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光》——一名江洋大盗的忏悔录(雾),人类的群星闪耀之时。

不慎掉入坑

《偷光》书评

2021年的12月24日,寒潮来到了我的城市。我窝在房里,喝着小酒,玩着赤蛮奇(指《无首拾忆录》),突然收到了船长的消息,问我能否为《偷光》写篇书评。被人邀请写书评这还是第一次,我受宠若惊,欣然应下。待到商量妥当,定下时日,回头看我屏幕——蛮奇已然踩碎冰层掉下悬崖矣!

我与船长,怒海客兄(本文所有船长都是指这位,不是村纱水蜜),最早是在喵玉的文区认识的。21年我参加天下布文,在qq上逮住了船长。岂料这是他的奸计,反手就把《偷光》推销给了我。船长的文笔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买了。拆开包裹,拿支笔,泡杯怪浪怪浪的茶,我打开了这本封面有些诡异的书。


“偷光”一词,我们这些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中国人最容易联想到“凿壁偷光”。封面也确实有这个意思,砖墙被挖了个洞,一只眼从洞里看出来。墙上面还有某位青春无敌美少女的标志性的隙间,我作为一个车万人,很快就联想到这墙是不是暗示某一境界,很可能是人与妖的境界,或是常识与非常识的境界?打开这本书也许有穿过境界的暗示?这都只是猜测,还要翻开书看看。

扉页之上四个黑体大字,乃“人类万岁”。未多思量,我翻过了这页。现在再来想这四个字,我也许该在边上写上一句“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不太妥当。“生老病死”?宽泛了。最后我想到了:“一寸的小虫也有五分的灵魂”。以人为本,这一点甚合吾心。

目录没什么说头,序也相当于是一篇评论摘要,亦不多言。前言是船长的立意,果然,“偷光”是“凿壁偷光”之意。他挖开结界的洞,从Gensokyo里偷来只鳞片爪的故事,关于“普通人类”的故事。嗯,下次他再挖洞的时候,我跟着去看看。

再翻下去,唔?女人换衣的图?畜生啊畜生,你在想什么!但我确乎兴奋了,翻开了下一页。《偷光》每个故事都有插画和插画所……临摹?模仿?……仿照吧,仿照的原画作,皆是名作。我对画图艺术一窍不通,只能说这些被仿照的名作与故事的主题是契合的——就我知道的那部分而言。第一幅插画仿《维纳斯的诞生》,维纳斯是美神,我依稀记得看过这幅画的赏析,可惜全忘了。这昭告着第一个故事是与美相关的。

《飘摇》作为开胃菜是很轻巧舒心的,柳橙汁一般的喜剧,最激烈的冲突引发的结果也不过是一群糟老头子在龙神像前嚎。三月精像三颗可爱诱人的草莓,小家伙们糊里糊涂地连自己的衣服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我不得不在旁边批注一句:“你得问zun(笑)”

我无意去讲故事情节如何如何,那是读故事的乐趣,如果好奇可以去船长那里“偷”一本,我看他桌上还有不少。再说一遍,《飘摇》此篇放在整本书的首篇是很令人满意的,船长所见的人里原风景就直观地展现了——一个封建时代的村落,却有实实在在的妖怪色彩。“美”的风潮在一个普通人类惠的好奇下兴起,最后突破腐旧的堤坝,新衣能被公众习俗所接受。简单的故事,文笔幽默,以灵梦的“本体”蝴蝶结很可爱为结尾,也算有些回味。稍微深一点,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咳咳,人类对美好事物的喜爱是进步的原动力。也没什么了,毕竟是个喜剧,作为“反派”的守旧老头哪里会是凶神恶煞的难缠敌人。慧音?慧音哪里和老头子们冲突了?她还是老头们的“法理依据”哩!

喝完果汁,来尝第二道菜,算是道蔬菜沙拉,颇有嚼头。《闪烁》的插画所仿的原作品我不认得,不去理它。如果说《飘摇》是直观的原风景,《闪烁》就有些拆开封装看零件的意思了。一个社会是离不开经济运作的。“飘摇”我不知何解,当为“在新者的蓬勃生机前,旧者风雨飘摇”。“闪烁”好解,金子闪烁的光,以及人眼闪烁的贪婪目光。

船长可谓学识渊博。《闪烁》一文,矛盾的关键就是“以金代铁”。关于人里用铁铸币一事,我以为是不是铜更好一些,铜锈的比铁慢。不过附录中“冶铁”一目隐晦点明了铁是被把控住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学基础,就难以理解“货币的价值”之类的知识,读起此文来或许会有所缺憾。当然,船长是温柔的,我这种傻瓜看完这文也没有什么阻碍。

金子是红魔馆带来的(额外念叨一句,幻想乡里的妖魔鬼怪能制造金子的应该不只红魔馆一家。不过幻想乡没谁对金子有刚需吧?),属实是外汇冲击封闭市场,港口开来了一艘黑船,清教徒登上美洲大陆。妖怪手中流出的东西对人类的冲击之大,从上一篇就可见一斑。黄金是天然的货币,但其中有一个隐含的问题:“货币的价值是如何赋予的?”带来黄金的咲夜没有主动地参与这场变革,几乎是一个背景。故事由此展开了。

我其实挺喜欢这位主角长谷川的,野心勃勃,看面相就是做大事的。他机敏地发现机会,合纵连横,上下勾结——然后被命运狠狠地捉弄了一把。我对所有“野心家”都有好感,吕不韦、曹操、巴巴罗萨还有拿破仑我都有所欣赏。当然我很苛刻,有野心必须要有实现野心的能力,那样我才会为他们的功成垂败惋惜。第二篇看完了,敏锐的人也许就会察觉到其中的共性,属于普通人类的“生命力”。

第三篇《生日快乐!孩子!》前的插画我亦不管。这一篇的名字形似我钟意的作品,药味的《生日快乐!蕾米莉亚》,所以我天然有三分好感。这一篇就像端上来了一盆浓汤,更注重于“母性”这一种厚味。前面是文化风气,经济运作,那么到这里就是人伦礼仪了。随着一篇一篇“生命力”的增加,主角的苦难也在加重。繁衍是生命的原味,我认为这碗汤船长把食材的原味留住了九成。母亲为了孩子可以有千百倍的力量,战胜千百倍的困难——这是文学创作的母题,只要人类繁衍还需要母亲十月怀胎,这个题目就有意义。(血肉苦弱,机械飞升!)

我是好孩子,这一篇有一定的“阴阳交汇”的调料,浅尝辄止。嘛,其实主要是个人因素吧,我对“母性”比较迟钝,虽然能感觉到“有限的生命如野草燃烧”,但目光全集中在永琳身上——“高渺清净,如天道在上”。这一篇的三昧,我遗憾地不能全得。

打起精神,备好刀叉,主菜要上了。

在一段不长的,要一点高中文言文功底的琴曲《听琴》中,我先宣布一件事:

我要把船长的名字写到六魂幡上拜个七七四十九天啊啊啊!为了逝去的王女啊啊啊!

以上是玩笑话。不过,若是本命是蕾米的,咳咳,做好心理准备。(要是船长把单纯可爱的芙兰也献祭了去召唤青眼白龙,我顺着网线也要爬过去)

《血汗》,最后一篇,重量级。前面三篇,其实是为这一篇搭舞台。阅读前建议复习一遍《国际歌》,有助于消化吸收这道大菜。

《血汗》的插画,一目了然。看完画之后,再看这个题目,以及吸血鬼,主题是什么心里就有数了。

这道菜好不好吃呢?食材新鲜,色泽夺目,香味诱人,味蕾爆炸——好吃的爆炸。起承转合,一层层,一步步,安排得当。那啥啥不是请客吃饭,矛盾也不是一下子激发的,这一点是我佩服船长的地方,情节的拉锯反复,多方势力的较量,人物的变化(爱的成长和咲夜的变化),无一不令人赞叹。爱织出的第一块布被强行收去赋税,我是最中意这个小片段。前面三篇故事的人物出现,把四个故事串联在一起,使《偷光》成为一本书,而不是故事集。当我读完这一篇的时候,我又去听了一遍《国际歌》,跟着唱道:“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对于这一篇,应该可以说“劳动的妖和劳动的人联合起来”吧!因为这个故事的精彩,我反而有一点觉得缺憾的地方,美铃为什么与蕾米莉亚搅和在一起尚不明白,个人推测是外界逼迫她们妖怪不得不合作。(美铃喜欢陶渊明是可以看出来的,不过想到这样一个热诚的妖怪的偶像是一个性子散漫的逸士,有些不可思议)

船长的作品有一点我尤为喜爱,有首有尾,有理有据,注重情节曲折。他本人广大的知识量,让他的文章有血有肉。男女衣着,饮食劳作,使用语言这些细节中就能看出他的用心。他还乐于玩一些小梗,比如以血蒙眼,比如蕾米和美铃几次言语交锋中的夹枪夹棒,懂的会心一笑,不懂的也不会觉得别扭。(这个男人太强了!)

在结束了味觉的跌宕起伏,品尝餐后甜品——冰激凌般的设定附录——的时候,一个念头自然地就浮出水面:“光”是什么?飞天大盗船长偷来的是什么光?

这个答案自然是因人而异的。我的答案在此处写下:是幻想乡的风光,是人类灵魂的光芒。人本身蕴含着超越自我超越生命的冲动,如光明照亮了文明的长河。

“夢と現と交えては

梦与现交错之际。

人も妖も諸共(もろとも)に

人也罢,妖也罢,皆无异。”

(《童遊》的歌词,我想这首大家应该很熟悉)


初次写评,多有疏漏,还望海涵。

——不慎掉入坑 2022.2.22

怒海客

感谢书评——

关于美铃的前后不一(隐逸与热诚的分裂),我说明一下:她的内心经历过一次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端倪在《听琴》中已经出现,但没有契机成为果实。麻生爱是这个剧变的催化剂。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