带着这沉重痛苦的思念活下去,但她给予自己生命中的力量足以支撑着自己步履蹒跚地走到生命的尽头。

        想着想着,她怀里的人偶变成了正温柔地拥着自己的爱丽丝。她抱着那个破旧的人偶,靠在椅子里慢慢合上了眼睛,似是沉入了一个温暖的梦。

        魔女嘴角挂着笑,那是她面对此生挚爱时才会展露的笑颜。

        怀里的人偶似乎动了动,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传来的欣慰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