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汐鹿

✉️发送消息




『这里就说改版,铃仙线分配到了有分量的剧情,永琳、月兔和梓英的生命观与铃仙自身的一通碰撞,导致她浑浑噩噩,短暂沉沦于性,自我麻痹(不愧是繁殖的象征,大家都活得如此open)接着是重筑崩溃的观念,末了在梓英的幸福情绪感染下、对其经历的感悟下,在多种观念间达成平衡,“师傅看见了【活着】背后的东西,而梓英只凝视着【活着】本身。”带师我悟了(语言很朴素,契合乡村这个大背景。说理多,但永琳由本人教导梓英由叙事点明就很自然。【手动强调关键语句】读着还是有点出戏的。结尾改得好,更有爆发力了,颇有种“故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那种年代感。虽然关注点很奇怪,但我觉得这个“——【生命·幸福】完”实在是太有味了,突然加了打谷场露天电影昏黄带花的滤镜,大概可归类到形式美吧(梓英实在太余华了(,活得很通透。铃仙这段思考,“大人肯定比孩子知道活着的苦,不管他们怎么想,痛苦就是痛苦。永琳的那种说法,肯定有不少月兔会认同。他们爱孩子吗?显然大部分是爱的。既然连一点【幸福】的希望都看不见,那为什么他们还要带他/她到这个世上呢?”我的理解,孩子对父母无物质上的恩情还麻烦,但他让苦难者的爱有了一个合情合理、无条件施与的对象,他的降生本就是一根人人可攀的救命稻草。我对小孩没啥经验,就换言之,爱革命理想,爱伴侣,庸人算计着升官发财,算计对象的财貌,而有人忠贞不渝,就成了伟大的革命家和飞蛾扑火的有情人。纯粹的生命观是令人起敬的。<style></style>别想太多是幸福的一环,不爽你就不要幸福.jpg』
幸福来自:幸福