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


她飞来了,凌河上如洛神。

却只见我

横陈在凄凉的柏木船中

扯掉衬衫的纽扣

胸口抓出道道血痕

惨白的双唇间

发出号叫


求求你

求求你了

快来看看罢!

将你的视线贴近,

看我的胸膛

看那皮肉下,肋骨间

跃动的,痛苦的心脏


不知怎的,它害了病

动脉壁上敷满你的唇彩

静脉瓣上缠绕你的发丝

你的发圈恶狠狠地在我的心房外

一圈复一环,收紧

收紧

就连它泵向全身的血液

也浸透了你的香氛

粘稠凝重,寸步难行

直让我僵死横陈

在这柏木船中

等到夜潮涨起,我便顺流而去。


她忙问道,怎么办?

我大笑,答:

动手罢!用你的

柔顺的,尖利的羽毛——

给我开膛破肚

将我的病灶,我的烦恼,我的疯癫与罪恶

一并取出,物归原主!


不必还了!

不必还了!


我的声音减弱,

竟仿佛弥留时的呢喃

盖不过水声潺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