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战闻录冬祭·雨之章】最终结果楼

幻想战闻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屋外的雨依旧在下,屋内的人仍在饮酒;饮酒的人越来越多,说出的故事也越来越离奇。饮下三杯两盏,道出只言片语;咽下十碗八碗,吐出千言万语。

 “真的……是真的!那人偶师的人偶成精了!然后就自己跑……”

咣当!

口舌打结的酒客还没把话说完,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睡死了。

“又倒一个。”伊吹萃香一把拎起酒客的后领,将他扔回了座椅上。

“老鬼,虽然我跟你说了要把人灌醉,但也不是要你这样死命灌啊,”因幡帝摇了摇头,“好歹你要让人能把故事讲完啊。”

“这不怪我啊,我也没想到这些人这么不经喝啊。”

“废话,你是鬼!人类那酒量能跟你一样?你学学老狸子,她在灌醉人套话方面就挺在行……啊?老狸子呢?”

因幡帝扭回头,却不见了身旁的二岩猯藏。兔妖抬头四望,然后看到了在鲵吞亭角落里与一个少年对坐的狸猫妖怪。

“喝吧,”猯藏给面前的酒盏盛满酒,“我看出来了。心有不平事,气结在胸喉。”

狸猫妖怪将酒盏推回少年面前:“一盏气入海,两盏天地通;三盏四盏脚生风,五盏六盏闹天宫。”

“我不想闹天宫,”已然喝红了脸的少年低着头身体打着晃,“我只想活明白。”

“好家伙,老朽一生饮酒盏数以万计,可都没喝到把自己活明白。你这要求够大,”猯藏拍了拍手,“不过,你可以先喝下一盏,让自己先顺顺气。”

少年一语不发接过酒盏,一饮而尽,随后缓缓长出一口气。

 “我有一个朋友……”

---------------------------------------------------------------------------

第七名:《我的朋友射命丸》

作者:任意

最终得分:94.365

短评:很像《搏击俱乐部》的展开,但是结尾却不如搏击俱乐部Rock,反而像是草草踩了刹车。作者对于“伪作者”和“伪读者”缺了些深入讨论,这两个概念有点被当做工具立靶子的嫌疑。种种迹象使得有理由怀疑这是作者的自传,而作者自己还没有从迷惑中走出来,还在谜团里打转,所以最后只有一个温水一般的结局。

---------------------------------------------------------------------------

“等一下小子,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和萃香一起悄悄摸到猯藏旁边的帝在听完少年的讲述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是!真是我的朋友!我不是说了吗?就是那个有名的记者射命丸文!”

“那只天狗啊,我熟悉,”萃香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你说她是个烦人鬼我信,但是你说她做这么扯的事……”

“这哪算扯?”旁边一个酒客突然搭话道,“那个天狗记者射命丸文是吧?她前些日子拍了个叫啥电影的玩意儿,在里面做的事比刚才这小子讲的故事扯多了!”

“什么?什么电影?是什么玩意儿?”鬼王稀里糊涂地挠着头。

“哦,我前段日子打听了,好像是河童搞来了外界的什么新玩意儿,跟天狗一起弄的。说是能把演的戏剧记录在一个盒子里随时看。”帝点了点手指。

“对!我听一个偷偷看到的人说了,那天狗在那‘电影’里演的戏可邪乎了……”

---------------------------------------------------------------------------

第六名:《烂片》

作者:木又寸先生

最终得分:94.5

短评:一篇尝试打破墙的元小说,B级片。疯狂的劲头有点昆丁的感觉了。要研究这篇文章告诉了我们什么或者有什么意义也许是没必要的,因为B级片就是B级片,单纯而不做作。要说有问题就是感觉作者很赶,大口大口把饭往嘴里塞卡着喉咙下咽的感觉。另外最后那个眺望雾之湖的女人真是蔫坏了,带倒刺的鱼钩。

---------------------------------------------------------------------------

“诶呀……”伊吹萃香的眉梢拧做一团,眼鼻之间打起了结,“这什么烂故事。”

“可不是,人家自己都说了这部戏就叫《烂片》,听说就是烂故事的意思。”

“咱们不能整点好故事吗?”鬼王苦着脸转向两个友人,“温馨点的?欢快点的?能让人听着舒舒服服喝酒的?”

哗啦!

“不好意思!打扰了!”

“哦!是常来送药的姑娘啊!”鲵吞亭里有酒客认出了来者。

一个头戴斗笠,身背药箱,穿着束身衣装的女子从雨中冲进了鲵吞亭。她将背上的药箱取下拎在手中,轻轻掸了掸衣服上的雨水,四下寻找着空座位。而当女子和因幡帝的视线对上时,她们二人同时僵住了。

“帝?”

“哦!铃……”

铃仙一个箭步冲上来赶紧捂上了帝的嘴。

“唔……你干什么?”帝拽下了铃仙的手。

“不要说出我的名字啊。”铃仙压着嗓子说道。

“嗐,你有什么好怕……诶!对了!”因幡帝突然眼睛一亮拍了下大腿,然后转头对萃香说,“老鬼,老狸子,你们不知要听适合下酒的故事吗?我知道一个!”

“哦?是什么故事?”萃香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是有关我们永远亭的铃仙的故事。”

 月兔一步跳到同仁面前要堵上她的嘴,却被眼疾手快的猯藏和萃香一左一右架住按在了座位上。

“帝?你要说什么?”铃仙一边无效地挣扎着,一边压着嗓子着急地问道。

“诶?你个卖药的急什么啊?”因幡帝故意抬高了嗓门,“我要说我们家铃仙的故事,你又不是铃仙,你急什么啊?”

铃仙脸气的通红,用力扭动想挣脱开猯藏和萃香的挟持。

“小姑娘不好意思啦,俺想听听有意思的故事,就委屈你老实点了。”

猯藏吸了口烟,吐到铃仙脸上;被烟味呛到的月兔刚张口咳嗽,就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然后辛辣的液体立马灌了进来。

“对对,来喝点酒吧。这是好酒,喝多点你就不闹腾了。”

萃香将酒葫芦塞进铃仙嘴里灌起了酒。

因幡帝笑看着坐在对面的三人,清了清嗓子。

“这故事,要从铃仙刚来我们这里那会儿说起了……”

---------------------------------------------------------------------------

第五名:《幸福》

作者:-怒海客-

最终得分:97.569

短评:这篇算得上是入围文章中读起来最顺畅,阅读体验最友好的文章;这对于文章的好感加成不少。用一些评委的话来说,很像当年《儿童文学》里作品的文字风采。不过关于文章的核心,有的评委并不认同作者在文中所表达的价值观,认为将女性角色的意志表现的误魔化了。能感觉到作者的初衷是也许知识想表现出一种对生命的喜爱,只不过使用的手段有点过于传统。先不论文章的争议内容,至少坐着表现出的对生命的喜爱是值得获得来自评委的正面积极反馈的。但是作者仍然有进步空间,可以把人物和感情雕刻更深更细一些。

---------------------------------------------------------------------------

被灌醉的铃仙晕晕乎乎地倒在桌子上,两旁的猯藏和萃香慢慢酌着酒,听帝讲完了故事。

“唔,有意思,有点意思……”狸猫妖怪缓缓摩挲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呵,人类……人类。”鬼王轻叹口气摇了摇头,举起葫芦向着嘴里慢慢倒酒。

“让你想起什么往事了?”猯藏轻轻拍了拍萃香的后背。

“只是感慨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不懂人类啊,”鬼王摇了摇头,想要将酒葫芦举到嘴边,却旋即将其按住,沉吟思索了片刻后,抬起了头:“不过,说到人类,我确实想到了一些往事。”

“什么?老鬼你也有什么故事想说吗?”帝在椅子上盘起了腿。

“嗯,我想起了一个和我有一面之缘的人类。那是个入了邪道的人,我也是后来从八云家的狐狸式神那里听到关于她的详尽故事的……”

---------------------------------------------------------------------------

第四名:《雨》

作者:哆唻咪

最终得分:99.036

短评:若是看过武侠小说,尤其是看过古龙小说的读者,会对这篇文章很来电。文章靠着大量的意向和玄妙但是有韵味的对话搭建起来。开头的景象和意象描写稍微有些显得杂乱、卡壳,但是从蓝领命开始就顺畅了起来并且一直到了结尾。关于结尾也感觉有点草率,作者其实可以尝试一些更玄妙的表达和写法来结尾,用直接明白的说明话语来表达一种微妙的不可触及就显得不那么妙了。另外关于贯穿全文的神秘人的处理,可以理解为按照文章主心“不必求个明白”的精神,故意不追究此人身份;但是也不可避免会有读者认为作者是在这个人物上偷懒了。

---------------------------------------------------------------------------

“嚯,那只大狐狸原来还有这样一档子事啊,”因幡帝盘着二郎腿抖着脚,“不过老鬼啊,你说的故事里那个人,就是给你盆子的那个人,是谁啊?”

“是谁啊?是……诶?”脸上的潮红随着酒劲一起慢慢涌上头队伍萃香说话开始有些秃噜了,“啊呀?应该是个很熟悉的人啊?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

“哟?怎么?醉了?”兔妖把手伸到鬼王面前晃了晃,“真醉?还是假醉啊?”

“没醉!就是头有些晕,”伊吹萃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先活动活动……”

“真的!我跟你说!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个世界,那里有个混蛋能操控我们!我要去找那个混蛋算账!”

震天的敲桌响和暴躁怒吼将全鲵吞亭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酒馆的中心。博丽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正握拳擂着桌面,冲着奥野田美宵怒吼;雾雨魔理沙坐在灵梦左侧闷头喝酒;而河城荷取已经趴在灵梦右侧不省人事。

“那个……灵梦小姐,你醉了。”

“美宵你难道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那个人能操控我们的行动诶!所谓异变和我们解决异变的过程都在他的意志之下啊!这可是威胁到幻想乡存在的大事啊!”

一旁趴着的河童发着似乎是哭泣的怪声。

“魔理沙小姐,帮帮我……”鲵吞亭的看板娘无助地转向一旁喝闷酒的魔法使。

啪!

魔理沙把手中的酒盏拍到了桌上。

“怎么说话呢?”魔理沙不满地说道,“我可是幻想乡最富有的人!你管我叫什么?”

“都死了……她们全都死了……”埋着头的河城荷取闷声闷气说着醉话。

“魔理沙小姐?”

“哦,行!”魔法使伸着食指在空中晃了一圈,“这店……我买下了!”

“然后你!”魔理沙把食指指向了美宵,“被开除了!”

“好了好了!”就在鲵吞亭看板娘即将绝望之际,伊吹萃香来到巫女和魔法使中间,两只手分别搂住了灵梦和魔理沙的脖子,“你们两个醉鬼喝糊涂了,就别在这里给美宵添乱了。走!我们出去淋淋雨清醒清醒!”

“萃香你听我说!这次的问题真的很严重……”

“放肆!你怎么对本大爷……对首富没大没小的……”

“为什么……就我一个活下来了?”

“好好好……有话我们出去说。”

伊吹萃香拽着灵梦和魔理沙,将荷取的衣领别在腰间在地上拖行着,脚下微微打着晃带着三个醉鬼遛出了鲵吞亭。

---------------------------------------------------------------------------

关于特殊奖《我要打十个》和《三位齐上》,很遗憾的全军覆没。有三位勇士《墙》《真实的真实》和《首富魔理沙》想要挑战《三位齐上》,可惜他们不是萧峰,而是对面的慕容复、丁春秋和游坦之;另有三位勇士《大娱乐家》《红与黑》和《给自己买瓶酒吧》想要挑战《打十个》,可惜他们不是叶问而是金山找。这六位勇士勇气可嘉,可惜全数成仁。

---------------------------------------------------------------------------

萃香走后,原本坐着三酒友的桌子只剩下帝和猯藏,还有被灌醉在一旁的铃仙。

因幡帝意味深长地盯着二岩猯藏,狸猫妖怪在和兔妖目光接触后明知故犯地转头四顾。

“诶诶,”帝向前探出身,在猯藏眼前打了个响指,“轮到你了,大狸子。”

“什么?什么轮到老朽了?”

“装?”帝一脚踩着椅子伸手指了指猯藏,“老规矩,我和老鬼都说了个故事,该轮到你来说个故事了!”

“哦!你是说这个轮到俺了啊!”狸猫妖怪将烟杆握在手中轻轻敲着脑门故作沉思,“俺想想,该讲个什么故事呢?啊呀……不好想啊……”

“哦?那我过会儿去找你家寺里的住持,就说你烂醉在这里了,请她来鲵吞亭替你给我们讲个下酒故事……”

“唉————!你说巧不巧!”猯藏突然提高了嗓门挥了挥手中的烟杆,“老朽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事!是俺帮人解梦时听到的一个梦!”

“老狸子你会解梦?”

“不才不才,江湖骗术而已。”

“那你是替谁解梦?”

二岩猯藏慢悠悠地为自己斟满一杯酒,缓缓饮尽,又慢慢放下酒杯。

“阎王。”猯藏将右手食指竖在了帝眼前。

“啥?”兔妖拧起了眉毛。

“准确点说,两个阎王。”猯藏将右手中指也竖起来在比了个二。

“但“啊?”帝张开了嘴?

是只有一个梦。”猯藏又将中指收了起来,在帝眼前孤零零立着一根食指。

“你醉了?”因幡帝不解地摩挲着下巴。

---------------------------------------------------------------------------

第三名:《得失》

作者:无令蝶雨

最终得分:106.373

短评:是梦亦非梦,洒脱亦执着,是我亦非我。

---------------------------------------------------------------------------

“一梦梦三年,扯淡呢吧?”

因幡帝重重拍了下桌子,带动醉趴在猯藏身旁的铃仙身体微微一震。

“阎王说的话,能是随便扯淡吗?”二岩猯藏耸了耸肩。

“等等,你说的跟你说梦的阎王是粉发那个还是绿发那个?”

“有区别吗?”狸猫妖怪抽了一口烟。

“有!粉发的满嘴胡话,绿发的是正经人不会瞎说话。”

“哦,那老朽不记得了。”猯藏一本正经地作答,然后忍不住地坏笑出了声。

“老不正经的!”

因幡帝从桌上的筷子筒里抄出一根筷子扔向猯藏,狸猫妖怪往边上一闪,筷子戳到了趴在一旁的铃仙头上。

“唔!”

被灌醉的月兔嘟哝了一声,然后摇摇晃晃地起了身。

“帝?”眼眶红肿的铃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我这是在哪里?”

“你在地狱,我是阎王。”因幡帝坐回座位上重新盘起了腿。

 “地狱?阎王?”铃仙晕乎乎地扭头看了看四周,然后松了口气。

“还好,是梦啊。”

“啥?你做什么梦了?”

“我……我梦见世界变得很奇怪,”铃仙摇了摇头,“我得了一种怪病,活不长了……”

“那你的梦里有八意老狐狸吗?有她就能救你。”因幡帝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

“但是什么?”

“我在梦里,是个画家。”

---------------------------------------------------------------------------

第二名:《诗与其他魔鬼》

作者:寻幽莳花

最终得分:108.373

短评:诗:纯净而极致的自由,永存于向往之骨血。不能全力做梦的话,即使是最为执着的爱情也无法诱人苟且。这篇生来便有无需多言的美丽。

---------------------------------------------------------------------------

“回来了!回来了!”浑身淋湿的伊吹萃香挤在因幡帝身旁坐下,兔妖嫌弃地向一旁避让了几分,“有没有错过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没有,只有不明所以的怪梦。你离我远点。”

“那三个醉鬼呢?”猯藏抽了口烟问道。

“全睡过去了,我扔到寺子屋里让她们避雨了,明早寺子屋来人了自会有人安顿她们的。”鬼王甩了甩手。

“帝,你说我做这个梦是不是意味着什么?”铃仙隔着桌子伸手拉住帝的衣袖,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不是,你放手,”帝用力想把衣袖拽出来,却发现铃仙的手劲异常的大,“你做了莫名其妙的怪梦,为什么来问我?”

“帝!我是不是真要死了?你帮我出出主意!”醉的意识模糊的月兔边哭边死死拉着兔妖不肯放手。

“我怎么知……诶对了!”心烦的帝瞟了一眼桌对面偷偷憋笑的猯藏,眼睛一亮,伸手指着狸猫妖怪,“你问她!她会解梦,还帮阎王解过梦,她肯定能帮你!”

二岩猯藏的脸顿时变了色。

铃仙转过头盯着身旁的猯藏,狸猫妖怪下意识地将屁股往远处挪了挪。

“江湖骗术,不值一提,不要当真……”

“你一定要帮我啊!”铃仙哭着抱到了猯藏身上。

哗啦!

鲵吞亭的正门被推了开来。

“请问灵梦小姐在这里吗?”

帝和萃香抬头循声望去。来者戴着顶奇异的圆帽,披着黑色长披风,披风下穿着紫色的衣裙。

“请问有人看见灵梦小姐吗?我听说她和魔理沙小姐来这里了。”

宇佐见堇子走进鲵吞亭,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向酒客们打探着灵梦的下落。

“她好像是……”萃香起道。

“……前段时间闹得挺大的外界的女孩。”帝接道。

兔妖和鬼王互相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两人起身,抛下被领先死死缠住的狸猫妖怪,向着堇子走去。

“你好,请问你有见过灵梦小姐吗?”堇子向一个看起来还算清醒的酒客推问。

“灵梦?你是说刚才被带出去的……”

“哦!你是在找灵梦吗?”帝插进了堇子和酒客当中,“我们认识她!她和我们一起来喝酒的!”

“呃……你好,请问你是?”

“我们都是灵梦的朋友!”萃香靠到堇子身旁勾上了她的肩膀。

“那请问灵梦小姐现在在哪里?”

“哦,灵梦啊。她和魔理沙被……”

“她和魔理沙被我们灌得有点醉!”帝打断了差点说出实话的萃香,“所以这会儿先出去散散步醒酒了,过会儿就回来!”

“哦……对!出去醒酒了!过会儿就回来!”鬼王赶紧跟上了兔妖的说法。

“那我在这里等一下她们吧。”

“对啊!来和我们一起坐会儿吧!我们一起等她们!”帝和萃香一左一右夹着堇子,将她带向她们的桌子。

“啊!是狸猫!”看到猯藏的堇子惊呼了出来。

“真失礼啊,老朽叫猯藏,你还没记住老朽的名字吗?”仍在被铃仙死死缠住的猯藏略有不悦地说道。

“请你一定要帮帮我!请告诉我我的梦究竟有什么预示!”铃仙不依不饶地嚎啕大哭着。

“那个……请问这是在干什么?是在发酒疯吗?”

没有认出伪装成药师的铃仙的堇子好奇地问道。

“不要见怪,这叫解梦。”

因幡帝坏笑着解释,二岩猯藏尴尬地瞪了帝一眼。

“解梦?是像梦貘做的事那样吗?”

“梦貘?”帝眼珠一转,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

“啊,对啊!我在梦里有和梦貘交流过,厉害吧?”堇子得意地炫耀着。

“哦?来来,请坐,请详细说说关于梦貘的故事。”帝和萃香饶有兴趣地带着堇子一起坐下。

“哦,谢谢,我还没成年,不喝酒,”堇子婉拒了萃香给自己倒的酒,“正好,前两天梦貘刚刚给我讲了一个她做的梦,好像挺有意思,我就说说这个梦吧。”

“啊?又是梦?”帝的兴趣瞬间减了下去。

“哦?好像挺有意思!来说说看!”萃香开心地拍了拍手。

“她好像梦到了一些似乎熟悉的人……”

---------------------------------------------------------------------------

第一名:《春晓一记》

作者:薄汐鹿

最终得分:110.497

短评:有着香烟缭绕的气息,似乎是在地上行走又似乎脚悬浮在空中。文章结构的优点是层次多;缺点也是层次多。但是好在文字足够让人静心,带着一股神秘的润滑感,能让人一直坐在桌前看下去。

---------------------------------------------------------------------------

不知不觉间,鲵吞亭外的雨停了,堇子讲述的梦貘的梦也结束了。

两眼皮开始打架的因幡帝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嗯?讲完了?”帝满面困倦地问道。

“对,讲完了。”

“我就知道……”兔妖打了个长哈欠,“梦什么的,真没意思。”

“呃,所以说她……然后她……接着她……不对……是她,然后她……接着……”伊吹萃香比着手势低声嘀咕着想要自己弄清方才故事的脉络,但似乎没有成功。

猯藏身上挂着终于安静下来、再次沉睡过去的铃仙,艰难地举起烟袋,默默不语地抽了口烟。

夜已深,而雨又停息,鲵吞亭里的酒客已三三两两地各自离开。

“看样子这就是今晚最后一个故事了。”二岩猯藏用烟锅轻轻叩了叩面前的桌子。

因幡帝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那我们今天散了吧。”

“等等,你不把这位一起带走吗?”狸猫妖怪动动身子,示意了下还挂在她身上的月兔。

“诶!铃仙!醒醒!回去了!诶!”帝拍了拍铃仙的脸,月兔只是动了动嘴唇,却没有醒。

“不用管她了,扔在这里吧,美宵会照顾她的。”因幡帝起身一耸肩,作势就要走。

“今晚真开心啊。喝得开心,听故事也听得开心。”伊吹萃香红着脸乐呵呵地笑道。

“是啊,确实听到了不少有意思的故事。老朽也算是又增长了一些见识了。”猯藏将铃仙从身上扒了下来,拍了拍衣服。

“然后转手就把这些故事改一改偷去当成你自己的故事坑蒙拐骗去?”

“什么偷去?俺只是借鉴学习一下。”

“那个,请问灵梦小姐到底啥时才回来?”一直没法插话的堇子终于有机会开口提问了。

“哦,她和魔理沙被我扔到寺子屋了。”放松下来的萃香下意识地说出了实话。

“啊?你们不是说她们只是出去走走吗?”

哗啦!

萃香和猯藏才刚反应过来说错了话,敏锐的因幡帝早已在萃香的实话脱口而出时就脚底抹油,拉开鲵吞亭的门一溜烟跑走了。

“你把她们扔在哪里了?怎么回事?”堇子紧抓着萃香的肩膀质问道。

“哦,寺子屋。就是学校。放心,她们不会有事的。”鬼王挠着头答道。

“什么叫不会有事,你把她们扔在哪里了?快带我去……诶?”

伊吹萃香化作了一股烟从堇子手中飘走,留下惊讶的堇子愣在原地。

“狸猫……猯藏小姐,这是……”

愣了片刻后回过神的堇子扭头转向猯藏,却发现狸猫妖怪也已经不见了。桌边只剩下自己和醉倒的铃仙。

“诶?”堇子脑中一片茫然。

“啊呀,萃香小姐她们已经走啦?”从后房出来收拾酒馆的奥野田美宵来到桌边,“客人你是和萃香小姐她们在一起的吧?可以麻烦你结一下账吗?”

“诶?”

“另外这位醉倒的客人也麻烦你带回去了。”

“诶?”堇子脑中一片空白。


幻想战闻录

获奖者请以各种方式(贴吧@,加群,书屋发帖等等)联系组委,方便领取奖励。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