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区解放-千言之功】《只心回归-Flash or Being Invisible》同人文推荐

Kirisame Descartes

本文是在今年暑假参与咏唱组七夕12h活动的文章之一。

这篇文章的故事并不复杂,但在传统的寿命论故事中又有所创新。魔理沙在去世后来到地狱,她想通过一些尝试带着此生的记忆转世去见爱丽丝,把尚未寄出的情书交给她。但是,塔却被鬼神长发现,计划未能如愿。并且,魔理沙还因此受到了惩罚:她会带着此生的记忆在彼岸留上一百年,之后可以保留现在的记忆转世,但是自己一旦被人认出身份,肉体就会消亡,灵魂重新回到彼岸。百年之后,回到幻想乡的魔理沙发现幻想乡已经现代化,魔法森林也不复存在,她打听到爱丽丝在城市中的剧团里找了份人偶师的工作以此为生。于是,她为了在不被爱丽丝认出的情况下同她交流,就化名魔梨沙找到了一份公交车司机的工作,因为爱丽丝每天结束工作后都会坐公交车回家。在一次交谈中,“魔梨沙”向爱丽丝透露自己曾为她写过情书一事,对此感到疑惑的爱丽丝便前往魔理沙的故居,找到了那封情书。感动之余,爱丽丝领会到这个“魔梨沙”就很可能是魔理沙本人。在去公交总站确认身份和住址后,爱丽丝便去和魔理沙相见。当魔理沙的家门被敲响,虽然魔理沙也犹豫自己是应该默默注视着爱丽丝,还是应该直接与其相认,表达爱意,但是最终她仍然选择了后者,哪怕代价是肉体的消亡。最终,故事以相认的二人相拥作结。

一般情况下,寿命论作品通常写到是一方死去,一方存活后的状态就结束了。但是,本文并不满足于此,主要写的是魔理沙为了重生去见爱丽丝所做的种种努力以及造成的结果。为了达到故事的流畅与逻辑完整,作者下了不少功夫,最明显的一点便是设定的添加。在本文开头,作者加了如下设定:“第四条——魂灵携带的主要记忆必须在转世前提取出并存放在地狱的资料厅以便日后检阅。为防止魂灵触碰到其导致记忆回流影响转世,需妥善保存在魂灵无法接触的地方。——《死神工作手册第百二十季版》”。添加这个设定的好处也显而易见:作者在写“魔理沙通过努力保存今生记忆”的情节时便有了坚实的落脚点,更容易展开故事情节。另外,作者也很擅长将生活中的场景迁移到小说写作中。坐公交车是城市生活中非常常见的活动,作者将魔爱相遇时的身份设定为公交车的司机与乘客,不但符合文章的背景,也与易于被人们理解。

与此同时,本文的主题也与一般寿命论作品有所差别。一般寿命论拘泥于讨论“生死”与“珍惜眼前人”,这样的作品通常会流于俗套。而本文则主要讨论的是“远观但长久之爱”和“炽烈却短暂之爱”的抉择。在故事的第一部分,就预示了魔理沙只能在“做一颗无人注意的小星星,默默注视着爱丽丝”和“做一颗闪亮的流星,向爱丽丝真切地表达爱意”间选择其一。而结局中,魔理沙选择了后者,这样的选择是由魔理沙的性格决定的。但是,对于读者来讲,在遇到类似的情况时该如何选择,或许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除了故事的本身,本文在故事后半部分塑造的“现代幻想乡”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世界。人们通常认为,幻想乡是传统的,是排斥科技的,是绝对不可能进步的。因为,科技的发展很有可能会破坏幻想乡的平衡。但是在本文中,幻想乡有了一定程度的科技水平,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幻想乡的基本规则仍然没有变化。人们的生命仍然会受到来自妖怪的威胁,在遇到妖怪时仍然需要找博丽巫女寻求帮助。但是,这个幻想乡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妖怪和人类是居住在一起的。一般情况下,根本无法分辨谁是人,谁是妖怪。人们每时每刻都活在对未知的恐惧中,也许自己的好友就是妖怪,会突然对自己伸出魔爪。这样的世界观有很大的可拓展之处,完全适合深入挖掘其中的故事。

总的来说呢,这篇文是很值得一读的咏唱组同人文,不拘泥于一般的发糖或发刀。我会把b站的链接放在下面,有兴趣的同好可以去读。


Kirisame Descartes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