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猫中,道歉可是一门了不起的学问。虽然我们并未为此特意设置一个科目,再添些什么“学位”让一些猫“攻读”,但“道歉”在猫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是绝对不亚于生存技巧的。而一次完美的“道歉”莫过于确保在自己表面上完全没有道歉意味的同时让接受道歉的一方感受到你的歉意,于是双方皆大欢喜。可惜的是,达成完美道歉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以至于现在很难举出一个真实的例子讲给在坐的诸位。没有办法的同时,我们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如果你们仅仅因为我的发言就指摘猫的高傲与狂妄,那么我想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闲话莫提,“次”的方法也不外乎低声下气地请求那不一定能得到的原谅。若是实在落不下面子,也就只能通过实际行动展现自己的心意了。而我用的正是第二种方法。

 

 


    “我的意思是说,能让我加入你们吗?”

 

 


    尽管内心已经基本打消了做宠物的想法,但毫无疑问,这正是我表达歉意的最佳途径——帮助燐姐完成她的任务。至于之后的事情……我想,她那位能够洞悉心灵、通情达理的主人一定会明白我的苦衷,因而将无心做宠物的我放回吧。

 

 


    “不,不用再解释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燐姐毕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猫,之前之所以会感到惊讶,也不过是因为我的发言不按常理出牌。仔细想想,她也不禁对先前自己的失态感到好笑。笑过之后,还是要说正事。

 

 


    “加入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既然已经决定好要放弃,那做准备肯定就是无所谓的事了。在对如此宽松的加入政策产生怀疑的同时,好奇也驱使着我去猜测燐姐口中的“心理准备”的真身。这可奇怪了,在我之前已表明自己了解殿主能力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呢?伙食?住宿待遇?作息时间?竞争压力?难道这年头做宠物也有生命危险了吗?是不是还要买一份寺庙里销量爆炸的“死后保险”,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燐姐跟了主人这么多年,也多少看出了我的疑惑。“这个心理准备就是作为一个‘管理者’,管理好地灵殿上下六十二种,五百七十五……不,五百七十三位成员的心理准备……”

 

 


    燐姐,就算你改口也没有用的,你的语言可是完全忠于你的潜意识呢。
 

 


    “……你或许不清楚,在主人饲养的宠物之中,真正明确地了解自己是谁,自己在哪里,自己要做什么的宠物可不多,再说主人自己在很久以前就厌倦了繁琐的管理宠物的差事,因此我们这些懂事理的宠物身上的担子只重不轻。管理其它宠物不仅要求我们要清楚了解它们的生存条件、生活习性,还需要我们在压抑住自己食欲的条件下为他们寻找食物,并饲喂他们……”

 

 


    “稍稍打断一下。”我向燐姐抬了抬前爪。“据我所知,您口中的五百七十三只宠物已经是在大批宠物因寿命问题离世后从原先庞大的群体中遗留下的一小部分,那么,这些问题在最初是怎么解决的?”

 

 


    “这也是我将要告诉你的。”燐姐低下头,朝我这边走了几步,似乎是害怕接下来的话被他人听见,小声说道:“一开始的数字只是看上去大了些,多是被那些能生的昆虫撑起来,都是虚的。后来,在主人的默许下我私自清理了不少没什么智慧的小家伙,记得那段时间大家都挺高兴的,因为自己的伙食丰富了不少。——其实,地灵殿的主要苦力并不是我们这些宠物,而是那些被我们看管的怨灵——反正他们原来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干,还不如为我们劳动,补救一下身后的过失。管理怨灵这事儿你也做不来,所以不用担心,你每天的任务就是——”

 

 


    “就是——?”

 

 


    燐姐绕着我转了三圈,锋锐的目光将我穿透了好几回,像是要看出我能够承担哪些工作。不瞒各位,我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很有信心的,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而言——可是燐姐的回复着实泼了我一盆冷水:

 

 


    “放下自己的骄傲,陪陪主人,好让她开心,在必要的时候运输食物——不要懊恼,只是因为你不是妖怪,化不成人形,那些人类制作的方便工具你也无法使用,我才这样安排的。另外,不要认为这个任务很轻松。轻松的话,我们也不需要召集新的宠物了……”

 

 


    然而令我懊悔的并不是燐姐口中所言的那些,而是自己这样轻慢地以“加入”这种方式向她道歉,以至于听到如此简单的任务要求使我又产生了在主人身边混吃等死的念头。不行,告诉自己,你是一个有尊严的猫!

 

 


    不过,谁说当宠物就不再有尊严了呢?凭我的智慧,难道还做不到“两全其美”?

 

 


     总而言之,还是要亲自去试探一下情况。毕竟,这事儿是“如猫饮水,冷暖自知”。

 

 


    “那么,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要先把你带到地灵殿,让你适应适应那里的环境——你自己一个走这条路实在是太危险了。好了,准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