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泡影·百字维新2022.04.02

天下布文

@全体成员 
本日百字维新已经结束
用时1小时46分钟,共展示30篇
目前共收到了102篇,破百!
希望各位群友们都能参与进来,带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今日休赛!我们明天八点准时相见!

1.
《发现春天》

曲奇没有饼

她再也无法忍受北极的无聊生活,出发寻找春天,但哪里都是冰天雪地,哪里都找不到。

一天她遇见他,他为她讴歌春天,伴她一起寻春。

他们遇到了一位巫师,告诉他们,她去到哪里,哪里就是冬天。

他再没有经历过春天,过去许多年,就这样死去了。

她跑到南极悲伤的哭泣,眼泪凝结,直到冰川有两千米厚。

最后,她沦为冬季遗忘之物,在冬春同时发生的异变,看见了春天的樱花。

2.

《穿越时空的博丽》

电台

飞过时间与空间,博丽的少女来到了伊甸,“东方的意义是什么?”,“贪婪。”苹果树上的御柱大蛇如是回答。

飞过时间与空间,博丽的僧女来到了天竺,“东方的意义是什么?”,“极乐。”长发披肩的紫色佛祖如是回答。

飞过时间与空间,博丽的巫女来到了北京,“东方的意义是什么?”,“*Ao*。”带眼镜的胖子如是回答。

3. 
《工艺品——铅》

精疲力尽 。肌注1/75粒SCOP(东莨菪碱),一粒MORPH(吗啡)在进行TS(横向耻骨上切口)前重复26次—是通常的13倍!BP/HB(低压/高压)不在图表内,只能剖腹产,横切口。羊水在束缚带上烧出小孔,血像岩浆。油浸耳塞有火灾危险。

病人神志不清,有暴力倾向,通常方法约束——不够。最终选择钢链。钢链!看上去很可怕。SCOP/MORPH削弱病人,产生理想状态。

胎儿A IUFD(宫内胎死);男,8磅,没有血型,在产房宣布死亡。

胎儿B NAD(正常胚胎);女,7.7磅,生命体征良好,BBT(基础体温测量)

幸运的是,与母亲不同;FE(铁离子含量)正常,温度正常,人类。

证书已修改。应该会失业。没有选择。将胎儿A交给母亲时,她已经意识到了,胎儿B同她的同类一起,在路上。

《流行病学》第一册:“帮助或不伤害病人”,通常规则不适用。神会原谅我,妹红不会。

(括号内不计字数)

4.《被遗忘的神明大人》

Onepassage

  我无需忏悔。

  时间之河埋葬了我的过往,将我的荣耀与骄傲侵蚀得千疮百孔。

  我不想忏悔。

  千万人的命运被我付之一炬,化为历史书上轻飘飘的一句话,成为小说的素材。

  我拒绝忏悔。

  为什么她不挣扎?为什么她不抵抗?为什么她在濒死之际仍然坚信着我?为什么?

  我无法忏悔。

  眼中的高光渐渐暗淡,微风轻抚那一头秀丽的绿发,将她的灵魂带上天堂。

  我应该会下地狱。

  我。

5.《勿需变法》

莲子汤

我长舒口气走出绿意盎然的疗养院。院内的景色,总让我回想起鸟船的经历,这种地方真的适合我养心吗,我暗自吐槽。刚出院门便看见了前来迎接的莲子。“啊...梅莉,恭喜出院...” “入院都是因为你哦,宇佐见小姐。”“我知道啦... 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让梅莉受伤什么的。”她一副想要哭的表情,我实在难以生气。“不,莲子,像原来那样就好哦,勿需变法,这样才是我们秘封俱乐部啊。”我浅笑着看向她。

6.《亡失流转的孤独》

黄昏色的第26号元素 
我乘坐堇子的时间机器,回到了我们第1次相遇的5年前。当时她身负着改变妖怪所支配的未来的使命。未来改变了,可是她也牺牲了。临走前她央求我不要回去救她。怎么可能,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

但当看到只有5年前的孤单的自己时,我只能望着阴郁的莲子,留下不甘心的泪水,报复性地说:"我叫堇子,让我们一起改变未来吧!"

孤独的过去,和未来,一点改变也没有。

7.《坠落》
椿梦栀结

行走在水泥丛林里,居住在两百米的天空上,大地从脚下席卷展开。

没有风,没有空气的流动,甚至没有虫鸣。

身居天空之中,却仍感到天空遥远。

坠落吧,坠落吧,她从水泥的牢笼中挣脱。

坠落吧,坠落吧,向着遥远的天空。

神经,肌肉与血管从手指的末梢开始解体,骨骼从肩背冲破凡俗的皮囊展开。

那一刻,黑色的羽毛冲天而起——

天狗振翅。

拥抱天空吧。

生存亦是死亡,大地亦是天空。


8.

椿梦栀结

平凡的日常真是令人厌倦啊

一如昨日的每天让人连时间都分不清楚

固定的时刻表如同飞驰的卡车

梦想,青春,撞碎珍视的一切

停滞已久的学科有什么前途可言

同期的同学,敏锐的都自学编程离开了,迟钝的也改换了方向

直到环顾四周,路上仅剩一人。

本科生活投进了社团活动,剩下的日子进了实验室的焚化炉

留下的回忆只有与你共度的日子——

可是,你已经不在

9.

蠢狐

如果拆掉一只胳膊的我还是我,那拆掉两只呢?
桂姬大人喜欢摸我的头。
拆掉四肢、五脏,面目、头脑呢?
桂姬大人说我有硬仗要打。
拆掉自尊、自信、自爱呢?
我看着满地的我,心想:“这不是我!”

我拆掉了我。
我砸碎了我。
我只剩了那张芯片,我砸下去,看到了桂姬大人摸我的头。
嘻嘻,我还是我。

拆掉一只胳膊的我还是我。
桂姬大人喜欢摸我的头。
我笑的灿烂,我是桂姬大人手掌下的头。

10.

空茫

“别去了,夜雀死了。”

“死了?”

“就前日,巫女打死的。听说巫女去喝酒,完了想赖账,被老板娘骂了。你说一般人分毫不差,那露米娅偷八目鳗治眼瞎骂就骂,跟巫女鼓捣啥。”

“后来呢?”

“后来?打死了呗。兴许神社赛钱箱被砸了,那巫女正恼火,又喝多了。御币穗子都滴着血呢。”

“哎呀,我明明劝她大方一点。”

“就是嘛,将死的时候还央求看客帮她开流水、怕伤灶子,也就不卖的大方。”

11.

《长生》

天意怜幽草

永琳与辉夜出席了病人的葬礼。

家属抽泣着握着永琳的手,感激她让病人没有痛苦地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甜美的死亡,令人羡艳。

唯一性是普通人的枷锁,所以得失就是生活。

永恒的时间之中,任何行为,任何思想都会在过去和未来找到预兆,重复,回声。

因此,对于蓬莱人来说,没有伟大的,挽歌式的,庄严隆重的东西,另一个蓬莱人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12.

《为了忘却的纪念》

萃集的梦想

许多人都见过凌晨四点的妖怪之山,它和以往诸多时候并无多少区别,黑暗、朦胧和令外人望而生畏。
晨雾弥散在参拜道上,湿气夹杂着自然的腥气,她独自漫步在寂静的路上。
一级、一级、又一级……
最终,她看到了台阶以上、穹天之下的那两位大人。
“回来了?准备吃早饭吧。”
她揩掉面颊上的水珠,登上了最后一阶。
她喘息着回望向身后——归阑的夜色,与迷失在朦胧中的来路。

13.

《1916年春,两位灵魂为在二十一世纪夏天水库被淹死的赵姓、钱姓亚文化青年的沙俄士兵决定在战场山坡附近的白桦树上吊死》

电台

入夜。

“再次死去,一定有机会前往幻想乡吧。”

黑发的赵撕下袖子,衣服上涂满刻意的血污,金发的钱注视着老友栓好绳子。

“苏联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我的身份活不过1934年的,朋友。”

赵的枪递给了钱,只要还有枪和士兵…

“再见,我去幻想乡了。”

夜明。

狂热的士兵们从两具怪异的尸体下取走了枪,金色魔法使的长发垂地。

14.

蠢狐
妹红的红色背带裤向我开启了个小口。

她紧闭着眼睛,死了。

满月的妹红让人发狂,

残月的妹红也让人发狂。

我摘下些许星尘,洒进了她下弦月一样的杯中。

妹红说我有着蛇蝎毒一样的心肠,

妹红心肠里有了蛇蝎一样的毒。

 

我紧闭了眼睛,这蛇蝎心肠的妹红!

她发了狂似的打我,用她那白皙娇嫩的手。

我被撕成三块,躺在月光中,舔了口手上的妹红的液。

第三万六千个朔望月。

15.
《觉和灵梦》

悠哉
【觉】(挥手)

十几名佣兵包围了两名少女

【觉】你一定非常清楚你的工作:"任何变成妖怪的人类,都应当被退治。" 但是如果,你自己就是人类变成的妖怪呢?

【灵梦】你……我……什么?

【觉】超级人类,八云紫制造,搞得跟真的一样——她也就洗脑技术和我有的一拼。(抬手)

【地灵殿佣兵们】*举枪

【觉】我可以贯彻一下幻想乡的规定,处决任何人类变成的妖怪;或者,我们做把交易,你的筹码就是你的命,和自由。

16.
《接近满月强忍着变身冲动并且被躲在角落里看热闹的因幡帝告知有人在黄昏和公主偷情的上白泽慧音与同居女友的对话》
电台

“月色真美。”

“是啊,就像辉夜一样。”

17. 神作
《秘封组的一天》

18.

《搬家》

曲奇没有饼

搬家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如今你可以找到真正珍惜的东西了。

咱家失火了,店里的畅销书算是没了,不过珍贵的藏书保住了。书很多,新住处只能放下一百五十本,挑吧!

想到那些书可能的命运,诸如流落人手不被珍惜,便难以抉择,怯于取舍。

《刀》这本我很喜爱,放在床头,《糖》则放在梳妆台。

等我含泪选出一百五十本时,阿求找到我,允许我把书暂存在她那里。


19.《面》

Silly

多年以后,幻想乡有了一家面馆。面馆不大,卖的面却甚为稀有:符卡面,结界面,大玉面......
又是某年的第一天,灵梦早早来到面馆。岁月斑驳,面馆内早已破破烂烂。灵梦点了一碗最贵的面。因为难以制作,这面每年只售出一份。许久许久,等所有客人都已离开,店主端上来一碗清水。倒影之下,灵梦看见了魔理沙的音容,活泼可爱又难以忘记。原来这面,叫再见一面。


20.《不老不死》

Silly

一地鲜活的躯体。

躯体的断面仍可见生活反应。殷红淋漓,骨肉斑驳,躯体在慢慢聚拢。

“这就是所谓的不死之身?”辉夜满身赤染,低头向一地残骸发难。

一根尺骨和一根桡骨腾空而起,从辉夜的四五肋间穿过。血肉聚集在骨头周围。很快地,妹红出现在辉夜眼前。

“昨晚被你弄得没睡好,所以恢复慢了点。”妹红抽出手,鲜血洒满了她的脸。

“今天晚上也会的。”

21.

莲子汤

金色发丝被汗水打湿贴着额头,白色的衬衫被汗水浸染里面的罩衣若隐若现。经历完昨夜的激情,两人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梅莉昨晚的表情真棒啊。”莲子坏笑着“...我们这是偷尝禁果吧,用基督徒的话讲就是原罪呢”梅莉叹气。“一直干着揭露结界这种违法勾当的我们早就是共犯者了吧?而且揭露未知可是俱乐部的工作呢,以后也多关照了~”“油嘴滑舌...”“梅莉你脸红了哦。”

22.

沙雕群友

“‘如是我闻,时蛛丝自天空垂至地狱,一切胎生、卵生…乘地藏王业力乘蛛丝即能脱离四苦八苦…’

曾经有外道于深夜自地面向极远处竭力,蛛丝割断手指也毫不懈怠…最后因贪图吮吸伤口上血污的蝇虫飞落手中,从而坠入地狱。”

田间听得故事始终不能理解,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当时那人口中“命莲寺的大僧正”在世界上哪个角落。

23.

《神·圣》
迪兰

“白莲妖僧,你的帮凶们已被斩杀,放弃吧!”人们将面前的少女用法阵围住。少女无言,静立于妖怪的残骸之间,任凭封印慢慢把她吞没。

她沉默着睁开眼,远处似乎有一个人,远得看不清。

“你即使靠蛮力也能挣脱的吧,为什么?”那远远地戴着夸张耳罩的女子自语般轻言道。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封印完成,只留下这句话的尾音被欢呼掩盖。

“你不能成佛真是可惜”女子转身离去。

24.

梅莉又做梦了。在往常,在梅莉的梦里出现的都是梅莉不认识的人,他们穿着着各式各样的衣服:道袍,和服,僧袍,巫女服……但这次,梅莉却在梦中看到了莲子。可是,为什么,梦中的莲子,会没有脚呢?

25.

敬叶·秋

只需如画龙点睛般添上一笔,人偶的外貌便与生前的魔理沙并无二致了。

爱丽丝耗尽了所有心血做出这个人偶,她抚摸着人偶精致的脸庞,眼中噙满泪水,唯一不敢为那无神的双眼添上最后一笔。

往事的种种涌上心头,爱丽丝还是抑制不住情绪,跪坐在人偶面前低声啜泣。

发条转动,人偶如程序设定好的那般抬手轻抚她的脑袋:

“我就在这里,你为什么要哭呢,爱丽丝。”

26.

莲子汤

“梅莉?玛艾露贝莉. 赫恩?”

“嗯?啊!怎么了?!”

“你最近好像精神不太好哦,又走神了。”

“抱歉...这几天老是做奇怪的梦。”

“什么样的怪梦?”

“漆黑的空间,什么也没有...莲子,我最近越来越奇怪了,我害怕会在梦中迷失,害怕会失去你。”

“我的眼睛可以确定所在的位置,只要这样的话,就能确定这里是现实了吧?”

莲子握紧了梅莉的手。“祝好梦。”

“......”“莲子,谢谢你”

你就是我的北极星啊。

27.

《泪水》

野程
我是挺喜欢若鹭姬的,每次在湖边看到她的身影我都很开心。

她对我说想到岸上看看,我便答应了她,推着板车让她进了人里。

人们都过来围观,一旁是烤鱼的小车。

若鹭姬哭了,人们上前伸手,说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

他们什么都不会得到。

回去后若鹭姬谢谢我带她去人里,抱着我无声的哭泣后,跳入水中。

哗啦啦,珍珠从我背后落下。

她再也没有出现。

28.

莲子汤

昏暗的小酒馆里,满脸憔悴的男子在讲故事。“这是一个幻想与现实的故事,截然相反的两名少女在科学的世纪追寻梦的碎片,在理学的夹缝中窥探幻想,她们是幻想的月亮与现实是太阳,用行动将被科学侵蚀的幻想打磨出,在平凡的日常中收集不可思议,日复一日,被尘封的秘密终将再见光明。”“然后呢?”“然后梦醒了,我的梦。”男子将满杯的酒一饮而尽,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